issac看着costa夫婦,認命的中途下車。想了想,又把reid叫下了車。

“我不確定我能做的和你一樣好。”頂着issac皮的reid有些不安。堂兄brain的新娘的父親是一名華裔,這一次的婚禮在他們的商量下決定中西結合,從前幾天透露的內容來看,會有很多人來爲難新郎爲他製造困難讓他更加的珍惜新娘。

issac被賦予分擔火力的重任。

這項重任現在落在reid身上,這讓他這個社交能力爲負五渣的人感覺壓力山大。

“那就一直跟着kiven和daisy,如果有人讓你上前幫忙,你就說——”

“我要低調,免得新娘愛上我。” 重生之侯府嫡女 reid很自然的藉口。

什麼?爲什麼hotch只叫了reid?

issac在三年前就離開了bau。

那是一段很艱難的日子,issac一直以爲可以很好的控制那些在案發現場感染的情緒,可他失策了。當所有負面情緒爆發起來的時候,issac差點迷失。

最資深的心理醫生給出的診斷結果是——主人格力量不斷的削減,有至少十幾個邪惡人格在相互殘殺。

給出有用建議的人是sherlock。

sherlock習慣把大腦中無用的知識刪除,爲自己建立了一座獨一無二的記憶宮殿。在他的指導下,issac把那些叛亂的邪惡人格一個個關進盒子裏進行封閉。不是不想徹底消滅,但issac卻發現自己力不從心。

那之後,issac徹底離開bau。

“嘿,kid,你是去要結婚嗎?”辦公室裏,man正在抱怨聖誕節居然都不消停。看到reid走進來時,他眼睛一亮。

“是打算去參加婚禮。”issac微笑。雖然離開之後並沒有和大家斷了聯繫,可一起工作這件事還是讓人感到愉快。

再次譴責hotch的死板,爲了讓issac不會再滋生什麼邪惡人格,他連一個顧問的角色都不肯給issac。

man挑眉,“你的說話神態可真像issac。”

“是嗎?”issac努力保持淡定,然後看到jj風風火火的叫大家去會議室開會。

man看着reid連率先走進會議室,有些奇怪的摸了摸自己的光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按正常的發展不應該是reid和自己說什麼物似主人型或者人如其狗之類的話來驗證兩個相處時間足夠多的人之間會不自覺的模仿對方嗎?

雖然他對此並不感冒,可什麼解釋都沒有的reid讓他感覺更奇怪。

永遠別小看中西結合的威力,如果再加上古今結合的光環,結果就是,堂兄brain精心挑選的兄弟伴郎團集體呆滯了。

reid原本覺得自己不擅長做挑熱氣氛的工作,所以他很低調的拒絕去迎接新娘,一直和costa夫婦在一起。直到另一個堂弟飛奔而來——

“issac,你家的移動百科呢?”

brain非常有勇氣,雖然他的新娘只是一個經濟學碩士,但她有三個姐姐,一個是數學博士,一個是物理學博士,還有一個哲學博士。根據不知道從哪裏考究來的古法,姐姐團們說,只有新郎那邊有人能回答出她們的問題,才能把新娘順利接走。

沒錯,就是姐姐團。

一羣學神級人物湊到一起,兄弟伴郎團全都頭大了。

reid低頭想了想,“我去看看。”

堂弟眼睛一亮,“好主意!發揮你的特長吧,我堅決支持你把那羣女人都勾走!放心,我不會告訴你家reid的!”

reid,“……”

飛機上,bau的各位在分析案情。

issac翻着資料,似乎明白爲什麼hotch會在聖誕節把大家叫出來。已經有兩個孩子遇害了,而在同一城市,還有兩個符合受害孩童特種的失蹤兒童。

“reid,已經失蹤超過十二小時的兒童的生還率是多少?”hotch問。

issac眨了眨眼,頓了幾秒鐘,“21%。”

有那麼一瞬間,bau的各位都愣了一下。

“然後呢?”

