鷗如來一顫,但他知道一隻眼睛和一個手指哪個輕哪個重,他沒有多猶豫,隨即就以締力剁掉了一個手指!

武仙娘面色稍緩,道:「央,姓武,你可以稱呼央為雲夫人,央給你的,也只有一句話,婞頁城是央的暫棲地,你若知進退,性命無憂,否則,死!」

鷗如來一怔,隨即道:「是,鷗某謹記。」

武仙娘不再廢話,隨即回央唯屋。

鷗如來後背全濕,長舒了一口氣。

——————

紅屋。

廷雲到來。

榮紅魚趕緊行禮:「魔師雲安。」

出了妘頁城后,六心腹和兩丫鬟對於廷雲和武仙娘還有廷笙的禮辭,都變成了:雲安、仙安、廷安。

廷雲笑了笑,道:「榮腹不必多禮。」

而廷雲對六心腹的稱呼,則已以姓加腹為稱了。這是廷雲自己的意思,他想尊重她們六人。而對鐵夢月和冰書月,他就隨母親廷笙和武仙娘了,就叫鐵環和冰環。

「魔師,你為何而來?」榮紅魚面對廷雲,還是放得比較開。

廷雲又笑,道:「助你點亮第五座締城的前三宮。」

榮紅魚內心感動不已,要知道六人中,就屬她頁境最低,這次去招納,實際上對她是不公平的。可是她不能向武仙娘訴屈。因為所有的路是她自己選擇的,為了舅舅的夢想,她已經在付出自己的一切!

「謝謝魔師!」榮紅魚很少泛淚。

廷雲忍不住寬慰來,道:「這次對你是不公平的,我和仙娘說過了,你畢竟是我們身邊最老的人,我們都是出自娉頁城。好了,開始吧,我為你提供洛炁,你儘管頁納!」

「是!」

隨即,廷雲就和榮紅魚建立了一種頁納連接。

榮紅魚跌坐,開始頁納!

點亮九宮,有時候光有洛炁是不夠的,因為九宮本身就很玄奧,它和洛書一樣,存在很多頁秘!

不過,沒有充足洛炁,幾乎是不可能點亮的!

而榮紅魚呢?她自己其實感覺能點亮了,只是缺少一種龐大又有條不紊的洛炁來支撐!洛炁龐大,武仙娘是能滿足她的,但是有條不紊卻是難了。因為武仙娘的就是越來越磅礴!算是漸強式的!而廷雲呢?他已經在速納上取得了不小成功,相對於晉陞姮頁境,他能夠實現洛炁有條不紊,也能夠實現漸強。

那麼,武仙娘為什麼不用自己的洛炁來助男人晉陞頁地呢?

這其中就和九宮的某些玄奧頁秘有關,似乎就是因為黑指倍生魚的關係,在點亮締城這個過程里,他廷雲就只能依靠自己轉化的洛炁來點亮!

所以,武仙娘目前無能為力。

一兩個時辰后,榮紅魚成功了,她終於到了姮頁境頁眉級!

「謝謝魔師!」

「榮腹不必如此,對了,這是給你的。」說時,廷雲從自己頁囊中取來一頁器,遞來。

「這是……九弦鱗布箏?」榮紅魚驚訝道。

廷雲點點頭道:「現在的你,這架更合適。雖然仍舊是姮心級,但是它比你之前的那架姮心級,更能融合你現在的頁境。拿著吧,這些年,你為仙娘付出了一切,而她打也打過你,罵也罵過你,我無法多說什麼,只有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為她彌補一些過錯。」

榮紅魚淚水倏流,隨即一跪,道:「魔師,謝謝!」

廷雲欲扶,但一想到小姑奶奶可能會惱火,又只能生生忍住,只能道:「快快起來吧。此後還有更多艱難困苦,需要你去承受,切不可輕易下跪於人!」

榮紅魚猛然一醒,記起了當初武仙娘說的,她沒資格下跪她武仙娘的男人!

