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17k 喻色惦起腳尖看向人群里中暑倒地的人,原本以為是個女孩,沒想到居然是個短髮的男生。

第一眼,她就怔了一下。

第二眼,才平靜的對迎面擋着她的男生道:「校醫過來需要時間,他現在情況很緊急,讓開,我來救他。」

男生困惑的看了喻色一眼,「你是醫學系的?」不然,絕對不敢大言不慚的說搶救吧,南大有醫學系,南大的學生全都知道。

喻色點點頭,「對,我是醫學系的,我能救他。」

她沒說謊,她的確是醫學系的。

而且,她有把握救醒倒地昏迷不醒的男生。

先救人,再說其它的。

她這樣一說,那男生將信將疑的讓開,他身後的人也都一一的讓開了一條通道。

喻色一個箭步衝進去,完整的看到倒地男生的面容時,不由自主的心跳漏跳了一拍。

哪怕見慣了墨靖堯那樣的傾國傾城般的美男子,看到這個男生的時候,還是忍不住的心跳加快。

男生一頭濃密的短髮,冷白的皮膚只是看着都覺得觸感很好。

至於那張臉,絕對不比墨靖堯的傾國傾城差了,緋薄的唇上是高挺的鼻樑,一雙瞳眸哪怕是緊閉着也給人一種隨時都能如蝶翅般展開的感覺。

兩條劍眉潑墨一般配合著整體的五官宛如一幅畫一般,稜角分明,如篆如刻。

「學長,你醒醒,快醒醒。」

「學長,已經叫了校醫,應該很快就到了,你堅持一下。」

……

圍着倒地男生最裏面的一圈,打眼掃過,一多半都是女生,可見這男生有多麼的俊美無儔了。

都是太帥惹的桃花。

「讓一下,我來救他。」喻色收起了花痴,此一刻一心一意的只想治病救人,這才是她的本份。

誰知,她才開口,就被面前的一個女生推搡了一下,「呃,我猜你一定會說只要給凌澈做人工呼吸就能搶救過來對不對?,我告訴你,沒用的,已經有學姐為他做過人工呼吸了。」

喻色微微擰眉,「我不需要為他做人工呼吸,只要把他挪到另一個地方就可以了。」喻色說着,再次惦起腳尖,然後掃了一遍周遭,她在確定要把凌澈挪到哪個位置又快又省力又能治病救人。

「就只是給他挪個位置?你確定不是要給他做人工呼吸?」這女孩不相信的問喻色。

「對,而且挪人也不是我挪,我沒什麼力氣,需要在場的其它學長抬一下即可,他中暑了,只要給他挪到陰涼的地方,很快就能醒來。」喻色鎮定從容的說到。

女生不相信的看着她,「你確定你不是因為花痴凌學長而要來救他?」

「不是。」

「不可能吧。」

「呃,是你以為我花痴他重要,還是救他的命更重要?

中暑后最有效的急救辦法第一條就是把人移到陰涼處,你可以不相信我,你難道不相信度娘嗎?」

她這句話說完,就有其它女生說道:「她說的對,剛剛我們都百度過了,最迫切要做的事情的確是把人先轉移到陰涼處,然後因病人的情況進而施救。」

所以,喻色這第一步的提議是沒錯的,至於把人抬到陰涼處后要怎麼施救,就不確定了。

「好,那我讓開,學長們幫忙抬一下凌學長。」

女生讓開,四個男生上前,很快就抬起了凌澈,四周的人散開,喻色指揮四個學長把凌澈抬到了幾步外的樹蔭下。

「校醫呢?怎麼還沒到?」跟過來的眾人張望着南大校醫醫務室的方向。

「叫了多久了?」喻色問。

「打電話最少有五六分鐘了吧。」一個男生回應。

喻色聽完就道:「我們這是南區宿舍區,校醫室在宿舍北區附近,南大校園很大,就算是校醫開車過來最快也要十分鐘的時間,更何況他這樣算是出診,總要稍微的做些準備,所以,就算他趕過來,也要是五分鐘之後了,五分鐘之內,學長這裏什麼情況都有可能發生,你們看他臉色煞白,呼吸越來越弱,如果再不搶救,只怕凶多吉少。」

