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mm單管電磁炮炮塔,3噸重,1—2人操作;20mm雙管電磁炮炮塔,0.6噸重,1—2人操作;10mm六管連射槍炮塔,0.7噸重,1—2人操作。

不過,因爲武器局正在研究連發武器,因此上述炮塔中不少恐怕會被淘汰,而且還能進一步減少操作人員,不過噸位肯定會上升。 假如愛情可以重來 但是,單單這些武器,就足以讓這些戰艦成爲空中堡壘。可以說:此戰艦一出,我們在雙月星將再無敵手,即便是史詩生物也沒有用!”

再無敵手?

雙月星也許,可是,我們的敵人可不是雙月星的存在啊。

空幻看着眼前激動的研究員,不想打消對方的積極性,何況這種設計以此時朋族的技術而言,已經很好了。

只是,時不待我啊!

“那麼,機動性呢?”

這時候最好的方法是岔開話題,何況機動性關係到朋族這些戰艦面對蟲子攻擊之時的生存能力。空幻所希望的,就是蟲子在對朋族戰艦發起攻擊的時候,朋族的戰艦能夠飄出一大票的‘MISS’;而朋族戰艦在攻擊敵人的時候,卻能夠讓對方飄出一連串的‘-NNN’。

而通過之前和那些技術員的討論,空幻已經可以確認未來的戰艦甚至於民用船,恐怕都將採用磁場引擎。而對於磁場引擎的具體性能,特別是裝備在戰艦上的性能,還有待深究。

“我們設計中的磁場引擎,與當前試驗用的劍魚級使用的引擎是同一種類型,只是加強了輸出功率而已。它的自重達到517噸,包括磁場外殼、能源內核能數個部分。”

“覆蓋在船體外殼上除炮塔和舷窗外所有區域,能夠爲這一級戰艦提供最高100公里每小時的速度。其中:正向速度(飛船前進後退)可以達到100公里;而側向速度(左右橫移)可以達到40公里;升降速度(上下橫移)因爲有浮石輔助,可以達到70公里。”

“而整體旋轉速度(以船體中部爲原點的旋轉)則極爲靈活,360度每分鐘不是問題;船體轉動速度(以船體水平中軸爲轉軸)的速度,也能達到每秒10度。當然,這都是在不考慮船員承受能力的情況下。”

這麼看來,除了趕路的速度不怎麼快外,其它的機動性方面都應該不錯。而且之前和那些技術員討論的引擎改造,也只是外加了一個普及用的機構,對引擎本身沒有影響,所以就算弄出來,也不會對戰艦性能產生問題。空幻想了想,點頭表示贊同。

“那麼,現在是44年1月中旬,第一艘戰艦什麼時候出來?”

“這……應該在46年5、6月份應該可以。”

“是嗎?”

(好像久了點啊),空幻擡頭望向窗外,那天的天象已經確定是敵人向宇宙發射的電漿炮彈,可此時宇宙根本沒有蟲子,其目的昭然若揭。這時候太空中的蟲子,恐怕都在做進攻準備了,朋族還有那個時間?雙月星還有那個時間嗎?

(看來,其它武器設計上,也需要加以重視了,甚至於……)

空幻轉頭看向暗血,對方彷彿心有所感般,向空幻點了點頭。 我到船廠來,壓力大大。

不過此時,空幻已經離開船廠了,所以……壓力更大了。

以上廢話。

蟲子可不是低效率的人類民主政府,而是已經將自己推向太空的文明種族(雖然只有腦蟲纔算是有點智慧就是了),按照一般規律,前幾天蟲子的通信已經進入太空,那麼,位於惡之月的蟲子,恐怕已經在路上了。

空幻顯然想不到一個很關鍵的地方:蟲子製造那種突破保護層的機械的時間,會需要多久呢?

