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大月一聽到這話,原本是快要暈的樣子,這下徹底是暈厥過去。

楊大軍和胡雪珍急忙喊著她,胡雪珍還急忙給她掐了人中穴。

站崗士兵建議他們趕緊將人送去醫院。

就在楊大軍抱起馮大月時,正想出去找唐小芯的柳小玉剛好就在門口,看見他們了,還把他們喊住了,「你們先送到我家去吧!阿姨一路過來這邊也很辛苦了,你們還送她去醫院,那路途遙遠的,我擔心阿姨病得更重。」

胡雪珍猶豫地看著楊大軍。

楊大軍最後咬咬牙,還是決定將人送到柳小玉那邊去。

也是因為有了柳小玉的保證,站崗的士兵才放行。

到了柳小玉住處,柳小玉打開窗戶,拿著蒲扇,讓胡雪珍給馮大月給扇一下,她再去找了白糖水,以及萬金油,給馮大月額頭搓,人中穴也抹上。

過了一會兒,馮大月終於睜開了眼睛,胡雪珍將白糖水餵了馮大月之後,馮大月總算是清醒了,也好了很多。

這時,她拍著自己膝蓋大腿,大哭起來,「我的命怎麼這麼苦呀!」

「媽你別哭了,這裡是別人家裡,你哭了,也不好。」胡雪珍急忙勸她。

柳小玉看著他們:「……」

馮大月最後還是聽勸,反手將眼淚一抹,這時才將目光投向柳小玉,「是你呀!」

「馮大媽好!」雖然之前她是沒跟任曉萍有什麼來往,但是馮大月經常會到樓下去,兩個人經常會見面,偶爾也會點頭打招呼。

馮大月牽強笑了一下跟柳小玉打過招呼,看到柳小玉七八個月的肚子,她不由說:「現在也不知道你哥怎麼樣了?曉萍肚子里的孩子,也應該也是有兩三個月大了吧!」

柳小玉看著她一臉想念的表情,這個時候其實她最不應該告訴馮大月,任曉萍和胡林宏已經離婚的事,但是如果要是馮大月他們找去任家的話,說不定還會讓任家的給趕出來,或者說了很多難聽的話。

但后一想,這本來就是別人家的家事,她干涉太多也不好,還是讓馮大月他們自己去知道這些事情好了。

等馮大月休息夠了,他們三人就從部隊直奔任家。

結果他們遇到了搬回任家住的羅小仙。

羅小仙很直接告訴他們所有事情,還特彆強調任曉萍懷的不是他們胡家的孩子,而是外頭野男人的孩子。

當時馮大月一聽到,又暈了過去。

這次胡雪珍面容驚慌,但還是緊緊扶好她。

「所以,你們現在就不要在這裡高攀什麼親戚了,趕緊走。」說完,羅小仙就把大門給關上。

楊大軍聽了也很生氣,又實在沒辦法,只能先幫胡雪珍拿出離開部隊的時候,柳小玉送給他們的萬金油,然後給馮大月擦了。

胡雪珍給馮大月很大力掐人中穴,馮大月一醒,又是坐在有樹蔭底下的石頭,大哭起來。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大軍,現在我們該怎麼辦呀?」原本他們是想著來任家就可以找到她哥,沒想到任曉萍跟她哥離婚,而且任曉萍的孩子還不是她哥的,至今她哥都下落不明,心頓時就沒了主意,下意識就想著依靠楊大軍。

「還能怎麼辦!現在先去找地方住下來,然後我們再想辦法找哥的消息。」

「可是……」胡雪珍神情猶猶豫豫地,欲言又止,最後說:「我們在這邊又不認識其他人,怎麼找哥呀!」

她一說,楊大軍當時就想起了唐小芯,唐小芯開的店子,大概的地址,他還是知道。

而這件事可能就要唐小芯伸出援手,幫他們找到胡林宏了。

再說了席錦琛之前也是跟胡林宏認識,也是在同特殊隊的,說不定席錦琛就有胡林宏的消息呢!

