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覺得氣氛很奇怪,華嫿還是道了謝接過手巾,細細把臉擦了一遍,確實,臉有些發紅了,不過還好沒有起包,華嫿倒也沒覺得有什麼,反正朱明玉上次救自己的時候,那湖水也夠冷的,這算是扯平了。

李焱宗一直看着華嫿的動作,看到她露出真面目之後,倒是有了幾分欣賞之意,有些稱號還真不是誇大其詞。

。 321 陪同

華傲騎馬走在前面,想起關洵的事情,也是心裏不好受,那次之後他就知道了華嫿對關洵的心思,本以爲關洵娶了朱明玉之後她慢慢也就淡了,但今天一看估計她還是沒能放下。

不過他不明白的是爲什麼都出來這麼遠了,燕子還要跟着,難道朱明玉真的想讓她送他們回華府去?

就在華傲想着的時候,聽到燕子讓馬車改道,華傲過去準備問問,不過華嫿沒說話,全都是燕子說的,她說華嫿現在不想回去,想在郊外溜達溜達。

雖然覺得有些奇怪,不過華傲還是沒有反對,吩咐了車伕改道,不過雖然說是去溜達散心。車停下來,華嫿說要下去走走,不過她出來也沒跟華傲說話。

華嫿帶着身邊的丫鬟,燕子也跟着去了,華傲見狀也跟着過去,看到他過來,燕子道:“華少爺這裏有我,請放心,我會保證華小姐的安全的。”

對於燕子的實力,華傲不懷疑,他就有種莫名的感覺,總覺得哪裏不太對勁,剛纔沒注意,現在忽然華傲發現華嫿的背影似乎不太一樣,怎麼覺得她長高了一點。

這人肯定不是華嫿,倒是更像是朱明玉。

華傲本來也不是笨蛋,這麼一想就明白了,道:“二姐,你站住。”

聞言,假扮華嫿的朱明玉是停了下來,不過卻沒回到,道:“什麼事?”說實在的,華嫿這面具做的並不怎麼好。所以她出門的時候纔會遮面,也是她運氣好,華傲那會兒沒注意。但現在她不覺得這個面具能騙得過華傲。

聽到這個聲音,華傲更是肯定了自己剛纔的猜測,上前道:“我二姐怎麼樣了?”

見華傲一副興師問罪的樣子,燕子攔住他的去路,道:“她很好,就在莊子上,你可以去接她。”

看裝不下去了。朱明玉索性揭下了假面具,旁邊的丫鬟被嚇了一跳,怎麼小姐變成了朱明玉?

朱明玉還是對華傲道:“你回去不要告訴我姨母他們。我不想他們擔心。”

知道她跑出來肯定是要去漠北,華傲自然也不會同意,道:“這件事我不能答應。”

看華傲要上前抓朱明玉,燕子便出手了。對此。華傲也是早有準備的,兩人交手起來,朱明玉趁機跑進了樹林裏,剛纔在這裏,她就和燕子商量過了。華傲肯定是會發現的,到那時,就由燕子纏住他和那些侍衛,然後朱明玉跑到那邊的田邊。等燕子解決完這邊的事情就會過去找她。

於是朱明玉頭都不會的就跑了,見狀。華傲分神讓侍衛去追,不過都被燕子的暗器給打傷了,她也是早有準備,只是那些暗器還真是讓包括華傲在內的這些男人汗顏,燕子用的不過是普通的石子。

朱明玉這麼跑着看後面沒人追過來,也就慢了下來,不然等下也不好跟燕子匯合。就在朱明玉停下來之後,忽然聽到身後傳來一聲似乎是踩到樹枝的聲音。朱明玉嚇了一跳,本能的戒備起來,這不會又要節外生枝吧。

自己這剛出來就被人盯上了,這運氣也未免太差了。想來想去,朱明玉覺得能這麼“關注”自己行蹤的人除了李焱宗就是雲出海。要是李焱宗還好,這段日子接觸下來,朱明玉覺得他倒是不會對自己怎麼樣,但萬一又是雲出海那個變態,自己可就大大的不妙了。

不用考慮了,先跑爲妙,朱明玉趕緊撒腿準備繼續跑,不過她的手剛提起裙子,就聽到一個聲音。

“是我,別跑了。”

這聲音不是李焱宗也不是雲出海,好像是雲出辰?

