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離眼看著太陽要出來,時蓮兒根本不想躲,他一咬牙,將她扛起來,在太陽完全升起來的時候,他們找到了一處廢棄的防空洞。

顧離的後背被太陽照到,冒了一層黑煙,他本來就重傷,如今一來,他再也支撐不住,一頭栽倒。

時蓮兒踢了踢他,跟著他躺下來,顧離迷迷糊糊間感覺有人親了親他的唇。

「你這麼想報仇,那我替你殺了鳳沉希。」

時蓮兒是殺不死鳳沉希的,顧離自己也知道,他只是咽不下這口氣,他這麼多年活著或者死去都像是個笑話,他所謂的報復不過是想給自己找個宣洩口罷了。

可他不能讓時蓮兒去送死…

她對他好,他是知道的,可是他的心早就千瘡百孔,再也不是完整的了,也再也不想裝任何人。

等顧離醒來的時候,天已經黑了,他四處看了看,不見了時蓮兒,他心一慌,想到了時蓮兒說的話,顧離顧不得其他,出了洞就往鳳沉希家去。

到了才發現,鳳沉希家裡黑漆漆的,什麼都沒有。

他感覺到一絲不妙,進了屋子,屋子裡安靜異常,這種安靜讓顧離覺得害怕。

「時…時蓮兒…」他的聲音帶了一絲顫抖。

沒有人回應,就連鳳沉希都不見了蹤影。

「時蓮兒…」

顧離又叫了一聲。

還是沒有回應。

顧離將房子的大大小小每個角落都找了,依舊沒有找到,只在角落找到了一根碧玉的發簪,這是時蓮兒經常戴的。

他出了別墅,茫然的看著四周,四周黑暗寂靜,無窮無盡的黑暗卷著孤獨將顧離整個吞沒。

顧離感覺,自己失去了感官,失去了一切思考的能力,而這僅僅因為,他擔心時蓮兒沒了。

顧離茫然無錯,像個小孩子蹲在地上,痛苦的叫出了聲。

鬼是沒有眼淚的,顧離的哀嚎傳出去很遠…

許久之後,一陣響動傳來,顧離抬起頭,看到一身紅衣的時蓮兒就站在不遠處心疼的看著他。

顧離站起來,跑到她身邊,緊緊抱住了他問。

時蓮兒一愣,也抱住了他。

許久之後,顧離才放開她,怒道:「你去哪裡了?」

時蓮兒道:「我找鳳沉希去了!」

她來的時候,發現鳳沉希不在別墅,那個喬如安也不在,時蓮兒找了一圈沒有找到,便尋找他們的氣息,卻發現,鳳沉希和喬如安在醫院。

她不知道他們在醫院做什麼,可時蓮兒知道,鳳沉希很在乎那個女孩子,她想著綁架了她,然後要挾鳳沉希。

鳳沉希看起來很著急的出去了,她就進了房間,喬如安根本看不到她,不過她臉上的笑容讓她很意外。

然後她看到了那張檢查單,時蓮兒看不懂,卻認識字,診斷書上明確的寫著喬如安已經懷孕一個月。

時蓮兒愣住了,她再看喬如安時就下不去手了。

很快鳳沉希就回來了,時蓮兒看到他臉上是欣喜。

沒錯,就是欣喜。

鳳沉希像個小孩子,完全的慌了手腳,可他臉上是難掩的欣喜。 第895章你說我懷孕了

時蓮兒從醫院出來,就決定了,顧離想報仇是不可能的,他要是再尋死,她就陪著他好了。

誰知道她去了之前的防空洞,沒看到顧離,就知道他來鳳沉希家了。

時蓮兒便趕了過來,遠遠的她聽到了他在哀嚎。

「以後不許再去找他!」顧離嚴厲的說。

時蓮兒擔憂的看著他:「那你呢?你還會去找他嗎?」

顧離搖頭:「不了,我再也不會了!」

時蓮兒鬆了口氣,兩個人沉默了一會兒。

時蓮兒說:「喬如安懷孕了,鳳沉希的種。」

說完她有點好笑:「也不知道會不會生一隻小狐狸出來。」

顧離點頭:「肯定生一隻狐狸出來,到時候恐怕要嚇死接生的人了。」

他惡趣味的想象了一下那個畫面,然後笑了:「我要看看他會不會生一隻狐狸出來。」

時蓮兒知道他又要開始得意忘形了,她無奈的笑笑:「我賭十萬陰幣。」

顧離道:「一百萬,我跟你賭。」



鳳沉希和喬如安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了,他們是晚上辦事的時候喬如安忽然就見紅了。

