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知衍答應的事情,就要扳倒,否則就讓他也體會一下,什麼叫做妻離子散。

「喻言,好歹我們也曾訂婚一場,我雖然不喜歡你,甚至有些憎恨你,但是我不會喪心病狂到對一個孩子下手。」

陸知辰摸著喻言的肚子,彷彿他才是這個孩子的父親一般,看着肚子的時候,充滿了柔情的目光。

這是……陸知辰父愛泛濫了么?

喻言一動不動的坐在沙發上,任由陸知辰在自己的肚子上摸索著,貪婪的目光讓喻言有些害怕。

「陸知辰,你……適可而止,你說吧,你的目的是什麼。」

喻言在忍受了半分鐘之後,實在是無法接受陸知辰對着他的孩子這般,都說胎教是很重要的一換,她可不想讓自己的孩子被陸知辰給帶壞了。

到時候孩子性格變成陸知辰這樣,她死了心都會有的。

現在的喻言心裏無限的後悔。

如果今天她不來公司,就不會碰到陸知辰了,就不會發生這種事情了。

也不知道周深是不是在這裏,更是不知道陸知衍知道了這裏的事情的話,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是不是還像是從前那樣,對她的死後不聞不問呢?

喻言其實沒對陸知衍抱有太大的希望,從前有多麼的期盼,現在就有多麼的失望。

如果陸知辰良心泯滅,倒是她死了也來的解脫。

陸知辰看到喻言眼神里的變化,自然也就想的到她心裏的想法。

隨即便笑道,「喻言,其實你也不必這麼悲觀,無論他是不是真的愛你,就算是真的為了你外婆的實力對你好,有或者是迫於你舅舅的壓力,可這些都是無法改變,你肚子裏的這個孩子的父親就是陸知衍的這個事實。」

「所以,他一定是會來救你的。甚至會拿整個知衍集團做交換。」

「不過,說起來,這個公司的名字,竟然還是用陸知衍前女友的名字,可見對你本人是真的沒有什麼感情。言言,看在我們認識了還怎麼多年的份上,我不介意借給你半個肩膀作為依靠」

陸知辰越是說的信誓旦旦,這話就越會變成見到扎向喻言。

所以,是不是全世界都知道陸知衍喜歡她,護着她,都是因為外婆的壓力?

怪不得他會突然對自己那麼好,原來是因為外婆的關係。

原來她就是一個實力的紐帶,她就是一個生孩子的工具。

呵呵,多麼的嘲諷。

她自以為是的以為自己是陸知衍的意外,能夠打破陸知衍這麼多年的習慣,她以為自己是真的打開了陸知衍的心扉,成為了她的唯一。

卻不想,自己才是那個最大的笑話。

但是即便是這樣,她也不想要讓陸知辰來看笑話。

「陸知辰,這就不需要你擔心了。」喻言將話懟回都到了陸知辰這一邊。

如果陸知衍是為了唐家的勢力才和自己在一起的,那現在的陸知辰一直在挑撥他們夫妻之間的關係,又算是什麼好人么?

雖然她懷孕了,腦子可能第一時間反應不過來,但是好人和壞人,她還是能夠分的清楚的。

「陸知辰,你不用在我這裏惺惺作態的演戲,當粗我提醒過你,沈一心的有問題,你自己不相信,現在出了事就怪哉我們的頭上,你就別昧著良心跟我在這裏說這些沒用的了!」

「你想要什麼東西,你就直接說,或者把我壓在你的手裏,和陸知衍直接談,沒必要費這麼多心思。」

喻言其實心裏很清楚,陸知辰想要的,無非就是一個公司而已。

公司沒了可以再辦,但是用這樣一種卑鄙的手段,就太過的陰線了。

陸知辰也沒想到會被喻言戳破了自己的心思,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一臉詫異的眼神便落在了喻言的眼裏。

是誰說的,孕婦都沒那麼聰明的?這根本就是謊言。

「言言,這話你說的就外道了,怎麼說我們都是親戚,我又怎麼可能真的囚禁你。」

陸知辰說着,就在背後朝着自己的手下擺了擺手。

手下領命,就從口袋裏掏出了筆記本電腦以及電腦線等東西,在房間里組裝好,帶着其他人就離開了。

「好了,手下不在了,你可以和我好好的談了吧。謝謝你當初提醒我。」

陸知辰在沒有外人子啊的時候,態度突然好了很多,甚至眼神里迸發了一絲的柔情。

喻言看了一眼,覺得有寫怪異。

陸知辰這個樣子,不像是普通的聊天的,倒是讓她有一種多年的戀人因為其他原因而分開,現在是多年後的重逢般。

眼神裏帶着愛意,行動上又有寫拘謹的趕腳。

是她的錯覺么?