朱明玉回頭一看,可不正是他,這回她總算是鬆了口氣,問道:“你怎麼會在這裏?”恆王妃和雲出白都在宮裏不能脫身,沒道理雲出辰能在這邊晃悠。

雲出辰自然不會告訴她,他知道朱明玉不會安安分分的待在莊子上,所以得空便從宮裏祕密出來了,不過他看到燕子跟着這輛馬車出來,就跟上來,果然,朱明玉藏在那車裏跑了出來。

見雲出辰看着自己沒說話,朱明玉道:“你要是來讓我回去的,我勸你不要廢話了,漠北我是一定要去的,你要是想抓我回去,那我現在就死在這。”

其實朱明玉就是威脅下雲出辰,她是死過一次的人,自然比其他人還要珍惜生命。

不過聽到朱明玉這話,雲出辰卻是猶豫了,他確實想要把朱明玉帶回去,但他也不敢冒險,於是道:“你去了又能如何?人死不能復生。”

朱明玉沒回答,只是倔強的看着雲出辰。

看到她的眼神,雲出辰愣住了,於是默默的嘆了口氣,道:“那好,我陪你去。”

聞言,輪到朱明玉楞了,他怎麼能跟自己去呢?且不說他的身體纔剛復原,就說他現在的重要地位,也不可能隨隨便便就出京啊。本朝重孝道,就算是恆王妃和雲出白都要在太后身邊盡孝,朱明玉並不想讓雲出辰因爲自己的事情而被人非議。

諸天玩家在線 皇上,求放過 “謝謝你的好意,我不是自己去,等下燕子就會來找我了。”朱明玉又補充了一句,“況且你的身體也不適合長途跋涉。”

“你的丫鬟估計一時半會兒過不來,不過我看華傲的侍衛就快追來了,你是準備繼續在這裏跟我討價還價,還是說馬上出發?”

難得雲出辰這次說了這麼多的話,朱明玉也覺得不能耽擱了:“那麻煩你送我一段。”她可還是沒同意讓雲出辰陪自己走全程,不過暫時她還真得找給地方躲一下。

雲出辰不置可否,只是帶着朱明玉去了自己的馬車那裏,朱明玉給燕子留了記號,然後跟着雲出辰上了車。

上車之後,朱明玉問道:“爲什麼要幫我?”

不過雲出辰沒回答,朱明玉覺得沒意思,也沒追問,總覺得跟他在一起怪怪的,說熟悉吧,但很有距離感。

因爲你剛纔的眼神裏的悲傷太重了,而我從來都不忍心讓你受委屈……

(。) 322 威脅

這邊燕子跟華傲打得難解難分,燕子沒想到華傲最近還真是頗有長進,本以爲自己能夠同時應付他還有那些侍衛,但現在只對付一個華傲就夠她忙了,於是還是有幾個站起來的侍衛去追朱明玉了。

感覺自己和華傲纏鬥的時候也不短了,燕子虛晃一招,然後越過華傲去追朱明玉了,讓朱明玉一個人跑出去,她實在不放心。

“你們約在哪裏?”華傲也猜到兩人肯定有個約定的地點,雖然跟燕子打的還有些意猶未盡,但也是跟了過去。他最近也不好受,跟燕子打的時候發泄了一通,現在感覺倒是好了許多。

“跟我來。”

不過兩人卻是都沒發現者朱明玉的蹤影,她的腳印在樹林裏消失了。這讓燕子心裏一凜,肯定有人一直在跟着他們,可惡的是自己竟然沒察覺到。

見到燕子神色凝重,華傲知道事情不好了,朱明玉八成又失蹤了,要說他也是納悶了,怎麼被盯上的總是朱明玉,他就遇到了幾次了。

這次盯上她的又是誰呢?

