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瀾心裡嘀咕,沒有敢說出來,只能小心翼翼的反問江小姐:「那……江小姐您現在還進去找老夫人嗎?」他也害怕捅婁子,誰知道裡面的人都是誰。

碰上穆家的那些極品,顧瀾能想到接下來會發生什麼無法描素的局面。

「顧瀾大哥你想過去找你們少爺回個話說我在老夫人這裡,免得你們少爺著急生氣,遭殃的可都是你們這些人。」

顧瀾;「……」真是厲害,一針見血的讓他麻利邊兒玩去,不要留下來妨礙她。

裡面的人,要只是老夫人的中心屬下那絕對沒有什麼問題,就怕是某些人打著幌子到公司找老夫人,順便利用老夫人威脅少爺或者江小姐。

「顧瀾,你還愣著幹什麼呢,快點兒回去復命,我要進去了。」

裡面鶯鶯燕燕,顧瀾還很不放心。

「就算是懷著目的地的人,你留下來能幫到什麼忙,去找你們少爺有可能救我除水深火熱。」

「好。」這話在理,顧瀾轉身離開。

江緋色深呼吸,抬起手敲門……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敲門聲在安靜的走廊外特別清脆,裡面的歡聲笑語也在江緋色敲門那一秒,靜止了下來。

江緋色鬆開嘴角,輕笑著開口:「竹姨,是我。」

房間內的老夫人咦了聲,叫身邊的人走出來給江緋色把門拉開。

江緋色走進房間,一眼就看見剛才與老夫人說說笑笑的人。

真是冤家路窄。

你不想遇見的人,偏偏會在你最不想看到的地方出現,還會把你膈應得無話可說。

誰讓人家的身份光明正大,與她這樣的冒牌貨不是一個檔次。

想到顧瀾說的事情,再看看穆雅言在對面笑容淺淡,眉目高冷女神姿態,目不斜視,江緋色心裡就越發的膈應到不行。

「緋丫頭?怎麼過來了。」老夫人一看真是江緋色,就叫人到面前,笑吟吟的拍拍身旁位置,讓江緋色坐過去。

江緋色沒有看錯的話,老夫人叫她過去坐那瞬間,穆雅言眼神一沉,壓抑著什麼那般握緊了拳頭。臉色也微微抽動,隱忍著不讓自己爆發,指向江緋色破口大罵。

「緋丫頭,你怎麼會在這兒,池兒是跟我與你老爺子過來,沒聽他說你也要到這邊。」老夫人沒有看到孫女的小小奇怪舉動,拉住江緋色小手拍了拍,笑著問她。

江緋色當然不能說她知道老爺子與老夫人過來公司,是交代後事。

尤其當著穆雅言的面前,她說話不小心翼翼也不會無知的橫衝直撞。

「怎麼不說話。」

老夫人慈祥的聲音讓江緋色心尖一暖,放鬆了警惕的緊繃,眉目如畫地溫柔笑開,「我是過來找夜池大哥有點事,因為比較著急,所以直接過來,正好聽他說竹姨你跟老爺子都在這邊。」

「噢,真是這樣呢。」老夫人笑得有點壞,意味深長的把尾音拉得長長的,臊紅了江緋色一張小白嫩臉蛋兒。

「哈哈,竹姨跟緋丫頭開個玩笑呢。」老夫人實在是很喜歡江緋色,見她難得一提到大孫子就嬌羞,心中也歡喜了幾分,覺得大孫子的心思八成有戲。

這有戲了,那她可不想打擾。

見江緋色還羞著小臉,老夫人笑眯眯轉開了話題:「既然過來了,那就一起等你老爺子與池兒下班,一同去吃個晚餐。」

一旁不吭聲的穆雅言,拳頭又握得更緊些。

「雅言,你也一起過去吧。回來一段時間,你也沒有同爺爺奶奶還有你哥哥好好吃一頓飯。」老夫人輕聲朝孫女笑道,「還有,雅言你在緋丫頭面前怎麼說也是個小姐姐,要多多包容不懂事的妹妹,把緋色當成自己的妹妹相待。」