「你……什麼意思?」

喻言往身後挪了挪,剛剛挪開五公分,陸知辰就前進五公分。

直到喻言已經無處可退了,陸知辰才停止了入侵。

「我說的話就是字面的意思啊,我是真信的感謝你,剛剛那些不過都是為了演戲而已。」

「演戲?」

「是啊,演戲派給陸知衍看,這樣他就會為了你肚子裏的孩子,而放棄這個公司。這間公司雖然比不上陸氏,但也算是新起之秀,在本市上也是有頭有臉的公司。如果我能夠將之言集團和陸氏同時擁有,那麼本市的所有企業不都要看我的臉色?」

陸氏的公司涉及的業務有很多,可謂是滲透在了本事的方方面面,所以,他的未來絕對是不可限量。

到那個時候,還有誰敢在他的面前提起沈家?

就算是沈家現在還能夠苟延殘喘,未來也別想在本市繼續立足。

他一定會讓沈家付出更大的代價。

「那就恭喜你了,要做大老闆了。」

喻言輕笑道,眼神里更是冷意。

陸知辰在業務方面的天賦並不高,做事考慮的也不周全,曾今他代為處理陸氏工作的是偶,很多時候都是老爺子安排管家去補救的。

為了不讓陸知辰丟面子,很多事情都是在私下裏進行的,陸知辰根本就不知道。

他便真的以為自己做的那些事,是自己的能力辦到的?

如果沒有老爺子,恐怕這陸家也早就毀滅了。

原本這些事老爺子是不知道的,但是有一次陪着老爺子吃飯的時候,老爺子接了一個電話憤怒不已,轉神就讓管家去處理這些事了。

「言言,你這一聲恭喜,未免說的也太沒有誠意了!」

陸知辰勾起薄唇,眼神里滿是戲謔。

「不如,你做點讓我開心的事,我如果開心了,我可以考慮把屬於你的工作室還給你。」

陸知辰拋出了一個自以為非常誘人的條件。

當初喻言為了這個工作室費勁了多少心思,他多少也是有所耳聞的,後來因為一件事,差點就讓這個工作室功虧一簣了。

在那段時間,市場上有很多人都對這個工作室感興趣,都想要出資買下,但是最後卻別陸知衍捷足先登了。

所以,這對喻言來說絕對是一個有力的談判條件。

「你想要我做什麼?」雖說這一次朱由校沒有帶俘虜回來,省了太廟獻俘的程序,但是祭天、太廟告祭列祖列宗、下旨昭告天下之類的卻是少不了。

一套流程下來,時間也到了傍晚,回到宮中后,朱由校先是去看了一下皇后張嫣,稍微安慰了一下后,便返回了乾清宮,召見了劉一璟和顧秉謙等朝廷重臣以及張維賢等幾位勛貴領頭人和魏忠賢

《簽到在神話明末》第三百九十章令人頭大的奴兒干都司 「你們沒事就好。」葉立強看着季柚等人,露出一抹和善的笑容,接着,他盯着自己斷掉的一隻手臂,眸色一凝,然後,唇角又舒展開,說:「這手斷了沒關係,我給你找一個最會修手的醫生。」

「咦?」季柚眼睛一亮:「葉前輩,我的這個手,還能要嗎?真的能修了跟原來一樣?」

葉立強思考了一下,道:「這得等醫生詳細檢查之後,不過,不能要也沒關係,你看——」他突然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跟右手胳膊肘,還指指自己的頭髮,說:「我的這隻腿、這隻手,還有這些頭髮,全是後來移植的……」

說着,葉立強使勁兒揮揮手,揪揪頭髮,踢踢腿,笑道:「移植的也不影響身體的靈活度。」

季柚、盛清顏、沈長青、岳棲光、岳棲元幾人一聽,心下大驚,季柚張張嘴,道:「葉前輩,你身體零部件已經更換了這麼多了?」

葉立強含笑道:「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像我們這種守前線的戰士,誰還沒修補、更換過身體零部件啊?這都是常事,習慣了。」

說到這裏,葉立強突然指著一個身材魁梧高大,但皮膚卻十分白凈的年輕戰士,說:「你看我們這裏戰力最強的小劉,除了心臟,其他全部換過了。」

季柚等:「……」

一瞬間,大家肅然起敬。

被忽然點名的小劉,與他魁梧的長相不符,他竟然十分的害羞,面對着學生們敬佩的眼神,眨眼間,他的臉就紅透了,紅得如煮熟的蝦子般……

葉立強臉色突然嚴肅起來,道:「飛鷹傭兵團已經抓住了,但還有很多事情需要處理,且,我們也無法保證這裏是否已經徹底安全,現在你們幾個都受傷了,先暫時從蜂頭星退出來,其他交給我們吧。」

季柚的手、楚嬌嬌的胸腹、沈長青的眼睛……

這些孩子,都是聯盟的希望啊。

季柚聞言,倒沒有提出異議,飛鷹傭兵團,看似是乾淨的自由傭兵出身,但背地裏去做着很多星際海盜一樣的勾當,他們是否還有同夥?