當然,事實上要多久,也許小半天,也許小半年……也只有蟲子自己知道而已。

因此,空幻此時,只不過在不斷攀升的壓力驅使之下,推動者朋族一點點向前。一點點努力着讓朋人的戰鬥力攀升。而其中,外置武器,作爲戰力攀升速度最快的方式,理所當然地被加以重視。

於是,空幻的下一個目標被定爲了武器研發的部門,可是……

“武器研發部門在新朋島上只有個修理廠,要想知道具體的武器研發情況,空幻大人恐怕需要去A14。”

行政院中的小管理員翻看着朋族各個工廠遷移記錄,有些遺憾地說道。

至於空幻如何去,他倒是一點不需要擔心,朋人們對長老的認識也許不多,但飛行快速、實力強大等等還是很清楚的,只是……

“現在A14的軌道距離我方較遠,以現在浮空船的速度,可能需要10天左右的時間。”不過管理員其實還有補充,只不過是在心理:“至於幽神需要多久,那就看長老你們自己了,這不是我一個小管理員需要考慮的。”

這不在其位不謀其政也算是做的巔峯。

“是嗎?謝了。”

“沒什麼,這是我應該做的。”

離開行政院,空幻一臉鬱悶地看着身旁的8051和暗血,眼中光芒一閃,換上一副遺憾的表情說道:“現在看來,我們還是先等靈雪她們那邊的情況,要不,我們先過去看看?”

“不行。”

“哎——”空幻的算盤支撐了一秒不到就被擊破。

“不過空幻、8051,既然出了這趟子事,黑骨族那邊的情況恐怕也需要調整一下吧,幾十萬黑骨人與蟲子比起來也不差?”

“調整是必須的,畢竟黑骨族還有六七十萬的炮灰,只是,對方的統治必須被摧毀,最好建立起完善的掌控機構。這可不是耗費大量精力,去打好雙方關係的時候,而是要用黑骨族的傷亡,替代我們朋族傷亡,所以,該殺就殺,別手軟。”

“……”

對於外族,空幻似乎越來越不在乎了。此時聽着這殺氣騰騰的話,暗血都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倒是8051,或許是因爲最近一直再考慮普通生物應對冰河期的問題,見多了傷亡,反倒是平靜很多。

不過8051還是補充了一句:“黑骨族繁殖速度太快,會擠佔動物和植物們的生活環境,你們殺多少都沒問題。這方面,因爲最近的情況,雙月也不會反對。只是,不能滅族。”

“額,好的。”

“……”暗血滿頭黑線,果然空幻和8051就是一丘之貉,雖然她自己其實也不是什麼好人。

“不過。”空幻又擡頭問道:“若是黑骨族被蟲子滅族了呢?”

盯——

8051雙眼直視空幻,七彩琉璃般的瞳孔怎麼看都給人一種詭異的感覺,讓空幻滿頭大汗,不一會兒,作爲丈夫的某空就敗退。

“好了好了,我只是說蟲子而已,我纔沒有想過要利用蟲子,幹掉黑骨族甚至靈族這種事情,不用擔心。”

“……”繼續盯——

“原來連靈族都算計了啊。”暗血擦汗。

“額,我說了,我沒那麼想!”

“解釋就是掩飾!8051道出真相。”

“是是,你沒有。你只是去想了,還沒有做而已,是吧。”

“嗯,啊!不對!”

“好了,空幻。”8051鬱悶地按住了空幻,向暗血頭去一個讚許的表情之後,捏着空幻的雙肩,開始劇烈搖晃。

“記住,黑骨族只要不滅族就沒問題!因爲我們要爲其他生物騰出空間。”

“可是!靈族是地底種族,現在地底已經沒有多少其它生物,而靈族還進入了農業社會,因爲神罰地震,脾氣也溫和了不少,所以……”

“儘可能不要破壞靈族!”

“可是,靈族畢竟是朋族的敵人啊!”

空幻不滿地晃動着尾巴,隨即被8051給踩了個正着,頓時只感寒毛直豎,杯具的他緊接着就發出一聲慘嚎,而暗血在一旁毫無自覺地默哀中。

“啊,空幻真是個笨蛋,你要換個角度想問題!”

