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樂很清楚,他雖然分店開的多,但是影響力和掌控力也會下降,後面索性也就不去管了,錢嘛,賺到手了就好,只要不是有誰敢在賬目上作假,都無所謂。

像是在天斗城這樣的地方開店,自己也得有些實力才行,這也是陳樂為什麼願意交給步鷹他們家的原因。

他抽空去過之後,一來,交代了一些工作,還有之後的新作漫畫,盲盒之類的活動。最後帶走了他這段時間的分紅,反正是等了一段時間給他送過來的,還是飛滴呢。

這幾件魂導器,已經算是研究得差不多了,但是剛剛接觸到銘文法陣的陳樂,顯然是不太滿足於現有的這些,這也太少了。

所以,他就跟弗蘭德請了假,打算去一套魂導器遺跡,那份地圖都在手裏放了好久了,不去看看他吃飯都不香。

弗蘭德說道:「請假我同意了,不過在外面還是要小心一些。魂導器遺跡,那種地方我以前也去過,說不定還能碰到保存完好的防禦系統。以你現在的實力來看,說不定還會有生命危險,要不讓老趙帶你去?」

「趙老師嗎?還是先不麻煩他了,這一次我們自己去就可以了,真要是碰到了什麼,我們也有防禦魂導器,不會有什麼危險。」

「那好吧。」

陳樂說的當然不止他自己一個,他身後這不是還跟着三個姑娘嗎。三個姑娘加一個寶寶丁小小姐。

陳樂倒是想自己一個人去來着,但是幾個姑娘不讓啊,小舞和朱竹清單純的是想跟着他,至於寧榮榮這個小魔女,說是想要體會一下冒險和尋寶的感覺。

遺跡里可能保存完好的魂導器,可不就跟寶貝差不多嗎。

「你們幾個也要去啊?」弗蘭德問道。

「那當然了,這麼有意思的事,我怎麼能錯過呢。」寧榮榮雙手叉腰,挺著厚麵包,很是神氣。

陳樂微微愣神,好像寧榮榮跟小舞一樣,因為一直吃着他的獨門食譜,變大了不少的樣子,也就是說她們都要變成朱竹清這樣了,也許要不了多久,明年,或者後年,就能有像朱竹清這樣成熟的身材了。

看樣子,食療不能斷啊。

「那好吧,你們的假我也給批了。」弗蘭德痛快地批了假。

「好耶!」寧榮榮興奮地道:「那我們現在是不是可以出發了?」

陳樂無奈地點了點頭:「走吧,早就做好準備了。」

「寶寶丁開不開心啊,我們要去冒險了!」寧榮榮笑着捏了捏寶寶叮小小姐的小臉蛋。

「噗哩~」寶寶丁小小姐何止是開心啊,她都激動壞了。

對照着兩份地圖,陳樂也是規劃好了此行的路線。

「遺跡的位置,說是在王都北方八十里,我們的目的地會有高高的山和矮矮的山谷,雖然我覺得什麼地方都是這樣的。而且,這個王都是不是天斗帝國首都天斗城也說不好。因為大概率在魂導器製作技術還沒有失傳的上古時代,天斗帝國的影子都沒有呢。」

「我之前托老師給我找了幾份古代的地圖,王國的數量有點多。找起來也同樣很麻煩。我們先去去天斗城北邊八十里的位置看看。」

在打算去找這個魂導器遺跡的時候,陳樂還特地找玉小剛要了一份古文字的字典之類的書,裏面記載了不少的古文字,對照着看倒是能幫助陳樂認清很多古文字。

這本書他前兩天才拿到,玉小剛從學院的圖書館里找出來的,也不急,到時候路上邊走邊看就行。

就是玉小剛的身體狀況好像不太好,黑眼圈都有了,眼窩深陷,嘴唇乾裂,走個路好像腳底都是飄的一樣,這個年紀就虛了。不就是下了點葯嘛,怎麼會虛成這樣,難道說是師娘太猛了?

陳樂一想到自己,這幾天晚上都在和朱竹清練合唱,看來還得注意才行,以後不能變成玉小剛這樣啊。

他們出了學院,就一路向北出發,陳樂的儲物魂導器里裝了不少食物,都是帶着路上吃的。飲用水也帶了不少。換洗衣服各自都是一直在出魂導器里放着的,陳樂這一次乾脆連帳篷都沒有帶,帶上他的大別墅。