能考上南大的,就算不是超級學霸,智商也不會太差,喻色覺得她只要曉之以理動之以情,這些學長或者新生同學是會聽取她的意見的。

「咦,你還真是了解我們南大呢,還知道宿舍南區和北區,那你是大二的還是大三大四的?真是奇怪了,我也是南大醫學系的,為什麼看着你有些眼生?」一個學長疑惑的看着喻色。

「不管我是大幾的,我很確定我能救醒他。」

「你怎麼救?」

「一分鐘,我就能讓他醒過來。」喻色篤定的說到。

這個時候,她要是不表情的很自信,只怕沒人相信她,以現場這些花痴女生的想法,都認定了她是在花痴凌澈。

可她也僅限於看到凌澈第一眼時的驚艷,再看凌澈的時候,已經沒什麼感覺了。

她認識的男人中,墨靖堯,靳崢,季北奕,陳凡,隨便一個男人的顏值都不比凌澈差了,所以,見慣了帥哥美男的喻色對凌澈免疫。

「你確定?」剛剛醫學系的學長吃驚的看喻色。

「確定。」以及肯定,經歷過一次次成功的診斷,現在的喻色越來越淡定從容和自信了。

「不如讓她試試?」那學長動搖了,畢竟救人要緊。

「學長,她看起來面生的很,就算是有點水平,也肯定是你學妹,你都不知道怎麼急救呢,她就知道?」有學姐看不起喻色了,不相信她能救人。

「你到底用什麼辦法?」那學長便又追問起了喻色。

眾人也都看向喻色,等她給一個可以讓人相信的辦法,便可以同意讓她施救了,畢竟對於凌澈這樣突然昏倒中暑的病人,時間就是生命就是一切,來不得半點浪費,現在凌澈的情況很緊急。

喻色微微一頓,低聲道:「放血。」

「放血?會不會血盡而亡?」人群里有人驚呼道。

聽到放血,就覺得這哪裏是救人,這簡直是催命。

。 「讓她且吠著,沒準罵着罵着就把真相給喊了出來。」孟慕思看着侍衛們無視葉月卿的掙扎怒罵,把她愣是強行拖走。

直到看不見了,孟慕思才拉着仲伊的手回到屋裏。

她有好些話不吐不快,剛好仲伊也在,有個人商量:「仲伊,你說太后這是唱的哪一出?她難道不知道得罪了我,就等於開罪了我爹?這不是胡鬧嗎?再說了,上官霆肯定不會答應,她這樣不按規矩瞎玩,要出大事的呀。」

孟慕思擔心,搞不好太后這一步棋,會直接導致孟千真和上官霆開戰。

到那個時候,她要怎麼辦?她既擔心上官霆的安全還有庚嵐皇朝的江山被篡奪了,也擔心孟千真兵敗,真被誅滅九族。

「朝廷里的事情我可不懂,不過太后應該沒那麼蠢吧。再說了。你忘記,孟千真可是很希望你和端王和離的。」仲伊畢竟來自江湖,不是太了解朝廷的事情。

不過她還是有自己的見解,總覺得這裏面大有文章。

對哦,她怎麼忘了這茬。

孟慕思原先還不急,聽仲伊這一說,立刻急的在屋子裏直打轉:「你不說我還想不起,這下糟了。我原先還指望有我爹給我撐腰,哪想到這層了。搞不好,我爹反而以這件事為依託,讓我立刻和上官霆和離。」

「這倒不得不防。」仲伊也為孟慕思着急起來,但是卻思索不出什麼好辦法。

兩人靜默了一會兒,仲伊道出心中疑問:「按理說,這太后肯定是向著自己的孩兒。她怎麼會在端王不在的時候突然賜婚,這不明擺着向著葉月卿嗎?」

「葉月卿是太后最疼愛的外甥女,而且上官皇族也虧欠葉月卿的,所以對她各種好。我懷疑,是葉月卿求了天後什麼,或者蠱惑太后……」孟慕思猛然間想到葉月卿今天提到過那晚的事情,難道太后以為葉月卿和上官霆有了夫妻之實,才會下旨賜婚?

