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是這樣!

:花豹媽媽死得不冤啊!

:虎媽好懂得利用自己的優勢啊!

:這就是經驗豐富吧!這要是換成祝融的話肯定就被察覺了!

:猜一猜虎媽被花豹媽媽看到的那一刻心裏在想什麼?

:我猜一定是:看不見我!看不見我!

:好形象啊!果然網友都是天縱之姿!

……

虎媽沒有懲罰虎妹,但是虎妹卻還是本能地朝着祝融身旁躲了躲。

祝融倒也沒有在意。

他只是有些疑惑。

虎妹的表情已經告訴他,這花豹並不好吃!

可是,虎媽咬死了這隻花豹媽媽之後並沒有食用的意思,但是也沒有帶着他們離開的意思!

「難道還有什麼其他訓練?」

祝融仔細地觀察了一番,發現虎媽並沒有任何動作。

他心一橫對着面前的花豹咬了一口。

淡淡的血腥味傳遞到他的口腔之中。

這鮮血感覺並不新鮮,而且還有一股淡淡的苦味!

跟食草動物的鮮血相比口感差了很多!

緊接着他用爪子劃開了花豹肚皮,然後對着內臟嘗了一口!

不知道為什麼,明明很新鮮的內臟,但是一進入到他口裏卻有一股淡淡的餿味,不對!準確地來說是一股奇特的酸味!

「怪不得虎妹這麼嫌棄!」

祝融停下了自己的動作,抬頭看了看虎媽。

顯然,虎媽對此早已知曉!

她見到祝融和虎妹都沒有繼續食用的意思便叼著剛剛死去的花豹媽媽進入了灌木叢。

緊接着,虎媽找了一個坑將花豹屍體扔了進去,最後還挖了點泥給她埋了起來!

做完這一切,虎媽的四肢已經變得髒兮兮的了!

她又帶着祝融和虎妹到小河邊洗了洗,這才重新望向了西方!

那裏是祝融從未踏足的地方!

那裏棲息著一隻成年的孟加拉虎!

「虎媽這是準備帶我們去下一個地方巡視領地了嗎?」

他默默地想着。

但是很快卻看到虎媽又趴了下來,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也許是因為花豹媽媽的遭遇而感到惋惜!

也許是感同身受!

但是,祝融能夠清晰地感受到虎媽的情緒特別失落。

他之前已經安慰過一次,也知道繼續安慰並沒有什麼用!只好跟着趴在地上耐心地等待着!

情緒這種事情只能依靠虎媽自己恢復!

趁著這個時間,祝融也開始回想起虎媽之前的行為。

「沒有吃花豹,但是卻沒有阻止我們兄妹吃!看來是打算告訴我們食肉動物味道遠遠不如食草動物!但是這種肉也是能夠填飽肚子的!」 一陣天旋地轉之後,傳送到了目的地,黃炎睜眼一看,哎呀,不會是傳送錯了吧,怎麼像是到了鬧市區?

眼前陽光明媚,周圍一座座閣樓鱗次櫛比,大街上人聲鼎沸,車水馬龍,一片繁榮景象,此時的他,就站在鬧市角落的一個圓形平台之上,觀察著這一片繁華街市。

識海里主魂也是一陣驚異的讚歎,他就這樣在平台上看了半天,發現沒有一個人理會他,黃炎就自己走下平台,準備找個人去問問啥情況。

走在街上,呼吸著清爽的空氣,感受著不同於之前,更加純凈濃厚的元氣,黃炎知道自己已經降臨到修行者的世界了。

當務之急是需要先了解一下當下的情況,打眼瞧了瞧,發現街上的人都是武者,最低修為的一個是四重樓,六重樓也發現了好幾位,更高修為的卻是一個沒有,這應該就是修者世界的第一層。

這時,看到面前過去一位穿著淺綠色短裙的年輕女子走來,使用雲老來之前教他的望氣術一看,五重樓中期修為,炎走過去施了一禮,攔住她問道。

「這位小姐,小生這廂有禮了,請問此處是何地?」

這位美女停了下來,打眼敲了敲炎,輕開櫻口:「你是新來的吧?不用質疑,此處就是修者世界第一層,元初層。」

炎一愣:「美女,你是如何得知我是新來的,難道你會未卜先知不成?」

美女噗嗤一笑,輕聲言道:「你看你獃頭獃腦的樣子,一臉懵,肯定是第一次來,所有人進入元初層的第一站就是這裡,不用說,肯定是個菜鳥新人。你能問到我,也是運氣不錯,我是術士學院在元初層的派駐代表,看你修為不高,但人還算機靈,你要不要參加我們學院的考核?」