頓時,楊大軍心裡暗暗已經有了自己的決定。

於是他安慰胡雪珍,「放心,我來想辦法!」

「嗯!」

等楊大軍他們找到了地方住下來,已經是下午五點多了,不管是他還是馮大月她們,都是比較著急胡林宏的下落,他連晚飯都沒吃,就直接趕往唐小芯的店子。

而唐小芯正是從粵香大飯店回來,就在店門口,她就看見楊大軍。

楊大軍跟她打過招呼后,就直接說明了自己來意。

聽了他的話后,唐小芯先是沉靜了一會兒,「關於胡林宏下落,我還真不知道,我家錦琛也是剛退下來,現在就在粵東派?所上班,不過他也不一定會知道胡林宏在哪裡,我先問一下吧!」

「行,謝謝你小芯!」楊大軍由衷地說道,臉上還透著一絲的疲倦,嘆了口氣說,「為了我大舅子的事,我丈母娘都暈過兩次,我就是希望我大舅子不要出什麼事,不然,我丈母娘都不知道該怎麼辦!」

「我覺得你大舅子可能就是一時沒辦法接受退下來的事,所以他就去冷靜冷靜一下,過一陣子就會跟你們聯繫了。」她跟胡林宏是接觸不是很多,但還是從胡林宏說話以及柳小玉說的一些關於胡林宏的事來看,她可以總結得出胡林宏是一個自尊心特彆強,又極其好勝的人,而從特殊隊退下來的事,這對胡林宏打擊應該是特別大。

「希望是這樣,如果要是萬一過一陣子還沒跟我們聯繫的話,我丈母娘那邊可能就是……」楊大軍說到最後,還是不願意將不好聽的話說出來。

「胡林宏會沒事的,對了,你們現在找到地方住了嗎?」

「陣時在招待所住。」

「嗯,如果你這邊還有什麼需要幫忙的話,你就跟我說。」永和鎮那邊的滷味店,就是因為楊大軍的關係,才一下子起來得那麼快,楊大軍現在是有困難了,她自然也是能幫就盡最大的能力去幫楊大軍。

「謝謝!」唐小芯不僅僅是在做生意上有自己的堅持,還是一個特別講義氣,非常夠朋友的一個人,能認識,那也是一種福氣。

楊大軍剛離開,後腳席錦琛就回來了。

事情一說。

席錦琛:「這件事過兩天給你答覆。」

……

任家

在馮大月他們走了不久,羅小仙回家就抓到了宋淑芬偷拿任繼德放在家裡的錢。

羅小仙早就想徹底把宋淑芬給趕出任家,於是她就特地把這件事給鬧大了。

任繼德一回來就問她偷錢用去幹什麼,因為平時家用以及給宋淑芬花的錢也不少,偏偏宋淑芬還做出這樣的事。

宋淑芬看見他怒髮衝冠,如果要是她直接坦白了,這錢是給了曉萍當生活費花,任繼德肯定會更加生氣。

任繼德見她一個字都沒說,當即又怒喝了一聲,「說話呀!」

「我……」宋淑芬目光膽怯,支支吾吾的。

這時,羅小仙精明插話:「看她這個樣子,肯定是把錢給了她女兒唄,不然以她手頭上的錢,又怎麼會沒了呢?還反而要偷你的錢。」

「是這樣嗎?」

任繼德離開恍然大悟,雙眸泛起火苗瞪著宋淑芬。

「我……繼德你聽我解釋,不管怎麼說,曉萍都是咱們親生女兒,難道你讓要我眼睜睜地看著她沒飯吃,沒地方住,過得不好嗎?她是我十月懷胎生下來的女兒,我是說什麼,都做不到!」宋淑芬淚眼婆娑,楚楚可憐,哀求地望著任繼德。

任繼德目光複雜看著她,不語。

羅小仙站在旁邊冷眼看著這一幕,心裡冷笑,真是慈母呀!想當初宋淑芬對她倆母子趕盡殺絕的時候,是不是宋淑芬又會想到她自己也會有今天呢!

