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不能換衣服,但是百靈鳳還是決定先去洗個澡,再下水道里走了一個多小時,她感覺自己都是臭臭的。

“等消息吧,應該用不了多久就可以知道了,那個地方到底在哪裏。”

掛斷了電話,布里斯非常有信心地走了出來,他居然有他的渠道,這個事不能對外人透露。

時間也不早了,布里斯去到廚房,找了一些麪包之類的東西拿出來。

“現在已經被停職了,你覺得你還有必要參加嗎?我怕你越陷越深。”

結果布里斯遞過來的麪包,雲天看着他,都被停職了,他還要繼續下去嗎。

“既然都已經被停職了,就更要繼續下去了,我很想知道他到底是不是叛變了我們。”

布里斯靠在沙發上,長嘆了口氣說道。

自己的隊伍除了叛徒,尤其還是隊長,這是他無法接受的事情。

但不管多麼的難以接受,他都必須要繼續查,只有讓證據說話了。

“這裏確定安全嗎?”

李清揚站在窗口,私下觀望了一下,三樓的破舊公寓,可不算是什麼安全屋。

“放心吧,這是我姑媽留給我的,沒有人知道,我也只是偶爾回來!”

布里斯說着話,已經站起身來。

“如果不放心,你們可以那點武器,不過這裏的武器比較有限!”

說話間,布里斯已經來開了一個櫃子。

他拉開的可不是櫃子門,而是整個櫃子。

隨着櫃子滑開,牆後竟然還有一個小格子。

這格子裏放着一些手槍和彈藥。

在這個國家,槍械管理比較鬆散,所以這些槍都算是私人的。

“對嘛,還是有它比較安心!”

李清揚微笑着,拿起兩把手槍,而云天也拿了一把手槍和四個彈夾。

“那要不要看看撤離圖啊!”

這是一種本能,即便布里斯完全相信這裏的安全,但同樣還是有所準備。

這就好似每一個消防員的家裏,都備有逃生繩一樣,這是長期的習慣。

“看看也好!”

李清揚走到平面圖前,看着那撤離路線。

果然是專業人員,一共有三條路線可以脫身。

“應該不會有事,只不過情報什麼時候能夠拿到,恐怕現在天堂集團也在加緊!”

雲天看着布里斯,他更加擔心的是情報,可德斯堡到底在哪裏,纔是他們要尋找的。

只有抓到那個貓頭鷹,才能戳破天堂集團的幻想。

一天不銷燬那些文件,雲天總有一種地球末日的感覺。

“放心吧,安心等待,恐怕你來到這裏就沒有好好的休息一天!”

布里斯自信滿滿的走回餐桌,此時百靈鳳也走了出來。

這裏沒有什麼好酒好菜,麪包漢堡就算是最不錯的食物了。 等待總該是很漫長的,但現在誰都沒有其他的方法。

雲天站起身走進臥室,撥通了那熟悉的號碼。

身在國外,隨時報備一下自己的行蹤,免得國內的人擔心。

經過了加密,潘瑤的電話是最安全的,現在被禁足的他們,恐怕都在一起。

電話很快接通,當聽到雲天的聲音,潘瑤興奮的拉着唐曦的手。

牛博宇和紅龍也急忙趕了過來,作爲戰友不能並肩作戰,那感覺可很不爽。

“我現在發現了天堂集團的最新計劃,這個基因武器的威力十分強悍,我必須要摧毀它。”

電話裏,雲天也把事情的大概情況說了一遍,同時通過拍照,將一部分照片傳了回去。

當看到那些照片的時候,幾個人也都是汗毛倒豎,這最新的情報,果然是讓人渾身發冷。

“這種時候應該是黃泉小隊出動的時候了吧,把我們關起來,和囚犯似得!”

牛博宇握着拳頭,這麼血腥變態的事情,他卻不能披掛上陣,這可是一種折磨。

“好了,就別發牢騷了!”

就在這時,電話裏傳來了紀勇的聲音。

最近一直忙着籌備龍組的他,竟然也在這時候趕了回來。

不過他卻給雲天帶回來一個不好的小心。

“天堂集團好像發現我們對於那神嬰計劃的窺探,昨晚那個小子被滅口了!”

紀勇嘆了口氣,那個長相和雲天有幾分相似的傢伙,竟然無緣無故出了車禍。

雖然看起來是一起意外,但是就憑多年的偵查能力,紀勇可以斷定,這絕對不是意外。

而是有人故意製造的意外,這條線索算是徹底中斷了。

“或許我這邊發現了一個神嬰計劃的人!”