8051重重地將空幻按在地上,隨後三人圍坐一團,聽從8051老師的教導:“你們想想,我們星球意志爲什麼允許你們攻擊黑骨族,卻不能過多傷害靈族嗎?”

“這……”遲疑了一下,空幻說道:“這應該要從你們的本質來談吧。”

“本質?”8051愣了一下,隨即一臉戲謔地看向空幻:“說說?”

“你看,8051你們與其說是星球意志,不如說是生物意識更好。畢竟你們一直在爲生物們考慮,卻反而沒怎麼在意過星球的變化,或者說,星球的變動很多時候都是你們的麻煩來源。”

“嗯,不錯,繼續。8051對於空幻的分析感到有趣。”

“既然是爲生物考慮,最好的當然是要兼顧所有生物。”

先婚後愛:總裁快走開 “可是,現實是不可能允許完美存在的,就比如這次冰河世紀,你們想要將所有無法適應寒冷的生物遷移到赤道,但首先就是時間和數量;其次就是遷移到赤道後,赤道生物數量激增,導致生物內部競爭加劇,反而導致更多動物的食物問題;何況植物還沒法遷移等等……”

見8051有些黯然,空幻立刻跳過這個話題,想了想說道:“說起來,8051你們對於文明種族的態度是什麼呢?”

“文明種族啊?”

“所有的文明種族,都被我和雙月與普通生物區分看待,因爲你們會開始利用自然界其它生物甚至自然資源,去影響其它生物。”

“對於自然界生物而言,文明種族的存在往往是破壞性的,然而文明種族卻又是同屬星球意志循環的一部分,因此,我和雙月都只能採用中立。”

“對,就是這樣。”空幻重重地拍手:“中立,是因爲你們不知道如何應對文明種族,這種時候,朋族如果撇開8051你的態度,以及雙月和我們的關係,一直以來都追求與自然界的平衡的我們,加上因爲人口增長緩慢的情況,對於雙月星整體而言並無壞處。”

“於是,就像你們之前說的那種評價,朋族一定是正,因此我們就算稍稍做些出格的事,都不會有問題。”

“差不多吧。”

8051雖然有些不願同意,卻發覺真是這種情況。當然,如果沒有自己的支持,空幻的朋族一定不會像現在這麼好,嗯,就是這樣。

不理會8051的想法,也不知道8051在想些什麼的空幻,在大腦中冷靜地分析,同時繼續說道:“這時候,就要討論到你們對待文明種族的差別了。朋族在你們看來,是對自然威脅最小的種族之一,甚至還因爲本身的技術原因,可以促進自然的發展。”

“特別是我們遷移到了之前沒多少生物的浮空島;地表也開始收縮範圍,建立被圍牆控制的工業區;並向地下無生物區域發展,甚至可以擴大生物控制面積之後,朋族的評價顯然也會高出很多。”

8051點頭。

“而這時,與朋族結合的遁甲族,其實也會得到很高的評價。而且,遁甲族實際上還只算是半個文明種族,他們很多時候的行爲都趨近於動物,更是因爲打洞在地下生活的原因,對自然界影響也極小。”

“的確如此。”

對此8051倒是很贊同,這已經是共識的一點:若是沒有朋族,遁甲族要進入文明社會,至少還需要幾百萬年的時間,而現在的遁甲族,卻已經加入了朋族,成爲其中一員。只不過依然只能在用腦較少的行業工作。

“那麼,遁甲族和朋族一體,都沒什麼問題。黑骨族卻是一個威脅,他們對自然問題毫無認識,從來都是以索求爲主,即便是發展了農業,也是毀壞其它生物區域進行的那種類型。”

“而最主要的是,黑骨族繁殖速度太快,就算想要給他們時間認識自然的情況,卻也不行,因爲他們幾乎可以如同蝗蟲般越來越快地吞噬着整個雙月星生物世界。”

“所以,你們對黑骨族一點也不看重,只是看在他們也屬於星球意志的意識循環一員,才說出來不滅族的唯一保障。”

