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後,他便偷偷讓一些支持他的黑骨人前往瞭解了一下,這才發現靈族原來在這些年的影響之下,靈族竟然已經開始走出那個封閉的狀態。最重要的是,他們對於好東西的需求越來越多。

原初製造機是好東西嗎?當然是。

在風紋宏看來,只要整個雙月星唯一獨立於朋族體系之外的靈族獲得原初製造機,那麼朋族的頭疼範圍理所當然地加大,到時候自己的壓力毫無疑問地會降低。

但這有個前提,那就是靈族識貨才行。

爲此,製造出第一臺原初製造機,並消耗寶貴的一天時間首先架設了一座小型人造大腦工廠和機動礦站之後,他所命令的第一個製造類建築就是原初製造機的製造工廠。

幾乎等同於自我複製的原初製造機,在兩天時間裏就由一臺變成了十臺。

這其實也是朋族方面最爲擔心的情況。

因爲當風紋宏將這十臺原初製造機配屬給十個黑骨人叛軍隊伍,然後命令這些人在靈魂級牧師帶領下分散之後,朋族方面的搜尋難度又一次增大。

而此時風紋宏還更進一步,將第一批生產的原初製造機選出三臺偷偷送往靈族。

若非潛伏與靈族內部的月靈人間諜,其情況不是風紋宏所能瞭解,或許連這一情況也不會被朋族發現,到時候可真的會一片混亂。

但事情似乎還沒那麼簡單。

位於靈族靠近黑骨族方向的某個地下洞穴內,在這些年的建設下,至少從外表看起來已經和朋族的地下城差別不大。當然,由於社會體制、觀念、技術水平等諸多問題,這裏也只是徒有其表而已。

在靈族統御者長老會與朋族長老院聯繫之後,整個靈族內部就掀起了一股朋族熱。

他們一方面掩耳盜鈴般地自豪於自己的獨立與發展與歷史的同時,另一方面,他們卻又否定一切自己東西的去迎合朋族的產物。

書中自有顏如聿 而通過邊界交易站,種類豐富的朋族民用產品涌入靈族內部,更是強有力地衝擊着靈族才建立幾十年的封閉體系。

然而面對這些變化,即便了解其中的危害,統御者們卻不得不嘗下這一苦果。

現如今靈族的局勢已經不是他們可以掌控的了,如果強行停止這種交易來規避影響,靈族內部絕對會掀起真正的反統御者浪潮;但繼續這種情況,靈族恐怕也會如他們從朋族瞭解到的其它種族一樣,最終融入朋族的體系。

這在這些於靈族內享受慣了的統御者眼中是無法接受的。

可是,他們又沒有更好的辦法去應對這些情況。

而風紋宏的原初製造機推銷團隊,就是在這種情況之下,通過一些沉溺在統御者獨裁時代的靈族人引導之後,見到了靈族統御者長老會中的一員,一名位於黑骨族不遠處地底洞穴中的男性統御者。

“你們應該知道,愛好和平的靈族雖然不會加入朋族去欺壓別的種族,但同樣也不會同意與其它種族一起與朋族交戰。”統御者坐在自己仿造朋族沙發做成的椅子上,傲慢地看着下方的黑骨人。

對於他們前來的目的,在他看來不過是請求偉大的靈族幫助。

這雖然一定程度滿足了他本人的虛榮心,可身爲統御者,他也不會不知道此舉會帶來的危害。

朋族有多強,參與過那次與朋族長老院會議的他非常清楚。

即便是不算上長老院那據說幾十位比擬統御者的長老,單單那次與他們商討的空幻長老,實力在統御者中就已經可以以一敵三,更別提對方據說還有四位比之更強的超統御者級別。

因此,當黑骨人提出兩族聯合反抗所謂的朋族暴政時,統御者隨即就從黑骨族人那阿諛奉承的恍惚中清醒過來,並立即予以拒絕。

面對統御者毫不猶豫的拒絕,黑骨人隊長似乎表現的很不甘心。

然而讓人意外的是,在咬牙沉思了片刻之後,對方卻沒有再追加逼迫統御者同意靈族與黑骨叛軍的聯合,而是一副爲其考慮一般說了些委婉的話,就將話題轉開。

此舉卻讓統御者略感不爽。

雖然無論對方說什麼他都會拒絕聯合,但黑骨人就這麼幹脆地轉開話題,彷彿他們對靈族聯盟不屑一顧的感覺般的情況,反而讓統御者難以接受。

但黑骨人牧師沒有意識到這一點,還在那裏侃侃而談。

統御者不耐煩地揮了揮手:“還有什麼事都說出來,最近朋族正在請求我們擴大交易規模,恐怕沒多少時間浪費。”