「曉萍是你生的沒錯,也是繼德的女兒,她按道理她應該是從家裡得到每個月的生活費,可是,你不要忘了,曉萍是做出令任家丟臉的事,繼德才把她趕出去的,如果要是讓外人知道,我們任家還拿著錢給她,那這不是打繼德的顏面嗎?」

「你閉嘴!」宋淑芬看見任繼德面容那一抹心軟的神色迅速不見了,她想也不想就朝罪魁禍首怒吼,「這又不關你的事,是我們一家人的事,你插什麼嘴呀!」

羅小仙心裡冷笑,到現在了,還在端著正妻的架勢來指控她,宋淑芬還真是驕傲呀!

不過她也不會弱到哪裡去。

立刻,她表面上還是裝出有點委屈的神情,聲音哽咽:「是,這是不關我的事,但是,這關係到任家,還有繼德的顏面,我就不得不來當這個壞人,來說這些話了。」

這時,任繼德的臉上再也沒有半點的憐惜之情,反而多了陰狠與堅定。

看得宋淑芬心驚膽戰。

「你現在是任家的人,曉萍已經是我任繼德的女兒,你還偷偷地拿錢給她,你這是在用另外一種方法跟我抗議,竟然你那麼心疼曉萍,不如你跟她一塊到外面去住。」

聽了這話,羅小仙欣喜若狂。

太好了,這樣一樣,任家的財產就屬於她兒子和她的了。

「繼德你不能這麼對我,我是明媒正娶的媳婦,我就是心疼女兒而已,我並沒有想要反對你決定的意思,你就原諒我這一次吧!下次我不敢不會這麼做了。」 「要是這麼輕易就原諒了,那如果不是我今天發現錢被偷的話,我都懷疑任家的錢都已經讓你給搬空了,俗話說了,日防夜防,家賊難防,繼續留在這個家裡,都還要隨時擔心錢會不會不見,與其心裡不安,還不如乾脆現在就處理算了。」

任繼德不出聲,心裡卻覺得羅小仙說得沒錯,誰知道宋淑芬會不會把屬於他的錢,都給搬沒了,他確確實實也不是經常待在家裡。

宋淑芬焦心,「繼德你不要聽她胡說,我就是這次而已,我以後都不敢了。」

「……」任繼德冷眼看著她。

宋淑芬心一涼,她已經知道自己想要任繼德改變主意很難,這一切都要怪羅小仙,如果不是羅小仙了在旁邊煽風點火,任繼德也不會這麼對她,而且羅小仙還試圖想把她趕出去的目的太過於明顯了,哼,就算是她被趕出去,她說什麼都不會讓羅小仙好過。

「繼德我跟你結婚這麼多年,你難道還不知道我的為人嗎?我嫁給你的時候,家裡窮得連鍋都揭不開,我有嫌棄過你嗎?你飛黃騰達了,我也是一樣跟跟著你,可你呢,變了心,還在外面找了女人,我為了這個家,我也忍了,你現在還要因為羅小仙的話把我趕出去,繼德你知不知道,我才是真心對你的,羅小仙就是看上你的錢而已,她想你把我趕出去,然後整個任家都是他們母子的,她的目的這麼明顯,難道你看不明白嗎?」

羅小仙嗤之以鼻地說道:「宋淑芬你說來說去,無非就是想要引起繼德心中的內疚,可你不要忘了,你自己生的女兒,讓任嫁和繼德有多丟臉,婚內出軌,還懷孕了,我知道你也一直想著拿繼德跟我在一起的事,來說,可是,始終男人和女人是不同的,你女兒任曉萍就是讓繼德成為整個城裡的笑話,笑柄,如果繼續把你也留在這個家的話,那不是繼德自己打自己臉嗎?」

她又怎麼會不清楚宋淑芬想幹嘛呢!可惜,她不會讓宋淑芬得逞,這次一定要將宋淑芬趕出去,不然下次都不知道有沒有這個機會了。

「如果你真的愛繼德的話,你就應該有站在他這一邊想一想,可是你偷錢的行為,沒有半點替繼德著想。」

「我沒有替他著想,難道你羅小仙你替他著想了嗎?你就是看上任家的錢,不然你又怎麼會這麼多年無名無分跟著繼德。」宋淑芬怒瞪著羅小仙,反唇相譏。

就算是讓宋淑芬說中了心思,那又如何,只要她不承認,而且還好好將她的角色所扮演好了,自然任繼德就不會懷疑她什麼,更會大把大把地將錢給她花。

羅小仙譏諷說道:「你想這樣對我和繼德挑撥離間,來平息你現在的惱羞成怒,對吧!如果繼德信了你,那才是上當了,我跟繼德在一起這麼多年,難道他還不知道我為人嗎?你以為會因為你這幾句話,就會信你了嗎?」

