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這葉風是徐永盛欽點的女婿不成?

一時之間,徐璐的腦海里閃過了無數個念頭!

「吱呀……」

正在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保鏢已經打開了車門,「小姐,地方到了,可以下車了!」

「走吧!」

金無艷提了一句,徐璐和徐佳陽這才下了車子。

「嘭嘭嘭……」

金無艷帶著兩個保鏢上前去敲門,沒過多久裡面便傳來一陣腳步聲。

葉風將院子門一拉開,看到的第一眼便是金無艷,已經她身邊的兩個保鏢!

我嘞個去……

這女的竟然還帶著保鏢上門找自己?

難道是來算賬的?

「是你!」

「是你?」

葉風和金無艷幾乎是同時說了出來。

「你這女的可真是小氣啊,不就是生意沒談成嗎?至於還帶著保鏢上門找我算賬嗎?真是服了你了,你自己說吧,是要單挑還是群毆,我都奉陪到底!」

葉風無語的說著,扯了扯衣袖,大聲的說道:「最毒婦人心,這話還真是一點都不假啊!」

什麼?

最毒婦人心?

這小子竟然用這樣的話來形容自己!

金無艷也氣的差點炸了,想她在娛樂圈裡也算吃的開的人,誰敢當著她的面說這樣的話啊,這葉風也是頭一個!

「小武,把他給我揍一頓!」

金無艷幾乎是不假思索的便說道,這人之前就瞧不起自己,現在一見面就出言不遜,不給他點厲害瞧瞧,還真當自己好欺負呢?

小武是退伍的特種兵,身手在幾個保鏢里是最厲害的,他出馬,肯定能一招之敵!

「是,金姐!」

旁邊一個男子,向前跨出一步,伸出一隻手,便要抓住葉風,對於他來說,從部隊里退伍之後,便找了一份工作,金姐和徐璐兩個人是他的僱主,僱主的話,必須要執行。

這也是為什麼那些有錢人都喜歡雇傭退伍軍人的原因。

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在部隊里,服從上司的命令,出了部隊,服從僱主的命令。

金姐既然吩咐了,那就必須要做到,眼前這個男子看上去弱不禁風的,只要他出手,只用一招,便肯定能打敗對方,到時候金姐肯定又會犒賞自己一番。

然而,他的精妙算盤卻是打錯了。

一隻手抓向葉風,原本穩操勝券的他,卻一手抓空了。

正在皺眉的時候,斜刺里,葉風忽然殺到,一隻手反過來抓在了他的手臂上。

「一個農民,還想抓住我?」

小武頓時笑了,他是誰?

特種兵啊!

當然要加上退伍兩個字!

但即便是退伍的特種兵,也不是你一個小小的農民能對付的,只要他輕輕的抖動一下手臂,便能輕易的掙脫。

想到這裡,他便將渾身的力氣都匯聚在了手臂之上,狠狠的揮舞了一下。

嗯?

做完這些,小武一愣,因為他使盡全力來揮舞,卻完全沒有掙脫開抓在他手臂上的那一隻手。

「你這保鏢……也不行啊?」

葉風看著金無艷,調笑了一聲說道。

「小武?」

金無艷皺著眉頭,一向無往而不利、身手矯健的小武,怎麼一點反應都沒有?

對付一個農名居然都不行了?

「啊……」

小武使出全力,另外一隻手也抓了過來,氣勢無比兇悍,可手剛一伸出,葉風的手也抓了過來,將他的兩隻手都抓住,完全動彈不了。

「這樣的貨色也來找我的麻煩,搞笑!」

葉風兩眼都是不屑之色,雙手微微用力,猛地往前面一推,小武整個人便站立不穩,朝著後方急速退去。

「蹬蹬蹬……」

小武連退五六步,才堪堪停了下來,面色驚駭的看著葉風,他完全不理解,這個看似普通的農民,怎麼會有這麼強橫的身手。

「金姐,這是怎麼一回事?」

這邊在交手,站在後面的徐璐和徐佳陽也是一陣懵逼,連忙走過來問了一句。

「璐璐,他就是我之前跟你說的那個找你做活動的飯店老闆!」

冷麪總裁只歡不愛 金無艷解釋了一句。

「是他?」

徐璐看了一眼葉風,也沒看出個所以然來。

「徐佳陽?這些是你的朋友?」

葉風看到了站在後面的老同學,便開口問道。

「是啊,我爸讓我帶她們來的,你該不會不認識我璐璐姐吧?」

徐佳陽點點頭問道。

「她誰啊?我又不認識!」

葉風看了一眼徐璐,搖了搖頭。

「我靠,你裝什麼裝啊,璐璐姐這麼大的明星,你居然說不認識!」

徐佳陽無語了,翻了翻白眼,沒好氣的說道:「我看你就是故意說不認識,裝大牌,來套路我璐璐姐,對不對?」

啥?

故意?

還套路?

葉風聽到這話都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哈哈……你真的是笑死我了,你不說我都不知道我還有這本事!」

這丫頭可真是會開玩笑!

「既然是徐書記介紹來的朋友,那就進來坐坐吧!」

葉風懶得跟徐佳陽繼續說下去,這小妞對自己有很深的成見,段時間內是沒辦法讓她改過來了,既然這樣,還跟她廢話幹嘛,簡直浪費時間。

轉身走了進去,完全沒搭理徐璐等人。

這就走了?

徐璐這麼大的一個明星,他竟然都不說歡迎一下,連點客氣話都不說,可真是傲慢!

