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明打開盒子,立刻被裏面的一顆石頭給吸引了。準確的來說這已經不是一顆石頭,而是跟上次在礦區洞**牆壁上密佈的石頭一樣,陽石徹底轉化成爲了陰石。

“看你的表情,想必你已經明白了。事實正如你想的那樣,這次出現的鬼村,等級很高,不一定是一個村,很可能是一個鎮。

鬼鎮的等級和實力可不是我們一個小小的地方軍區可以抗衡的,裏面的魑魅魍魎不計其數,夜叉更是比比皆是,每一個鬼鎮都會由一名乃至數名統領坐鎮。

最可怕的是,有時候在鬼鎮內還會有鬼將坐鎮。

陰人統領的實力相當於我們的侯境,鬼將的實力相當於我們的王境。但真正對上,我們三個侯境強者纔可勉力對抗一個陰人統領。

風明,現在你可還有什麼想問的?你可知我爲什麼沒有將實際情況通傳全軍了?”

裴將軍自顧自的說了一大堆,可當他將目光再一次看向風明後,是被他臉上的神情給嚇了一跳。

那是一種興奮,渴望的神情,似乎對鬼鎮有着無限的嚮往。

“將軍,你爲什麼稱鬼物爲陰人?我這是第一次從他人口中聽到對鬼物的別稱。”

“這不怪你,有時候你的實力不夠,境界不夠,對於一些事是不瞭解的。等你境界和實力夠了,有些在原先你看來很神奇的事,也就變得很平凡了。

魑魅魍魎這些鬼物其實算不得對我們有真正威脅的,淨世庭要做的就是專門淨化這些傢伙。

而我們軍隊要面對的是真正來自對立位面的陰人,也就是你口中的鬼物。

他們生活的地方叫陰間,他們那裏也像我們這裏一樣有着嚴格的等級劃分。我們死後要去陰間,但我不知道我們去的陰間是不是他們所在的那個陰間。

主繼承者們 花開緩緩歸 自古以來,我們的學者就在研究,我們內部也是分裂出兩大陣營。

一大陣營認爲,陰人來自陰間,那裏是我們先祖去的地方,和陰人戰鬥,那就是對祖先的不敬。

錦繡農門:惹火美嬌娘 另一大陣營認爲,陰人的確來自陰間,但我們先祖去的陰間決不可能是他們所在的陰間,如若不然,豈不是自己在滅絕自己的子孫嗎?

兩大陣營的爭議不僅在我們這裏有,在西人,在修羅國也都有。至於事實究竟是怎樣的,至今沒有一個人能給出明確的答案。”

“很複雜啊!我還是不去研究了,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就行了。

將軍,那我就先出去了。”

“等一下,從今天開始,你就不要做執戟郎中了,做我的軍師吧!你的身份一旦轉變成軍師,你我之間也方便談論一些。

找一個人傾訴總比我一個人沉思要好。再說你那麼聰明,放着不用,豈不是浪費!”

“將軍,我這升的也太快了吧!軍營中會不會有人說閒話,我擔心影響到你的名譽。”

“收起你的擔心,我做事向來公平公正,只要你在今後不給我掉鏈子,有誰會在背後詆譭我?”

“是,將軍,卑職明白了。我這就去換取身份令牌和軍需處退還鎧甲。”

“慢着,我的話還沒有說完,你那麼着急走做什麼?”裴將軍第二次把風明攔了下來。

“將軍請講。”

“劉柏是不是你的朋友?你們之前認識嗎?”

“回將軍的話,我之前並不認識劉柏,我們是在軍營中認識的。我覺得他是一個不錯的人。”

“我信你。那你可知現在的他很危險。

偵察營此次一共派遣了二十人前去執行這趟任務,但回來的只有十九人,少的那一個人正是劉柏。”

“將軍對我說這話的意思,可是讓我前去尋找?”

“沒錯,你願意嗎?”

“我願意,但將軍能告訴我一個理由嗎?我只是一名普通的文者,您派我去執行如此艱險的任務,就不怕我有去無回嗎?”

“我相信我的眼光,我也相信你不會讓我失望。不知道,我的這個回答可讓你滿意?”

