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美麗和林洛兩人從醫院出來以後,黃美麗帶著他來到了停車場一輛凱迪拉克車前面。

就在兩人來到車跟前的時候,車門被人打開了,然後一個長相斯文的小夥子從車上下來了,看到黃美麗,他笑著說道:「黃董,這位就是那個神醫呀?」

「是的,小張,我們走吧。」黃美麗一邊說一邊打開了車的後門,看著林洛。

林洛看了一眼黃美麗,坐到了車上。

那個叫小張的小夥子看了一眼林洛,又看了看黃美麗,眼睛裡面露出了一股嫉妒的神色。

黃美麗看到林洛上了車,這才也上了車,坐到了林洛的身邊。

小張順手把車門關也走到了車的前面,打開了車門,坐到了駕駛員的位置上。

林洛坐在黃美麗的身邊,就感覺到一股說不出來的香味從黃美麗的身上傳了出來,鑽到了他的鼻子裡面。

林洛不由得使勁的吸了一口,這時候,他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裡面竟然升起了一股原始的慾望。

林洛不由得看了一眼身邊的黃美麗,看到她竟然微笑的看著自己。

林洛從黃美麗的臉上看出來了一股好像被壓抑了很久的慾望,他的心裏面不由得生出了警戒。

車子很平穩的在路上行駛著,很快的就來到了一處全部是別墅的小區。

看到黃美麗的車,站在門口的門衛急忙站直了身體,朝著她的車子敬了一禮,然後把小區大門口的欄杆升了起來。

小張開著車子沒有在門口停,直接的開到了小區裡面。

在一棟最大的別墅面前,小張停住了車子,然後下了車,把車的後門打開了。

黃美麗看了一眼林洛,笑著說道:「林醫師,到了。」

林洛看了看黃美麗,下了車。

黃美麗跟在林洛的身後也下了車,兩人相跟著進到了別墅裡面。

小張沒有跟著進去,他只是站在車子旁邊,看著黃美麗和林洛的背影,牙齒咬的「咯咯」的響著。

黃美麗和林洛進到了別墅裡面,就有一個看上去只有二十幾歲的女子迎了上來,給兩人遞上了兩雙拖鞋。

林洛和黃美麗換好了拖鞋,進到了客廳裡面。

林洛的別墅也算是大的了,但是他看著黃美麗的別墅,還是暗暗地吃了一驚,這個別墅在外面看上去就是比別人家的大,但是進來以後,他才發現這裡真的不是一般的大。

發現林洛的表情,黃美麗的臉上露出了一股捉摸不定的神色,不過看到他的表情,就知道現在他的心裏面也是充滿了得意。 就在林洛看著這棟別墅的客廳的時候,黃美麗走到了林洛的身邊,看著他說道:「林先生,你先休息一會兒,喝點水,然後我們再到二樓去看我的老公吧。」

