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火成這樣了,你還來劇組拍戲?

趙導算是理解劉小藝為什麼興奮成這樣了,這換成誰,誰不興奮?

自己主演的劇播出就打破了記錄,這肯定要火爆啊,關鍵還是在台城,這更是意義非凡。

一部大陸的電視別能夠在台城造成這麼大的轟動!

還可是獨一無二啊,估計明天的新聞就會鋪天蓋地的報道了。

「厲害了!」

「…我覺得,這部劇,估計到內地能直接紅得發紫!」

「絕了絕了,一部比一部厲害,我都以為《亮劍》已經夠強了!」

「沒想到一部仙俠偶像劇都能有這麼強的收視率?」

趙孝健簡直無法想像,瞄了眼淡定的劉浩哲,笑罵道:

「內地什麼時候播出,我倒要看看,這部神仙劇能在內地打出什麼記錄來?」

台城百分之九十九,這國內地方衛視,不得也直接破百分之十?

一想到這,趙導突然覺得,《神鵰》估計都不一定能夠干翻這部他一直沒放在眼裏的偶像劇!

「不對,這麼火爆,小藝和浩哲的熒屏情侶肯定會很受歡迎!」

「這對《神鵰》來說,簡直就是最大的推廣!」

趙導整個人興奮極了,他突然發現…..這一次《神鵰》的男女一號,算是選對人了。

接着《仙劍奇俠傳》的趨勢,《神鵰》很有可能也能成為一部爆款。

不行,得和張大鬍子彙報一下!」

這件事,對《神鵰》也很重要,

趙導趕忙拿起電話,和張大鬍子彙報了起來。

劉浩哲和小藝今天請假,這在他看來,都已經不算什麼事了!

第二天,果然不出趙導所料,國內的娛樂新聞鋪天蓋地的都是《仙劍奇俠傳》的消息。

唐人自製古裝偶像劇《仙劍奇俠傳》,現在可謂是獨領風騷!

《仙劍奇俠傳》,獨闢蹊徑的偶像刷模式!

我們終於也有一部拿得出手的偶像劇了…..

曾幾何時,我們國內的幾大衛視都被台城的偶像

劇所霸屏,而….終於也有一部可以霸屏台城的偶像劇誕生!」

《仙劍奇俠傳》,屬於偶像劇,在昨日台城登錄后,首播就打破了台城最高單集收視記錄……

「唯美的畫面和跌宕起伏的故事情節。劇中人物的心理形象及背景的改動卻是怡到好處,是遊戲的升華和再次創作,是對原作的進一步升華!

網易娛樂、搜狐娛樂、新浪娛樂等等國內的媒體,紛紛刊登了關於《仙劍奇俠傳》的報道。

這其中有一部分是蔡儀的意思,也有一部分,確實是真實的新聞,《仙劍奇俠傳》的橫空出世,震驚到了很多人。

特別是華夏的電視圖,無一例外都在討論這部厲害的偶像劇。

國內什麼時候放映啊,我已經迫不及待了!」

。 院子裏的人都陰沉着臉轉過身看着來人。

柳琴也是在首飾盒掉在地上的時候才反應過來,隨即一臉不好意思的說:「爹,我不是故意的啊!實在是你做的這個太好看了,我一時激動就沒有控制住力氣。」

杜老爹看着地上已經被摔壞的首飾盒,陰沉着臉沒有說話。

杜世奇將首飾盒撿起來,狠狠地扔到了柳琴的身上,「你說說你能幹什麼啊?讓你看了沒有你就這麼莽撞的衝過來啊?」

柳琴一臉的尷尬,還是嘴硬的說:「我都說過了我不是故意的了,你們還想幹什麼啊?這東西壞了你們再做一個就是了啊!再說了,我就這麼撞了一下就壞了,證明你們做的這東西根本就不結實,這要是賣出去人家肯定給找上門的。」

「閉嘴吧你!」杜世奇惡狠狠地瞪了她一眼,「這麼高的地方摔下去肯定壞了啊,凳子被這麼摔也會壞,難道說凳子不結實嗎?」

柳琴不說話了,杜世奇冷哼了一聲也不開口了,轉過身跟自己爹準備再做一個了。

「爹,我剛才看了一下你做的那個很好啊,你做好之後順便上一下油漆吧!」杜晴冉開口說,「我覺得有了顏色之後大家肯定會更加喜歡。」

杜老爹點點頭,他也覺得這木頭的顏色不好看,於是他留在家裏繼續做首飾盒,讓杜世奇去鎮子上買油漆了。

杜老爹的首飾盒第一個做好之後就放在了杜雪的鋪子裏,正好杜雪的鋪子開業,因為絹花的樣式比較新穎,很多的小姐都過來看,順帶着看見了這樣式新穎,也比較實用的首飾盒,所以儘管價格不算便宜,可還是一下子就訂出去了十個。

