頓時數百條枝條捲住他的身體,一個眨眼的功夫,路巔峰也消失了。

「老路……」魏春天幾乎也是同一個時候,撲向了路巔峰,可惜速度還是晚了一步,也被枝條給捲入了叢林。

匡世勛心中更忐忑了,要說其他人的話,和他感情都不深,唯獨這九叔公和魏春天,特別是魏春天,那是自己的大哥啊……

想到這一層,匡世勛打定主意,不論如何,不能讓魏春天和九叔公捲入這場陰謀戰中,他縱身上了大紅鷹的背,一拍大紅鷹說了一句。「大紅鷹,讓我們去看看,這裡面究竟藏著什麼玩意。」

大紅鷹的眼神有些膽怯,面對這麼一個特殊的陣法,它也慫了,但是即便是慫了,現在自己的主人下令,就算是死,也要硬著頭皮上。

大紅鷹正準備沖往叢林的時候,猛然身後響起了一個冷酷的笑聲。「你果真是不怕死。」匡世勛回頭一看,只見一個二三十米高的骷髏人竟然神不知鬼不覺的出現,速度之快,簡直就是破空而出。

「人無道義,生亦何歡,死亦何哀!」匡世勛一咬牙,拍了一下大紅鷹,怒吼一聲。「大紅鷹,我們走。」

大紅鷹卻一動不動,大紅鷹距離尾巴十來米的地方正好被項圈圈住,此刻,那項圈竟然自動縮小,將大紅鷹的身體給勒出了凹痕。

「它想走也走不了,你也一樣,在我面前,只有我能定奪別人的去留,你們這些不自量力的凡人,簡直就跟蛆蟲一樣,捏死你們,就跟捏死一隻螞蟻……」匡世勛琢磨著這巨大的骷髏應該就是這一帶的守護者,或許,遙控傀儡的正是這巨大的骷髏。

「哈哈哈,那麼你就弄死我,否則,我弄死你……」匡世勛一把扯出蠅貓,同時抽出龍脊骨,朝著控制大紅鷹的項圈砸去,他看出來了,這項圈不斷縮小,那是要大紅鷹的命的。

噌,一聲巨響,匡世勛感覺虎口一陣發麻,一絲甜甜的東西差點就噴了出來,沒有想到,這項圈竟然如此牢固。

「哈哈哈哈,從來沒有人能夠破解我的金剛圈過,你算個什麼東西,別以為……」骷髏想說什麼忽然止住了話頭,明顯怕自己一不小心說漏了嘴。

金剛圈應該是加了生死符中『金』字的力量,所有的人進入血屍女王的領地,目的就是為了這一個字而已。

這骷髏在級別上應該高於兩個花妖,功力也比花妖強大得多,現在,匡世勛並沒有太多時間去考慮這些無關緊要的事情,當務之急,是替大紅鷹解難。

項圈已經越來越小,這麼下去,不出三分鐘,大紅鷹將被活活勒死,可是,再急也是沒有用的,畢竟這金剛圈是加了生死符文的,其中的力量要破解,何其之難。

大紅鷹一臉淚汪汪的看著匡世勛,現在他知道了,自己的主子也沒有可行的辦法,當即大口一張,對著項圈的部位一口咬去。

人類尚有斷臂求生的案例,對於大紅鷹來說,尾巴沒了,沒有什麼,修行個幾百年,還是一樣會長出來,與其被勒死,還不如捨棄一部分,保全小命……

咔嚓,大紅鷹尾巴應聲而斷,那項圈也跟著滾動到了地面,骷髏一看,竟然渾身抽筋一樣爆笑起來。「啊哈哈哈,越來越有意思了,可是,我不止有一個金剛圈,你看我……」

噌一聲,一道金光迸射,瞬間,只見這骷髏細長的兩條手臂上,多了上百個一模一樣的金剛圈。

這一幕可真是令人絕望,而且,落到地面的金剛圈竟然也沒有被浪費,骷髏一招手,這金剛圈就回歸到了手臂上。

「下一個就是你了,是套你脖子好呢,還是套你手臂好呢……」骷髏肚子念叨著,兩隻空洞的眼眶看得匡世勛發毛。

咻一聲,一個金剛圈已經套到了匡世勛脖子上,項圈就跟手銬一樣,到了脖子的時候,裂開,卡住脖子,合起咬住,整個動作,非常連貫。

一開始,匡世勛並沒有感覺到特別不舒服的地方,但是,隨著項圈的縮小,從心裏面,涌動著一種即將窒息而死的恐怖感覺。

匡世勛用手想摳這項圈,但是那也是徒勞無功的,大紅鷹此刻淚眼汪汪的看著他,蠅貓也急得用爪子去抓項圈,想為自己的主人排憂解難,但這一切,註定只是死亡來臨前的小掙扎而已。