炎還沒搞清楚狀況,就有人邀請他參加學院考核,自然不敢輕易答應,而是詢問起來元初層的情況。

「介紹一下,我叫袁水碧,來自術士學院。元初層十大門派都有在這裡設置辦事處,招攬你們這些新人。你最好選擇一派加入,元初層和凡人層不同,這裡完全被十大派管轄,沒有門派的日子可是十分艱難的。」

「原來是袁師姐,謝謝提醒,您能講講這十大派招人的事嗎?謝謝!」

「不用客氣,我就簡單給你講講元初層的情況吧,修行者的世界都一樣,達者為師,你才三重樓修為,我是五重樓修為,這聲師姐倒是沒叫錯。」

「那就有勞袁師姐了,在下姓黃名炎。」

聽到黃炎叫她師姐,水碧的臉上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黃炎師弟,說起元初層十大派,有個說法,一宗,二教,三門,四學院。一宗指的是五行宗;二教是神教和聖教;三門是佛門,道門,仙門;四學院是術士學院,戰士學院,陣法學院,符籙學院。」

「我們術士學院以教授各種術法聞名,術法以遠程攻擊為主,尤其擅長群體攻擊,在戰鬥中先天立於不敗之地,不與人短兵相接,很適合你這種溫文爾雅的帥哥。」水碧首先介紹起了術士學院。

「水碧師妹,請問十大派當中誰的實力最強?」炎誠懇的問到。

「炎師弟,實話實說,在十大派當中,以五行宗實力為最強,五行宗分為金木水火土五脈,每一脈的實力和其它一宗基本相當,他們還有一個密宗,據聽說都是雙靈脈以上的天才,密宗實力甚至超過五脈之和,這麼說你了解五行宗的實力了吧。」

炎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不過我們術士學院也不差,宗門的強大是一方面,是否適合自己更加重要,我們術士學院和五行宗也是有一些淵源的,……」水碧又推銷了一會術士學院。

聽完水碧的介紹,毫無疑問,五行宗很打動黃炎,不過術士學院也有其可取之處,水碧講的雖有所誇大,但是也突出講了優點,而且秀秀很可能也會加入術士學院,未來的丈母娘就在這,一想到秀秀,炎的心就無法平靜,一想到能見到思念的伊人,他當即就想加入術士學院。

黃炎斟酌再三,謹慎的問道:「請問袁師姐,您認識一位花明秀師姐嗎?」

「花師姐,你認識她嗎?她剛加入我們術士學院不久,是一位名副其實的天才,她的測試當時可是在我們學院造成了不小的轟動。」

「認識,花師姐對我有授業之恩,很久沒見到她了,想了解一下她的近況。」

「這樣啊,花師姐已經進入我們學院的內門了,你的修為只能先進入外門,暫時是看不到她的,不過你努力修鍊,等進了內門就能找到她了。這麼說你和術士學院還是有淵源的,考慮一下,參加我們的入門測試,就有機會加入了。」

黃炎很是心動,不過他沒有馬上答應水碧,而是客氣的表示了感謝,告訴水碧自己會優先考慮加入術士學院的,水碧還有事情要辦,兩人就此分別了。

分別之後,炎就開始在街上漫步閒遊,打聽十大派的事情,十大派招生是長年累月的事情,關於他們的歷史、要求、福利都不是什麼秘密,半天下來,炎也基本搞清楚了,他開始思量起來。

「最吸引他的是戰士學員,戰士熱血的戰鬥方式他更喜歡一些,也喜歡這類人,不過五行宗和術士學院也非常有吸引力。」

不過,還需要分析一下利與弊再決定,減少第一感覺的錯覺,修行是一輩子的事,還是要客觀看待。

「五行宗,以金木水火土五行術法,戰法為主,看起來發展方向有點窄;神教是魔族建立,聖教是妖族建立,不能貿然一聽就是宗教加入;佛門,道門,仙門,要加入宗教,黃炎目前沒有考慮;四大學院正如其名,自己更喜歡術士一些。」

「在接收了火神的記憶之後,他對世界有了新的認識,世界的基本組成元素就是五行金木水火土,宇宙之初,先有神魔,再有妖,人是妖族聖人創造,妖和魔其實並非什麼異類,反而是宇宙的正統之一,歷史也更加的悠久。」

凡人界是第一界,五行界是第二界,這個五行宗很可能和五行界有淵源,他的實力能這麼強大,肯定不是表面看起來那麼簡單。

考慮到以後的晉陞,黃炎考慮過後,最終決定要加入五行宗。

既然已經決定好了,炎沒有多停留,開始找尋五行宗的駐地。

。 林羽回過頭來,疑惑的看了陸武夫一眼,頷首道:「你問就是了。」

陸武夫稍稍沉默,旋即深吸一口氣,認真的問道:「牧北王覺得,世界上有天堂存在嗎?」

嗯?