這反應讓黑骨人這位黑骨之暗牧師恨得牙癢癢,但眼見對方也的確不耐煩,還是停下那些連他自己都感到無聊的廢話,隨後狀似無意地拋出了重磅炸彈:“不知道偉大的靈族統御者是否知道,我們爲何敢於反叛邪惡的朋族嗎?”

“我需要去了解這些嗎?”統御者撇了撇嘴,認爲這些黑骨人果然還是不堪一用。

但下一刻,他就沒法這麼淡定了。

因爲眼前的黑骨牧師告訴他:“朋族已經沒有朋人。”沒有朋人就更不用說長老院的那些幽神了,而正因爲如此,他們纔敢於倉促起事,甚至於輕鬆地盜取了朋族最爲重要的工具,原初製造機。

這是真的嗎?太離奇了點吧。

見到統御者那意外的表情,黑骨人牧師心中得意非凡。

你不是擺譜嗎?

繼續擺啊!

但統御者很快冷靜下來,先不談朋人消失的事情,這東西只需要一調查就能得到結論,在聯通了交易站之後,朋族與靈族的通訊順暢了很多,他也時常進入朋族網絡遊玩,只是最近似乎朋族網絡連不進去,他還以爲是網絡出問題了。

不過眼下,有一個東西卻引起了他的注意。

‘朋族最爲重要的工具’,也許其中有黑骨人自誇的因素,可至少也是個好東西吧?

對於越來越喜愛朋族工具的靈族人……也包括這位統御者而言,似乎這最爲重要的工具更吸引他們的注意力。

但此時,他又不想表現的太過急迫。

於是,這次反倒是統御者爲主導,兩方再次廢話起來。

不過面對統御者和周圍靈族人眼中根本掩飾不住的貪婪,黑骨人牧師卻露出發出真心的笑容。計劃成功,他們本來的目的就是讓統御者們對他們帶來的原初製造機產生興趣而已,其它的動作,不過是避免對方起疑額外帶出來的。

當見到了原初製造機的好處之後,靈族又如何能夠拒絕呢?

而到時候,面對朋族的責難,他們又會如何選擇呢?

黑骨牧師心裏真的很期待。

於是,當會談進行了大半天后,統御者終於自認爲無意地提出了那東西。

早就等待這一刻的黑骨牧師附和地向統御者介紹起原初製造機的功能,不需要多說,只要一部分快速發展核心基地,以及絕對忠誠這一點,就足以讓眼前的統御者和靈族人露出貪念。

此時的黑骨牧師甚至相信,等到對方知道自己帶着原初製造機,如果他們覺得自己不打算給他們或者需要付出很大代價的話,他或許就別想回去了。

因爲至少眼前的統御者和周圍的靈族人,絕對會直接搶。

但這種貪婪,正是他所需要的。

於是,繼續商討了幾個小時,期間還休息了幾次,以做出交涉艱難的舉動,直到統御者得到一名‘機靈’的手下提醒,在黑骨人團隊中發現‘與黑骨牧師描述的原初製造機差不多的東西’這一消息,從而導致統御者的臉上露出些許殺意之時,黑骨牧師才故作爲難地點頭承認這一事實。

隨後,當然是‘一臉沮喪’的黑骨牧師,帶着得意洋洋的統御者們參觀了他們營地中的原初製造機,併爲衆人表演瞭如何在幾個小時內建設出一個採礦工廠,這一讓所有靈族人都感到震驚的舉動。

之後的事情就好辦了。

雖然依然不可能要求靈族加入叛軍,甚至於讓靈族同意叛軍在靈族內部休養生息都很困難,但至少讓靈族同意了,在叛軍需要的時候可以藉助靈族前往其他地方,以此將三臺原初製造機交給了靈族。