項圈越來越小,匡世勛已經不能站立了,他倒在地上,身體捲曲,想以此來排解窒息的痛苦。

骷髏已經步行到了他身邊,拿著那把龍脊骨,表情怪異的看著地面上痛苦不堪的匡世勛。

「一切都是你自找的,現在,讓我送你一程吧。」說完,骷髏舉起龍脊骨,惡狠狠的朝著匡世勛的頭部砸了下去。

匡世勛再厲害,也吃不住這麼猛力的一砸,他當即合上雙眼,腦海裡面一陣空白,沒有想到,這一路竟然送了自己的卿卿小命。

(本章完) 咔嚓,龍脊骨砸在自己腳邊的一塊石頭上,石頭頓時碎成粉末,骷髏一陣狂笑。「我改變主意了,等我殺了叢林裡面那些雜種,再出來弄死你,哈哈哈哈……」

骷髏拿著龍脊骨,身體一縱,在虛空出現了三個轉折點,也就是在空中三個方位,同時出現了骷髏的身體,瞬間消失,這一幕足以讓匡世勛大吃一驚了。

道玄心法裡面記載,修為高的人,修習輕功,能夠達到分影破空的境界,大概說的就是骷髏目前的這種狀態吧,也就是說,能夠在同一秒的時間裡面,身體分成三個部分,進行時空轉移。

可惜這一切都來得太遲,再過幾分鐘,匡世勛將被這項圈勒死,萬萬沒有想到,自己沒有實現匡品的使命,反而因此丟了小命,還害苦了其他人,想到這裡,一陣心酸,眼淚在眼眶裡面打轉。

蠅貓急得是抓耳撓腮,大紅鷹在一邊舔著傷口,也是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這一幕,讓匡世勛心中多了一份傷感,如果真的要步入黃泉,真不希望是這種狀態。

「大紅鷹,蠅貓,你們自尋出路去吧,我要死了……」匡世勛斷斷續續的說,即便到了這個時候,他依然想著給這倆尋一條出路。

喵嗚……蠅貓用它的肢體語言反對著,而大紅鷹則說出了一個不字,然後也沉默了。

匡世勛感覺到一陣難以言說的窒息,眼前的場景開始晃動起來,這應該就是告別人世間的感覺吧,一切都模糊起來,一切都是那麼的遙遠……

他的腦海裡面迅速閃爍著自己的一生,之前的成長,美好,還有在海洋城因為行醫而結識的諸位超人……

猛然,不知何故,匡世勛腦海裡面閃現出了黃清的身影,眼前出現了多年前在破廟面前跟黃清相遇的場景,漫天大雪,殘垣斷壁,從那破廟裡面,傳來黃清默念金剛經的一幕。

金枝 金剛經並不只是一部經書,其中涉及經書以及經卷非常多,黃清念的是哪一種,匡世勛也不清楚,但是金剛經的誦讀非常講究……

他想起來,初見黃清的時候,黃清盤腿而坐,手做持蓮狀,姿態非常的束縛和典雅,不自覺,心中充滿了大悲傷,自己也盤腿而坐,想起黃清念叨的經詞,默默念叨起來。

他是在用這種方式緬懷一下尚還活著的黃清丫頭,卻不曾想,這個不經意的舉動卻救了他一命。

距離匡世勛百米的地方,一塊巨大的石頭後面,一個成年男子正摸去一把眼淚,抱著一把大寶劍悠悠的說了一句。「世勛啊,世勛,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連爹的話你都不聽了,哎……下去了,別怪爹狠啊……」