“嘛,算是吧。”

有些鬱悶地偏過頭去,8051看來雖然對空幻的直白解釋有些不滿意,卻也知道對方無錯,因此只能糾結地偏頭不予理會。

(果然如此,咱的分析能力還不錯嘛,)想了想,空幻見暗血一臉興趣(應該是可以更加肆無忌憚地調嘎教黑骨族而高興),8051則一臉糾結中帶着些期待,隨即繼續說道:“接下來當然就是影族,畢竟這個小朋友的地位很……奇特。”

如是點了點頭,空幻同樣有些糾結地說道:“這個影族,說繁殖能力,其實算是很正常的一個,與遁甲族差不多。實力很偏,但也很精,現在依附在朋族之下,要延續下去毫無問題,而且他們因爲需要各種潛伏地點,森林等濃郁的自然環境顯然是最好的。所以,他們有時甚至比朋族還更爲維護自然的問題。”

贊同的點頭,8051三人同時轉頭看了看南方,不過影族是楚霞的問題,所以三人又果斷轉了回來。

“……”好整齊。

“繼續。”

“是。”

“嗯哼!”

以拳捂嘴咳嗽一聲緩和氣氛之後,空幻一臉嚴肅地說道:“說起來,影族在星球意志的評價恐怕不低,甚至因爲人口比朋族還少,即便繁殖速度比朋族高,卻因爲對自然干涉很少,所以評價的平均值搞不好比朋族還高。”

8051點了點頭,繼而又搖了搖頭,頓時讓空幻一頭霧水。

“8051,你到底是什麼意思?”

“嘛,我只是想說,影族其實並無問題。即便評價高,但影族本身的素質就限制了其成長性,若說一個朋人努力之下可以在20到30歲進入靈魂級,而影族則需要30歲以上才能進入,這是種族身體素質的原因。”

“但是,朋族只要蛹化,就有着超過百年的壽命,完全有可能進入幽神級,進而追求更加強大的未來。但影族沒有蛹化,他們最高壽命也才6、70歲,能夠出現靈魂級高期已是天才,進入幽神級,至少影族現在還沒有。”

“現在沒有,不代表以後沒有。”

空幻搖了搖頭:“有星球意志的正面評價,要成爲幽神級不難,只需要努力和堅持,影族中也不缺乏這種人,只是同等情況下,他們付出的要比朋人多很多而已。”

“好了,影族說完,海族是完全打醬油,只要我們不理會,那個也許算是文明的海族根本不需要考慮,那麼就說說靈……”

“不,空幻你小瞧海族了。”

8051打斷了空幻的話,捂嘴微笑,眼神卻給人一種很危險的感覺。於是空幻果斷拉過對方,將8051的腦袋按在懷中,然後,壓力消失。

“喂!我還在這兒,注意形象!”暗血表示不滿。

8051貌似卻沒有理會,而是舒服地蹭了蹭說道:“若說冰河世紀最容易活下去的是那個種族,海族首當其衝。就算是蟲族危機,海族恐怕也能堅持。相比起來,浮在空中的朋族和躲在地底的靈族,都沒有海族那般得天獨厚的地勢。”

“是嗎?”

“是啊,那麼空幻,繼續說靈族吧。”

“靈族啊,其實也沒多少好說的。上次神罰地震之後他們就已經贖罪,然後現在又進入農業社會,愛好和平,連木紋都拿他們沒辦法。”

“可是。”空幻邪惡地笑了笑,下巴抵着8051的腦袋,嗅着空氣中的清香,懶洋洋地說道:“月靈人,在星球意志那兒還是靈族吧。”

8051點頭。

“而我們讓月靈人侵蝕靈族,最終將所有靈族轉化成月靈人,在星球意志那裏,實際上不過是靈族的內戰而已,所以,將所有靈人變成月靈人才是主要任務。”