喬如安沒覺得有什麼,可是鳳沉希感覺不太對。

一個月的胚胎還沒有心跳,鳳沉希也感覺不出什麼來,於是拉著喬如安去了醫院,結果檢查結果一出來,他就被醫生訓了一通。

「你們年輕人知不知道什麼叫節制?都懷孕了還這麼胡來…」

醫生後來的話鳳沉希沒有聽進去,他就覺得自己像是突然被天雷擊中了一般,愣在了原地。

「你說我懷孕了?」

醫生看傻瓜一樣看著他,最後無奈道:「不是你,是你女朋友懷孕了。」

鳳沉希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出來的,他開始是錯愕的,後來又覺得稀奇,最後是欣喜。

他鳳沉希也有孩子了嗎?

怎麼可能呢,他從來沒想過,有一天他鳳沉希也會有孩子的啊。

鳳沉希跑進病房,喬如安正卧床休息,見他進來,她說:「我沒什麼事,根本不用住院,我們回去吧。」

鳳沉希盯著她笑。

「檢查結果出來了?怎麼回事?」

鳳沉希還是看著她笑。

喬如安皺眉:「你說話啊!」

鳳沉希依然在笑。

喬如安「…」

「你看這個…」

鳳沉希把檢查單子給她,然後自己跑出門辦出院,這種醫院,人多眼雜不利於養胎,他要從新買別墅,換個適合養胎的,適合孩子住的,對了還要請人照顧喬如安,她每天好吃好喝好,孩子才能長得好。

還有…

鳳沉希想了一大通,出門打電話安排了。

喬如安卻被自己懷孕的事雷的外焦里嫩。

她一時不知道怎麼辦好?

她和顧離想的一樣,萬一生一隻小狐狸出來怎麼辦?

喬如安捏著檢查單,又回憶剛剛鳳沉希的反應,他那個樣子到底是高興還是不高興?

他不愛她,想必不希望她生下他的孩子吧?