這個狡詐的羅小仙,宋淑芬憤怒瞪著她,嘴角抿得緊緊,恨不得吃了羅小仙一樣。

「你收拾東西走吧!」

「繼德!」宋淑芬難以置信地看著他。

「小仙說的沒錯,如果我把你留在這個家,那家裡的錢遲早都會讓你給搬空了,你還是走吧!你竟然這麼心疼曉萍,你就去跟她一塊吧!到時你也可以照顧她。」

「任繼德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宋淑芬哭喊著,眼中的憎恨一直不斷增多。

「……」

任繼德不想自己會心軟的可能,所以就把事情交給羅小仙去辦,他乾脆把自己反鎖房間里。

即使是宋淑芬再怎麼反抗,最終她還是被趕出了任家。

羅小仙就站在門口,雙手插腰,得意洋洋的目光,睥睨地看著宋淑芬,長吁了口氣,笑道,「宋淑芬呀!沒想到你也會今天,你還記得二十年前嗎?當時我抱著孩子,苦苦哀求你,讓你收留我,讓我待在任家,結果你是怎麼對我的,現在風水輪流轉了,你還以為你還是以前那個驕傲,不可一世的宋淑芬嗎?我呸!現在任家的一切就是我和我兒子的,你就跟你那個臭不要臉的女兒自生自滅去吧!」

「羅小仙!就算我走了,你不要忘了,我們兩個還沒離婚呢!你想當任家的女主人,你做夢吧!」

羅小仙微怔,頓時才想起這件事,不過她很快就瞪著宋淑芬,冷笑,「不要緊,我能把你趕了出來,後面,我也自然會有辦法,讓繼德跟你把離婚給簽了,然後娶我,宋淑芬你就等著看吧!我才是那個勝利者,你就是那個失敗者。」

說完,她將任家的大門關上,將宋淑芬攔了在外面。

宋淑芬心拔涼拔涼地,現在她身無分文,唯一可以去的地方,那就是去找任曉萍。

……

兩天後。

席錦琛找到了胡林宏的地址,然後給了唐小芯。

唐小芯親自到了招待所,告訴楊大軍。

楊大軍還想著讓唐小芯跟他們一塊去,順道可以幫忙勸一勸胡林宏。

唐小芯很想拒絕楊大軍的,但又一想到永和鎮的店子,都還要多虧楊大軍關照呢,她也不好拒絕,只能答應了楊大軍了。

當他們到了胡林宏住的一個小院子。

馮大月看見鬍子長長,面容憔悴,無精打採的胡林宏,立刻凄慘地哭了起來,「我兒呀!你怎麼會弄成這樣呢!看到你這樣,媽有多心疼呀!」

唐小芯看著馮大月抱著胡林宏足足哭了一個小時。

胡雪珍和楊大軍非常擔心她身體會承受不住,連忙勸馮大月。

唐小芯實在看不下去了,端起院子里的一盆水,直接朝胡林宏潑了過去。

瞬間,將馮大月和胡雪珍、楊大軍給看呆了。

而唐小芯覺得心情倍爽,以前的種種,現在她總算是出了氣。

但她也不能表現得太明顯了。

收斂了一下,義正言辭地怒斥胡林宏,「你看看你現在像什麼樣,讓你媽五六十歲都還在擔心你,你覺得你好意思嘛你,你已經不是兩三歲小孩子了,遇到了事情,就跟沒了魂魄一樣,要死要活,看到你這麼窩囊,我和錦琛都瞧不起你。」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抹掉臉上的水跡,胡林宏嘴角露出的苦笑,他現在都已經從部隊退下來了,而席錦琛呢,可以接受部隊安排去單位上班,他始終都還是輸過了席錦琛。

