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道清脆的耳巴子驟然響起。

「他們是個銀行的?我要收購了。」

林逸看這顧夏瞳淡淡的笑道。

「臨,臨江銀行的。」

顧夏瞳有些緊張的盯看著林逸說道。

「呵呵,地方銀行啊!」

林逸一聽,咧嘴笑了起來,那不屑的口吻,彷彿收購這個地方銀行,就像是買一個西瓜一樣輕鬆簡單。

「哈,小子,你真是要笑死我了,來來,跟我說說你到底是從那個瘋人院里跑出來的啊?」

崔鶴華一聽,連楚紅打他耳巴子的事情都不去追求了,咧嘴哈哈大笑了起來。

「你真的要收購臨江銀行啊!那個銀行的業績並不好,而且內部問題很嚴重。」

顧夏瞳有些擔憂的看著林逸說道。

「呵呵,你個小東西,還知道啊!既然明知道有問題,為什麼不聯繫卡特?你應該知道他只是我的奴僕吧!」林逸反問道。

顧夏瞳一聽,調皮的吐了吐舌頭,倒是不敢再多說什麼了,她自然知道卡特跟林逸多有錢,只是骨子裡的偏執,任性卻讓她不願意開口,否則,工廠是絕對不會有今天這麼窘迫的環境的。

沒好氣一笑,林逸還是撥通了卡特的電話、

此時,正坐著自己的直升機,朝著臨江市而來的卡特,一聽到自己的手機響起,喜悅瞬間就充斥了那威嚴的臉上,急忙激動的拿起了自己的自己的電話,弄的旁幾名金髮碧眼的隨從都是一臉的震驚。

卡特在全世界的身份有多恐怖,他們可是非常清楚的,就算是去了白宮,也是座上賓,也是可以指點一二的人啊!

可現在,竟然如此激動去接一個電話,他們實在想不通,這個世界上到底有什麼人,能夠讓卡特如此的尊敬。

「主人!您回來了啊!」

卡特激動的無以復加,顫抖著問道。

「什麼?主人?」

不遠處的幾名隨從一聽,頓時身體一抖,其中一名正在開紅酒的大洋馬,更是手臂一抖,直接把紅酒倒在了卡特的身上。

「對不起,對不起尊敬的卡特先生!」

杏乾的大洋馬急忙跪在地上,一臉惶恐不安的盯著卡特道歉到。

「好了,沒事兒你們下去吧!」

卡特態度溫和的說道。

「嗯,剛到臨江市,把臨江市這個地方銀行給我收購,你需要多少時間?」

林逸淡淡的問道。 卡特一聽,不禁微微一愣,隨後,急忙恭敬的說道:「臨江銀行,只是一個地方的小銀行,之前我就有過滲透,如果全部拿下來,大概需要十分鐘的手續就可以了。」

「十分鐘?好,我等著,股權直接給夏瞳。」

林逸淡淡的笑道。

「是是,我現在馬上就處理!」

林逸輕輕嗯了一聲就掛斷了電話,不得不說,卡特能夠被林逸看重掌管拜神教,還是有一些過人之處的,自從知道林逸住在經常會住在臨江市之後,這傢伙就直接動用拜神教強大的實力,滲透進了臨江市所有商業能夠觸及到的範圍。

不為別的就是希望有一天,如果林逸有需要的話,他能夠第一時間幫林逸搞定任何事情,不得不說這傢伙的心思的確是恐怖,否則,就算是拜神教實力滔天,他也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把銀行給拿下來啊!

崔鶴華跟他的兩名隨從一聽,頓時眼睛一瞪,哈哈的大笑了起來,想要收購一個公司,最少都需要三天時間,就這,還要看對方是否願意,特別是如銀行這樣的存在,想要收購他們尤為難辦。

可現在,林逸竟然敢說十分鐘搞定,這不是瘋子是什麼呢?