“原來將軍到現在還是不信任我啊!也罷,日久見人心,我相信總有一天你會真正的信任我,將我視作軍營中,你唯一可以信任的人。”

“好,我期待那一天早日到來。你收拾一下,馬上就可以出發了。

我希望在你回來時,能把劉柏給我帶回來。我不希望我們還未和陰人交戰,我這裏就一下損失了兩名未來之星。”

“諾!”風明彎腰行禮,嘴角掀起微微的弧度。 脫下軍裝,換上儒裝。風明一下覺得自己回來了。

爲了不引人注意,他這一次沒有向軍需處借馬匹,而是決定徒步前往。

走向鬼鎮即將出現的方位,風明的心裏一直在回憶着和劉柏有關的所有記憶。

越回憶分析,他就越覺得劉柏的失蹤不是一個偶然事件,而是一個正常事件。劉柏的真實身份應該和自己一樣,做了隱瞞。

界路上,一座簡單的茶廖內,風明點了一壺茶,在那細細的品着。就算是粗茶也有其獨特的芳香和味道。

“大哥,你說我們這樣做好嗎?他畢竟是劉家的二公子啊!”

“噓!小點聲,你生怕別人不知道是不是?我們是三公子的人,除了三公子,其他的人關我們什麼事?我們只要按三公子的吩咐行動就行了。”

“三弟,大哥說的是。再說我們也沒有殺他啊!只是把他引入了陰氣凝聚的中心,是生是死就看他的造化了。

若是他能活着回來,我們就跪地求饒,他那麼好的心腸,也不會拿我們怎麼樣。他比我們清楚,自己的那個弟弟是個什麼心腸。”

“嗡”的一聲,透明的結界很突然的將他們三人給圍了起來。

“是誰?我們可是劉家的人!得罪了我們,可沒有好果子吃!”老大心裏明白,能夠這樣神不知鬼不覺釋放結界的人,不是他們三個人可以對付的。

“劉家?真巧啊!我也認識一位劉家的人,他叫劉柏,不知諸位可曾見到?”

妙俊風的話讓站起來的三人神色一緊,他們害怕的就是家中會派強者保護二公子。如今還真是怕什麼就來什麼。

“前輩,我們不認識你口中的劉柏,我們之間可能有誤會。”

“哦?是嗎?那我們可要當面把誤會說清楚了,不然放在心裏可是很難受的。”

“嗒嗒嗒”的腳步聲響起,一身淺白儒衫的妙俊風是一步步的走到了他們面前。

“大哥,我看他就是裝的!先拿下他再說!”

“二弟,不要輕舉妄動!”

只可惜大哥的話終究是慢了一拍,如今的二弟再另一個結界中痛苦的掙扎着。

“前輩,還請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跟他計較。我二弟就是脾氣衝,我代他向您賠罪了!”老大說着就要跪拜下來。

“不用給我來這套,我不是你家二公子,我的心腸很硬。就算是你家三公子的心腸也未必能比得上我。”

“啪啪啪…”一滴滴的冷汗是從老大和老三的臉上不斷滴落。

眼前這個看起來儒雅斯文的人,身上散發出的氣場讓人感到陰寒,一股發自骨子裏的冷讓他們倆瑟瑟發抖的站在那,一動也不敢動。

“說,你們把他引入哪裏了?”

“我們若是說了,您會放了我們嗎?”

“你認爲你有資格跟我談條件嗎?”妙俊風笑了,笑的很邪意。

“我說,我說,前輩我說。……”老三在他們兄弟幾個當中,算是善良的,他再也抵擋不住內心的恐懼,對着妙俊風就把事情的整個過程說的清清楚楚。

“很好,你可以活,他們必須死!”

話音落下,困在結界內的老二隨着結界一同消失了,老大則是站在原地,但雙眼中已經沒有了光彩。

“你離開劉家吧!你內心的善良救了你。記住,日後要多多行善,也只有善念纔會保佑你!”

老三的腦海裏響起了妙俊風的話,可妙俊風的身影卻早已消失在他的面前。

“俊風,你爲什麼不連同他一起解決呢?難道你就真的放心他不會回去告密?”