統御者滿臉得意和貪婪地霸佔了建造出了一座採礦工廠的原黑骨牧師臨時營地,並留下了原初製造機。

而黑骨牧師等人則留下幾人教導靈族人使用方法,其它人幾乎是被靈族人半驅趕地離開了這裏。

但看起來,雙方都得到了他們所需要的。 新朋島,政務院族長辦公室。

“竟然敢與叛軍糾纏在一起!他們以爲我們朋族是吃素的嗎?”重重的拍桌聲響起:“一羣渣渣!”

“立刻通過靠近靈族交易站的官員,對靈族發出警告,讓他們立刻交出叛軍和原初製造機,否則就做好承受我們朋族怒火的機會吧!”

戰錘可不會用溫和的手段,在他看來,任何撩撥朋族威望的舉動都是不被允許的。不過說完之後,他還是補充一句:“對了,將這個情況在靈族內部散播,藉此給靈族統御者施壓。”

“是!”

一旁在戰錘回來後,就果斷從臨時族長位置上下來的遁甲人長老,對於這有些激烈的舉動遲疑片刻,似乎覺得此舉稍顯不妥,但最終還是點頭通過網絡將命令下發下去。

對於遁甲長老的表現,戰錘毫不在意。

事實上在他的命令下達之後,同處辦公室內卻不會被遁甲人看見的暗影,已經通過暗影網絡,將消息傳遞到所需傳遞目標周圍的暗影處。隨後,那些暗影會通過其他手段,在政府網絡沒有將命令送達的前提之下通知目標。

因此,半天之後,當地外交部的人員就通過與靈族的交易站,將朋族政府強硬的要求通知了靈族統御者方面。

於此同時,經過暗影體系和月靈人間諜的運作,靈族內部有關‘統御者惹惱朋族,以至於朋族可能與靈族再次開戰’的傳言也迅速喧囂塵上。

朋族如此快速而且激烈的反應讓統御者們頓時陷入慌亂之中,然而剛剛監視了原初製造機的好處之後,他們卻又不願意割捨這一東西。

這其中最重要的是,黑骨牧師告訴他們,有了原初製造機後,他們甚至只需要自己一個人,就能夠統率一直絕對忠誠的機器人部隊。從而再也不用爲地下那些普通靈人的反對而頭疼了,絕對忠誠的部隊將爲他們提供絕對的權力。

這纔是最吸引統御者們的地方。

因此,即便是面對剛剛體驗到朋族強大與優秀的民衆們連綿不解的責難,統御者們卻仍舊帶着僥倖心理,一面加速原初製造機的擴大生產,一面尋求與朋族談判的途徑。

“談判?有什麼好談的。”

戰錘坐在族長辦公室內,通過網絡聽取前方交易站與靈族談判的內容,臉上露出不屑的表情。

“但是長老,如果動作過激,真爆發戰爭,以我們朋族現在的情況……”

遁甲長老有些遲疑,現在朋族的情況只需要調查一下就可以得知。

此刻面對靈族,也許在低端戰鬥上沒什麼問題,以機械兵蟻羣可以平推所有靈族部隊甚至整個靈族。可在高端戰力上,此時卻是處於了下風。

而那些統御者,會在意普通靈人的生死嗎?

這很值得懷疑。

如果靈族統御者拋棄普通民衆,離開地底對朋族實施全面進攻,那麼朋族即便付出代價將其擋住了,所造成的損失恐怕也將難以估量的。

“你不懂。”

“那您的意思是?”

一心爲朋族考慮的遁甲長老,在朋族內也算是老一輩人了,即便是面對戰錘也並不膽怯,甚至於對戰錘的反應還有些氣惱。

“正因爲我們此時情況危急,我們才更應該做出強硬姿態來擾亂對方的判斷,讓他們以爲消失的只是普通朋人,長老院的威懾力並未消失。必要時候,我或者靈月都會出現來佐證這一點,從而避免靈族鋌而走險。”

“原來如此。”遁甲長老有些意外地看着眼前的臨時族長,本以爲對方只是個暴躁脾氣的傢伙,沒想到意外地粗中有細。

鬆了口氣,重新提起尊敬的遁甲長老出言詢問:“那原初製造機,靈族會交出來嗎?”

