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即陳明想了想,於是跟那保安簡單說了說跟許玉峯在辦公室大戰的事情,希望對方能聽說過自己,通融一下。

還別說,這個辦法真有用,對方還真聽說過自己的大名。


看來雖然自己不在大地集團很久了,但大地集團卻依舊有自己的傳說。

只是那兩名保安太敬業,當自己讓他們通融一下時,被他們毫不猶豫的拒絕掉了。

好在,這時候陳明看見了一個熟人。

黃遠!

“明哥,你怎麼來了?這麼久你去哪了?給你打幾次電話都沒人接。”黃遠也同樣看見了陳明,驚訝道。

陳明笑了笑,並沒有跟黃遠說自己的去向,也沒解釋爲什麼不接他的電話。

“出去散了散心,啥都別說了,晚上去夢夜,我來安排。”

“這哪行,以前都是你,現在我可不是以前的那個我了,今天必須我來安排。”

“行行,你來安排,看來你這總經理的位置沒白坐嘛。”

“那還不都明哥你的幫助嗎,要不是明哥你幫着,估計我現在還在家等着收房租呢,所以今天無論如何也得是我的場。”

陳明也沒有跟黃遠繼續客氣,去不去夢夜都無所謂,現在想的就是上樓找許玉峯!

“呵呵,那咱們就等晚上吧。”

“明哥,你站在這幹嘛,咋不進去?”

“我倒是想進去呢,估計是太長時間沒來,身份牌不能用了。”

“我說呢,沒關係,我帶你進去。”

說着黃遠帶着陳明一起走進了大地集團。

“我要去找許玉峯,咱們坐那邊的電梯吧。”陳明指了指專用電梯。

黃遠一怔,下意識問道:“找許玉峯?明哥,我記得你跟許玉峯不對付吧,怎麼突然要去找他?”

雖然陳明和許玉峯辦公室大戰的時候黃遠並沒有在場,但他來到大地集團後還是聽說過的。

“有點私事需要解決。”陳明回道。

“明哥,你不會是想再找許玉峯來場驚天地的戰鬥吧?”黃遠一臉驚訝道。

“想什麼呢,我又不是鬥牛,一見他就眼紅。”陳明翻翻白眼道。

黃遠嘿嘿一笑還是跟陳明一起走進了專用電梯。

不過到十九樓黃遠就下去了,而陳明也繼續坐着電梯朝樓上趕去。

最終電梯停在六十五樓,陳明從電梯裏走出來,徑直朝整個大地集團最大的辦公室走去。 嘭!

來到辦公室門前,陳明擡腿就是一腳踹上去,房門應聲打開。

當看見辦公室裏的一幕時,陳明頓時就愣在了原地,若是自己來晚一點的話或許能夠看見一場大戲。

男女主角正是抱在一起的許玉峯和吳珊珊!

只不過陳明的踹門動作,讓原本抱在一起的他們立馬分開,跟做賊的一樣,一臉驚慌看向房門方向。

當許玉峯看見門口的陳明時,臉色立馬低沉無比道:“操,你特麼找死是不是?”

“許總正是好興致,大早上就要在辦公室上演激情戲?”陳明略帶玩味道。

許玉峯臉色變化幾下,顯然是因爲被陳明撞破了好事,心裏無比憤怒。

然而他越是這樣,陳明心裏就越舒服,繼續打趣道:“看來之前受到的傷,並沒有多少影響嘛。”

“滾,你給我滾出去!”許玉峯緊攥起拳頭咆哮道。

“呵呵,許總別激動嘛,火氣那麼大對身體不好。”

說着陳明走到沙發上坐下,從口袋拿出煙點燃一根,靠在沙發上抽着煙看着許玉峯。

“許總,好久不見,你不應該跟我說說那百分之十股份的事情嗎?”

“你想拿回股份?”許玉峯冷哼道。

“當初我們的約定可不是現在這樣的,所以我拿回股份也沒什麼不對吧?”


“確實沒什麼不對,但我爲什麼要還給你?”

顯然和陳明之前猜測的一樣,許玉峯並沒有想還股份的意思。

“欺負我?”

