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在巡撫司的一處寬敞的後院內,羅顯弦靜靜躺在搖椅前品茶。

茶葉是今日稍早會兒從閩南一帶快馬加鞭送來的,選的是最好的葉尖兒,飽吮了露珠,吸取了日月精華。

這樣泡出來的茶水,才叫甘醇。

自二十年前當上了巡撫司司尉后,初時的雄心壯志也是敵不過歲月的洗磨,能夠活到致仕的那一天也算是幸運的。

修行之人的修行,並非是要躲在那深山老林,汲取天地靈氣。

在這渾濁的人世間,也是一場苦行僧般的修行。

每走下一步棋前都需要三思而後行,否則連身死都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強如酆都府的馗首曹宗祠,年紀不過三十修為便以是四品之姿,卻不到一年時間落得個生死不明的下場。

令人唏噓不已,若是曹宗祠仍然還在,南都如今恐怕是另一幅光景。

面對著影響日益龐大的天師府,羅顯弦能做到的便是『躲』。

他心裡明白,曹宗祠落得這般下場少不了天師府在背後搞鬼,只是心裡清楚一回事,具體怎麼做又是另外一回事。

巡撫司本就是有督查百官之職,如若遇有違反律例者,可先斬後奏!

這是昔年太祖皇帝立下的鐵規。

落到了羅顯弦的耳目中,卻是莫大的諷刺。若自己並沒有豁出一命的氣魄,自然不想和天師府硬杠到底。

對於他們的所作所為,基本上是不聞不問。

在南都,底下的人都十分清楚,巡撫司不過是個花架子,中看不中用的花瓶罷了。

昨日吳道紫便是來將大澤鄉最後的倖存者交給了巡撫司所保護,同時要求羅顯弦於第二天派人捉拿關鳩。

羅顯弦只得應承下來。

其實自己心中想法也相當簡單,便是將那酆都府的臭蟲捉過來一頓毒打,逼迫他承認是大澤鄉兇案的謀犯即可。

然後,打發點銀角給那倖存者,叫他遠走他鄉。

至於關山道的事情,便甩鍋給南都府和天師府們,讓他們自己看著辦。

這樣結案,也算是給南都城的百姓一個交代。

只是現下那隻臭蟲卻是在樓琰的庇護下,這是最令他頭疼的一件事情。

一想到這,心中頓生煩惱。

樓琰也是個硬茬子,自己實在不想招惹到。

可如今箭在弦上,也由不得羅顯弦左右逢源,既然不想得罪吳道紫,那就只好得罪樓琰。

只是一想到這個案子里,多了樓琰這麼個變數,胸口只感一悶,總覺得會壞事。

知道不對勁兒,可是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就像有塊石頭沉沉地壓在胸口,有一種喘不過氣的感覺。

羅顯弦又珉了一口茶水,將那茶盞重重地擱在桌子上,發出沉悶的聲響。

是時候了。

還是早日了結為上,省得……夜長夢多。 山腳之處,一片樹林之中,五個人類成年男子正圍在一堆柴火周圍,一邊吃着燒烤,一邊喝酒聊天。

這幾個人都是一副苗裝打扮,從外表看又不像生活在這一帶的苗人。他們周圍搭建的特殊帳篷與擺在身旁的武器,無一不在顯示他們根本不是普通人。

這在普通人眼裏如同地獄般恐怖的夜間森林,他們竟然無視,如同在郊遊一般,不得不說這些人藝高人膽大。

「鬼哥,沒想到我們這次的任務竟然會捉到一隻二階陰靈,看來我們這次得大賺一筆。」一個理著光頭戴着大耳環的年青男子對着他們之中最年長的那一個中年男滿臉興奮的說道。

他們本以為這次任務只是普通的陰靈做惡,但沒有想到會是一隻二階陰靈。二階陰靈除了那些深山老林,一般野外根本難以見到。

因為到了二階的陰靈基本都誕生了獨立的意識,它們懂得思考,會趨吉避凶。如果生存之地有危險,它們一般都會選擇遠遁,前往魂族眾多的聚集地尋求庇佑與變強的方法。

這一帶雖然都是荒山野嶺,但畢竟是人類活動的區域,常年有特殊的人類前來清掃那些危險的陰靈,所以一般情況下這片山林中你根本遇不到二階之上的陰靈。

「這算什麼,跟着你鬼哥,不要說二階陰靈,就算是凶靈,鬼哥也帶你們去捉著玩。」

那叫鬼哥的漢子聽到旁邊年青男子的話,喝了一口小酒,滿臉豪氣的說道。似是對青年男子的興奮不以為意,那風清雲淡的樣子,直引得周圍之人敬佩不已。

不愧是鼎鼎大名的鬼一,其眼界就不是他們這些普通獵魂師能比的。

「來,我們敬鬼哥一下。到時希望鬼哥不要忘記我們,多多提攜,帶我們見見世面。你吃肉,我們就跟着喝一碗湯就好。」其他人對鬼哥的豪言到是沒有懷疑,紛紛恭維起這名叫鬼哥的男子。