野外露宿是假,享受生活是真。

他們這一路,明明有竹蜻蜓和飛行斗篷,但他們就是不用,一路用走的。

一天慢悠悠地走着,預計這個速度,一天能走個幾十里地,八十里的路程非走他個兩三天不可。

路上要是碰到什麼景色不錯的地方,幾個姑娘還得逗留好久。

陳樂從系統的儲物空間里,找出了王小明同款照相機,拍照一點問題都沒有。

玩上一整天,晚上,才在大別墅里休息,房間是一定夠。

陳樂吐了口氣,在閣樓的躺椅上靠着,姑娘們帶着寶寶丁小小姐洗澡去了,他明明想一起去的,卻被趕出來了。

第一次受到了排擠,真是太可惡了,都這麼熟了,一起洗個澡都不行。

閣樓的角落裏,擺着一盞魂導燈,陳樂手裏捧著古文字典,一個字一個字地進行辨認。

「王都……北方八十里……高高的山,和矮矮的山谷……」

「王都的北方八十里,那裏是……有着高高的山,和矮矮的山谷,那裏是我的故鄉,也是我研究魂導器的地方……」

「原來如此,但是地址呢?」

陳樂耐著性子看完了剩下的內容,認出了很大一部分,剩下的內容寫的是他的生平,還有進入遺跡的方法。

「但是地址呢?」

陳樂是真沒發現有什麼更詳細的地址啊,就一句王都北方八十里,真的得自己一個個找過去嗎?

「這份地圖,不會是不全的吧?」

陳樂突然想到。

有點上下卷的意思了,上卷是地圖,下卷是進入的方法和生平。

他想到了被自己弄死的那幾個倒霉蛋。

「難道是他們騙了我?實際上自己還留着一部分?」

「不,不對,應該不是。」那幾個傢伙死都死了,這回墳頭草都該長得挺好了,要是真有,之前大可以拿出來求自己給條活路啊。但是他們沒有。

「武魂殿的通緝……會不會是,另一半在武魂殿的手裏?」

「也不是沒有這個可能。」陳樂喃喃道,那樣的話,就麻煩了啊,武魂殿要是掌握了地圖,那麼……他們有極大的可能,已經將那個地方給看守起來了,然後慢慢挖掘,要麼就乾脆點暴力拆除。

陳樂手裏的這個,本來真以為是地圖。

上面說,遺跡或者說實驗室,有重重保險和防護,如果強行進入,會死得很慘。

大概有激光,魂導炮,還有十分可怕的毒液等等魂導陷阱。這又能媲美多少級的魂師?不會等他過去,都已經被武魂殿挖完了吧?

「不過,還有一個可能,武魂殿通緝那幾個傢伙,就是因為武魂殿發現沒有另一半的內容,他們進不去遺跡,無可奈何,所以只能想辦法找回另一半的內容。」

「而且,既然武魂殿能被幾個魂宗給搶了,就說明他們的實力沒有差多少。雖然不排除會找等級更高的魂師的可能性。」

「我可不想放棄啊,就算被武魂殿給毀壞了,東西都取走了,我也想去嘗試一下。哪怕是幾個銘文法陣,或者是殘破的魂導器,甚至是有沒有被遺漏的研究資料什麼的。」

陳樂感覺魂導器製作的技術,已經在向他招手了,只需要提升自己的銘文儲量,或者法陣的奧秘,他就能真正意義上的再現魂導器製作技術。

要他放棄那是不可能的。

他經歷過一個玩具平平無奇,只是樣子貨的時代了,現在有機會做出貨真價實的來,怎麼可能放棄。

魂導器,能用來製作武器,自然也能用來製作玩具,反正在他眼裏,那就是玩具,就是危險了一些。 羅柯今天的所見所聞完全是超乎了他的想象,一直到他跟著喻玖走出了大門,被外面的冷風一吹,他才恍然是回過神來。

「喻小姐,今天多虧了你,要不是你在的話,我早就成了那隻狐狸精的口中餐了,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呀!!」

羅柯的話里滿是感激之情。

原本他還以為今天這一劫是躲不過,沒想到自己身旁的人竟然是一個高手,不僅將那是狐狸精給趕跑了,後面又救了他的小命。

如果說之前,他和喻玖之間的來往僅僅是一個導演和演員之間的關係,現在又夾雜了一個舊名稱,這種恩情,又豈能是用語言來形容的。

「不客氣,你放心,這些不是白給你的,諾,給。」

羅柯好奇的接過喻玖遞給他的小卡片。

正面明晃晃地印著「喻玖」兩個大字,第二排則是「

主業:引魂、驅邪捉鬼、算卦

副業:演員。」

最下方還寫有電話號碼以及「一卦二十萬,其他價格面議」的字樣。

羅柯:?!

羅柯:他這是找了一個什麼寶貝進劇組呀?周影帝,原來你家媳婦兒當演員是她的副業呀,你家這位的主業那是一般人都高攀不起的呀。

喻玖見羅柯有些吃驚,還十分貼心地解釋道,「你放心,這些價格是絕對公平公道的。已經有不少人在我這裡做了買賣,大家都說好,羅導你就放心吧。」

羅柯:他剛剛聽到了什麼?不少人?難不成的確是他落後了,就連這些事情都不知道了!