「小子,你若是能夠在十分鐘內搞定,今天老子就給你表演一個人吃屎!」

崔鶴華盯著林逸哈哈大笑了起來。

「不錯,不錯,我也表演,我也表演啊!」

「哈哈,小夥子,你這吹牛的本事真的很不行啊!完全就是瞎扯淡嘛!」

林逸見狀,看著三人淡淡的冷笑道:「等十分鐘不就知道了?」

話落。

林逸懶得理會三人了,緊緊的抓著顧夏瞳的小手,關切的詢問最近的事情。

這一幕簡直要把崔鶴華氣瘋了,他一直在對顧夏瞳展開窮追猛打,結果呢?不要說牽手了,到現在,他連站在顧夏瞳旁邊都沒有站過啊!每次還沒有走到顧夏瞳旁邊,顧夏瞳就尋找各種各樣的借口跟他拉開了距離。

可現在,那害羞的樣子,那幸福溫柔的樣子,簡直就像是要融化在林逸的眼裡一樣。

「見人,我就不信,他真的能夠救了你的廠子!」

崔鶴華咬著槽牙,握緊了拳頭,冷冰冰的呵斥道,顧夏瞳他是志在必得,作為一名老司機,在看人方面,他也有一些自己的心得,同樣也明白顧夏瞳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擁有的,這可是千載難逢的絕品,既然遇上了自然不能錯過。

而且他相信,一旦官方真的來查封工廠之後,顧夏瞳一定會後悔的,雖然他這次給顧夏瞳辦了一下貸款,不過這工廠畢竟才剛剛投產不久,所以不管是設備,還是廠房,可都是嶄新的,沒收之後,他絕對不會虧錢,可顧夏瞳卻會一無所有。

十分鐘的時間,對於林逸跟顧夏瞳來說,實在太過短暫了,短暫到兩人還沒有說幾句話時間就已經到了。

看著自己那在不斷響起的手機,顧夏瞳一臉詫異的抬頭看向了林逸,現在,她也不是那個什麼都不懂的農村傻丫頭了,經過這些日子的經歷,她也明白了很多,雖然電話已經響起,可她依舊還是不敢置信。

「接吧!」

林逸淡淡的笑道。

顧夏瞳聞言深吸了一口氣,還是摁下了接聽鍵。

「顧小姐您好,我是臨江銀行的董成斌非常感謝您的收購,從今天開始我就卸下重擔了,預祝顧小姐繼往開來,再創輝煌!」

董成斌有些唏噓的聲音在電話中響起,到現在他同樣也是一臉不敢置信啊!哪怕是對方的錢都已經轉到了他的賬戶上,他都還有種做夢一般不真實的感覺,那可是超越這銀行價值五倍的巨款啊!

便是臨江銀行在他的手中,穩穩噹噹發展五十年,他都不見得能夠賺到這麼多錢,畢竟臨江市歸根結底還真是一個小地方,你不可能有太多的資源,可對方在給出五倍價格時,卻沒有絲毫的遲疑,那種輕鬆愉快的神情,彷彿只是花了幾塊錢買了一個玩具一樣。

狐狸來襲:小妞乖乖進圈套 「多謝您。」

顧夏瞳淡淡的笑道。

崔鶴華三人愣住了,隨後紛紛冷冷的嘲諷了起來。

「你們不會是職業騙子吧!」

「這傢伙,套路那是一套一套的啊!」

「哈哈,演的還真像啊!」

話落。

三人的手機同時響了起來。

這不禁讓三人眉頭微微一皺,而後一起拿出了自己的手機,目光鎖定在了手機屏幕上,這一看,整個人頓時眼睛一瞪,臉上充滿了濃濃的驚恐震驚之色,只見簡訊上清楚的寫著,現在顧夏瞳已經是整個臨江市銀行的老總了。

「這,這怎麼可能?」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不管是時間還是手續上他都來不及辦理的!」

崔鶴華的兩名隨從,此時也像是見到了鬼魅一般,瞪著眼睛,不敢置信的尖叫了起來。

「瑪德,我現在親自打電話過去詢問,我就不信,你們還能夠把工作人員都買通!」

崔鶴華也被自己的手機簡訊驚呆了,咬著槽牙呵斥道,隨後便撥出去了一個號碼,對方也是臨江銀行的高層,而且跟他關係還不錯,電話僅僅只是響了兩聲就被人接通了。

「老崔,你也看到簡訊了吧!這消息簡直太恐怖了,不過事情已經塵埃落定,我看到董總已經離開了,你小子最近不是在跟顧總辦貸款嗎?近水樓台先得月,你可要好好的把握機會啊!」

一道有些羨慕的聲音在電話中響起。

「你,你的意思,顧夏瞳真的成為咱們老總了?他真的在十分鐘內收購了咱們銀行?」

哪怕是親耳聽到損友那激動的聲音,崔鶴華也依舊還是不敢置信,尖叫道。

「什麼顧夏瞳?你小子是不是想死?她現在可是咱們老總,至於是幾分鐘收購的我可不清楚,反正從今天開始,千萬不可得罪她,否則,你丫的就準備捲鋪蓋滾蛋吧!我先去跟同事們商量一下弄個歡迎大會吧!」

看著嘟嘟掛斷的電話,崔鶴華整個人就像是石化了一般愣在了原地。

「怎,怎麼了?」

兩名隨從本能的覺得有些不對了,緊張哆嗦的問道。 為了能夠在臨江銀行工作,兩人可是付出了很多啊!雖然明面上工資不是很多,可架不住能夠得到的消息多啊!