“很難。”

“誒?”

“原初製造機的好處只要是使用過的人都會了解,只要資源和時間足夠,理論上甚至可以如同蟲族一樣讓機械螞蟻佔據一顆星球。這樣大的好處,靈族統御者絕對不會放棄。 花兒與少年 花兒美美走世界 可問題是,至少還有八天的時間裏,我們卻沒法給予靈族真正的壓力。”

“那……”

“按我估算,靈族能夠交出幾個黑骨叛軍就算不錯了。”

“可這樣一來,不是會對我們造成很大的麻煩嗎?”遁甲長老有些擔憂地說道。

但對此,戰錘卻是滿不在乎地笑了笑:“在絕對的力量之下,靈族就算是得到了原初製造機又如何?我可不信黑骨族會將人造大腦交給靈族,而缺乏最開始的人造大腦作爲指揮核心,要完全發揮出原初製造機的能力,就至少需要十幾天的時間。”

“而等到靈族花十幾天時間,終於製造出第一顆人造大腦,從而以之爲基礎建造人造大腦生產線時,朋人們可都甦醒過來了。”

“到時候……哼哼。”

遁甲長老還是有些憂慮。

因爲,朋人沉睡的很倉促,長老院方面也有以此檢驗非朋人的目的,所以對於此次朋人沉睡的原因他們並不知曉,所以老遁甲長老對於朋人甦醒後是否可以擁有‘絕對力量’很懷疑。

而此時的戰錘,顯然也沒打算告訴他,因此對於遁甲長老的憂慮也視若不見。

果然,一天後,靈族將兩名黑骨叛軍交到了朋人手中。

然後當朋人通過兩人獲知黑骨族叛軍的據點,隨後快速包圍之後,卻發現那裏早就人去樓空。是靈族提前通知,還是黑骨叛軍早有準備,衆人不得而知。但很顯然,對於又一次抓捕行動的失敗,無論是黑骨族方面還是新朋島方面都感到憤怒。

爲了儘快完成任務,土木尋甚至利用此時在心靈教會中的地位,下達了對黑骨族的動員令,要求大家主動站出來逮捕或者告發那些叛軍。

高門貴妻 此舉最初並沒有什麼效果,因爲人們還在觀望,黑骨人也不願意冒險出賣同胞。

但當幾天之後,新朋島方面的消息傳出,將對協助抓捕叛軍有功者實施各種獎勵措施,其中甚至包括,帶領部隊抓捕一個完整的叛軍團隊的人,將獲得朋族長老院親自將其實力提升到靈魂級,甚至教授提升到幽神級技巧的許諾之後,本性中依然最求力量的黑骨人頓時坐不住了。

同胞?那算什麼。

何況現在的雙月星各族,說實話即便是朋族,也沒真正出現過以物種分辨種族的情況。

而黑骨人中大部分都沒什麼驕傲,顯示情況是,這幾年朋族統治之下,他們的生活是可見地在轉好,普通黑骨人絕大部隊恐怕都不願意接受再回到過去的情況。

如此一來,叛軍的形式立即變得危機起來。

短短几天間,就有數個叛軍基地被摧毀。

這其中搗毀多少原初製造機已經不重要,重要的在於,黑骨叛軍的數量擴張腳步已經停滯甚至開始後退。繼續下去,那麼黑骨族即便是製造出龐大的部隊,缺乏指揮官,也不過是一羣1級人造大腦控制下只能悶頭衝鋒的靶子而已。

而就是在這樣的情形之下,靈月長老也終於調集齊了第一批庫存的礦石,準備通過朋人沉睡後大半停運的浮空船,將其集中到航空航天用的浮空島上。 朋族曆法5月14日,天氣晴朗。

然而位於航天中心的露天堆放點上,忙碌的工人們中的管理者們,臉色卻並不如天氣一般晴朗,反而大都陰沉着臉。

也許是朋族網絡,也或者是空幻的個人思想影響,朋人們都不怎麼會撒謊或者掩飾什麼東西,因此關於這大批資源會交給他們的敵人蟲族這一情況,靈月對於接觸到這些的管理者們也並未掩飾,甚至於主動地向衆人解釋爲何要這麼做。