於是,她慌亂立起,額頭冷汗直冒!

廷雲一覺,頓皺眉頭,這是……害怕仙娘時的神態!難道仙娘還對她要求過什麼嗎?

「榮腹,仙娘還要求過你什麼?」廷雲淡淡一問。

榮紅魚連忙道:「沒,沒有!」

廷雲欲語又止,看來真是嚴苛的要求。

「好了,你忙吧。」

「是,魔師雲安!」 114.最

廷雲離開紅屋回到央唯屋后,便獨坐沉思起來。

而洗浴完的武仙娘很快過來了。

「想什麼呢?」

廷雲回神,搖搖頭,不想說話。

武仙娘蹙眉,坐到男人身邊來,問:「你怎麼回事?」

廷雲欲言又止。

「你啞巴了?」武仙娘微惱。

廷雲一嘆,終於開口:「我有個問題要問你。」

「說!」

廷雲接道:「榮紅魚為什麼一給我下跪后又慌忙站起來?」

武仙娘一怔,才道:「沒什麼,當初在嫿頁城,我向她要求了兩條,1.一生只跪我一人,2.可以找男人需慰,但從此不得嫁人,還有,我說她目前沒資格跪拜我武仙娘的男人!」

廷雲苦笑。

「怎麼?你想說央做錯了?」武仙娘冷道。

廷雲苦笑而接:「仙娘,那她現在可有資格了?」

武仙娘哼道:「以你剛才的態度,央會立即去打她個半死!」

廷雲一嘆,道:「看來又是我害了人。罷了,以後你的心腹,我都能避則避。」

「廷雲!你什麼意思?」武仙娘頓怒。

廷雲卻道:「仙娘,我想我也應該找幾個人做心腹。」

武仙娘一愣,道:「說清楚!」

「這樣我也可以對他們說,1,一生只跪我一人,2.可以找女人需慰,但從此不得娶人,還有,我要說他們目前都沒有資格跪拜我的女人。」 我的偶像是同桌 廷雲道。

武仙娘氣笑了:「你試試!看我到時滅不滅了他們!」

「你這是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廷雲有氣無力道。

「沒錯!央就是不許你點燈!」

「蠻不講理的瘋婆娘!」廷雲立罵。

「你找打!」武仙娘說時,就揚手來揍。

廷雲哪會白挨?這女人一袍在身就是最大的弱點!只要一摟住,她就沒轍了!

果然,被摟的武仙娘很快就酥軟下來,直瞪道:「你個死流氓!又耍詐!有本事,放開央,看央不打死你!」

「誰叫你天天都這樣穿?以後不許這樣穿!天天都被外人看光了!」廷雲還是有佔有慾的。

「他們敢!讓央發現了,見一雙挖一雙!」武仙娘還是很滿意男人的佔有慾。

廷雲嘆了嘆,轉道:「什麼時候去締練?」

「明天。先去星湖富地洗劫一番!最好就是再找到像姝臻九璀花的頁物,方便你我雙締!」武仙娘道。

廷雲接道:「那我也去!」

「不行,你雙眼如今成這樣了,央可不想你再有什麼萬一。你給央乖乖待在屋裡,反正你的締息天地術,讓你到哪都一樣!這星湖富地的外圍有足夠多的萬物頁息,應該可以讓你先成為姮頁境頁底級!」武仙娘不讓。