老夫人話裡帶著提示,在告訴江緋色什麼都不需要說,她老夫人心裡明鏡,也告訴孫女,江緋色這個孩子是他們養大當成自己孫女,也是大孫子穆雅言親哥哥穆夜池喜歡的人。

這麼一句輕飄飄的話說出來,含義落在旁人耳朵里就各自心裡有數,果然是姜老的辣,老夫人威武。

江緋色嘴角含笑,轉身看向穆雅言,笑道:「雅言姐姐,你今天怎麼也過來公司了,是陪著竹姨一起嗎?」

瞧她多識相啊,聽老夫人的話,做個乖乖的孩子,誰管穆雅言現在眼底深藏的功與名。

穆雅言的小拳頭都握得顫抖了。

心裡暗罵江緋色不要臉,陰險狡詐,在奶奶面前她也不敢放肆,只好皮笑肉不笑的應著:「緋色你也是啊,我還以為你不願意踏進哥哥的公司一步呢。」

「來嘗嘗這個,這是你們梅姨今天花著心思自己做出來的櫻花甜糕,味道清淡酥軟,吃起來可真是讓人愛不釋手。」老夫人笑著把淡粉色糕點分過去,不動聲色將緊張的氣氛化解。

「好,我最近覺得吃什麼東西都不是滋味,正好想吃點清香的甜點改變一下味蕾。」江緋色笑盈盈的點頭,將視線從穆雅言緊繃的臉上移開,笑得頗為開心愉悅。

「怎麼,好端端的,怎麼沒有胃口,是不是還想嘔吐?」老夫人趕緊關心上,目光熱烈得江緋色拿糕點的動作都要頓住。

哎喲,她這可不是懷上了啊,她就是覺得有穆雅言在一邊,胃口真沒法兒好。

「竹姨,當然沒有這些反應,可能是要開春,人的精神會跟著犯困給犯出來的毛病,沒事兒。」這可不能讓人誤會,誤會事小,懷上穆夜池孩子可事兒大上天了。

「那你可得好好注意,要不竹姨跟梅姨提醒一下。池兒這個大老爺們的,肯定不會細心注意這些。」老夫人眼中略帶失望,不過很快就好了。

這事兒不著急,他們還沒有一撇,懷上寶寶什麼的,的確是逼人太緊。

「好,我回頭也跟梅姨好好說。」江緋色略過話題,說道:「雅言姐,你不吃嗎?梅姨做的甜點小時候可都是大家的心頭肉,做多少都吃光光,連你哥都不嫌棄呢。」

穆雅言皺眉,眼中的討厭怎麼藏都藏不完全。

裝什麼單純天真,少噁心人。

特意提起小時候的事情,是不是又想在奶奶面前博取同情。

江緋色就是這麼一個卑鄙無恥的賤人,她一定是故意在奶奶面前這麼說,讓她沒有辦法拆穿她噁心的假面具。

誰都知道江緋色藏在皮肉下的嘴臉,多麼骯髒!

「雅言,緋丫頭跟你說話呢,怎麼不打理人,你回來這麼久,跟緋丫頭也沒好好說過話不是?」老夫人自動忽略掉前幾次自家大孫女做出來的過錯之舉。

不管曉曉那個小孫女怎麼樣,那都是二媳婦教出來的,她這個奶奶在他們母女眼中就是個障礙物,老夫人只希望這個大孫女能識大體,不要同流合污。

二兒子早就變了,她是指望不上,也不能交給他什麼做人的道理。

活了大半輩子,沒有結婚之前還是個得體穩重的大好青年,大兒子入伍的時候就說過以後的穆家交給二兒子管理,他對商業管理這一塊並沒有太大興趣,她是如何都不知道二兒子被二媳婦灌輸了什麼妖風,好端端的人活的歲數越大越歪。

他們夫妻早早將兒子送出國外深造,老夫人一想這件事心裡就嘆口氣。

二兒子與他媳婦打的什麼想法,她和老頭子又不是不知道,苦了池兒了。

「奶奶,我忽然想起來跟朋友約了要見面,我先走了,有時間我在陪爺爺奶奶出去吃一品香。」穆雅言優雅的站起身,高冷的臉上露一絲溫情,同老夫人低聲的告辭。

江緋色停下咬了一半的櫻花糕,抬起眼角笑著不經意的問了句:「雅言姐要出去見朋友呢,我在這邊也好無聊,要不雅言姐姐你帶我一起出門玩。」

賤人!