issac迷茫的回望。

蜜愛成癮:霸道總裁狠狠撩 一片沉默。

man第一次發現自己也許有m屬性,以往reid囉嗦的讓自己想揮拳揍他,可一旦reid簡潔起來,他又有幾分不真實感。

腹黑總裁慣妻成癮 更重要的是,沒有了那些看似很羅嗦的解釋,man對他報出的數據總是有一分不信任。

這不好!察覺了自己心態出了問題的m哥打了個寒戰,把注意力調到其他地方去了。

reid成爲婚禮上最出風頭的那個人,costa家的堂兄弟看他的眼神就像是一隻史前怪獸。

“難道我也要找一個智商187,隨便就有好幾個學位的另一半?”一個還沒有定下心依舊遊戲花叢的堂弟摸着下巴,“這對智商的提升也太有效了。”

reid生平第一次被一羣女人圍在中間而沒有感到任何不自在,或者說,學術是不分性別的。

但研究學術的人卻是分的。

在給出十幾份電話號碼之後,reid被一個堂兄弟勾住脖子,“不許再拈花惹草!”

前來的嘉賓們幾乎都聽說了reid的豐功偉績,而那些單身女嘉賓格外心動。

reid無辜的望着那位兄弟,他們只是約好了繼續討論而已。

堂兄弟狠狠的揮了揮拳頭,“我不是那羣女人,別對我裝可愛!”

在參加婚禮前,那些單身的costa家的兄弟就打定主意要給自己空虛的另一半位置上加幾個候選人名單。而女人緣一直很旺盛的issac因爲有了另一半已經不足爲慮。

可惜……

這羣意大利人第一次有志一同的譴責fbi不人道的工作作息。

可是,這沒有任何意義。

看着被一羣風情各異的美女包圍的某人,他們也只能恨恨的把高腳杯裏的紅酒一飲而盡。

來參加婚禮的單身小姐們爲這個party暗自評選了最受歡迎男士榜,然後一致認爲issac?costa可以力壓羣雄。

學識豐富,相貌英俊,待人有禮,一舉一動都帶着說不出的風度,噙在嘴角的微笑富有感染力。就算那不經意間的抿嘴咬脣都格外的討人喜歡,更別提那雙無辜的黑眼睛了。

雖然,無名指上的戒指讓他有了小小的瑕疵。

daisy端着酒杯,看着兒子游戲花叢,咬牙切齒的對着kiven說,“看看你的好兒子,spencer不在就亂來!”

不是所有解救兒童的行動最終都會演變成槍戰,但是bau偏偏遇上了一起。

加入沒多久的black並不適應這個,issac在發現不對的時候一把把她拽到身邊,同時開槍瞄準射擊,一氣呵成。

“謝謝。”驚魂未定的black道謝。

那些綁匪全被擊斃,在一間裝修精美的兒童房裏,bau找到了失蹤的兒童。

剩下的事就該交給警方處理了。

issac卻在經過其中一間房間的時候感到了一絲不對勁。 親愛的愛情 他不確定那特殊的感應力是否也一起跟來了,但直覺告訴他,這裏曾經發生的事不止是綁架兒童那麼簡單。

在issac的執意要求下,警方砸開了地板。

累累白骨讓人驚心。

man看着issac的目光讓他感到不安。

“怎麼了?”issac問。

man伸手扯了扯reid的臉,“我總懷疑如果剝去這層面具,下面會露出issac的臉。”

“很可惜,這張臉是原裝的。”issac打開man的手。

這是混亂的一天,issac趕回家以後已經接近午夜了。

史上第一丈母娘 reid在房間裏安靜的看書,看到issac回來關心的問候,“怎麼樣?還習慣嗎?”

“man懷疑一切的精神依舊在。”issac聳了聳肩,“我只是正常的說話,結果所有人都以爲我是因爲假日加班所以不開心。”

不能怪bau多想,不搶答的那還是reid嗎?一遇到需要科普的地方就又快又急的說也不管別人能夠跟上聽懂的小孩忽然條理清晰的直接總結,而且語速也趨於正常人可以接受的範圍,這讓的reid顯然不正常。

看着issac略苦惱的表情,reid決定暫緩和他分享自己在party上找到好幾個有着共同話題的人的快樂。

第二天早上醒來的時候,issac慶幸而又惆悵的發現一切恢復了正常。

等他看到擺在牀頭櫃上那幾本厚的不行的書的時候,他發出一聲慘叫。

他居然那麼硬生生的浪費了每分鐘可以閱讀兩萬字並過目不忘的機會!

後記

issac一直很疑惑,自己的手機號碼應該沒有普及到陌生人手裏,爲什麼這段時間總有女人打電話想和他討論關於物理、數學、化學、哲學一系列高深的問題。

至於reid?