特別是一些金融投資方面的消息,那都是比較靠譜的,有的時候能夠帶來的效益那簡直超出了他們的預算,甚至有人根本就不看重這個工資,他們看重的是各種消息來源的渠道。

兩人進入臨江銀行才不到兩年的工費,可現在不也開上車了,過上了小康日子嘛!

如果這工作就這麼丟掉的話,對他們來說,那可就等於是滅頂之災啊!

「經理,到,到底怎麼回事兒啊?別愣著啊!」

另外一人也是心臟瘋狂抽搐,緊張十萬分的盯著崔鶴華問道。

再走那青春 「是,是真的……」

崔鶴華失魂落魄的呢喃道。

「什麼?是真的?這,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啊!這麼短的時間根本沒有可能啊!」

「我不信,我不信,十分鐘就想要收購一家銀行,這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兩名隨從也是瞪大了眼睛驚呼道,隨後急忙拿起自己的電話,跟在銀行內的好友打了過去。

可當得知銀行竟然是被人超出五倍價格收購的時候,兩人頓時就像是跌入了北極的冰海之中一般絕望。

現在他們哪裡還能不明白,眼前這個工廠的老總,那可是手眼通天的超級強者啊!否則,如何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做到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呢?

「顧總,林總,對,對不起,之前是我們有眼不識泰山,還請您二位一定要包含啊!」

崔鶴華回過神兒了,第一件事兒就是看著林逸跟顧夏瞳道歉,丟了這份工作,他想要再找這麼一個合適的工作,也是千難萬難啊!

而且就算是他僥倖在其他的銀行上班了,能夠一去就做經理嗎?顯然是不可能的,他努力了數十年的心血可就白費了啊!「

「楚紅,帶他們去履行之前的承諾吧!」

林逸淡淡一笑,隨後看著顧夏瞳問道:「現在跟我走,還是等把工廠的事情處理好之後再走?」

顧夏瞳聞言,那絕美臉蛋兒上浮現了一抹淡淡的笑意,低眉垂眼,淺笑道:「我的林總這麼厲害,工廠的事情也沒有讓我處理的必要了吧!而且,海琳娜公主也要過來親自代言。」

「什麼?你說海琳娜也要親自過來代言?」

林逸一聽,頓時眼睛一亮,這倒是少了許多的麻煩啊!

「哼!我就知道,一個公司在落難的時候,怎麼可能會有公主願意前來代言呢,看來,還是我們林總的魅力大啊!連這一國的公主都能夠搞定。」

顧夏瞳眼波流轉,盯著林逸嬌嗔的抱怨道。

「哈哈,你個小東西,我再厲害,在你的面前,終究不過是一個普通男人罷了!」

林逸說完,手臂一揮,隱身法術直接落在兩人身上便帶著顧夏瞳到了工廠的房頂上。

「哼!這個大壞蛋,早晚要吃腎寶!」

正帶著三人朝著廁所走去的楚紅,看著天空上閃過的光芒,一臉哀怨的嘀咕道。

「你……你帶我來這裡做什麼啊?」

顧夏瞳低著頭,盯著自己的腳尖,有些緊張的問道。

林逸見狀,淡淡一笑,便朝顧夏瞳走了過去,對於顧夏瞳的性格他可是非常了解的,她完全就像是一團被寒冰包裹的火焰,乍一看,冷若冰霜,讓人不敢靠近,可當你把那一層寒冰融化之後,等待你的便是如火的熱情。

而且顧夏瞳骨子裡也是非常瘋狂的一個人,否則,林逸也不會一直對他念念不忘了。

「你放心,我動用了障眼法,在這裡沒人能夠看到我們在做什麼的。」

林逸猿臂纏繞在了顧夏瞳那曲線誇張到了極致的柳腰上。

十幾個小時后,當第二天的晨光灑落在了房頂上的時候,林逸跟顧夏瞳便齊刷刷的睜開了眼睛,如鴨蛋黃一樣的太陽,在遠處的雲海之中翻滾,清晨的微風帶著一絲涼意,靜靜的吹佛在了兩人的身上,帶給了他們一種極致的享受。