廷雲欲語。

「放心,央回來之時,必然是寶貝如庫!你要什麼有什麼!」武仙娘道。

廷雲哭笑不得道:「想養我了?」

「誰叫你胡作非為!將自己雙眼弄成這樣!」武仙娘道。

「唉,罷了,也許這星湖富地與我無緣,這裡只是你的機緣!」廷雲道。

「什麼你我!你我本是一體!再亂說,撕爛你的嘴!」武仙娘罵。

廷雲無奈:「這接下來的日子,我算是枯燥無聊了,只能繼續完善自己的締息天地術了。」

武仙娘沉默會兒,接道:「也不盡然,她們六個你得幫我多看著,還有現在就開始幫我搜集姮頁城的資料。」

廷雲點點頭,笑道:「好。只要能為你多做些事情,我就不是白養了。」

「最後就是,想我時,給我死死忍著!其他任何女人都不準碰,否則我真的就……閹了你!」武仙娘露出肅殺來。

廷雲一蹭她額頭,道:「和你歡愛了數千次,我的身體已經產生了本能,除了你和她,我不可能再沾染其他女人,真的。」

「又在我面前提這個無恥的女人!」

「好好好,不提不提,你安心去締練吧,記住,無論什麼時候,都絕對不可以招惹姻零!」

武仙娘道:「放心。我不是傻子!」

「嗯。」

——————

穹宇某處。

正在締練的卿霓大姑奶奶忽然睜開眼來。

「痞木頭,你的小美人兒嘴可真欠!你本來就是最的,只不過當初最其實很忙,才讓她先給你暖暖床罷了,她還真當她是出嫁的人啊,哼,不過就是個陪嫁丫鬟而已!」

卿霓的女人天上,她為最!

「等著,明天最便來一趟!」 君願與妻步紅塵 卿霓又是一喃。

卿霓之所以知道武仙娘罵她,那就是因為廷雲的娉級頁囊有古怪!這個頁囊會捕捉武仙娘罵卿霓的話。只要她罵了,卿霓便會知道。

當然,除此之外,它並不會捕捉其他話。因為卿霓可不想去偷窺自己男人的隱私!若真做了,那就不是一個好女人了!

「嗯……不過,也不能兩手空空來看你。讓最想想,帶點什麼給你呢?嗯,你的雙眼,最是真的沒辦法,不過,上次最察覺了,你的身軀還是很薄弱,比起你的小美人兒來,確實差遠了。嗯……最不能讓你受她欺負!嗯……最就去選一媚級頁物助你的身軀暫時強於她!嗯……看看頁囊里還有沒有保留媚級頁物……唉……最的小男人啊,快點追上來吧,你看,最的頁囊里都是媂級以上的,媂級以下的,最早都扔掉了,如今還得先去為你找找。」翻看了自己頁囊的卿霓隨即有些埋怨。

「嗯……娉星九城外,有不少適合身軀強化的頁物,但只有那龍彩徽紋水,才真正適合你!因為最曾經可是浸沐過凰彩騰紋水,如此一來,你才能稍稍……滿足最。」卿霓喃著,有些面紅了。

——————

次日黃昏。

武仙娘已經進入星湖富地洗劫去了。

六心腹都去緊鑼密鼓地實施她們的招納計劃了。

廷笙閑情木念屋,澆澆花,種種草,晒晒頁陽。

鐵夢月和冰書月可就苦了,只能候在一邊什麼也不能幹。

這就是一種折磨,不能締練。

可是,她們也知道這就是懲罰。她們只能去相信懲罰過後,她們會苦盡甘來!

而廷雲呢?

他只能借完善締息天地術,來緩解自己的枯燥乏味。

自從和小姑奶奶長相廝守后,他也變了,變得不能沒有女人在身邊。

「唉,唉。」廷雲連連嘆氣。

噗嗤!

卿霓到來!

廷雲一震,喜出望外:「貴客,你來了?」

「想我了嗎?」卿霓走近男人身邊。

「想。」廷雲老實承認。

卿霓卻戳了他腦門一下,道:「以後我不在,不可讓人在背後說我壞話!」

廷雲一愣,不禁道:「貴客,你……給我的頁囊,到底做了什麼?」

「就是一點小小的偷聽。只要她罵我,我便知道。」

「啊?」廷雲哭笑不得。

「怎麼,不可以嗎?」卿霓笑道。

廷雲無奈,道:「她不是有心的,你比她大,要讓著她嘛!」

「行,有你這句話,我以後盡量保持淡然。」卿霓道。

「貴客真好!」廷雲道。

卿霓忽然一問:「為什麼要一直這麼叫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