這個人赫然是瘸腿的匡品,他摸了一把眼淚之後,就離開了石頭,微笑屹立在他肩上,發出了兩聲悲鳴。

匡世勛一邊念叨著金剛經,一邊想著黃清的姿態,這樣一想的時候,痛苦竟然緩解不少,可惜,那窒息的一刻還是到來了……

眼前一陣發黑,整個身體輕飄飄的,好像脫離了地心引力,他知道,這是自己的靈魂要出竅了,一旦靈魂出竅,這具肉體就沒有了存在的意義。

即便到了這個時刻,他依舊固執的念叨著經詞,所以,就讓經詞致敬這個自己曾經活過的世界吧……

他的心一片黑暗,黑暗中,似乎有什麼東西在涌動,匡雙喜用最後的力氣打開五感,內窺靈魂,猛然,他發現了,自己的體內,竟然藏著一個黑乎乎的東西,這東西跟大紅鷹一樣,在黑暗中蠕動……

難道自己的前世是蟒蛇變的?帶著這個疑問,他用了更多的力氣內窺,猛然發現,這黑東西竟然張開了身體,出現了一對潔白的翅膀。

難道這是自己的錯覺,自己不是蟒蛇變的,而是天使?也只有天使才配擁有這麼潔白的翅膀吧。

翅膀展開,翅膀前面的那顆頭顱緩慢抬起,從模糊裡面露出了清晰的面容,匡世勛一看,心中一沉,麻蛋,老子是龍變的……&

對,此刻在他的靈魂世界,出現了一條黑龍,黑龍擁有一對潔白的翅膀,此刻,龍發出了嘯叫聲,聲破九天,翅膀展開,覆蓋千里,龍要翱翔……

伴隨著他的悲鳴聲,龍展翅而飛,從匡世勛身體裡面猛然撲了出去,衝破內心世界那寬廣的黑暗……

啊……匡世勛從黑暗中驚醒,然後聽見了哐當一聲,好像黑暗中什麼金屬物品掉到了地上。

他用手一摸,竟然是金剛圈,那脖子上的金剛圈自行脫落了。

眼前的世界漸漸恢復,但是之前黑暗世界中,黑龍破空而出的場景,大大的震撼著匡世勛,在腦海久久盤旋。

喵嗚……蠅貓歡快的叫聲將他拉回了一個現實世界,大紅鷹也發出了咯咯的笑聲,因為就在它倆都以為匡世勛必死無疑的時候,也不知何故,自己的主人竟然盤腿而坐,擺出了奇怪的姿態,口中還念叨著經詞,然後,金剛項圈自動脫離,掉落地上。