穆雅言幾乎脫口大罵。

硬生生忍住折扣惡氣,穆雅言臉色僵硬的擠出微微一笑,「下次吧,今天見的人不太方便。」

「哦,原來是不方便帶我一起過去呢,是……雅言姐的男朋友嗎?」江緋色反應很快,笑嘻嘻的反問穆雅言。

穆雅言整個人都僵了。

就在氣氛微妙的時候,江緋色噗嗤一笑。

「竹姨,你看雅言姐臉都紅了,原來要去約會,怪不得不方便帶我這個燈泡一起過去。」

「你這丫頭,開你雅言姐的玩笑呢。」老夫人笑笑,繞過了線,揮揮手:「既然要去見朋友,那雅言你早點出去早點回來。時間趕得急就過來找你哥和爺爺奶奶一起吃個飯,晚上不回去家裡了,就在一品香吧。」

穆雅言眼角的惡氣一收,笑著點了點頭:「好的奶奶,那我先走了。」

「嗯。」老夫人應允。

江緋色挑了挑秀眉,沒有說話,有點心不在焉的咬著清香軟口的櫻花糕。

「對了奶奶。」走到門邊的穆雅言轉身,忽然開口。

「怎麼?」老夫人抬起頭,順手給江緋色遞過去切好的雪梨片。

「我聽說……」穆雅言轉頭看著江緋色,欲言又止。

「跟我有什麼關係嗎?」江緋色很識相,乖乖的反問穆雅言,好讓穆雅言找到接話的當口。

「也不是什麼別的事情,有人跟我說在別的城市見過緋色,我就是想問問緋色,最近有沒有去別的地方……旅遊。」穆雅言這欲說不說的,很容易讓人想歪。

老夫人淡淡的應了聲,「這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緋色已經不再盛世上班,這些年你哥哥也沒有給緋色一個假期,趁著有時間出去旅遊也沒有什麼。」

江緋色點頭。

「我的確出去旅遊,難道給穆家招惹了什麼麻煩,讓雅言姐你特別提醒一聲?」

穆雅言心中冷笑,「既然緋色都這麼說,那可能是別人誤會了什麼,回頭我跟他們解釋解釋就好。」

「誤會?什麼誤會呢雅言姐。我記得我是跟著夜池大哥一起出去旅遊的,是他們誤會我們在一起的事情呢,還是誤會其他不太開心的事?」

話要說清楚嘛。

想害她,那就來唄。

有顧瀾給她提前打下預防針,江緋色應付起來如魚得水,並沒有什麼阻礙。

「那不是,我那朋友看到的可不是緋色你和哥哥在一起。」穆雅言一語雙關,繼續說道:「他們還給了我一些證據,我確認之下,的確是緋色。」

「證據?」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緋色。」穆雅言眼神看著江緋色,眨了眨,示意向老夫人。