“混沌,你怎麼看?說給他聽聽。”

“我覺得大哥這麼做是對的,賞罰分明本就是天道的規則之一。劉柏沒有死,他只是參與者,並且也在爲自己做的事懺悔。

既然如此,我們就給他一個機會。嘿嘿,二哥這一次我可是比你高那麼一點點哦!我可是看到大哥在他體內留的後手了。”

“什麼後手?我怎麼沒看見?快說!”

“一絲很微弱的電流。只要他真的聽大哥的話,那這一輩子都會平平安安。若是陰奉陽違,那這電流就會瞬間擊穿他的心臟。”

“嘶!俊風啊!現在的你怎麼變得這麼狠?你還是我認識的那個善良的人嗎?”

“我當然還是我,只是現在的我比以前成熟了。防人之心不可無,誰知道在今後利益的驅使下,他會不會做出有違今天承諾的事。留一手總歸是好的。”

“嗯,也對。我們趕緊去找劉柏吧!若是真等鬼鎮降臨了,就算我們想救他,也是有心無力了。”

往前走了一截後,有一段界路,被一排軍人給圍了起來。他們每一個人的修爲最低都是一月境界。

“界路維護,閒雜人等請速離開。”一名軍官對靠近的妙俊風喝道。

“你好,這是我的令牌,我要從這裏進去。”

見到令牌,軍官立即行禮道:“拜見軍師大人,裏面兇險,還請您多多保重。”

“謝謝。”

妙俊風在他的目送下,穿過了界壁,走入了野路中。

“好年輕的軍師啊!希望他能活着回來。”軍官送上了一句真心的祝福。

對於野路,妙俊風可以說是很熟悉的。可是今天,野路的氣氛變得連他都有點不認識了。

方圓百里之內一個鬼物也沒有,陰氣也不是很濃郁,溫度跟之前界路上的溫度相差無幾。

“這是怎麼回事?難不成這裏被淨化了?”

“俊風,速度加快,往劉柏的位置趕去!這裏氣氛越平靜祥和,離鬼鎮出現的時間恐怕也就越近了。”

所羅門的話讓妙俊風的身影立刻在林間穿梭起來。隨着速度的加快,離陰氣凝聚中心越近,妙俊風也是感覺到鬼鎮很可能會隨時降臨。

“到了,真濃蘊!”

妙俊風站在一株大叔的樹幹上,望着眼前那濃黑到極點的黑色,他真不敢相信,陰氣凝聚的中心竟然會是這個景象。

“劉柏,你可一定不能有事啊!我來了,你可一定要堅持住!”

妙俊風單腳一點,像離弦的箭一般,直入黑色極點的中心。

陰氣他不怕,真正的黃泉都去過了,害怕這一點在陽間的陰氣嗎?

帶着這股信念,他的身影在短暫的片刻後,也是消失在了這陰氣凝聚的中心。 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讓視力在這裏完全失去了作用,用睜眼瞎來形容現在的妙俊風是在合適不過。

“俊風,不要着急,將精神力放出體外。憑你如今的實力,半徑十米之內的事物你應該能感覺得一清二楚。”

“大哥,要不我幫你吧!我可以變得很亮的。”

“混沌別胡鬧,這是對他的考驗。俊風的精神力停留在有形無質很久了,我們得幫他提高到有形有質。

雖然有時候他可以將精神力做到有形有質,但只有一瞬,而不能長久。我們想要他走的更高更遠就必須要不斷的提醒他,幫助他,磨鍊他。

這麼好的機會若是錯過了,那豈不是我們的損失。”

“好吧!聽你的,誰讓你是二哥,又是偉大英明睿智的所羅門王呢!”

妙俊風按照所羅門的話,將精神力釋放出來,形成一個虛擬的光罩。半徑十米內的事物他果然感覺的一清二楚,甚至比眼睛看到的還要清晰。

明明自己看到的只是很小的一片範圍,可進來後,卻發現這裏壓根就不像自己看到的那樣。

這分明就是連接現世和陰間的通道,濃郁的陰氣實際上就是用來穩定通道,拓寬通道的。

“呀呀個呸的,這麼大的地方,劉柏會去哪呢?他可別傻乎乎的走到陰間去了。要真是那樣,就算我把他撈回來,他也廢了。”

“俊風,話不能這麼說,你怎麼就知道他不能適應這裏的陰氣呢?這萬一他要是過了問道境的強者,選擇的路就是至陰之路,那這裏對他來說,就是修煉寶地啊!