“而那時,靈族就是月靈族,就是朋族的馬前卒,嘎嘎。” 強風嬉戲,捲起島上的落葉,將負責打掃的城務人員弄地頭暈眼花,自己卻毫無所覺地繼續前行。走過一片片擋風牆構成的農田,強風不甘心地擡起頭,一面與牆壁撞上,卻隨後拍打在本次的公交車側面。

奔馳在道路上的公交車,爲了因對浮空島的強風問題,特別設計的如同圓盤狀,與其說是車,不如說是浮空島專用的浮空飛碟。

而此時,空幻站在路邊,看着公交車懶洋洋地飄過。

收回視線,重重地伸了個懶腰,空幻深深地呼吸一口,卻隨即被強風灌入,頓時將肺部鼓脹,一臉癟地通紅。

“請注意身體,8051對於空幻的肺活量深表震驚。”

“別在那兒笑,信不信晚上收拾你!”

“來啊,用膽就在這裏收拾啊!”

8051毫無膽怯地扭動腰肢,在空幻面前做挑逗動作。

頓時,空幻熱氣上涌。

不過,身旁站着個冷氣片,所謂的熱氣也只能提升到胸口,將肺部的空氣趕出去之後,便迅速冷卻了下來。

“說起來暗血,聽說你那裏,有人因爲對黑骨族內部情況不適應,開始出現抵抗情緒,不願意對黑骨族採取那些導致大量傷亡的行動?”

“這沒什麼,不過是些太過博愛的成員,我將他們都趕回了朋族。”

“這樣真的好嗎?”

“有什麼不好的?”

“你想想啊。”空幻重重地掐了掐8051的臉,即便之後被掐了數倍的量,但自己至少掐了過去,所以也算報復了。

隨後,盯着兩塊搞怪紅暈的空幻,向一臉子黑線的暗血說道:“他們畢竟是因爲善意,只是將善意用錯了地方,而我們其實也可以將他們調整過來不是嗎?”

“而這種人一般都是理想主義者,很容易感染影響周圍的人,若是一個不小心導致行政院產生對黑骨族處理辦法的質疑,那我們要怎麼辦?”

“這……”

暗血苦惱地皺起了眉頭,若是換成黑骨族內部的人,她會有很多辦法應對,大不了用幻界扭曲對方的思想,但是,這些偏偏是朋人。

對於本族和外族,朋族的人或者說高層,完全是兩個極端。

而對黑骨族的計劃,可是爲了朋族的未來着想,但這些人目光短淺,偏偏有帶着極高的理想主義和善意,要說錯,也只是錯在目光短淺。

腹黑寶寶,媽咪拒絕曖昧 問題是,目光短淺又不是犯罪,甚至不是破壞道德,只能說是個體差異,暗血不想傷害他們,卻也又不想讓他們的想法,影響到自己的行動,所以纔有了將這些人趕回朋族的行爲。

可現在聽空幻所說,搞不好就會因爲這些人,導致對黑骨族計劃產生偏差,若是那樣,那些人固然有着錯誤,但錯誤造成了再改,不是亡羊補牢嗎?

“空幻你有什麼想法嗎?”

“其實也不是什麼複雜的想法。”

“……”還真有?

“暗血你想想,這些人畢竟都是帶着善意,只是不明白我們的打算而已。”

暗血點頭。

“這其中大都是真心爲朋族的人,對於其中明白事理的,我們可以嘗試解釋我們的計劃,向他們說明我們的目的,告訴他們:若是你們能提出更好的方法,我們立刻更換計劃,但在那之前,我們只能繼續。”

“有用嗎?”

“試試又不花錢,而且這些有思想的人,一般都是最容易造成大面積影響的,必須控制。”

“然後,對於那些單純只是一腔善意,卻腦子轉不過來的人,其實,我們也可以控制他們,正好藉着這些人的純粹的善意,來調整我們朋族在黑骨族中的形象不是嗎?”

“你的意思,難道是讓他們走到檯面,作爲朋族形象代言人般的存在,來加強朋族對黑骨人人心的控制?”

不愧是心靈女神,這種事情上一點就透,相比起來……空幻低頭看向8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