「不了,也不是太累,我們現在就上去吧。」林洛聽到黃美麗的話,笑了笑,然後看著她說道。

黃美麗聽到林洛的話,點了點頭,然後看著站在自己身邊的那個女子說道:「小環,你準備一桌子菜,等會兒林先生看完病,就留在這裡吃飯。」

「好的,我馬上就去準備。」那個叫做小環的女子聽到黃美麗的話,點了點頭說道,然後她徑直就向廚房走去。

看著小環走了,黃美麗這才走到了林洛的身邊,看著他說道:「林醫師,我們走吧。」

林洛對著黃美麗點了點頭,兩人一前一後的向著二樓走去。

進到了一個房間裡面,黃美麗推開了房間門,看著林洛說道:「林醫師,請進吧。」

林洛看了一眼黃美麗,走了進去。

黃美麗跟著林洛也進到了房間裡面。

房間裡面只是擺著一張木頭床,一張桌子,還有幾把椅子,再就沒有了別的東西,和這棟別墅豪華的裝修很是不和諧。

木頭床上平躺著一個人,從他微弱的呼吸聲裡面林洛聽出來這個人的病已經很嚴重了。林洛不由得回頭看了看跟在自己身後的黃美麗一眼。

看到林洛的眼神,黃美麗笑了笑,臉上露出了一絲苦笑,她看著林洛說道:』這就是我的老公。「

也許是聽到了人的聲音,那個床上的人發出了輕微的哼聲。

黃美麗幾步走到了床跟前,看著床上的人說道:「老王,我給你找了一個醫生來看病,你可不能耍小孩子的脾氣。」

說完話,黃美麗看了一眼林洛。

林洛走到了那個人的面前,看了他一眼,然後坐到了床沿,伸出了自己的手,握住了他的手腕。

黃美麗站在林洛的身邊,緊張的看著他,看樣子黃美麗還是很在乎林洛能不能把自己的老公的病治好。

林洛握住了病人的手腕,然手把自己的真氣分出了一絲進入到了他的身體,沿著他身體的經脈運行了起來。

剛開始的時候真氣在病人的身體裡面運行的沒有受到任何阻礙,但是在真氣運行到病人的脊椎部的時候,真氣突然就像是遇到了一個巨大的黑洞一樣,消失了。

林洛又催動自己的真氣進到病人的身體裡面,但是結果還是和前一次一樣,真氣就那樣莫名奇妙的消失了。

這時候,林洛感覺到自己一是裡面的六獄煉魂鼎又開始騷動了起來,而且幾乎不受林洛的指揮,要強行出來。

林洛的心裏面不由得大急,在得到六獄煉魂鼎以來,他第一次感覺到了它竟然也有不聽自己指揮的時候。

林洛閉上了自己的眼睛,用自己的神識強行把六獄煉魂鼎壓制住,然後他把自己的手收了回來,身體也站了起來

奇怪的事情發生了,就在林洛的手離開病人的手腕的時候,六獄煉魂鼎也安靜了下來。

「怎麼樣?」看到林洛站了起來,黃美麗急忙問道。

林洛沒有回答黃美麗的問話,而是又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病人,這時候他突然感覺到病人的臉上好象露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

林洛有點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又再一次看了一眼病人,但是這一次他沒有發現什麼,剛才病人那詭異的笑容在這一瞬間就好象消失了。

林洛這時候看了一眼黃美麗,然後走出了房間,徑直向樓下面走去。

黃美麗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病人,又急忙跟在了林洛的身後出了房間。

就在林洛和黃美麗離開房間以後,躺在床上的病人睜開了眼睛,他的眼睛裡面竟然流出了淚水,他低聲的說道:「終於等到了,老天真的對我太好了。」

這時候,正在下樓的林洛突然感覺到一股煞氣從有病人的那間房間裡面傳了出來,讓他渾身情不自禁的打了一個寒顫。他不禁回身看了一眼那個房間,然後才繼續下樓。

來到了客廳,林洛坐到了沙發上,看了一眼坐在一邊的黃美麗,然後問道:「你能不能把你老公出事的時候的情景給我講一下。」

聽到林洛的話,黃美麗的眼角立刻紅了,她看著林洛緩慢的講了起來。

原來那時候黃美麗還是黃金集團的銷售經理,而她的老公則是黃金集團的董事長。

在出事的那天,黃美麗由於陪客戶吃飯,所一直到了很晚的時候才回家,就在回家的路上,黃美麗接到了當地派出所的電話,告訴她她的老公出事了,正在醫院搶救。

黃美麗趕到醫院以後,才知道,自己老公的車翻在了一處鄉村土路上,開車的司機當場死亡,而她的老公則是幸免於難,不過由於腰椎受到嚴重傷害,只能就一直躺在病床上了。

聽完黃美麗的講述,林洛點了點頭,然後說道:「這樣吧,今天我只能看一看,明天下午我再來詳細的給他診治。」

「那你說他的病能夠治好嗎?」黃美麗聽到林洛的話,急忙問道。

「這個,我也沒有十足的把握,但是我還是有一點信心的。」林洛看著黃美麗說道。

聽到林洛的話,黃美麗眼睛裡面終於流出了眼淚,她沒有把那眼淚擦去,而是站了起來,走到了林洛的身邊,伸出了自己的手緊緊地握住了林洛的手,連聲的道謝。

這時候,林洛又聞到了那股讓他有著原始反應的香味,同時他身體裡面的慾望就象是春天種到地裡面的莊稼碰到了連綿不絕的春雨一樣,開始瘋漲了起來。

感覺到自己身體的一個部位有了原始的反應,林洛也急忙站了起來,看著黃美麗說道:「我能不能借用一下你家的衛生間,我的肚子突然有點疼。」

聽到林洛的話,黃美麗點了點頭,把自己的衛生間的位置指給了林洛。

林洛捂住自己的肚子,向著衛生間快步的走了過去。

黃美麗站在那裡看著林洛的表情,臉上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笑容,那樣子,就象是一直餓狼看到一隻即將要進到自己肚子裡面的小羊一樣。

進到了衛生間裡面,林洛急忙關上了門,靠在了門上,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這時候,林洛突然發現這個寬大的衛生間裡面竟然掛著幾個女士的內褲,而且好像還是那種情趣內型的。