「林逸,你說我這一切是不是在做夢?」

顧夏瞳眼神微眯,靠在林逸的身上,平靜的問道。

「呵呵,不是,我會讓你一輩子都這麼幸福,而你的瘋狂,也只能屬於我一個人。」

林逸猿臂微微收縮了一下,使得自己跟顧夏瞳更貼近一些,淡淡的笑道。

「瘋狂?」

一聽到這句話,顧夏瞳那絕美的臉蛋兒上頓時就浮現了一抹濃濃的紅暈,她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竟然可以這麼瘋,簡直就像是一匹發狂的野馬。

「顧夏瞳啊顧夏瞳,你怎麼能這樣呢?以後可要矜持一點啊!」顧夏瞳低著頭,在心裡有些自責的嘀咕道。

「好了,走吧,我帶你去陳天行哪裡先行住下,順便我在傳授你一些修行的法門兒,讓你以後跟我一樣厲害,能夠飛天遁地,青春永駐好不好?」

林逸看著低眉垂眼的顧夏瞳,咧嘴不自然的笑道,也多虧他是一位強大的修行者,這他嬢的要是換上一般人,此時,怕是兩個腰子早就廢掉了。

「我聽你的。」

顧夏瞳低頭,輕聲細語的說道。

隨後兩人便一起朝著樓下走去。

而一直等候多時的楚紅,也悄然跟在了兩人的背後。

因為工廠接連被爆出有問題,以至於停產了,所以來上班的人非常的稀少,只有那麼五六個人打掃一下衛生,巡邏一下機器,所以顯得非常的蕭條。

當經過保安室的時候,那名保安依舊還是無精打採的玩著手機,彷彿什麼事情都不管了一樣。

「你今天可以去財務部領自己的工資!」

顧夏瞳看在眼裡,眉頭微微一皺,上前一步,沉聲說道,她從小吃了很多苦,可可也養成了一些比較好的習慣,在顧夏瞳的眼裡,她不曾缺少過任何一個人的工資,那麼,這些員工在進入廠區,在進入工作崗位上之後,在工作的時候,也不能有任何的打折偷懶的行為。

「什麼?可以領工資了?現在不是還沒有到發工資的時候嗎?」

保安一聽,頓時眼睛一瞪,一臉激動的盯著顧夏瞳問道。 「你去財務哪裡就說是我顧夏瞳說的,從今天開始你不再是我們公司的員工了。」

顧夏瞳冷冰冰的扔下一句話,就挽著林逸的胳膊走了出去。

「什麼?這,這是要開除我?」

保安神情一怔,雖然最近工廠有點不景氣,甚至讓他心裡有些擔憂,可他之所以不曾離開,就是因為這工廠的待遇還不錯,他對工廠還抱有一絲的希望,萬一工廠能夠渡過難關,那他可就是功臣了啊!

可現在,顧夏瞳竟然把他直接開除了。

「瑪德,開除就開除有什麼了不起的,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

保安冷冰冰的呵斥了一句,隨後收拾東西就準備朝著財務室走去,可他的目光無意間看到面前監視器上的林逸時,整個人頓時愣住了。

之前他跟林逸對話的畫面也再度在他的腦海中浮現。

「工廠肯定是不會倒閉了,不過你我看,是鐵定會下崗。」這句林逸說的話也再度在他的腦海中浮現。

「這小子是什麼人?竟然能夠讓顧總挽著他?」 暗夜藏嬌:總裁的祕密愛人 保安皺著眉頭嘀咕道。

「呵呵,他你都不認識啊!活該你當一輩子的保安,這可是咱們臨江市,乃是整個華夏的一個傳奇啊!他回來了,工廠不但能夠起死回生,而且以後絕對也不會有人敢再招惹我們。」

另外一名保安走了進來,看著林逸的背影一臉唏噓的說道。

「什麼?難道,難道他就是林逸不成?」保安一聽,頓時眼睛一瞪,臉上充滿了濃濃的驚恐之色,尖叫道,他們平時沒事兒的時候,最喜歡吹牛皮,而說的最多的也就是林逸,這個充滿傳奇色彩的人物。

「呵呵,不是林少,還有什麼人有這麼大的能力呢?」

另外一人淡淡的笑道。

「保安小哥,那個,我是長風安集團的,請問顧總在嗎?我想要跟他談談合作的事情。」

「我也是,我也是,我是雄風集團的,我也想要見顧總一面,跟顧總談談合作的事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