他只記得演戲要演全套,所以,婚禮時他留的都是issac的電話號碼。 rossi從來沒有感覺過那件困擾了自己二十多年的案子的真相如此接近。

每年那個日子都會被送給受害者遺孤的毛絨玩具證明了兇手不但沒有死去,還一直關注着那三個孩子的生活,趕來的bau給嫌犯做出了側寫,garcia通過數據庫很快就鎖定了目標。

黑色suv裏很安靜,只有引擎發動的聲音。rossi的下頜繃得緊緊的,整個人就像一把隨時出鞘的寶劍。

這一次的嫌犯鎖定在一個有着智力發展障礙但身體高大健壯的人身上,他有一份穩定的工作,但介於他的智力障礙,恐怕提供這個工作的人是他的血親。man認爲雙屍案的發生只是一個意外,而之後被清理乾淨的現場則證明嫌犯有一個細心謹慎的監護人。

在當地舉行的狂歡節很快就要結束了,而bau則要在他們離開這裏前往下一站之前把嫌犯抓捕歸案。

issac不確定那個有着智力障礙的成年人的心智相當於幾歲的小孩子,但是當他們在雜亂的廣場上找尋任務的時候,一個肥胖的小丑轉身就跑。

還有什麼比這更引人注意嗎,

bau最後是在一個車底裏找到這名小丑的,他就像個受驚的小男孩,以爲自己躲好了就不會被發現。不過最終,他還是被man挖出來了。即使身形龐大,但小丑並沒有怎麼反抗,反而大聲的哭喊着。

issac聽着那一聲聲聲嘶力竭的喊叫,別過了頭。

小丑的父親就是負責人,以不斷的安撫着兒子,試圖向bau展示他的無害。

困擾了rossi的懸案終於被破解,這讓rossi倍感輕鬆。他把當年拍賣下來的受害者的房子又送回了那三個已經長大成人的孩子,不管怎麼說,無論他們決定重新搬回去還是把房子賣掉,都能緩解目前尷尬的生活狀況,改善他們的經濟條件。

“怎麼了?這麼悶可不像你。”man撞了撞issac的肩膀。

“我在想,hotch爲什麼不是帶你去。”issac打起精神,不管怎麼樣,破了一間懸案這值得慶祝。

jj和emily在後面發出心照不宣的噓聲,然後快走幾步趕到rossi的身邊。

“聽說,有人承諾如果破案就會專門包場慶祝?”jj清了清嗓子,對身邊的emily說。

“哦,好像是這樣沒錯。”emily鄭重其事的點了點頭,“聽issac的描述,那個地方如果沒人請客的話,我是絕對不會主動走進去的。”

“雖然事實如此,但我真的不想抱怨我們的薪水。”jj一邊說,一邊光明正大的看着rossi。

“是啊,每月買幾雙鞋就見底了,的確不多。”emily應和。

“好了,不要再說了。”rossi停下腳步,“今晚,在華府,我請客。邀請所有人。”

“你真是太慷慨了。”jj雙手合十,然後拉着emily討論到時候該點那些平時捨不得的酒品。

————————————————————————

監獄裏,reid滔滔不絕的給那個想要殺掉兩個fbi給自己的豐功偉績添磚加瓦的變態殺手洗腦,那個殺手聽得入迷了,即使獄警推門而入把他帶走的時候還忍不住回頭像reid求問,“我真的從一開始就沒有機會嗎?”

根據reid的觀點,他的變態是遺傳天生外加後天環境影響的。

連續十三分鐘說個不停的reid皺了皺眉,特別不負責任的說,“也許吧,誰知道呢?”

說了這麼久,博士覺得口渴了有木有!

在回程的路上,hotch開着車,沉默了一會兒,然後開口,“抱歉。”

reid還沉浸在剛纔把一個變態殺手成功洗腦的得意之中,他愣了一下,“什麼?”