想起這個,華傲心裏也是覺得有些不妙了,要是朱明玉被雲出海抓走了,那還真是不好辦了。這會兒他也是有些後悔,不該剛纔跟燕子纏鬥那麼久。

燕子現在倒是沒有責怪誰的意思,她想的是如何能找到朱明玉,和華傲想的一樣,她也猜朱明玉是被雲出海帶走了,不然的話。除了大內高手哪兒還能有人這麼不留痕跡就把人帶走了。

看燕子一言不發,轉身就走,華傲追上去。道:“你要去哪兒?”她不會是想自己去厲王府吧。

“你該去接華小姐了。”

“你自己去怎麼行,”華傲伸手抓住燕子的胳膊道,“我跟你去。”華嫿在莊子上很安全,倒是不着急去接她,但是厲王府那種地方是想去就去的嗎,好歹自己去的話還能正大光明的進去,她要是去肯定是潛進去。還不得被人當做刺客。

這其中的厲害,燕子也是清楚,於是她也沒有拒絕華傲的好意:“有勞。”

難得她這麼客氣。華傲有些不習慣,嗯了一聲。

直到晚上,華傲纔來接華嫿,此時。華嫿的身份已經暴露了。不過姜嬤嬤她們也不會爲難她,還留了她吃飯,她們也知道朱明玉的性子倔,真下了決心,那是誰都攔不住的。

看華傲有些垂頭喪氣,燕子的臉色也很凝重,華嫿有些擔心,回去的路上便問了緣由。

原來華傲和燕子雖然順利進了厲王府。不過半點朱明玉的影子都沒看到,沒看到雲出海。卻是碰到了從宮裏出來拿東西的朱明琇。看到他們來,問了不少關於朱明玉的事情,兩人都不耐應付,趕緊出來了。

華嫿有些嘆氣,他們兩個也真是夠笨了,雲出海要是抓了朱明玉怎麼會把她帶回厲王府去,不過雲出海的據點她雖然不清楚,但肯定有人清楚,不如先從雲出海身邊的人入手。雲出海一直在宮裏沒出來,朱明玉要是真被他的人抓走,恐怕還沒來得及跟他稟告,這正是好機會。

聽了華嫿的分析,華傲恍然大悟,也顧不得先送華嫿回家了,趕緊回去要找燕子,準備先從雲出海身邊的人入手,孔嘉譽最近不在京城,但高遠還在,那小子的行蹤他可是很清楚的。

見華傲如此心急,華嫿有些不解了,原來華傲可是對朱明玉避之不及的,怎麼忽然這麼關心起朱明玉的事情了,想必也是爲了關洵吧,想起關洵,華嫿的心也沉了下去。

關洵,你真的死了嗎……

恆王妃那邊也知道朱明玉偷跑的事情,她一着急,還暈了過去,還好沒一會兒她就醒了過來,但對於華嫿的幫助,她也很意外。雲出白是想追過去,他了解朱明玉的脾氣,那是最不聽話的了,讓她去實在不放心,但現在太后的病情很不穩定,雖說他們一直在宮裏也不是真的去伺候太后,但太后一天沒好起來,他們就沒辦法離開。

雖然雲出辰因爲身體的緣故,不用像他們一樣,一直在宮裏,不過雲出白卻發現,從早上到現在都沒見到雲出辰,自從那天見過他之後,雲出白倒是不再回避見到他了。因爲雲出辰說的沒錯,真繼續頹廢下去那不如去死。