喬如安心中不安,等鳳沉希回來時,她試探道:「孩子會打掉的…」

鳳沉希一愣,臉色也不好起來:「你說什麼?」

「我說,你不喜歡我會打掉的。」

鳳沉希的臉黑如鍋底。

喬如安不敢說話了。

「為什麼?」鳳沉希問。

喬如安一怔。

「為什麼不想要我的孩子?」他又問。

喬如安錯愕,很快她小聲道:「我以為你不想要。」

「我想要!」

鳳沉希道:「我從來沒覺得哪一天像今天這麼充滿希望。」

喬如安抬頭看著他。

鳳沉希也看著她。

良久之後,鳳沉希將她擁進懷中,輕聲的說了句:「謝謝你。」

鳳沉希的動作很快,等喬如安回家時才發現,不僅住的地方變成了風景優美的別墅區,就連家裡都多了兩個保姆照顧喬如安的起居生活。

喬如安真正的體驗到了,什麼叫衣來伸手飯來張口。

起先她還覺得挺稀奇的,後來就覺得膩了。

正好蔚藍打來電話,說要一起聚聚。

喬如安就和鳳沉希說了。

「不行!」鳳沉希拒絕:「外面太危險了。」

兩隻鬼在外面別以為他不知道。

喬如安不高興:「我天天待在家裡都要抑鬱了,萬一得了產前抑鬱症怎麼辦?「

鳳沉希皺眉。

喬如安在他臉上親了一下:「要不你陪我去好不好?有你在我不會有事的。」

鳳沉希最後還是點頭同意了。

蔚藍說的聚聚其實是大學同學聚會。

地點就定在金碧輝煌大酒店。

喬如安的肚子還不到三個月,不顯懷,根本看不出來。

不過她坐的豪車倒是都看出來了,尤其身邊還跟著極品帥哥鳳沉希。

鳳沉希那可是喬如安邁一步台階都怕她跌倒的人。

婚債,總裁請節制 引得喬如安一眾同學羨慕嫉妒恨,都說她找了個有錢人,還以為是個半百老頭什麼的,哪裡知道是鳳沉希這樣的。

這樣的帥哥,別說被包養了,就是倒給錢也願意啊。

眾人心態不明,不過飯桌上大家都是很融洽。

蔚藍畢業就進了一家公司實習,如今已經轉正了,完完全全是一個都市的小白領了。

喬如安有點羨慕。

蔚藍道:「你羨慕我們?」她笑了一下:「大家都在羨慕你好不好,你看看我們那些女同學,眼睛都長在鳳沉希身上了。」

說完她壓低聲音道:「你是怎麼把一隻小野狼訓成一隻小狼狗的?」

鳳沉希聽到野狼和小狼狗不由的皺眉。

喬如安道:「你別胡說,哪裡有!」

她難道說是肉體誘惑,加奉子成婚?

她心裡其實有點悲哀,她覺得鳳沉希的好是因為孩子不是她。

一場同學會很愉快的結束了,不管每個人心中怎麼想,大家都是成年人,早就褪去了當初學校的青澀,很多想法自然也不會表現出來。

喬如安很開心。

出來的時候,鳳沉希要去取車,蔚藍說她陪著喬如安沒有問題。

鳳沉希猶豫了下,去了停車場。

喬如安和蔚藍和同學們一個個打招呼分別,最後門口剩下她們兩個人。

「我們送你回去!」喬如安說。

她不放心蔚藍一個人。

蔚藍笑道:「不用了,我打車回去就好了。」

兩個人說著話,絲毫沒有注意到,遠處一輛疾馳而來的汽車… 第896章等著一天太久了

喬如安嚇壞了,那輛汽車就像是專門沖著她來的,她根本來不及做什麼反應。

旁邊的蔚藍大叫出聲。

就在喬如安覺得她死定了的時候,面前忽然出現一個人,那輛車也被那個人硬生生的擋了下來。

喬如安在睜開眼睛時,看清了面前的男人,男人長相清秀英俊,嘴角含著一抹笑意,他一隻手擋下了疾馳而來的汽車,車上的司機被安全氣囊彈暈了過去。

男人看了喬如安一眼,瞬間不見了。

喬如安半晌回不過神來,直到跌進一個溫暖的懷抱。

「沒事吧?」鳳沉希急切的聲音傳來。

喬如安抱緊他,半晌才哭出了聲。



回到家的時候已經很晚了,喬如安受了驚嚇,好在孩子沒有事。

鳳沉希安撫好她,轉身出了門,看著漆黑的夜色幽幽道:「出來。」

顧離和時蓮兒走出來,鳳沉希看了他們半晌,才問:「為什麼?」

顧離為什麼救喬如安,鳳沉希想不通,顧離若是報復他,讓喬如安死了,對於鳳沉希來說打擊是致命的。

顧離嘲諷道:「我雖然是鬼,可我沒有你們那麼卑鄙!」

鳳沉希沒說話。

顧離冷笑:「而且我和時蓮兒打賭,你女人會生一隻狐狸出來,到時候會嚇死接生的人,如果她死了,我們就看不到結果了。」

鳳沉希盯著顧離,他知道他沒有說謊。

他說不出自己是什麼心情,想說聲謝謝,可是話到口邊還是沒有說出來。

良久他才說:「我早就是仙體,我的孩子不會是狐狸,何況如安還是人。」

致命索情:男神強勢奪愛 顧離皺眉,固執道:「不可能,我不信,一定會生一隻狐狸出來。」

說完就不見了。

時蓮兒無奈的搖搖頭,看了一眼鳳沉希道:「顧離從來都不是個壞人,他要的只是你們的尊重,還有你們的一句道歉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