被紀勇這麼一提醒,雲天立刻聯想到了一個人,那就是影子刀的隊長。

作爲一個影子部隊存在,隊長級的人物,那絕對是精挑細選出來的。

但是,珍惜對方的殺戮,尤其是在該國國境之內的鬧市街頭,用重機槍這麼殘忍的武器。

這種奇怪的追殺方式實在是讓人,無法理解。

畢竟在有把握的人用重機槍掃射,無可避免地造成平民傷亡,這是作爲一個軍人,絕對不可以做了。。

但是對方不僅做了,而且坐檯特別徹底,那幾十輛的車輛損失,以及七八個人的傷亡可都是出自於他的手。

這麼狠的傢伙,恐怕絕對不是被人收買,亦或者是被威逼,那麼最大的可能就是和另一個邪惡計劃有關係。

有了這樣的判斷,對於未來對付這個隊長,雲天有了更進一步的把握。

但是國內的線路中斷,或許未來從這個隊長的口中,還能得到什麼情報呢!

大概都有彙報了一下自己的任務情況,紀勇也非常支持他的所作所爲。

畢竟,這邪惡的天堂集團,不僅是一個國家的敵人,更是全人類的敵人。

若是任由他發展的話,用不了多久,人類就會進入到一場浩劫。

“我會安排分部給你們最強大的情報支援,小子,我看好你,這件事情一定要完成的漂漂亮亮的。”

紀勇對於這一次,雲天和李清揚的行動,絕對是最驕傲的支持。

誰讓這兩個人都是他的愛徒,他的一身本事可是傳給他們不少。

再溝通下去,很容易被對方的防禦攔截,於是雲天還是把電話掛斷,如果有新的消息再聯絡。

走出門來,現在說人都在等待最新的消息,而此時,夜幕也漸漸降臨,漫長的等待,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有新的消息。

這種隱藏在人們意識之外的地方,除非情報機構足夠強大,否則恐怕在眼皮底下也不會被發現。

“看樣子,我們想要去看看那美麗的鐵塔,是不可能成行了。”

在這浪漫之都裏轉來轉去,除了坐着直升飛機遠遠看着那巨大的鐵塔之外,他們可沒有機會走了。

百靈鳳坐在沙發上,看着那有些破舊的電視,就是這裏唯一的消遣了。

“沒有辦法,如果按照之前的計劃,恐怕現在我們已經離開了。”

雲天嘆了口氣,坐在了百靈鳳的身邊,從他手中接過來一塊漢堡,塞到了嘴裏。

“是啊,這一件事情接着一件事情,真不知道是你運氣不好,還是運氣好!”

百靈鳳嘆了口氣,一波三折,雲天貌似執行什麼任務,都會半路出事。

但經過這麼多事情,他還活着,就足以證明,他的運氣不錯。

畢竟戰場之上,刀槍無眼,流彈更是無法預計的傷害。

“是啊,我也說不出到底是哪好還是不好了!”

雲天聳了聳肩膀,這件事他也說不清楚,反正弄來弄去,每次也都險險的避開死神。

這幾年來,從曾經的兵王,一步步走到兵王之王。

其中的艱辛和痛苦,沒有人能夠體會。

尤其是那和死神擦肩,完全不知道自己下一秒是否能夠活着,卻依舊無所畏懼的衝上前。

這種刺激的日子讓他更加嚮往平淡的生活。

一家難得的團圓,但是卻總是短暫的相遇。

這一次又是放假緊急出逃,恐怕回去,還不知道會遇到什麼懲罰呢。

“房間都收拾好了,你們倆住裏面,我們住外邊,有消息我第一時間通知你們!”

布里斯此時走了出來,這裏只有兩個房間,平時很少來,也沒有什麼太多的被褥。

他們也只能暫時堅持一晚了。

不過他的話,讓原本平靜的房間頓時多了一份尷尬。

因爲他竟然要讓雲天和百靈鳳一間房。

沒辦法,從關係上來看,布里斯就把雲天和百靈鳳當成一對。

倒是知道其中緣故的李清揚一臉壞笑的站起身,直接向着布里斯的房間走去。

“要不你先去睡吧,今晚我住沙發!”

雲天急忙開口對着百靈鳳說道,爲了避免她的尷尬,主動提出住沙發。

畢竟兩個人不是情侶,這睡在一間房也不太好。

“沙發多不舒服,我還怕你把我怎麼樣嗎?你要敢亂來,我直接告訴潘瑤!”