林羽訝然,一臉莫名的看著陸武夫。

不禁林羽發懵,陳學海和陳瑤也是一臉懵。

連喝茶喝得正起勁的假道士也跟著一愣,一臉茫然的看著陸武夫。

這個問題,跟他們之前說的任何事情都沒有半毛錢關係吧?

林羽靜靜的看著陸武夫,心中充滿疑惑。

他怎麼會突然問出這麼個沒頭沒腦的問題?

他這到底是何意?

想來想去,林羽也想不明白陸武夫的用意何在。

默默的思索一番后,林羽甩開腦海中的惡意或,認真的回道:「有!」

「那……」陸武夫微微沉吟,追問道:「天堂在哪?」

「心所安處,便是天堂。」林羽微笑。

心所安處,便是天堂?

陸武夫愣住,仔細的回味著林羽的話。

良久,陸武夫突然撫掌大笑,躬身道:「牧北王言之有理,陸某受教了!」

「陸先生客氣了。」林羽舒展眉頭,饒有興緻的問道:「陸先生為何有此一問?」

陸武夫隨意一笑,淡然道:「沒什麼,就是突然有些好奇而已。」

得!

又是謊話!

既然他不肯坦誠相告,林羽也不計較,沖他揮揮手后,帶著陳學海和陳瑤離開。

望著三人逐漸消失在視線中的背影,陸武夫不禁輕輕一嘆。

良久,陸武夫搖頭苦笑,自言自語的說道:「其實,我們都在天堂……」

「你剛才說什麼?」假道士沒太聽清陸武夫的話,狐疑的向他詢問。

「沒什麼,隨便感慨兩句而已。」陸武夫隨口敷衍過去,又重新回到茶台前坐下,笑呵呵的向阿蘿說道:「你這茶都泡得沒味了,換上新茶,重新給賈道長泡。」

「好!」阿蘿咬牙切齒的看著假道士,「我一定讓賈道長喝個夠!」

說著,阿蘿將茶壺中的茶渣倒出來,洗都沒洗,便直接放入新茶。

很快,兩人再次較起勁來。

陸武夫微微一笑,也不阻止兩人,起身來到窗邊,時而遠眺遠處的天空,時而低頭看湖中那一湖被碧波蕩漾的湖水,也不知道腦袋裡到底在想些什麼。

……

「姓陸的問那個問題,是什麼意思啊?」

離開秋意樓,陳瑤滿是好奇的向林羽詢問。

林羽聳聳肩,「我哪知道?我也是一頭霧水呢!」

「你這個牧北王都猜不出他的用意啊?」陳瑤偏著腦袋,笑吟吟的看著林羽。

一聽陳瑤這話,陳學海立即出聲喝止,「瑤瑤,不得無禮!」

被爺爺一喝,沉瑤頓時悄悄的吐吐舌頭,作一臉謙恭裝。

「沒事兒,咱們也算是熟人了,哪裡用得著那麼客套,隨便點。」

林羽沖爺孫倆笑笑,又道:「陸武夫問這個問題,肯定有他的用意,只是,這個問題實在問得沒頭沒腦的,我也不知道他的目的何在,或許,只有他自己知道吧!」

陳瑤回頭往秋意樓看上一眼,不滿的抱怨道:「這人真是的,問個莫名其妙的問題,又不說他的目的所在,搞得我現在滿腦子都在想他的目的。」

「誰說不是呢?」

林羽深以為然的點點頭,又道:「禮物你也們拿到了,我就不耽誤你們的時間了,你們先去拜訪那位朋友,晚上有空的話,我們一起吃個飯,陰陽玉的事,我還沒好好謝謝你們呢!」

不管是陰陽玉,還是那伏羲道場,都多虧了陳學海。

忙完崑崙神族的事情就快過年了,他也沒來得及好好的感謝陳學海一番。

既然今天在京城碰到了,自然要趁著這個機會表達一下謝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