若不幸被我言中,那他來軍營的目的,豈不是呼之欲出了。”

“嗯,你就天馬行空的推理吧!反正我目前也找不到合適的證據來反駁你。 腹黑大總裁的失憶小新娘 也只有見到劉柏,我才能拿事實反擊你了。”

“嘭”的一聲,光罩出現了輕微的震動。

妙俊風朝着那個方向感覺了一下,發現什麼事也沒有,有可能只是氣流的碰撞而已。

“嘭嘭”兩聲,這一次讓光罩出現的震動加大了幾分。

“所羅門,混沌,你們看到是什麼了嗎?”妙俊風的心有點虛,畢竟這樣的場景和情況,自己是真的第一次遇見。

雖說和野路,鬼物,黃泉都打過交道。但像這樣只能憑藉精神力去和未知事物打交道的,還屬頭一回。

“應該是鬼,也就是陰魂。”

“嗯,也許是幽靈,或者是亡靈呢?”

“喂喂喂,請你們顧及一下我的感受好不好?你們倆到底看到那是什麼了嗎?”

“我不是說了嗎?是陰魂。”

“我也說了,是亡靈!”

“好吧!那你們看見有多少鬼物在圍着我們嗎?”

“不好說。”

“說不好。”

“得!打住!我不問了還不行嗎?你們兩個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有默契了!等我處理完眼前的事,回去後再好好的跟你們談一談。

很久沒有給你們上課了,我估計你們已經把我課程的指導思想給忘了。”

“嘭嘭嘭…”這一次的撞擊聲很多,多的連妙俊風都分辨不出,究竟有多少鬼物撞擊到自己的光罩上。

“怎麼會有這麼多的鬼物?難不成這就叫陰魂不散?”妙俊風對於這個詞重新有了認識。

“咚咚咚…”撞擊變得猛烈起來,光罩震動的頻率跟着加快起來。

頻率的加快讓妙俊風不得不加大精神力的輸出,以此來穩定光罩。

虛弱的感覺一點點的涌上心頭,頭痛之感也是一陣陣的在加強。

圍攻光罩的鬼物,終於在妙俊風的力挺下,現出了真實的身影。

它們沒有具體形態,就是一個個的光影。有的光影像人,有的光影像動物,更有甚者就是一塊石頭。

越是凝實的光影撞擊自己光罩的力度就越大,對自己的影響也越嚴重。

“俊風,你可一定要堅持住啊!只要挺過去,你非但在精神力的造詣上會有所提高,以後再遇見它們,也不會像現在這樣被動了。

這些陰魂是不能超生的陰魂,他們只能通過借殼來轉生。現在的你就好像是黑夜裏的一盞明燈,在吸引着它們不斷地趕來。

我知道你心裏不爽,想罵我!但想罵也得等你撐過去再說。平時的它們對你而言,完全沒有半點威脅,但在這裏它們將是你的最大威脅。”

“所羅門,這次被你給害慘了,你就不擔心我堅持不住嗎?”

“當然擔心,我和混沌的命與你是一體的,要不是爲了你好,你覺得我們倆會這樣豪賭一場嗎?”

“謝謝您二位啊!我現在想用雷霆萬鈞把它們給轟成渣!”

“不行的!在這裏你召喚不來雷霆,就算使出來,那微弱的力量只會拖垮你,不會幫助你。

你也不用想着釋放出殺道印記,你認爲這些陰魂害怕它嗎?它們自己都不知道已經死過多少回了,還會怕你用殺意去威脅它們嗎?

好了,不要分心,繼續往前。看在你這麼辛苦的份上,我就好心的提醒你一下,只要再往前走五百米,你就可以看到劉柏了。”

“你不會又在忽悠我吧!混沌,你說句話,他是不是又在挖坑,讓我往裏跳!”

“大哥,這回二哥真的沒有挖坑。劉柏的確在你前方五百米的位置上,只是他快有些堅持不住了。”

“好,我相信你!我們衝啊!”

妙俊風一咬牙,晃着暈乎乎的腦袋,一個勁的往前跑着。

“妙俊風,虧我們那麼久的兄弟,我說的話你竟然不信!你竟然敢懷疑我!一會你別找我!找我也不會理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