然而,真誠的舉動雖然也能換來部分理智成員的認同,但依舊有不少死腦筋的人對此難以接受。

因此,在礦物籌集的過程中,就總是會出現這樣那樣的問題。

即便是對此表示理解的成員們,在工作時依然存在怠工和懈怠的動作,這已經不是靈月一個人就能夠處理的過來的。可問題是,戰錘忙着其它方面也有心無力,而靈月此時的手下又全是非朋人,思想上的影響遠沒有朋人那般輕鬆。

我真沒想當巨星啊 事實上,連靈月自己,又何嘗不是在內心深處,完全不願接受這一情況呢?

但她畢竟比普通人看的更深,他們瞭解的東西雖然一樣,然而眼界不同。靈月清楚地知道這短短半個月的時間裏,大家是用多大的辛苦才得來這一條件,而同樣也瞭解蟲族方面對她們的舉動會做出什麼反應。

因此,她必須保證在蟲族規定的期限內,將這一批礦物運送到目的地,從而以避免給蟲族再次發難的藉口。

雖然,蟲族若是願意不顧一切,那麼就算她們做再多也會直接發難。

這也許就是出於弱勢者的悲哀。

“再過幾天,只有幾天,堅持下去就好。”這是靈月不斷告誡自己的事情,也是此時幾名長老和衆多暗影們堅持的信念。

正因爲如此,靈月纔會在此監督所有人的工作。

但如此一來,她的表現卻讓不少人無法理解,認爲她對蟲族的任務那麼盡心幹嘛?就算遲了點,到時候送去給個過得去的解釋,在這麼多資源面前,蟲族還會說什麼不是?

但這種自以爲是的拖延,唯一的後果就是激怒蟲族。

靈月可不願意給空幻長老等人增加負擔。

而且,那些蟲子也並不喜歡面對文明間的各種談判技巧的,它們直來直去,所接受的就是提出條件,同意,不同意,或者提供超過這個條件的其它條件替換,除此之外別無它法。

……

浮空島上,已經批量生產的工業浮空島專用工業機器人,正按照指揮塔的命令,將特定標號的集裝箱用腹部巨大的爪子抓住。

它們只能在浮空島上使用,可以消耗極少的能量,將數噸重的物體懸浮到浮空島幾十米高的地點,並按照特定軌跡將其運輸到目標地點。正是這些自動裝備的大規模出現,朋族才得以在朋人消失的這幾天內,在工業物流等方面都沒有出現太大的問題。

而現在,這些裝備則在指揮塔的非朋人指揮之下,繼續着它們的工作。

“將031號集裝箱送到地六倉庫,等待發射。”

“將099號集裝箱運到十一號倉庫,進入總髮射隊列。”

“將071號集裝箱從九號倉庫運出,進入11號投送器等待隊列。”

……

一面按照數據列表所列出的區域下達命令,站在指揮塔中的遁甲人小心地核實自己發佈的命令,另一面則時不時地擡頭看向天空,神色複雜。

忙碌的露天堆放點上空,靈月就漂浮在指揮塔的斜上方。

她此舉就是要告訴所有人,自己就在這裏監督着他們,希望他們不要懈怠。雖然這一定程度對她造成了更大的負面評價,但此時靈月也顧不得這麼多了,何況戰錘也答應了會處理好輿論問題,她選擇了大多數朋人都會選擇的信任。

距離蟲族要求的最後期限已經只剩下一天多點時間,可她們纔剛剛完成了將所需資源運送到航天浮空島上的第一階段目標。

雖然島上數十座大大小小的投送器,早在幾天前就已經開始全負荷運轉,然而要想在規定時間內完成任務,顯然還需要加快速度。

可是,向太空中有目的地投送東西,可不是漫無目的地將東西發射到太空中就可以了。

要將貨物投送到標準軌道的特定區域,就必須把握時機。

因此,投送器就沒法連續不斷地發射貨物。 軍寵,校園神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