「既然你現在都已經被退下來了,又跟任曉萍離了婚,你媽以後都要是靠你養的,你就應該振作起來,想想你還有什麼特長,然後去發揮,也一樣可以掙錢。」

「唐小芯你說得容易,你以為我沒想過要做什麼,想來想去,都是我做不到的事。」

「你怎麼做不到了?你好歹也是當過兵的人,你可以做的事情多了,比如……」當保鏢,等等,好像這個年代,當保鏢不適合,也沒幾個很有錢的人。

所有人都看著她。

唐小芯急中生智,「當搬運工,你有力氣,不是嗎?還有,你可以去煤礦場做事,當裝修小工,還有……總之有很多適合你自己做的,是你自己過不了你自己那一關,放不下身段去想而已。」

馮大月覺得唐小芯說得很對,但是她兒子都已經是這個樣子了,她這個當媽的不能這麼去說自己兒子。

胡雪珍靜靜不出聲,心裡覺得很難過,以前那個可以撐起家裡一切的哥哥,就這個樣子。

楊大軍看著胡林宏這個樣子,他的想法和唐小芯的一致,但怎麼說都是他大舅子,他不好評論。

唐小芯又見胡林宏安靜了,就連楊大軍他們都沒出聲,自己這麼一個外人留下來,那也不太合適了,於是就說:「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然後又再跟楊大軍說一聲,自己還有事,要先回去了。

馮大月等唐小芯走後,對胡林宏語重心長:「唐小芯說得並不是沒有道理,林宏呀!事情都已經是這樣了,你也要坦然接受,你躲躲藏藏也不是辦法,你跟媽回去吧!反正你在城裡也沒什麼事做,跟任曉萍也離了,回到咱們村子里,媽給你找一個本本分分,跟你踏踏實實過日子的女孩子,然後給媽生個白白胖胖的孫子,林宏呀!媽真的不知道自己還有多長的日子,媽就想看著你給咱們胡家留個后。」

「媽!」胡林宏目光愧疚,「我……」他手指收箍成拳頭。

他真的很想聽從他媽安排,回老家去,然後再娶妻生子,可是,打從他還出來當兵那一刻起,他就想著如何光宗耀祖回去,讓他媽以及死去的老爸引以為榮,也讓那些鄉親們羨慕他媽,羨慕他們家出了這麼一個能幹的兒子。

可這一切都毀了,都沒了。

他就這麼回去了,不僅僅不能給家裡帶來好的名聲,反而還會讓鄉親們說他如何沒用,還會拖累家裡。

那他還不如不回去。

馮大月看著他臉上猶猶豫豫的神情,怎麼說兒子都是自己生的,她又怎麼會不了解呢!「你是打算繼續留在城裡,是嗎?」

「嗯!」

「哥!」胡雪珍擔憂望著他,「你還是聽媽的話回家去吧!在家裡我們都在,做什麼,我們都可以互相有個照應。」

「……」楊大軍不出聲看著他們,他也知道自己這個時候要是出聲的話,很容易引起胡雪珍或者胡林宏的不滿。

「算了!」馮大月有氣無力,「讓他去吧!」

「媽!」

馮大月對胡雪珍輕輕地搖了搖頭,「你哥從小到大都不用我操心,我相信這次他也是一樣的。」

「……」胡雪珍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說她媽了,對她哥又不是很放心,但又不得不讓她哥留在城裡這邊,嘴裡還說相信她哥。

唉!

她媽都已經決定這樣了,她也只能是支持了。

過兩天,馮大月和胡雪珍他們回去,也留了家裡所有的錢一百塊給了胡林宏,還讓胡林宏自己要保重。

胡林宏等他們一走,自己慢慢也走出了退下來的陰影,開始琢磨自己能幹點什麼。

……

集聚四五工廠的那邊的店子今天正式開張。

唐小芯也是為了造勢,請來了龍舞和舞獅,當然,為了吸引上班的工人,她特地將時間推到了十一點多才開始。

又是敲鑼打鼓的,熱鬧得不得了。

一下子就讓很多人都會記住,他們這一家芯姐大排檔。

唐小芯還發派免費的奶茶和水晶湯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