匡世勛拿起金剛項圈,仔細觀察,現在他的龍脊骨被骷髏掠奪,但是自己何其幸運,竟然擁有了這項圈。

多年前和黃清的相遇,現在竟然挽救了他的小命,匡世勛心中也是一陣竊喜。

叢林裡面,大風嗚嗚,哀嚎不斷,聽得出來,眾人都在叢林裡面受苦,這男聲裡面還混雜著兩個女音,明顯是程琳和哈碧。

這兩人一直都在匡世勛身邊,但是因為功力淺薄,在匡世勛不留神的情況下,竟然被一股強大的拉力給拉近叢林,然後落下了跟其他人一樣的命運。

匡世勛拿著手上的項圈,他知道這玩意是個寶貝,但是似乎看起來,並沒有自己的龍脊骨好用。

大紅鷹已經恢復了元氣,匡世勛縱身跳上了大紅鷹的後背,蠅貓跳到他肩頭,他猛吼一聲。「大紅鷹,出發……」

那一時刻,他想到的是自己在黑暗中看見的黑龍破除黑暗而生的豪邁之氣,想起自己竟然是龍的後裔,心中自然熱血沸騰。

(本章完) 大紅鷹一躍千米之高,無數枝條急速伸過來,將大紅鷹牢牢抓住,匡世勛絲毫沒有凌亂,就這樣被扯向了叢林世界。

身體落入叢林世界才發現這裡的情況超出了自己的預料,暗淡的光線,到處都是攀爬的枝條,除此之外,之前的落難者已經被枝條裹得跟乾屍一樣,懸浮在林中,完全看不出誰是誰。

之前的呼救聲也停息了下來,看來,許多人已經放棄了掙扎,除了枝條之外,還活著的就是那具高傲的骷髏了。

此刻他正揮舞著龍脊骨,捶打著這些被束縛的超人,猛然聽見不遠的地方,一聲悶響,一個龐然大物被扯入樹林,骷髏回頭一看,發出了一聲驚嘆。「哼,你竟然沒死……」

匡世勛鼓動身上五行真氣,一聲猛吼,枝條頓時碎裂,骷髏面色大變,似乎不願意接受這眼前的一切。「你,你這五行真氣從什麼地方來的?」

一個人有五行真氣已經是一件了不得的事情了,但在匡世勛身上,吸收了大量的靈氣后,五行真氣已經形成了一種難以言說的氣場。

「你已經沒有機會知道這個秘密了,哈哈哈哈……」一團火球從匡世勛手上撲了出去,砸在骷髏身上,面對這場襲擊,骷髏竟然一點也不敢怠慢,當即身體一晃,整個竟然消失了,然後在三個位置,同時出現了他的幻影。

他想用分影破空的手段逃脫這場制裁,火球撲了一個空,落到滿地的枝條上,頓時將枝條給燃了起來。

「跟我比,你還差得遠,實話告訴你,你要不是女王要的人,早死一百次了……」骷髏終於說出了之前支支吾吾沒有說出來的話。

血屍女王要自己做什麼?難道跟自己的身份有什麼特殊關係嗎,匡世勛想到這一層,不禁額頭冷汗直冒。

「既然一個金剛圈取不了你的性命,那麼,就讓你見識一下我的無相金剛大法吧……」骷髏搖晃著手臂上的金剛圈,猛然一抖,幾百個金剛圈撲向了匡世勛。

在大紅鷹那近乎絕望的眼神中,幾百個金剛圈如同箭矢一樣,馬上就要射穿它那龐大的身體。

此刻,蠅貓再也不能袖手旁觀,縱身從匡世勛肩上跳了下來,一口就朝著射過來的金剛圈咬去。

嘎嘣,它咬住了幾十個金剛圈,可惜這些東西並不是那麼好對付的,一聲脆響,金剛圈沒有吞下去,蠅貓的牙齒應聲而飛,同時,幾十個金剛圈撞擊著蠅貓的身體,蠅貓發出了一連竄的慘叫,身體搖晃著落到地面,瞬間就被上千條枝條給裹得嚴嚴實實的。

「看見沒有,這就是你們人類自大的下場,也是你們的墳場,你這隻貓,在我這裡,無非就是一個小丑罷了,哈哈哈……」

蠅貓落難,匡世勛從來沒有這麼急躁過,當即拿出金剛圈,朝著骷髏給扔了過去。 他又甜又暖 嘭,金剛圈砸在骷髏身上,骷髏發出了駭人的嘲笑聲。「你準備拿我的東西殺我嗎,真是個大笑話。」

匡世勛躲過了金剛圈的襲擊,但是因為身上除了金剛圈之外,已經沒有其他的武器,所以,只能將金剛圈當暗器扔向了骷髏。

「我金剛骷髏王可以給你一條活路,只要你殺死這些自以為是的傢伙,如何?」這個條件竟然跟匡品提出的條件如此的吻合。

骷髏王收了匡世勛扔出去的金剛圈,從容的跟他談起了條件,匡世勛看著身邊張牙舞爪的枝條,從嘴巴裡面蹦出了三個字。『不可能』

「你真是頑冥不化,既然如此,留你何用,去死吧……」金剛骷髏王發怒了,又是幾百個金剛圈幻影朝著匡世勛撲了過來。

匡世勛還沒動手,大紅鷹急上了,它竟然在匡世勛動手前撲到匡世勛面前,準備給他擋刀,匡世勛眼睛一熱,之前蠅貓的慘狀還記憶在心,現在……不,不能看著大紅鷹踏上這一步。

他怒吼一聲,身體縱到了大紅鷹前面,鼓足真力,一道火牆從身體裡面迸發出來,橫在了他面前,這是一道真力防禦牆,能不能阻擋這金剛圈的攻擊,就只能聽天由命了。

砰砰砰,一陣亂撞,這些金剛圈盡然沒能穿透火牆,金剛骷髏王在地上蹦躂了三下。「不可能……」話剛說完,一道火球撲向了他,他竟然不避讓,火球砸在了它的胸口,發生了爆炸,並且燃燒起來,骷髏王變成了一個火骷髏。