林洛感覺到自己已經退下去的慾望又被點燃了,他只好閉上了自己的眼睛,讓自己體內的真氣開始運轉了起來。

真氣在林洛的體內運轉了兩圈,然後林洛感覺到自己體內的欲-火熄滅了許多,他這才走到了馬桶前面,按了一下馬桶的出水按鈕,聽到「嘩啦啦」的流水聲,林洛這才轉身出了衛生間。

看到林洛出來了,一直還站在那裡的黃美麗看著他媚笑了一聲,然後張開嘴巴準備說什麼,但是看到林洛眼睛裡面沒有流露出任何的慾望的神色,她的臉上露出了震驚的神色,但是很快的又恢復了正常。

林洛把黃美麗的表情看到了眼中,但是他沒有說什麼,走到了她的面前,看著她說道:「真的不好意思,明天我再來,現在有事情要回去了。」

「林醫師,現在已經是中午了,我這裡已經準備好了午飯,你吃完飯再去吧。」黃美麗聽到林洛的話,笑著說道。

「不了,我未婚妻還在醫院,我要去照顧她。」林洛聽到黃美麗的話,也笑著說道。

看到林洛的表情,黃美麗再沒有說什麼,而是點了點頭。

林洛和黃美麗出了別墅,來到了黃美麗的車前面。

幾乎和醫院的時候一樣,就在林洛和黃美麗剛走到車跟前的時候,車門就打開了,那個小張就如同幽靈一樣從車裡面飄了出來。

「小張,你把林醫師送到醫院裡面去。」黃沒了看著小張說道。

小張對著黃美麗點了點頭,然後拉開了車的前門。

林洛坐到了車上,和黃美麗揮手再見,然後小張就開著車子離開了這一片別墅區。

車子在路上急馳著,林洛閉上了自己的眼睛。

車子走了好一會兒,突然停住了。

林洛睜開了眼睛,朝著車外面看去。

車子現在竟然停在一處比較荒涼的樹林邊上。

小張看到林洛睜開了眼睛,於是帶著笑的看著他說道:「林醫師,到了,下車吧。。」

林洛看了一眼小張,沒有說話。

「怎麼了,害怕了?」小張說著話,臉上露出了嘲諷的神情。

「你想要怎麼樣?」林洛看著小張冷冷的問道。

「我要你去死。」小張說著話,突然從自己的口袋裡面掏出了一把精緻的小手槍,槍口頂在了林洛的額頭。

「我和你沒有冤讎把?」林洛看著小張又問道。

「我和你沒有冤讎,但是我的女人對你動了心思,那你就得去死,不過你要是乖乖的聽我的話,我會讓你好好的享受一番以後再去死。」小張看著林洛,眼睛裡面嘲諷的神色更加的重了。 在小張槍的逼迫下,林洛下了車子,然後向著樹林裡面走去。

小張跟在林洛的身後,在給林洛指點路,他手裡面那把精緻的手槍一直就沒有離開過林洛的後腦勺,

來到了樹林的中間,在一棵大樹下,小張讓林洛停住了腳步,然後他指點林洛把大樹旁邊的一塊空地上的土扒開。

林洛用手扒了幾下地面上的土,手就碰到了一塊好象是石板一類的東西。

林洛停住了自己的動作,回頭看了一眼小張。

「把石板上面的土都弄乾凈。」小張站在林洛的身邊,居高臨下的說道。

林洛只好繼續用手刨著土,一會兒,他就把石板刨了出來。

「好了,那個石板上那個鐵拉環,把它拉起來。」小張又看著林洛說道。

林洛伸出了自己的手,拉住了那個石板上面的的鐵拉環,一使勁,把石板拉了起來,下面露出了一個黑洞洞的洞口。

小張得意的笑了一聲,然後蹲下了身體,朝著洞裡面看著。

林洛就在這時候突然動了,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然後右腳向著小張的手腕踢了過去。

小張還沒有反應過來,手腕就被林洛踢中了,接著他手裡面的手槍被踢飛了。

不過林洛沒有想到小張雖然是在猝不及防的情況之下被自己踢中了手腕,但是他的反應也是及快,他的身體就勢往前一滾,跌倒了那個黑洞裡面。

林洛站在那裡看著眼前的黑洞,想了想,他也跟著跳進了那個洞口。

這個洞口裡面不是太深,還沒有兩米深。

林洛跳了進去以後,就感到眼前一陣黑暗,什麼也看不到了。

林洛站在原地沒有動彈,睜大了眼睛看著裡面,好一會兒,他才適應了裡面的黑暗,這時候,他突然想起來了,掏出了自己的手機,摁了一下上面的鍵,一道亮光在洞裡面亮了起來。

林洛這才發現這裡面是一個地道,他現在正站在地道口,於是他舉著手機慢慢的向前走著。

走了大約有十米遠的地方,林洛發現這裡有變成了兩個洞口,現在他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到哪個洞口裡面去。