老夫人看著呢,就算是有什麼證據,也不能當著老夫人的面不是。

這麼簡單的道理都不知道,還想假惺惺想要討好博取同情?腦子進水了嗎,不是一直陰險狡詐著嗎。

「嗯,雅言姐?」江緋色抬起臉,笑容很是真無辜:「雅言姐你不是從朋友那邊了解到情況了,能不能告訴我是什麼證據呢?」

穆雅言微微蹙眉,輕笑道:「緋色你不是跟哥哥一起出去的嗎,我那朋友可能真看錯,我回頭與他們確認一下再告訴你,可以嗎?」

江緋色表示她很受傷。

「這樣也好。緋丫頭,讓你雅言姐先過去見朋友,好好幫你確認一下。」老夫人在一旁淺淺笑,替孫女找了個台階下,希望能被領情,不然她當什麼都沒有聽到也為難。

「哦,也是,辛苦雅言姐了。希望雅言姐能跟你朋友好好了解,不要誤聽了什麼人的話,讓我忐忑不安。」

江緋色都這麼了,穆雅言就算想向奶奶提醒江緋色就是個表裡不一的賤人,也沒覺得有些不妥當。

奶奶怕她尷尬給台階下,穆雅言也就笑著點頭:「當然,緋色你畢竟是哥哥喜歡的女孩,雖然哥哥沒有宣布你們的關係,但我們大家都看在眼裡呢。」

嘖嘖——

江緋色饒有興味的彎開嘴角,笑容美城了花兒,「謝謝雅言姐。」

「不用,希望緋色你是真心喜歡哥哥。」

穆雅言帶著吐血的傷肝傷肺,灰溜溜滾了。

江緋色很好奇穆雅言是不是去見跟她長得一摸一樣的那個人,她有點心癢,特別想跟蹤穆雅言,看看他們在背後想玩什麼幺蛾子。

畢竟是跟她江緋色有關,別人不珍愛她生命她自己愛,怕死啊。

「緋丫頭。」老夫人拍拍江緋色手,輕聲道:「我們出去,你老爺子和池兒也該下班,談好事情了。」

「竹姨……」沒有穆雅言在身邊看著,江緋色也就真正放鬆下來,笑容乾淨溫暖:「竹姨您和老爺子明是要出去周遊了嗎?」

「嗯。」老夫人慈愛的看著眼前乖巧溫柔的丫頭,眼底一片暖陽,「緋丫頭,不管將來會發生什麼毀滅性的大事,池兒只有你一個人,你就是池兒的下,即便整個世界都誤會他,你也要信任他。」

江緋色啞言。

「竹姨知道這很自私,但池兒真正信任的人只有緋丫頭,我和你老爺子……」竹姨溫柔的牽著丫頭的手,表情溫和了下來,眼底的悲傷一閃而過:「我們去周遊之後,池兒就交給緋丫頭了。」

「竹姨,你們請放心,我會信任他。如果沒有意外,我答應竹姨,我會嫁給他為妻。」

「好……真是個乖孩子,池兒遇見緋丫頭是他的幸運,竹姨和老爺子也謝謝緋丫頭。」

「竹姨,我是心甘情願的,您和老爺子不用覺得愧疚。」江緋色紅唇微微上揚,眉目都軟和了下來,溫溫柔柔的笑:「以前我不願意,因為我不確定,不願意相信,現在我是願意的。」

老夫人眼神柔和,是放心了。

正著話,門就讓人推開。

一身灰色西裝革履的老爺子與一身黑色三件套的穆夜池,就站在門外。

老夫人笑了笑,「曹操曹操到,緋丫頭,我們走,跟著你老爺子出去吃香的喝辣的。」

「丫頭。」老爺子看到江緋色,眉開眼笑,像個討到糖的孩子,笑哈哈走過來,驚喜得很:「老子心情剛才很不好,很想揍人,現在全好了。」

「瞧你,出息。」老夫人揮手打開老爺子要抱抱江緋色的雙手,不客氣瞪他吐槽他,眼神擠兌他,還眯起了眼角。

高高興興的老爺子本還想跟自家夫人講講道理,話到嘴邊的時候忽然全都不見聲音,反而很是豪爽的一哼:「不跟老婆子一個計較,老子不屑跟女人家吵吵鬧鬧,丟人。」

老爺子完揚起下巴,驕傲的伸出手臂。

老夫人一邊罵他老不正經一邊很有默契的跨上老爺子的臂彎,兩人吵吵鬧鬧的撒著狗糧走出門外。

江緋色和穆夜池大眼瞪眼。

好一會兒穆夜池才對江緋色伸出手臂,倨傲的眼神看向江緋色,「來寶貝兒,勾住。」

江緋色撇撇嘴角,與穆夜池擦肩而過。

穆夜池眼中失望,站在原地愣是一動不動,大有江緋色不勾住他的手,他就不走不走不走了!

真是……有出息。

江緋色在錯開穆夜池的時候,手輕輕一勾,掛在穆夜池臂彎上。

穆夜池綠眸中的陰霾瞬間煙消雲散,高冷神秘的俊臉盪開溫柔的漣漪,「寶貝兒真乖,今爺很滿意,晚上會好好給寶貝兒一個難忘的夜晚。」

「不正經的,能不能別滿嘴胡言亂語,還想不想跟老爺子竹姨一起出去吃晚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