這可不行,明明那天,葉月卿和上官霆什麼都沒發生。怎可讓葉月卿以一家之言,混淆事情真相,蒙蔽太后呢。

「忍冬,快,給我更衣,我即刻進宮。」孟慕思原想等著上官霆回來,和他一朝入宮參見太后,拒絕這個婚事。

可是現在這一思索,她怕夜長夢多,等上官霆回來木已成舟。就算上官霆有力王狂瀾的本事,也無法破解娶葉月卿的局面了。

忍冬急忙去翻衣服,昨天的那套朝服已經拿去換洗了。她只好翻出了另一套,孟慕思制定不準拿出來穿的那套,是孟千真為孟慕思做的庚嵐皇朝獨一無二的王妃朝服。

正紅色的朝服,織著皇后專用的翟紋九等和金雲鳳紋,又以金線織公主專用的九品牡丹。這一套衣服重十多斤,遠不如昨天那套突顯孟慕思的端莊氣質,但是勝在更顯王妃的氣勢。

孟慕思此刻哪有挑衣服的心情,忍冬拿來什麼,她就穿什麼。

換好了衣服,孟慕思又重新梳了髮髻,正急着要走就被仲伊一把給按回了椅子上。

仲伊瞅了瞅銅鏡中映出的孟慕思的臉:「瞧瞧這臉色,未施粉黛,你見太后是裝可憐,博取太后同情呢?咱是和太后鬥爭的,這模樣可不行,小白兔只有被欺負的份。忍冬,來,給王妃上妝。」

「要平日那種,還是以前那種?」忍冬拿着珠粉,眉毛直打結。

仲伊想到孟慕思和正牌王妃的區別,立刻替孟慕思拿了主意:「以前那種,越囂張越好,讓人看一下咱們王妃的臉,保管嚇得屁滾尿流。」

「嗯,忍冬這就來。」忍冬立刻給孟慕思上妝,就跟這價值千金的珠粉是白來的一樣,拼了命往孟慕思臉上拍。

不一會兒,孟慕思就被上了厚厚一層妝。

白白的臉,紅紅的櫻桃小嘴,短短的眉毛……怎麼看怎麼像是唐朝的宮闈女人扮相。換做以前,孟慕思肯定頭疼死了,一點都不想做什麼SD娃娃。

可是今天情況不同,這種咄咄逼人的妝容,才更適合。

「不錯,不錯,這樣子進宮,絕對嚇死一大堆人啊。」仲伊也對這個妝容很是滿意,笑得合不攏嘴。

孟慕思聽了就笑:「忍冬,我進宮的時候你照着我這個妝容,給仲伊扮上。」

「可別,我可不想做人偶。」仲伊一扯嘴角,生怕忍冬動真格的。

忍冬就忍不住咧嘴笑出聲來。

「好啦,你們可在家裏鬧吧。我進宮了,還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呢。」孟慕思剛起身,就發覺自己渾身酸麻。

靠,忘記這套衣服死沉死沉的,一時間身體有點吃不消。

仲伊發現孟慕思的異樣,擔心地問:「怎樣?是不是不習慣這身打扮?」

「還好了,上次能穿着進宮,這次沒啥難的。」孟慕思走了兩步感覺適應了,就邁步出了屋子。

很快,她就到了門口,馬車卻早已經在門口候着了。

孟慕思奇怪地眨眨眼,什麼時候忍冬速度這麼快,難道她剛決定入宮忍冬就通知人準備馬車了嗎?