不光是雲出白注意到了,雲出海也注意到了雲出辰沒在宮裏的事情,而且他比雲出白還知道的要多一些,他知道雲出辰出城了,只不過不知道去了哪裏,他的人跟丟了。雖然有些意外,不過最近雲出辰的表現一直都是出乎他的意料的,沒看出來他竟然能隱藏的這麼好,自己都差點被他騙過去。

雲出海沒想到自己以爲最沒威脅的兄弟現在是他最大的威脅。

下午華傲忽然帶人來訪的事情,雲出海雖然沒在府上,但這件事自然有人稟告於他,明知道自己在宮裏,華傲是去做什麼了?這讓雲出海有些想不通。

於是等到朱明琇再次進宮的時候,他便問起了這件事。朱明琇也沒隱瞞,也是華傲表現得太明顯了,連朱明琇都猜到了他是來找朱明玉的。

雲出海一聽,想起也去了郊區的雲出辰,難道說是他把朱明玉帶走的,這個朱明玉還真是不簡單啊,讓雲出辰都圍着她轉上了,連孝子賢孫都不做了。

對於雲出海曾經想娶朱明玉的事情,朱明琇是耿耿於懷的,聽他問起這件事,又提到了朱明玉,心裏更是不舒坦,這要吧不是在宮裏,朱明琇早就忍不了了。

想到了其中的聯繫,雲出海也沒耽擱,趕緊派人去追擊雲出辰和朱明玉去了。雲出辰是祕密出宮,他身邊能有什麼可用的人,雲出海覺得這次真是天賜良機。這次倒是省事,一次能解決掉兩個眼中釘了,之前算他們走運,不過雲出海相信,他們絕對不可能一直這麼幸運的。

就在雲出海部署完之後,廣寧殿傳來一個噩耗,太后歸西了。

(。) 朱玉在側 323 逞強

不管京城情形如何,雲出辰還是依言帶着朱明玉出了京城,跟着雲出辰一路上倒也風平浪靜,不過燕子卻是一直沒跟上來,雖然朱明玉已經給她留下了記號。

爲了上路方便,朱明玉在出城後改換了男裝,把眉毛畫粗了些,她還想粘上兩撇小鬍子,不過被雲出辰攔住了。其實朱明玉這麼束起頭髮,裝扮一下,倒也像個俊俏的,真粘上小少爺鬍子就顯得不倫不類了。

朱明玉這個扮相確實還不錯,這路上不管是住店還是吃飯,都很容易吸引大姑娘小媳婦的目光。雖然雲出辰也不錯,但他身上一股生人勿進的冷漠氣息容易讓人產生距離感,而朱明玉就不同了,她看起來就很和氣,而且她偶爾流露出的茫然和憂鬱表情就更讓人忍不住愛憐了。

於是朱明玉這沒兩天就被勾搭了好幾次,不過她還一直沒意識到有什麼不對勁的,還覺得這路經之處人都很熱情,真是由衷的感覺到了民風淳樸。不過雲出辰是看出來了,爲了避免太過引人注意,他便調整了路線,改走人沒那麼多的地方,這樣總算是減少了朱明玉被人勾搭的次數。

雲出辰這次出來帶的人並不多,不過看起來都很可靠的樣子,因爲朱明玉想問問這次的走的是什麼路線,到底什麼時候能到漠北,但沒有一個人告訴她。

其實朱明玉也不是不相信雲出辰,就是她實在有些想不通雲出辰幫她的原因,像是看出了朱明玉的擔心,雲出辰索性拿出了地圖,給她描繪了一下他們的路線。和通常去漠北的路線不同,雲出辰選了一條比較迂迴的路,他解釋說是爲了防止被人找到。

這點朱明玉也贊成,於是也就不再問了,既然跟着他出來了,原因就不要想了。不然想通了大概也是個麻煩。

燕子雖然沒追上來,不過他們的隊伍裏還是多了一個人,讓朱明玉沒想到的是來人竟然是樓小月。她已經有陣子沒有他的消息了,沒想到會在這裏看到他。

那次樓小月被人放走的事情。朱明玉可以肯定是李焱宗做的,只是她一直認爲樓小月一直在李焱宗手裏,他爲什麼會放了樓小月出來呢?