反倒百靈鳳並不在乎的說道,這沙發破舊而且很硬,睡起來一定很不舒服。

而且她根本就不擔心雲天會做什麼,若是他真的要做,恐怕早就做了。

“打小報告可不是好事!”

雲天吐了吐舌頭,白靈鳳這一招還真是夠狠的,不過相視一笑,尷尬的氣氛立刻消失不見。

“你要是困的話你就先進去睡,我再看會兒電視吧!”

坐在沙發上的百靈鳳,看着那電視,並不怎麼困,若是進房的話反倒有些尷尬。

“我也不困,陪你一起看會兒吧!”

靠在沙發上,雲天雖然聽不懂電視裏到底是什麼,但他也不想先進房睡覺,畢竟那房間還是有些尷尬。

“那好吧,很久沒有和人一起看電視了。”

百靈鳳笑着,打開了一包零食,這算是布里斯僅有的一些零食了。

人家都是跟浪漫的情侶去看一場愛情電影,但是他們現在只能看一看那泡沫電視劇了。

安靜的街道已經沒有了什麼行人,連日來的城市裏,發生了太多太多的襲擊。

到現在軍方和警方都沒有給出明確的答覆,所以人人自危,還是在家比較安全。

但就在這時,七八個身穿黑衣的男子,穿過街道的小衚衕,快速的向這邊走來。

腳步輕盈了他們,沒有任何的聲音發出,帶着頭套,動作整齊劃一,一看就是經過專門訓練的軍事人員。

目標明確的他們,快速的進入到了這棟有些破舊的公寓大門。

交替前進,相互之間配合默契,而他們都帶着頭套,只露出眼睛和嘴巴,所有的一切都是靠手勢和眼神來完成。

沒有攜帶大型武器,他們手中只是拿着手槍。

雖然這軍用手槍的威力遠遠不及自動步槍,但巷戰的話,短槍的優勢就是方便靈活。

快速的來到三層,分別守住各個路口的他們,相互之間遞了一個眼神。

此時已經是午夜時分了,基本上各家各戶也都睡覺了,於是他們之前在一起貓着腰,一點點的向前走了。

排成一隊,爲首的那個人停在門口,隨後跟在他身後的人員紛紛伸出左手,搭在在前面人員的肩膀上。

右手持槍的他們,已經準備好了,隨時進攻,而在隊伍最後那個人,從前面人員的揹包裏,緩緩的取出了一些東西。

這是一些橡皮泥炸彈,或許這些東西對於軍方,或普通百姓來說比較陌生,但警察部門卻比較常用。

躡手躡腳的,緩緩的來到了隊伍的最前面,將手中的橡皮泥炸彈,一點點的貼在門上。

炸彈放置完畢,或許這炸彈威力並不大,但足以破壞整個房門了。

將兩條現貨從橡皮炸彈內一點點引出,連接在起爆器上,他這才靠在了房門的另一側。

一切都在用眼神和手勢交流,手握起爆器的黑衣人,靠在牆壁上。

帶着頭套的他,看了看另外隊伍裏的隊員,而他們此時也紛紛點頭。

這是準備完畢的信號,也預示着他們的強攻要開始了。

一伸手按一下那紅色的按鍵,一股電流鑽入了橡皮炸彈之中。 “砰!”

一聲爆炸在午夜中格外刺耳。

威力不大的炸藥也瞬間讓金屬房門,扭曲變形的倒在地上。

伴隨着爆炸聲響起,一股白煙充斥着房門的位置。

而就在破門成功後,走廊裏排成一隊的人員,立刻快速的向着房間裏衝了。

愛上豪門大少 與此同時,房間內的雲天和百靈鳳還坐在沙發上看着電視,這突然的爆炸,讓雲天也是一愣。

對方的動作很輕,完全被電視的聲音所遮擋,所以直到爆炸聲響起,雲天才意識到不好。

但兵王之王可不是隨便的稱呼,僅僅只是毫秒間,雲天已經反應過來。

左手一探,將百靈鳳壓在沙發上,同時右手快速的向腰間摸去。

好在他們也有所準備,從布里斯那裏拿得到的手槍,已經被雲天握在手裏。

打開保險栓,扣動扳機,從瞄準到射擊,雲天只用了不到一秒。

“砰砰砰!”

直到呼嘯的向着門口的位置射了過去,剛剛衝出煙霧的那個黑衣人,頓時被這子彈一槍爆頭。

可就在他的屍體倒地的時候,身後的傢伙卻一把拉住他的屍體,當做盾牌,推着向前衝來。

連續的扣動扳機,但云天手中的火力有限,無法封鎖對方的衝鋒,也只能暫避鋒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