「多謝,我差的正是一道真火……」匡世勛這才暗自叫苦,只見著火后的骷髏王,手臂上的金剛圈也燃燒起來,明顯,這金剛圈非常吸引火焰,將所有的真火全部吸收到自己身上,變成了火焰金剛圈。

同時,匡世勛身邊的火牆也漸漸消失,畢竟他自己真氣有限,火牆持續的時間也不多。

「我就不信,你還能打出更大的火牆來,這次,抱歉,我只能把你烤熟了獻給女王了,哈哈哈……」骷髏王一揮手,數百個火焰金剛圈撲向了匡世勛。

之前鼓動真氣打出火牆,已經消耗了他近乎八成的功力,骷髏王說得沒錯,現在的匡世勛,是打不出火牆來的。

似乎眼前只有一條路可走,而且還是死路,雖然之前自己僥倖,用金剛經破了金剛圈……

匡世勛心中猛然亮了起來,對呀,怎麼沒有想到這一層,既然這樣,與其一死,不如放手一搏。

匡世勛放棄雜念,身體懸浮,成手持蓮花狀,口中默默念叨起金剛詞。砰砰砰,從匡世勛身體裡面,數百道金光迸射,瞬間,將所有的金光圈給融化了。

「金剛咒。」骷髏王身體都氣抖起來,簡直不能接受眼前的一切。匡世勛看念金剛咒有效,當即更加賣力了。

下一秒發生的事情,更是亮瞎了他的眼睛,他做夢都沒有想到,當年黃清念叨的金剛詞如今再次發生了奇效,救了他的小命不說,還發生了逆轉……

念起金剛詞的時候,匡世勛感覺自己身上的火似乎漸漸熄滅,同時,身體一陣清涼,一種無上之光將他籠罩,這種感覺,好比成仙。

(本章完) 那一個瞬間,似乎他匡世勛成了一個透明窟窿,不停的吸收著周圍明亮的光線,在骷髏王驚訝的眼神中,匡世勛頓時變成了一個發光體,身上散發著聖光。

同時,骷髏王手臂上的金剛圈竟然也發出了回應之聲,搖晃過不停,猛然,其中一個金剛圈脫離他的手臂,直接飛向了匡世勛,這個叛逆的金剛圈落到匡世勛身上,立即變成了一個印記,出現了一片蓮花的形狀。

骷髏王看著眼前的一切,暴躁得直跺腳。「不,不要……」一陣哐當聲響,他手臂上的金剛圈全部脫離,飛向了匡世勛這團發光體,然後在他身上,幻變成了不同的印記符號。

這些金剛圈都背離了骷髏王,重新選擇了匡世勛這個主人,匡世勛也感覺,自己的身體和之前不一樣了,自從這些金剛圈落到自己身上變成印記之後,似乎自己的修為短時間內增加了上百倍,全身涌動著真力。

骷髏王終於停止了癲狂,拿著龍脊骨朝著匡世勛猛刺過來。匡世勛腦海裡面閃現出一個詞。『疾』伴隨著這一聲驚呼,三塊身上的金剛印記忽然變成三道金光閃閃的梭鏢暗器,分刺骷髏王三個方位。

哎呀……骷髏王一聲慘叫,嘴巴被其中一條金剛梭鏢幻影給刺了個對穿,那些歪裂的牙齒頓時飛到空中。

他身體搖晃了一下,龍脊骨的手腕處,一條金剛梭鏢已經穿透手骨,龍脊骨也應聲落到地上,幾十米高的骷髏王感覺自己已經控制不住身體,噗通一聲,癱倒在地面,因為他的膝蓋處,一條致命梭鏢將他大腿給刺了對穿。

匡世勛也詫異不已,原來這就是控制金剛印記的法門,當即一陣狂笑,再次叫了一聲。「疾」又四條金剛印記脫離,幻變成了四隻老虎,這些都是真氣幻影,這四隻老虎撲向了骷髏王。