可是細一思量,又覺得不對。忍冬可是由始至終,就沒有離開過她的視線啊。

孟慕思正一頭霧水,就見車簾由裏面掀開,探出一個人來:「愣著幹什麼,快上車啊。」

「仲……」孟慕思驚呼,卻意識到什麼急忙捂住了嘴。

她快步上前,跳上馬車鑽入了車廂。車簾放下的一瞬,孟慕思忍不住問道:「仲伊,你這是?」

說着,孟慕思上下掃量仲伊。只見一轉眼的功夫,仲伊就變成了丫鬟的扮相,也化了點妝,讓人差點認不出來。

「我擔心皇宮是龍潭虎穴,你只有得進卻再出不來。王爺不在,我就要保護你安全。走吧,我有信心保護你周全。」仲伊在心裏悄悄的又補上了一句――大不了丟了命不要,也會把孟慕思從皇宮裏平安救出來。

孟慕思頓時感動地熱淚盈眶,想哭卻笑了出來:「笨蛋,傻瓜。太后再怎麼恨我,也不敢對我動手。不然我爹會饒了她?再說了,我進宮是和太后講理,又不是和她掐架,你忘記我可是來自21世紀的文明人。」

「是,你是文明人。我們都是野蠻人。」仲伊哈哈大笑,覺得現在的孟慕思才讓人喜歡。

自信又思想陽光正面的女人,遠比自顧自憐的女人,讓人喜愛得緊。「同樣的戰術用兩次會有作用嗎?」許久沒有說話的維維娜問道。

「現在也只有這個方法能夠對他們造成巨大的打擊,明天魔王軍無法行動,他們無非就是靠獸族來抵抗我們。

這個時候,就是我們一舉殲滅這些魔獸的好機會,等過了明天,我們這邊的獸族就會佔據非常有利的形勢。」

雖然瓊利蒙說的很有道理,但是維維娜感覺這次對面統一兵力沒有那麼簡單。

三大將為什麼消失,魔王那邊也沒有傳回來消息,似乎在前兩天自己等……

《我不想當魔王》第529章.相見 星曆1307年,101號垃圾星。

烈日高掛,空氣十分沉悶,一架龐大的聯盟制式飛船突然從大氣層穿梭而來,飛船緊接着朝地面俯衝直下,在距離地面不到五百米時,機艙門打開,巨量的垃圾傾瀉而出——

轟隆轟隆——

彷彿雷鳴般的響聲,持續了二十分鐘,才停止。

傾倒完垃圾的飛船,重新關上艙門,往大氣層翱翔而去——

但不到半個小時,另一架飛船緊隨而來——

再次轟隆轟隆——

運載垃圾的飛船不斷降落、起飛,帶起了一陣陣狂風,這狂風席捲著無數的沙塵與海量的垃圾……在101號垃圾星上肆虐。

黑壓壓的,遮天蔽日……

季柚隔着一層保護屏障,看着對面堪比末日的景象,眼中卻波瀾不驚。再怎樣的奇觀,只要看久了,也會覺得索然無味啊。

距離她穿越到這顆標號為101的垃圾星上,已經有半年時間了,這半年期間,每天都有宇宙飛船往101號星球上面傾倒垃圾,因此,這種景象每天都會發生。

當最後一架宇宙飛船離開后,狂暴的風漸漸停歇……等在保護屏障旁邊的季柚,眼裏驟然亮起一道光:要開始翻過保護屏障,去對面撿垃圾了,她心想也許今天能淘到什麼有價值的東西呢。

守在保護屏障旁,等著淘垃圾的,不止季柚,還有她的三位鄰居:滿臉滄桑的中年男子謝毅叔叔、一頭銀絲的珍妮奶奶、以及身形高大、挺拔,面容英俊,卻神色十分嚴肅的年輕男人萊恩。

風暴停止后,幾人一聲不吭,默默地穿戴起防具,因為保護區外的環境十分惡劣,除了沙塵與散發着腐臭的垃圾外,還有污染嚴重的空氣與宇宙輻射……如果不穿戴防具就脫離保護區域,這簡直是在找死,季柚沉默的穿戴完畢,她轉向其他幾人,謝毅與萊恩早已經搞定,只有年紀大點的珍妮奶奶稍慢了一步,見眾人望向自己,珍妮奶奶笑眯眯道:「我已經好了,大家出發吧。」

萊恩抬腳,先一步走向屏障外。

謝毅緊隨其後。

季柚猶豫着要不要殿後,珍妮奶奶笑說:「阿柚,你先走,我走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