“你做的很好,在當時緊張的情況下讓他的注意力轉移……”hotch習慣性的給小白兔增強自信心。

“當然。”reid對自己也很滿意,“我覺得我在緊張危險的時候發揮的最好。”

“我沒幫上什麼忙。”hotch檢討,“我當時並沒有處理好,而且還刺激的事情的發展……”

reid抿了抿嘴,毫不在意的說,“沒錯,你的確一點忙都沒幫上。”他的注意力全都在回去該怎麼和issac說這件事,會給變態殺手洗腦的可不止他一個人,自己也不差!

hotch被噎住了。

在監獄裏關掉手機之前,他接到妻妹的電話,haley在家裏暈倒了,而責任感爆棚的他卻不能選擇立刻離開而是繼續工作。只是這件事還是影響了他的工作狀態。

“hotch,你超速了。”reid瞥了一眼儀表,若無其事的提醒着。

hotch握緊了手,然後把車停在了路邊。

一分鐘之後,reid看着hotch開着車絕塵而去。他是不反對hotch立刻去醫院看望haley,可是,能不能把他放在出租車多的地方?

等reid回到辦公室的時候,已經快要下班了。他看着那個上次在garcia中槍住院的時候代替garcia工作的技術員,似乎叫做kevin?lynch?不過,他爲什麼在garcia的辦公室外面轉圈?

reid把挎包放到桌子上,剛剛坐下,kevin就湊了過來。

“額,嗯,reid探員……”

“有什麼事嗎?garcia不在辦公室?”reid問。

“哦,她在……不過,我是來找長官的。”kevin努力擺出鄭重臉,連背都挺直了幾分。

“hotch今天提前請假離開了。”reid說,“有很急的事?”

“不,不,不,我是找rossi長官。”kevin急忙搖頭。半夜出現在garcia家門口的,把他倆抓個正着的纔是那個他需要進行男人間談話的人。

“rossi?”reid這纔想起來他從早上就沒看到rossi,他看了看rossi辦公室的方向,“他似乎今天早上就沒來。”

kevin當然知道這個,但他不想再等了。他剛剛和garcia確立了男女朋友關係,有着大把的讓人期待的時間來相處。但在這之前,他必須把他的女朋友心裏的關於被抓包的忐忑不安給清理乾淨。

“能給我他的電話號碼嗎?”kevin想起他來和reid說話的初衷,“我有很緊急的事情需要和他談。”

reid沒有多想,直接報出一串數字。然後有些納悶的看着沒有離開的kevin,“還有什麼事嗎?”

看着眼前這個號稱有着fbi最高智商的男人,kevin艱難的動了動喉嚨,“沒事了,謝謝。”

怎麼辦?garcia的同事似乎不是很好相處啊,連客套話都沒有說一句……

不過,在kevin鼓起勇氣撥通電話之前,rossi一行人已經乘專機回來了。因爲rossi承諾做一次大款,所有人心情都很愉快,熱烈的討論着那些平時他們很想去但考慮到荷包負荷不得不放棄的地方。

rossi笑的眯眯眼,很好的平衡了那雙大小眼。桎梏着他的內心的那把沉重的枷鎖已經被打開,他現在輕鬆的彷彿隨時都能飛起來,他甚至覺得,只請一次客都不足以宣泄。

“嘿,rossi,你回來了!”reid擡手打着招呼,“有人一直在等你!”

原本還在醞釀勇氣的kevin立刻瞪圓了眼睛,“長官,我想和你談一談!”

“談談?”rossi上下看了看這個微胖的小夥子。

“是的,談一談。”kevin挺胸,“男人和男人之間的談話!”

rossi點了點頭。他想起來了,在昨晚他闖進garcia的家的時候,這個小夥子也在……garcia不愧是bau的一員,果然繼承了他打破常規的精神。

從來不怎麼規矩的rossi板着臉,滿意的看到kevin瑟縮了一下後的英勇無畏。

或者說,是破釜沉舟,早死早超生。

“出什麼事了?”man坐在桌子上,看着兩個人走進rossi的辦公室。

“garcia?andkevin,sittingthetree……”jj唱着歌謠,步履輕盈的朝garcia的辦公室走去。這樣一個值得紀念的時刻,女主角怎麼可以一無所知。

emily張大了嘴,然後忍不住笑出來,“天啊,我還以爲這裏不會傳出粉紅色的故事呢。”

man既失落又欣慰,他的babygirl居然找到守護騎士了。

“等等!到底發生了什麼?”reid不明所以,似乎在jj唱完歌之後大家的情緒就變了。除了issac。

issac看着reid疑惑不解的眼神,很好心的把jj唱的歌謠有重複了一遍,“懂了?”

“garcia和kevin,坐在樹上……什麼意思?”reid飛快的在腦中計算了一下兩人的體重和坐在樹上的受力面積所產生的壓力,抿了抿嘴,“他們可得找一個比較結實的的樹枝坐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