將骷髏王幾十米高的身體給撞了一個稀巴爛,骷髏王肢體分離,頭部被其中一個老虎幻影一爪子給拍了粉碎,從此,世間再無骷髏王。

解決了骷髏王,匡世勛走過去撿起龍脊骨,拿著龍脊骨對著懸浮在空中的裹屍們一陣亂割,他將體內的真火灌注到龍脊骨上,所到之處,枝條紛紛避讓,眾人被割開,一個個面如死灰,處於昏迷之中,即便是自己的蠅貓,也是一樣的癥狀,似乎死在了自己的夢裡面一樣。

匡世勛從身上拿出一個小盒子,猶豫了幾秒,那盒子是解決神經被阻礙的良藥,但同時,這也是將所有人做掉的最好機會,究竟是殺還是救,是救還是殺……

他的心中翻騰了幾下,最後嘆息一聲,將盒子裡面的液體每個人的額頭上面滴了幾下,幾十秒過去,所有人都安然無恙的醒過來,一個個拍著腦袋大叫著。「這是夢還是真的世界,我們還在做夢嗎?」

陳滿樓看了一眼匡世勛,再看看眾人,他的臉上帶著一種極致痛苦的抽搐,額頭上的冷汗還沒有完全消散。「太可怕了,我去了一個世界,見到的都是死人,都是曾經跟過我但是不幸死去的人……這個世界,竟然沒有一個活人,包括我……」

不止陳滿樓,其他人也紛紛感嘆,原來這枝條束縛住他們之後,會立即催眠他們的神經系統,讓他們進入一種夢的磁場,處於各種離奇古怪的夢境之中。

「你們這些草包,你們都會做夢,老子一點都不會,哈哈哈……」董啄一陣狂笑,自從他被枝條束縛之後,的確沒有做過什麼夢,大概,夢這種東西對他是無效的吧,也或許,他的哪一根神經搭錯了線。

「世勛,是你救了我們,這一切都是怎麼回事?」魏春天猛然問了一句。

「是呀,在夢中,我看見了世勛在跟一個骷髏人打鬥,打得是你死我活的,難道那只是一個夢?」哈碧小心翼翼的說了一句。

「那不是夢,你們都被這些枝條束縛,陷入了夢的幻境之中,這裡,只是血屍女王的一個守護堡壘,駐守這裡的正是一個高達三十米的骷髏,號稱金剛骷髏王,可惜啊,現在已經三道輪迴了,真是悲哀……」匡世勛侃侃而談。

「是你殺了他,救了我們。」董啄這話說得,要不是這樣,他們豈有活地。

「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還繼續嗎,再往前一步,血屍女王可能就要大開殺戒了……」

匡世勛想用這個嚇唬眾人,退回去,至少還能保全性命。

「不可能,今天要見不到血屍女王,老子寧願死。」陳滿樓這個人非常的固執,簡直就是一根筋。

「對,退回去,這是不可能的,否則,我們之前吃的虧豈不是都白吃了,我也想搏一把,看看這血屍女王究竟是個什麼鳥……」

佛爺在一邊符合著,匡世勛也不好繼續阻撓大家,不過很快路巔峰的眼睛就注意到匡世勛身上的金剛印記了,他當即欣喜若狂,跑過去,摸著匡世勛手臂上面的金剛印記說:「世勛,你怎麼會有這個奇怪的印記,你知道這是什麼嗎?」

匡世勛也沒藏著掖著,將自己斗金剛骷髏王的事情說了。

「真是天意啊,世勛啊,你這運氣簡直是逆天了,這些金剛印記,將讓你成為一個大超人,試問,這世間,誰可以與你匹敵啊……」路巔峰這話倒是由衷的讚歎,其他人也只有一副酸酸的樣子。

「世間之大,無奇不有,這點印記算是什麼,就好比這骷髏王,要不是我還記得那麼一點金剛咒,怎麼可能有如此造化……」

匡世勛並沒有跟眾人坦誠自己和黃清相遇的情景,目的就是不想將黃清扯進來。

「世勛,借你真火,燒了這鳥地吧,我們可都是受盡了他的苦頭。」要說苦頭,眾人並沒有太多身體上的創傷,但是從神態來看,一個個都戰戰兢兢的,明顯是精神上遭受了極大的打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