原來這些人都不是普通人,這些人都是以獵殺陰靈為生的獵魂師。尤其是這叫鬼哥的男子,他在整個湘南獵魂師的圈子都有很大的名氣,因為他就是大名鼎鼎的湘西七鬼中的老大鬼一。

湘西七鬼可是湘省有名的獵魂師團隊,在整個湘西一帶都是排得上號的獵魂師,除了那些有強大獵人存在的團隊,恐怕沒有幾個獵魂師團隊能比得上湘西七鬼。

他們可是有狩獵過凶靈的戰績,絕對是最頂階的獵魂師。

「好說好說,大家都是兄弟。有錢大家賺,有肉大家吃,來來來,喝酒。」

鬼一聽到同伴們的恭維不由滿臉笑容,身為湘西七鬼的老大,其實他在團隊中並不是主導者。反而是他們團隊中最小的一位成員鬼七,才是整個團隊的靈魂人物。

所以鬼一併不喜歡跟着團隊中的其他成員一起執行任務,因為跟着他們,他一點優越感都找不到。除非遇到很危險的任務,不然他都不會叫上湘西七鬼中的其他六鬼。

這次任務是一個調查任務,這邊的盤石鎮出現陰靈出現。有鎮民竟然慘死在自己的家中,疑似陰靈進鎮作惡,這引得盤石鎮出現恐慌。

最終驚動了山陽市獵人公會,使得獵人公會發佈任務,前來調查事因,看是不是真的是陰靈作惡。要知道這種事可不是小事,一般人類居住的小鎮,都有抵禦陰靈的防禦設施,那些陰靈根本無法闖入小鎮。

現在竟然有陰靈可以不驚動那些防禦設施潛入鎮內作惡,這事要不調查清楚,恐怕造成的後果絕對很嚴重。如果小鎮的設施抵禦不了陰靈的入侵,那麼像那些小村子的話,陰靈豈不是如入無人之境。

這後果要是擴散開來,恐怕除了城市裏居住的人類,沒有人能住得安心。

事態發展越來越嚴重,在獵人公會的獵魂師還沒有到來之時,盤石鎮不遠處的偏僻小山村竟然一夜之間,全村人都詭秘死亡,而且死狀極慘。

這件恐怖的事件終於引得這帶的居民出現大面積恐慌,要不是這時那些神秘的獵魂終於到來,恐怕早就引發巨大的社會動蕩。

其實現在這事在網絡中就已經鬧出不少風波,雖然天朝每一天都有不少陰靈作惡之事出現。但是整個村子的人都死去的情況,可是十分少見,一年到頭都不一定能出現一例。

畢竟隨着科技的發展,人類抵禦陰靈的手段越來越多,加上那些強大的陰靈又躲了起來,那些普通陰靈根本沒有能力進村,更不用說殺人。

鬼一通過星網終端接到這個任務后就來到了這裏,隨後與幾個同時接到這個任務的散人獵魂師一起組成臨時團隊。他們在小山村死者身上搜集到了殘留魂力,通過星網終端立時判斷這是一隻剛剛進階二階的陰靈在做惡而已。

所以自覺有把握對付的鬼一根本沒有通知其他六鬼,帶着幾個獵魂師就一路追了上來。沒想到事情進展這麼順利,竟然真的被他們追到做惡的陰靈。

一隻二階陰靈可是稀罕玩意,和那些沒有神智的普通陰靈不同,二階陰靈已經稱得上是一個完整的生靈。不僅是獵人公會,連普通人類社會中都有很多人都在高階收購這些陰靈,尤其是那些有特殊愛好的收集者。

鬼一他們會這麼開心,可不僅僅是完成了公會任務的原因,這個二階陰靈才是他們此行最大的收穫。雖然這裏面出力最多的鬼一會佔大頭,但是其他獵魂師也能分到不少好處,這自然引得其他獵魂師不停地恭維起鬼一來。

期望以後遇到這樣的好事,鬼一能記得帶他們玩。

夜間的荒野很危險,這是這個人類世界的普遍常識。但這些人藝高人膽大,他們都在主動尋找陰靈麻煩,怎麼可能怕陰靈找上他們,自然使得他們那怕在荒山野外,行為也是很大膽。

滴!滴!

突然,他們幾個手腕上如同電子鐘錶的星網終端發出警報之聲,他們佈置在周圍用來抵禦陰靈的儀器都在這一刻激活,使得正喝酒的幾個獵魂師猛然驚醒。

「噫,還真有不知死活的陰靈撞上我們,希望再來一隻二階陰靈,讓我們再大賺一筆!」鬼一此時喝得醉眼迷離,看到這動靜不由滿臉豪爽的大聲喊道。似是在別人眼中恐怖不已的二階陰靈,在他眼中只是一個隨手捉拿的獵物。