這群人背後的目的是什麼?

飛鷹傭兵團是如何知道蜂頭星6號停泊港地下的非法實驗室的?

是當年作為自由傭兵無意間發現的?還是本身就知道呢?

而——

這個非法實驗室到底是什麼時候建造的?研究了什麼?是什麼人建造的?背後的資本是誰?與那幾個開礦集團有關嗎?還是……

……

有太多的問題,需要等著人調查清楚。

但!!!

這些,不是季柚的工作,也是季柚目前能碰觸的區域……她很明白葉立強前輩的話語里還有未盡之意,但季柚沒必要追根究底,因為她知道葉立強前輩這些可愛可敬的戰士不告訴自己等人,必然有他們的原因與理由。

於是——

季柚當即道:「前輩,我們馬上就撤。」

葉立強聞言,笑道:「回到空間站需要30光分,你們一個個傷的傷,殘的殘……我會讓小劉與另外兩名戰士,護送你們回去。」

季柚略有些不好意思:「葉前輩,這怎麼好意思呢?還是讓小劉哥哥留在這裏協助你吧,我們幾個能行!」

葉立強擺擺手,道:「就這麼決定。」

「咳咳……」季柚用力清咳一下,沖着葉立強前輩擠眉弄眼,葉立強一愣,季柚臉上堆滿笑容:「葉前輩,我有一個不情之請,不知當不當講。」

葉立強道:「說。」

季柚一聽,一口氣道:「前輩,我們在密室發現的寶物,還有這幾個屍體身上的空間鈕,裏面的寶物,可不可以歸我們?」

葉立強萬萬沒想到季柚竟然會說這個,還說的如此坦然,沒有一絲一毫的扭捏作態。

這孩子……

聽說,是個老摳門了。

咳咳……

葉立強一掃臉上的笑意,語氣變得十分嚴肅道:「我只能答應你們一部分。這也是我接下來要跟你們說的,他們身上,或者這個密室里,可能藏着聯盟需要的東西,或者線索,所以,我無法做主全部給你們。」

這點,與季柚的猜測一樣,季柚倒沒有多少失望,她看了一眼盛清顏、沈長青、岳棲元、岳棲光……見他們似乎都沒有意見的樣子,於是,季柚直接道:「那個,我們只要你們用不上的那些值錢的寶物,其他都不要。」

沈長青等:「……」

葉立強笑道:「行。」

這孩子,果然半分遮掩也沒有。

季柚這才才興奮了,她恨不得現在就跳出修復艙趕緊的去挑選寶物。不過,失血過多的她,身體還很虛弱,必須要在修復艙內呆一會兒。

季柚略有些無奈,她轉過頭去看向另一個修復艙內的楚嬌嬌,楚嬌嬌依舊閉着眼睛,那張又美又颯的臉蛋上,此時血色全無,白得彷彿一張紙,一戳即破。

這樣的楚嬌嬌,才有了點人如其名的感覺。

看着楚嬌嬌安靜的睡顏,季柚打了雞血一樣的興奮勁,也悄然歇了下來,不知不覺間,季柚也跟着睡着。等季柚再醒過來,發現時間已經過去半個小時,季柚感覺到身體恢復了一絲活力,立馬要求出修復艙。

趴在一旁的岳棲光罵罵咧咧道:「你是猴子請來的逗比嗎?就不能老老實實待在修復艙內當你的傷患?」嘴上嫌棄的很,但還是幫季柚把修復艙的門打開了。

季柚爬出來,單腳跳着,一歪一扭的跑向放置鷹圖等人的空間鈕的地方,旁邊,岳棲元幽幽道:「4444號,我記得你傷的是手,不是腿啊。」

季柚:「……」

季柚用完好的手狠狠拍了下腦門,乾笑道:「啊哈,忘記了,難怪我總覺得身體哪裏不對勁呢,原來是手。」

說完,季柚趕緊放下腳。

柳扶風忽然遞過來一隻拐杖,道:「季柚同學,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