“沒錯就欺負你,怎麼了?一個臭鄉巴佬而已,居然還妄想跟詩雅在一起。”

“行吧,你厲害,你背後有許家,我鬥不過你,那我等會就去六十四樓,總有願意被我欺負的人。”

說着陳明臉上露出一抹男人都懂的笑容。

許玉峯聞言,神色立馬變得一陣冰冷,身上也不由散發出了陣陣冷意。

“看來許總火氣挺大,那我就不打擾你的好事了,樓下可還有人等我呢。”陳明掐滅煙準備起來道。

“你敢!”

陳明沒有機會許玉峯的呵斥,而是站起來朝外走去!


“你給我站住!”許玉峯近乎咆哮道,雙拳緊緊攥在一起,眼神中一陣陣怒火噴發。

他當然知道陳明是什麼意思了,樓下除了高茹還有誰在等陳明?

高茹可是他老婆,雖然兩人從結婚就處於分居狀態,可那始終也是他名義上的妻子不是。

陳明竟然當他的面,說這樣的話。

別說是許玉峯了,換做是誰恐怕都受不了。

“你給我站住!”許玉峯不顧形象的衝到陳明身邊,一把抓住陳明的領子,憤怒無比道。

“許總,你這是做什麼?我走還不能走了?”陳明饒有興致問道。“還說你想明白了,要把那百分之十的股份還給我?”

許玉峯沒有迴應陳明的話,只是臉色依舊陰沉無比。

“許總,你這樣不說話,也不讓我走是什麼意思?”

“我警告你,離高茹遠點,否則我饒不了你!”

“你什麼時候饒過我?騙我百分之十的股份不說,連明雅地產還想奪,真是我不跟高茹聯繫你就會放過我嗎?”

“望江路上的地我勢在必得,識相點就乖乖把公司賣給我,拿着錢從廬州消失。”

“這樣說,那工地上出現事故也是你安排的?”

“你說呢?”

“那看來我更得去找高茹了,許久不見不知道她想我了沒有。”

“你敢!”

“沒想到你竟然會這麼在意高茹,不過你越是這樣,我就越要去找她!”

說完,陳明推開許玉峯,直接朝外面走去。

“你給我等着,我跟你沒完!”許玉峯看着陳明的背影,怒吼道。


陳明沒有回頭,不過心裏也能猜到此時許玉峯的臉色。

當然自己也沒有去找高茹的打算,那樣說只是爲了氣一下許玉峯。

自從上次的事情後,高茹沒給自己打過電話,同樣自己也沒給她打過電話,現在貿然去找她,恐怕都過不了春姐那關。

畢竟高茹要不是真生自己氣,怎麼會把自己的身份牌都給停掉了。

乘坐電梯來到十九樓。

陳明走向黃遠的辦公室。

剛一進門就聽見一陣整天的呼嚕聲,黃遠一動不動的趴在辦公桌上,如同死豬一樣,這情況顯然是昨天晚上勞累過度導致的。

就在陳明猶豫要不要叫醒他時,他卻從沉睡中醒了過來。

“明…明哥,你完事了?”

“嗯,來跟你打聲招呼。”

“我這太累了,不知不覺就睡着了。”黃遠訕訕一笑。

“沒關係,你繼續休息吧,我還有點事,晚上咱在聯繫。”

“好,那我送送你。”

說着,黃遠起來送陳明走到電梯口。

離開大地集團,陳明直接打車前往了明雅地產。

既然已經快決定了要對付許玉峯,那第一個目標自然就是想辦法對付登峯地產了。

明雅地產。

陳明坐在辦公室電腦前,打開網站找到楓子,讓其幫忙調查一下登峯地產的資料,以及登峯地產明裏暗裏的關係。

關上電腦後,陳明又在網上搜了一下登峯地產下面的一些項目。

如今登峯地產一共有三個項目,分別是藍灣小區、天潤國際、還有潤龍廣場。

其中藍灣小區一期已經竣工開售了,二期正在計劃進行中。

天潤國際二期也都已經全面完工了,銷售情況還不錯,開發投入的資金應該回的差不多了。

至於潤龍廣場,不過是剛剛開工而已,也是登峯地產的一個重要項目。

總投資超過了十個億。

如果說登峯地產出現點什麼事能影響大局的話,那也就潤龍廣場了。

不過怎麼才能讓潤龍廣場出事,這可不是一個簡單的方法,還需要多加考慮才行。

下午十分,楓子那邊就把資料傳了過來。

登峯地產和除了和大洋地產還有玉華地產有關係外,另外還有一個股東。

博雅投資!

如果自己猜的不錯,這博雅投資恐怕背後的主人應該是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