想到這裡,羅柯硬生生的擠出了一抹微笑,「那,不知道今天的費用如何支付啊?」

喻玖思考了片刻剛才回答的,「這樣吧,看在我們兩個人是熟人的份上,之前我送你的那一張平安符就當是友情贈送給你了。至於今天的事情,我們一般的規矩是五十萬出一次工,不過今天把它給放跑了,那我就給你打個八五折,四十五萬,將錢直接打進我的銀行卡就可以了。」

這個價格對喻玖來說,已經是十分的良心和公道了。

像他們這一行的收費完全是根據心情來收的。

如果今天心情好,然後僱主也是能夠讓人看順眼的,根據經濟條件來看,少收點錢也沒什麼關係。

但如果今天心情不好,那就公事公辦,該是多少就是多少。你要是嫌貴了,那可以,那就不用來了,反正他們也並不差你這一點的收入。

所以啊,這要不是看在羅柯這人還不錯的份上,喻玖一定會狠狠的宰他一筆才算。

至於羅柯,他也的確是沒有想到喻玖如此深藏不露,這娶了這麼一個媳婦在家,別提家裡有多安全了。還不說人長得漂亮還十分的有能力,哎,這麼好的寶貝,怎麼就讓周正則撿到了呢?

至於黎麗,也因為這件事情很快的就離開了劇組,對此是宣稱身體原因無法繼續,一時也引來了外界的一片猜測之聲,倒是羅柯,很快的就從備選人員裡面挑出一個人接著進行拍攝,一點都沒有耽擱。

羅柯今天的所見所聞完全是超乎了他的想象,一直到他跟著喻玖走出了大門,被外面的冷風一吹,他才恍然是回過神來。

「喻小姐,今天多虧了你,要不是你在的話,我早就成了那隻狐狸精的口中餐了,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呀!!」

羅柯的話里滿是感激之情。

原本他還以為今天這一劫是躲不過,沒想到自己身旁的人竟然是一個高手,不僅將那是狐狸精給趕跑了,後面又救了他的小命。

如果說之前,他和喻玖之間的來往僅僅是一個導演和演員之間的關係,現在又夾雜了一個舊名稱,這種恩情,又豈能是用語言來形容的。

「不客氣,你放心,這些不是白給你的,諾,給。」

羅柯好奇的接過喻玖遞給他的小卡片。

正面明晃晃地印著「喻玖」兩個大字,第二排則是「

主業:引魂、驅邪捉鬼、算卦

副業:演員。」

最下方還寫有電話號碼以及「一卦二十萬,其他價格面議」的字樣。

羅柯:?!

羅柯:他這是找了一個什麼寶貝進劇組呀?周影帝,原來你家媳婦兒當演員是她的副業呀,你家這位的主業那是一般人都高攀不起的呀。

喻玖見羅柯有些吃驚,還十分貼心地解釋道,「你放心,這些價格是絕對公平公道的。已經有不少人在我這裡做了買賣,大家都說好,羅導你就放心吧。」

羅柯:他剛剛聽到了什麼?不少人?難不成的確是他落後了,就連這些事情都不知道了!

想到這裡,羅柯硬生生的擠出了一抹微笑,「那,不知道今天的費用如何支付啊?」

喻玖思考了片刻剛才回答的,「這樣吧,看在我們兩個人是熟人的份上,之前我送你的那一張平安符就當是友情贈送給你了。至於今天的事情,我們一般的規矩是五十萬出一次工,不過今天把它給放跑了,那我就給你打個八五折,四十五萬,將錢直接打進我的銀行卡就可以了。」

這個價格對喻玖來說,已經是十分的良心和公道了。

像他們這一行的收費完全是根據心情來收的。

如果今天心情好,然後僱主也是能夠讓人看順眼的,根據經濟條件來看,少收點錢也沒什麼關係。

但如果今天心情不好,那就公事公辦,該是多少就是多少。你要是嫌貴了,那可以,那就不用來了,反正他們也並不差你這一點的收入。

所以啊,這要不是看在羅柯這人還不錯的份上,喻玖一定會狠狠的宰他一筆才算。

至於羅柯,他也的確是沒有想到喻玖如此深藏不露,這娶了這麼一個媳婦在家,別提家裡有多安全了。還不說人長得漂亮還十分的有能力,哎,這麼好的寶貝,怎麼就讓周正則撿到了呢?

至於黎麗,也因為這件事情很快的就離開了劇組,對此是宣稱身體原因無法繼續,一時也引來了外界的一片猜測之聲,倒是羅柯,很快的就從備選人員裡面挑出一個人接著進行拍攝,一點都沒有耽擱。

。。 (朋友們好,來碗毒雞湯先,笑臉.jpg。)

最誘惑你的選擇,不是上帝給你的機會,而是惡魔給你的考題……

所以無論做什麼事都要冷靜!!

冷靜,現冷靜,可以心裡倒數十個數,不行就倒數100個數!!

人生兩苦,想要卻不得,擁有卻失去……

留不住的東西用腳踹遠點……

潑出去的水,我連水盆都不要了……

該來的我不推,該走的我不追,好馬不吃回頭草,這個沒了繼續找……

有你,我可以坐擁天下……

沒你,我的世界為大……

喜歡歸喜歡,又不是非你不可……

如果我的人生是一部電影,你就是那彈出的廣告,別把自己太當回事,在我的眼裡你什麼都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