「璐璐姐,咱們走吧,跟這樣的人有什麼好聊的!」

徐佳陽看著葉風那裝逼的背影,就一陣不爽,勸說著道。

「幹嘛走啊,咱們來都來了,當然要進去看看了!」

徐璐一陣詫異,隨即也不管徐佳陽那古怪的眼神,邁步走了進去。

「璐璐,你慢點,這傢伙有古怪!」

金無艷沒來得及阻攔,眼睜睜的看著徐璐走了進去,連忙帶著幾個保鏢快速的也走了進去,剛剛葉風的那身手,實在太厲害了,她可要小心點,這小子真要對徐璐圖謀不軌,那可就不好了。

葉風坐在院子里,正難得的悠閑一下,泡了一壺茶,在那裡自顧自的喝了起來。

徐璐走了進來之後,四處打量了一下,這院子跟她設想中的農家老院完全一致。

「小風,誰來了啊?」

陳蘭在屋子裡聽見動靜,便走了出來,好奇的問道。

當看到院子中的徐璐,頓時愣了一下,站在原地,看著徐璐。

「這……這……這不是演那個宮斗劇的徐……徐璐嗎?」

陳蘭說話都有點不利索了起來,這麼大的一個明星居然就站在自己家的院子里,這太不可思議了吧!

說完,便快速的跑了過去,站在徐璐身邊,無比驚喜的打量著。

「不就是個演戲的嘛?至於這麼大驚小怪嗎?」

葉風看著陳蘭這反應,一陣無奈。

什麼?

就是個演戲的?

金無艷一陣無語,這傢伙真是無知者無畏啊!

這話要是讓徐璐的粉絲聽到了,他們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把葉風淹死!

金無艷看著葉風,總覺得這小子欠收拾,要是能狠狠的收拾他一頓就好了! 第309章

「你好!」

徐璐對自己的粉絲一向還是比較和善的,看著陳蘭那驚喜的樣子,便知道她是真正的粉絲,連忙也打了一聲招呼。

「哇……真人比電視上好看多了!」

陳蘭看著徐璐那潔白無瑕的光滑臉蛋,便一陣嫉妒,同為女人,她也能看到徐璐這是沒有塗化妝品的,純素顏,連她一個女人都有種想親一親的衝動。

「謝謝!」

徐璐道了一聲謝謝。

「那個……那個……能幫我簽個名嗎?」

陳蘭十分扭捏的問道。

「可以啊,簽個名也要不了多長時間!」

徐璐無所謂的說道。

「太好了!」

陳蘭得到了徐璐的回復,立馬跑進了屋子裡,拿著一張徐璐的海報還有自傳過來,還有一支筆,遞給了徐璐。

後者拿著筆在海報和自傳上籤下了自己的名字。

「蘭姐,這……這是……誰啊?」

凌笑笑一直在屋子裡做備課筆記呢,被吵鬧聲給吸引了,也走了出來,看著站在場中的徐璐,一時也有點懵逼,都還有點不大敢認。

「笑笑,這是你偶像,還不過來仔細看看!」

陳蘭連忙揮著手,說道。

偶像?

「你……你……你是徐璐!」

凌笑笑瞪大著眼睛,也是滿臉的不可思議,在農村裡,居然也能見到這樣的大明星,實在是太難得了。

「是我,你好啊!」

徐璐朝凌笑笑點了點頭,她也沒想到,自己就出來玩玩,也能碰到自己的粉絲,讓她自己也很意外。

「快來坐,我給你倒茶!」

陳蘭拉著徐璐坐在葉風旁邊的桌子上,然後便進了屋子裡,泡了幾杯茶,給徐璐和徐佳陽她們都倒了一杯。

「請問你就是那個培育出新式蔬菜的葉風葉先生嗎?」

徐璐見葉風一直坐在旁邊很淡定的樣子,便好奇的問了起來。

「對啊,是我!」

葉風點點頭,不解的問道:「你怎麼知道的?」

「我在佳陽家吃飯的時候,叔叔跟我說的!」

徐璐隨口說道:「他一個勁的跟我誇你呢!」

「你說徐書記啊!」

葉風這才反應過來,難怪徐佳陽會跟她一起,原來都是親戚,「他還說什麼了?」

「他讓我來這裡問你多要點蔬菜,他家裡的快吃完了!」

徐璐捂住嘴偷笑了起來。

「哈哈!」

聽到這個,葉風也是忍不住笑了起來,「沒問題,等會走的時候我給你多弄點!」

「對了,你和金姐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啊?」

徐璐這才想起來,剛剛在門口,葉風可是和小武打起來了,而小武也是受了金姐的指示才做的,這裡頭估計是有誤會。

「哪有什麼誤會,我請你來我們飯店的開業典禮上唱一首歌,她開價五十萬,這不是在故意為難人嗎?你即便是一線明星,也不能這麼欺負人啊!」

葉風冷哼了一聲說道,「你這麼一個小姑娘,怎麼有這麼貪錢的經紀人啊!」

這話一出,金無艷的臉色頓時難看了起來!

「金姐,你……你真要價五十萬?」

徐璐也有點驚訝了起來,連忙問道,她現在的確是國內准一線明星,但也沒有到唱一首歌就到五十萬的地步,更何況,她是個影視明星,對唱歌只能說會一點。

加上又是在自己老家的縣城,開價五十萬,的確太貴了點!

「我……我那不是……開個價好讓他還嘛,誰知道,這傢伙直接就翻臉了,完全不給談的機會啊!」

事到如今,金無艷也沒隱瞞,索性給說了出來,葉風這傢伙完全就是不按照常理出牌,這樣,誰受的了啊?

「就你那張臉,我多跟你說一句話我都覺得是找罪受!」

風伴斜陽歸 葉風沒好氣的說道,絲毫沒有因為金無艷是個女的就給她留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