「跟着鬼哥,看來我們這次都要發大財了!」

一時間,林中笑聲不斷,使得他們在這靜寂的世界如此醒目。

······

。 走進楊家的大院內,秦睿眼前煥然一新,楊家府邸外面建的非常的低調,像是一個小家族一樣,但是裡面建造的卻是非常的豪華。

他們一路走到後花園,秦睿從進大門就一直數著,楊家的宅子是一座七進的,每一進都顯得非常豪華,不說別的,就只是後花園都是非常的豪華。

後花園的所有道路都是用漢白玉鋪成的,在道路的周邊都是各種奇花異草,發出了沁人心脾的花香,同時招來了眾多的蜜蜂和蝴蝶。

「楊族長,花園裡面的話還真是不少,各種各樣的都有,還有此處的湖泊和亭子。」

「呵呵,秦兄弟,我是個粗人,這些都是內子設計的。」

「哦,看來嫂夫人還真是一個大戶人家的千金小姐啊!」

「哈哈,內子是山禾城賈家的大小姐,山禾城一共有四個大家族,分別是賈家、高家、杜家和我們楊家,當初正是家父和賈家的老族長定下了我們之間的婚約,」

「哦!」

秦睿對楊興的婚姻不感興趣,他現在就是想要快點讓楊興抓緊時間驗貨,他好回去跟蘭宇說清楚。

「兄弟你看看此地怎麼樣啊?」楊興帶著秦睿等人來到了一處偏僻的別院,秦睿看了看此處跟楊家顯得有些格格不入,院落里雜草叢生,蚊蟲遍布都是,秦睿要不是為了貨物的安全,他不會在此地多待一秒鐘。

「嗯,就在這裡吧,此地看起來比較安全!」

話音剛落,秦睿解下馬車上的繩索,拉開篷布一看,裡面各種丹藥和名貴草藥,看的秦睿都是有些眼花,沒想到蘭宇能夠找到如此多的草藥,那些丹藥非常熟悉,要麼出自他手,要麼出自他的師尊秦雲之手。

至於楊興,自從秦睿將篷布從馬車上扯下來以後,他的視線就沒離開過丹藥,秦睿無奈苦笑,「楊族長,您覺得這些貨物怎麼樣,滿意否?」

「滿意,相當滿意,哈哈,秦兄弟果然是少年英雄啊,我這就吩咐下人給蘭族長回信,你看一下這個尾款我是交給你們呢,還是派人送給蘭族長。」

「呵呵,楊族長交給我們就行」,吉越接過話來,他手中的聖靈石空間足夠大,別說是一千萬金幣,就是幾億金幣,也完全放的下。

「好的,幾位今天就在我們楊家先住下吧,楊家雖然簡陋,但是幾位還是可以住的下的。」

「楊族長太客氣了,要是楊家的裝飾還算簡陋,那麼整個帝國就沒有豪宅了。」

楊興聽了心了非常舒服,畢竟千穿萬穿馬屁不穿,秦睿這一個小小的馬屁讓楊興對他的好感上升了一個層次。

當晚無話,和楊家人吃完晚膳后,秦睿就回到房間倒在床上睡著了。

不知過了多久,秦睿在朦朧間聽到了有人在喊「抓賊啦」!他以為自己是睡迷糊了,便蒙上被子繼續睡覺,但是那道聲音離自己越來越近了,他猛地坐起身來,聽到門外有人在敲門,他低聲罵了一句,走到門前打開房門,發現秦鳴等人站在門外在等著他。

「大哥,外面發生什麼事了?」

「不太清楚,好像是楊家有什麼東西丟失了,吉團長已經派人去詢問了。」

沒過一會兒,楊興便帶著一群侍衛跑過來,「幾位,你們沒事吧?」

「沒事,楊族長,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楊興本來不想告訴秦睿等人發生了何事,因為他懷疑家中失盜是因為秦睿等人做下的,但他從後者等人的眼神中沒有看出任何的變化,只能看到一臉迷惑的樣子,他慢慢放下心來,不再覺得是他們偷了楊家的貨物。

「幾位,昨日我們交易的貨物被人給偷走了,諸位難道不知道嗎?」

他的語氣十分冰冷,還有一絲質問的意思,不過秦睿並沒有發怒,而是慢悠悠的說道:「楊族長您這是什麼意思?難道您懷疑使我們偷了楊家的貨物不成,你覺得我們投了楊家的貨物還會待在這裡不成?如果您執意認為是我們偷了楊家的貨物,吉大哥,將金幣留下來,我們走,楊族長,後會有期,不過楊家的聲譽我可就不敢保證了。」

秦睿的話讓楊興心中一顫,不管是否他們偷走了楊家的貨物,他們可是將金幣留下來了,要是他們回去,憑藉秦睿煉丹師的名頭,毀壞自己家族聲譽或許不夠,但是要是他的師尊是帝國乃至大陸上有名的煉丹師,那楊家就真的完了。

「等一下」,楊興叫住了秦睿等人,「秦兄弟別生氣嘛,我也是被急糊塗了才說出那樣的傻話來,我給諸位賠不是了。」楊興滿臉充滿了賠笑,同時向秦睿等人作揖道歉。

「楊族長,從我們昨天來,您就一直對我們百般刁難,現在您又懷疑我們偷拿的楊家的貨物,我現在不得不考慮要跟蘭家商議是否繼續和楊家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