對李焱宗,朱明玉也有很多想不通的地方,總覺得他應該是個威脅。但至少現在他做的事情還沒有真的威脅到自己過,而且她的毒也是李焱宗給解的。當初給自己下毒的不應該就是李焱宗的母親閔夫人嗎?他這麼做實在讓朱明玉無法理解,不知道閔夫人知道自己有這麼一個胳膊肘往外拐的兒子會不會氣死。

見到朱明玉,樓小月倒是跟沒事人一樣,因爲雲出辰只介紹說他對漠北比較熟悉,所以朱明玉也沒好問起那次的事情,畢竟說起來,就得解釋下自己爲什麼會囚禁他的事情。跟雲出辰一起,朱明玉總是不知不覺的想要隱藏一些,跟他保持一定的距離。

還好雲出辰也沒多問。他倒是很知情識趣,對朱明玉不想說的問題就不會多問,這讓朱明玉感覺還輕鬆了些。

自從樓小月加入了隊伍,倒是讓朱明玉有了個說話的人,他倒是隊伍裏除了雲出辰之外能跟朱明玉說說話的人,他這些年走南闖北的,見多識廣,每到一個地方都會說起自己曾經在這裏的趣事,朱明玉聽着也覺得路上沒那麼無聊了。

朱明玉是不知道樓小月怎麼跟雲出辰摻和到一起的,看得出來。樓下月和雲出辰也算是熟悉,朱明玉想起那次秦克己的事情,覺得大概那之前兩人就認識吧。不過朱明玉覺得自己是越來越看不透雲出辰了,覺得他身上好像有很多謎團。

因爲身邊沒有丫鬟。朱明玉一時還有些不太適應了,想起來自己也不過是享受了不到兩年的特權日子,現在竟然如此習慣了,沒人伺候還覺得很不習慣,看來真是被養懶了。不過她還真是很希望燕子能在身邊,也不知道她現在幹什麼呢。不會是恆王妃給罰了吧。

雲出辰是提議過給她買個小丫鬟,不過朱明玉覺得雲出辰出來都沒帶丫鬟,肯定是爲了方便行事。自己再買個丫鬟跟着就太給人添麻煩了,本來雲出辰會帶自己去漠北已經很不錯了,況且她也沒那麼嬌氣,於是便拒絕了,不過買丫鬟的事情被樓小月知道後還感慨了一番,說怎麼沒人想要給自己買個小廝。

他們白天的時候都是騎馬前行的,朱明玉雖然騎術還算不錯,但自然是比不過他們,一天下來,覺得整個人都要被顛得散架了,但依然咬牙堅持着,不過幾天下來明顯瘦了一圈。

雲出辰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裏,便放慢了行進的速度,不過被朱明玉察覺到了,找了雲出辰,讓她不要因爲自己影響進度,畢竟要來的人是自己,她實在不想被人這麼照顧。

知道朱明玉要強,雲出辰也就恢復了原定的速度,朱明玉爲了能夠跟得上,於是在吃放的時候總是很拼命,吃不下去也硬塞,不然體力不夠很難堅持住,經常在吃過之後偷偷吐了,於是這麼一來,她反而比之前吃的更少了。

知道朱明玉不喜歡被人同情照顧,雲出辰也就沒揭穿她,不過看她每天這樣還是覺得很心疼,但他又不能表現出來,免得讓她起疑。

不過朱明玉畢竟沒吃過什麼苦,硬撐下去也是勉強,這天午後上路後就一直不太舒服,支撐她堅持下去的只有一個念頭,她要去漠北,即便是關洵死了,她也要親眼確認。

穿越在幻想世界 雲出辰一直注意着朱明玉的變化,看到她臉色發白,而且額頭的汗不斷落下來,也知道她現在八成很不舒服:“要不要休息下?”他看得出來她在死撐。

“不用了,我沒事。”