林洛蹲下了自己的身體,借著手機微弱的光亮,在地上仔細的看著。

一會兒,林洛站了起來,順著一個洞門口繼續往前走。

又走了一會兒,林洛的眼前突然有了亮光,而且洞口也寬敞了起來。

林洛繼續往前走了幾步,這時候他的眼前突然出現了一個寬大的洞穴。

這個洞穴簡直可以和外面的普通人家的房間相比了,而且也是按照外面人家的房子布置得,現在林洛站的地方,正是客廳的所在地。而客廳上面掛著一盞燈,把房間裡面照的很是耀眼。

客廳裡面擺著沙發,電視機,還有一張茶几。

這時候,沙發上坐著一個男人,看到林洛,他張開了嘴巴冷笑了起來。

林洛沒有說話,而是走到了小張的身邊,坐在了他的身邊。

「沒有想到林醫師還有一身功夫。」小張笑完后,看著林洛冷冷的說道。

「我也沒有想到你一個司機,竟然還會有這個雅興。」林洛聽完小張的話,也冷冷的說道。

小張沒有再對著林洛說話,而是朝著裡面房間喊了一聲:「東西端上來。」

隨著小張的話聲剛落,就從裡面的房間走出來了兩個只有二十餘歲的姑娘,手裡面端著兩個盤子,有各自拿著一瓶紅酒。

林洛看著兩個姑娘,不禁愣住了。

兩個姑娘端著的盤子裡面盛著的是兩盤點心,還有一個紅酒杯,讓林洛發愣的是,兩個姑娘竟然全身沒有穿任何的東西,而且在兩個男人的注視下,她們臉上的神色沒有任何的羞澀的神情。

倆個姑娘端著東西走到了林洛和小張的身邊,把一盤點心和紅酒放在了小張的身邊,另外一盤點心和紅酒放在了林洛的面前。

倆個姑娘放下了手裡面的東西,一個走到了小張的身邊,在他的面前蹲了下來,然後竟然解開了小張的褲扣,把小張的那個玩意兒拿了出來,就在那裡含到了嘴裡面。

林洛看著小張,這一次是徹底的驚呆了。

小張拿起了一塊點心吃了起來,吃了幾口,然後他又拿起了紅酒瓶倒了一杯紅酒,喝了一口,然後閉上了眼睛,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林洛正準備站起來說什麼,卻是感覺到有人拉住了他的褲子。

林洛低下了頭,看見另外一個姑娘正抓住他的褲子,準備把它解開。

林洛伸出了自己的手,向著那個姑娘的身體推了過去。

就在快要接觸到那個姑娘的身體的時候,林洛這才想起來這個姑娘的身上什麼耶沒有穿,於是他急忙站了起來,向著旁邊走了一大步。

那個姑娘被林洛這一帶,鬆開了抓著林洛的褲子,栽倒在了地上,她躺在地上,用恐懼的眼神看了一眼坐在那裡享受的小張,然後站了起來,走到了林洛的身邊,又蹲了下來,伸手抓住了林洛的褲子。

小張這時候睜開了眼睛,看了一眼那個姑娘,嘴裡面冷哼了一聲。

那個姑娘的身體顫抖了一下,然後他的手加快了解林洛褲扣的速度。

林洛這時候真的急了,一把把姑娘推開了。

那個姑娘坐在了地上,低聲的抽泣了起來。

小張一把推開了還在為自己的服務的那個姑娘,提好了自己的褲子,走到了那個哭泣的姑娘面前,一腳就朝著她的身體踢了過去。

就在小張的一腳即將踢到姑娘的身體的時候,他突然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被人提了起來,接著他的身體被一股大力向著一邊拋了過去。

不過這個小張的反應很是敏捷,就在他的身體即將落地的時候,他一個鷂子翻身,穩穩地站在了那裡,然後他看著林洛冷冷的說道:「你不要以為我是害怕你了,既然你想要和我好好的玩一玩,我就陪著你。」

林洛聽到小張的話,也是冷笑了一聲,伸出了自己的手。

小張看著林洛,眼神變得謹慎了起來,他也做了個奇怪的手印,看著林洛。

兩個姑娘這時候連滾帶爬的躲到了一邊,相互摟抱著,驚恐的看著林洛和小張。

這時候,林洛和小張互相看著,兩人誰都沒有先出手。

「沒有想到我在這裡還能夠碰上一個暗勁後期的高手。」林洛看著小張冷冷的說道,但是臉上露出了佩服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