不過朱明玉還是個高估了自己的身體,她剛跟雲出辰說完就覺得眼前發黑,然後就失去了直覺,最後的感覺是她好像從馬上掉了下來,還有人叫她的名字。

。 324 尷尬

朱明玉醒過來的時候是躺在牀上,一時間她有些恍惚,覺得在自己的房間裏,好像她這幾天的經歷都是個夢。

看到她睜眼,樓小月過來,問道:“感覺怎麼樣?”

“已經沒事了。”朱明玉主要是最近一直睡不好,所以白天的精神就不足。

因爲在白天的時候,她可以一直想着去漠北想着關洵,所以能堅持,但到了晚上,她一個人的時候,又開始不確定起來,自己究竟還能不能見到關洵,要是他真的死了怎麼辦……

想起這個,朱明玉就睡不着了,所以纔會有今天的事情發生。

子夜吳歌 朱明玉看不到外面的情況,於是問道:“現在什麼時候了?”

“已經傍晚了,你要是沒事就出來吃飯吧。”樓小月完成任務了之後就準備出去了。

朱明玉其實不餓,但覺得應吃一點,不然沒力氣更走不動了,因爲自己又耽誤了半天,朱明玉嘆了口氣。

吃飯的時候,朱明玉沒看到雲出辰覺得有些奇怪,總覺得他沒過來看望自己不太對勁啊,最近雲出辰對她的關心體貼和她是看得出來的,而且有些超過正常朋友應該有的那種尺度了。雖然雲出辰有意掩飾,不過朱明玉也感覺到了他的目光總是追隨着自己。

其實雲出辰並沒做什麼出格的事情,但朱明玉還是敏感的察覺到了他對待自己的不同尋常。不然誰會了自己的任性要求就放下京城的事務,陪着自己出來。要知道就連恆王妃都沒辦法出來,不知道他怎麼就能離開京城。

不過爲了不讓兩人的關係變得尷尬,朱明玉假裝什麼都不知道。朱明玉不敢深想了。她現在已經夠亂了,可不想再招惹什麼,所以她纔會一直拒絕雲出辰對自己的特別照應,堅持不讓自己影響到趕路,試圖以這樣的方式和他保持距離。

吃飯的時候朱明玉隨口問道:“怎麼沒看到九哥?”

出來之後,爲了暴露身份,雲出辰讓衆人稱呼他爲九爺。而他和朱明玉以兄弟相稱,所以朱明玉也就跟着雲羅稱雲出辰爲九哥,開始還有些不習慣。後來也就沒什麼了,反正自己的各種哥哥已經那麼多了,也不怕多這一個,倒是雲出辰聽到這稱呼。比她還不習慣。

樓小月一邊吃飯一邊頭都沒擡的回答道:“你還不知道吧。他受傷了。”

“怎麼會受傷的?”朱明玉隱約覺得這件事跟自己有關。

“還不是,”樓小月說到一半就剎住了,繼而道,“算了你去自己他吧,他就在你旁邊的房間。”

他們租的並不是客棧,而是找了一家閒置的宅子,一來夠隱蔽,二來也免得接觸太多無關人員。這裏地方夠寬裕,這裏也都安置上了雲出辰的人。

聽到這話。朱明玉也不吃了,放下筷子就去後院了,看到她走了,樓小月摸了摸鼻子,自言自語道:“兄弟只能幫到你這裏了。”

朱明玉到了雲出辰的房間門口又有些猶豫了,不知道自己現在進去合適不合適,門口的侍衛看到是她,也沒有開門,直言九爺正在休息,不見人。

一聽這個,朱明玉也不猶豫了,難道說雲出辰傷的很重?於是不管侍衛如何說,就要進去,侍衛也不敢對朱明玉動粗,只是攔在門前一動不動。

朱明玉氣急,雲出辰本來就是重傷剛愈,要是真因爲自己受傷了,她真是一輩子都過意不去了,聽到外面的聲音,雲出辰倒是發聲了:“讓他進來吧。”

聞言,侍衛才讓開門口,放朱明玉進去。

進去一看,雲出辰真躺在牀上,胳膊被吊起來,但看起來還算不錯。

“你的胳膊怎麼了?”

雲出辰淡淡道:“就是磕了下,沒事。”

他越是這樣輕描淡寫,朱明玉越是覺得他受傷肯定跟自己有關係,於是道:“是因爲我嗎?”

“怎麼會,你想多了。”雲出辰矢口否認。

不過他的話還沒說完,樓小月不知道什麼時候也過來了,跟着朱明玉後來進來了,道:“都這個時候了,你還要做個無名英雄嗎?”

樓小月繼而對朱明玉道:“還不明白嗎?你從馬上掉下來,是他接住的你,不然你以爲自己爲什麼會一點事兒都沒有。”

果然還是因爲自己,朱明玉大感自責,不知道要跟雲出辰道謝還是道歉了。

“我……”

“我真的沒關係,你不必自責。”雲出辰看出朱明玉的愧疚,但他既不想要她的感激也不想要她的歉意,這是他自願的,與人無尤。

聽到雲出辰的話,樓小月嘆道:“唉,真是英雄難過美人關啊。”說着就搖頭晃腦的出去了。

留下朱明玉和雲出辰兩個人聞言都有些尷尬,不過這次雲出辰的尷尬裏面還有些怒意,朱明玉則是完全的尷尬,她一直不願意去想的事情,還是被樓小月那個大嘴巴給說了出來,同樣是夏家人,他怎麼就不能跟夏語冰一樣呢?知道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

兩人都沒說話,一時間,空氣似乎都凝滯不動了。

最後,還是雲出辰開口道:“我有些餓了。”

聞言,朱明玉反應過來,道:“我去給你端吃的。”說完就趕緊出去了,這真是給她一個很好的臺階下,不然她現在真的不知道要跟雲出辰說什麼了。

等朱明玉跑出去後,樓小月不知道從哪兒又冒了出來,踱步進來,道:“你還真是憐香惜玉啊。”

“別以爲我不敢殺你。”雲出辰的口氣很平常,不過看得出來他不是在說笑。

不過樓小月半點沒被嚇到,裝模作樣道:“我好害怕啊。”

雲出辰瞪了他一眼,有些煩躁的抓了抓頭髮:“你不要多管閒事。”

“她早晚也會知道,不知道那時候她會怎麼想,況且現在有這麼好的機會,你竟然不懂珍惜。”

雲出辰沒說話,閉上了眼睛,一副不想多談的樣子,見狀,樓小月也出去了,他能做的都做了,不過他肯定以後這小子絕對會後悔的。

(。) 325 距離

爲了不耽誤行程,在這裏停留了兩天之後雲出辰就下令出發了,樓小月是不會出面阻止雲出辰的,明顯朱明玉要是不說話他也沒意見,反正受傷的也不是他。

因爲那天的事情,朱明玉這兩天都沒過來看雲出辰,不過從樓小月那裏聽說雲出辰的決定後,她也顧不上什麼尷尬了,趕緊去找雲出辰了。到了雲出辰的房間,卻撞見他正在換衣服,上半身都沒穿衣服。

媽咪太小,總裁太霸道 想起樓小月來,朱明玉覺得他肯定是故意的,讓自己這個時候過來,雖說朱明玉覺得看個男人的後背沒什麼,但總覺得被樓小月坑了。朱明玉也不傻,自然明白樓小月在打算什麼,不過她現在沒有那個心思。

“抱歉,我出去等你。”朱明玉說着就趕緊轉身要去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