杜老爹得知自己做的首飾盒有人買,也開心的不行,他跟兒子兩個人做這十個也得一個月呢!所以只能跟人家說得等,好在別人都答應了。

娘家這邊慢慢順遂了,杜晴冉就帶着兒子回家去了,在娘家也待了一個多月了,這馬上都要種地了,她想回去看看明老和怡嬸。

誰知道帶着兒子剛到了村子口,就發現村裏的大壯倒在地上,一群人圍着,而大壯娘正在哭天喊地,「兒啊,你怎麼了啊?明老怎麼還不來啊?」

很快一個小夥子跑過來,看着她滿臉的着急說:「明老去鎮子上了,怡嬸說是去買葯了。」

「這怎麼辦啊?老天爺,我兒子怎麼辦啊?」大壯娘緊緊地抱着兒子,「救命啊!誰來救救我兒子啊?」

杜晴冉剛開始不想管,可誰知道這大壯卻開始抽搐了起來,她快步上前一把將大壯娘推開,抓着大壯的胳膊就開始把脈了。

大壯娘被推開,轉過身看到杜晴冉,「你幹什麼啊?放開我兒子,你是不是想要害死他啊?」大壯娘一邊說着一邊推搡杜晴冉。

「娘在給叔叔治病,我娘可厲害了。」胖胖擋在自己娘面前解釋說。

大壯娘楞了一下,隨即咬牙說:「她算個什麼東西啊?給我兒子治病,她配嗎?」

「行了啊!」杜晴冉站起來看着大壯娘說,「哭哭啼啼有什麼用啊?你兒子開始抽搐了沒看見嗎?知道你再耽誤下去他會死嗎?」

杜晴冉的話嚇住了大壯娘,她傻愣愣地看着杜晴冉。

只見杜晴冉從自己的衣袖裏拿出來了銀針,對着大壯的幾個穴道紮下去,緊接着看了看他的反應,「他是不是最近一直休息不好啊?有沒有情緒很暴躁,動不動就發脾氣啊?」杜晴冉一邊給大壯診脈一邊開口問。

大壯娘傻眼了,不敢相信的看着杜晴冉說:「這些也是問題嗎?我以為他最近就是愛發脾氣了一些,可誰知道居然是生病了啊?」此刻她是真的相信杜晴冉的醫術很好了,因為她說的每一句話都是對的。

杜晴冉沒有再說話,將銀針取下來,又很快在大壯身上其他穴位上扎了幾針,「好了,先暫時將他抬回去吧!他就是有些肝火太旺了,另外就是失眠加上吃錯了東西,我開一副葯你熬給他喝就沒事了。」

大壯娘聽完這話,連連點頭,「多謝了,銘琪媳婦,真是多謝你了。」說完她又滿臉的羞臊啊,「銘琪媳婦,剛才是嬸子我的錯啊,希望你不要跟我一般見識啊!」她實在不好意思啊,對救命恩人說那些話。

杜晴冉淡淡地搖頭,將銀針收回來,拉着兒子的手說:「沒事,救人要緊。」說實話要不是看這大壯危險了,她也不會出手。

怡嬸也在這個時候過來了,一上來就很生氣的說:「你說說你這個老東西啊,你兒子的命要緊還是罵人要緊啊?我隔老遠就聽到你的聲音呢,幸虧冉冉善良,不跟你計較,還救了你兒子,要不然你個老東西就害死你兒子了!」怡嬸其實沒聽到罵聲,只是大壯娘剛才的舉動讓她一下子就猜到了。

「是,是,都是我的錯,我該打!」大壯娘說着在自己的嘴巴上打了幾下,「都是我老糊塗了,我這老婆子眼盲心瞎啊!」

怡嬸哼了一聲,一副要打人的樣子。

杜晴冉看着她說:「怡嬸,沒事的,她也是因為着急她兒子嘛!我還要給她開藥方呢,咱們先回去吧!」

怡嬸點點頭,走過去一把將胖胖給抱住了,「奶奶的大孫子啊,這麼長時間不回來可想死奶奶了啊!」

胖胖也笑嘻嘻的摟着怡嬸的脖子,「胖胖也想你,只是外婆家的事情太多了,小姨和妹妹很可憐,還有舅舅,外公和外婆也生氣,我就一直沒回來。」

胖胖說的亂七八糟,但怡嬸也大概懂了,杜晴冉娘家的事情已經傳得滿天風雲,誰還不知道啊!

「走,咱們先回去吧!」怡嬸抱着胖胖對杜晴冉說。

杜晴冉點點頭,交代大壯娘將大壯給抬回去去明老家裏拿藥方,就和怡嬸胖胖回家去了。

而大壯娘道謝之後就拜託村子裏的人將兒子給抬回去,她自己擦擦眼淚和汗水正準備跟上去,誰知道就被人給攔住了。

。 徐文傑看見對方的備註加上厲司宴之前透過的口風,就知道是那個讓他魂牽夢繞的sn。

本來趴在電腦面前昏昏欲睡,現在突然就精神了,一下子直起腰桿,然後自認為非常友好的打了個招呼。

徐文傑:嗨~sn大神,有沒有興趣加入我們的研究所啊?除了五險一金,我們每個月還有豐厚的獎金,年終也另有獎勵,月入百萬不是夢啊!

徐文傑:考慮考慮,親,像你這樣的,研究所重點培養。

徐文傑:你不是想進厲氏?巧了,我們研究就是厲氏投資的,算是半個厲氏的產業。

徐文傑:厲氏的研究也可以讓你參與啊,不過這得通過考核之後才行。

徐文傑:我相信你可以的!!!

話癆遇見徐文傑都得害怕。

蘇念直接略過這一堆廢話。

她還要再考慮考慮,現在該辦正事。

sn:我和你一起查上次厲司宴書房被潛入一事。

簡約的話語把徐文傑的熱情給撲滅了。

徐文傑對著電腦苦著臉。

徐文傑:其實也沒什麼好查的,你都說了不是你,那基本上就只能是那群人了。

sn:那群人?

徐文傑:厲總的死對頭,這個你不用了解,厲總會生氣的。

sn:百分之百的確定嗎?

徐文傑:這可不敢打包票。

sn:那就也有可能是別人。

徐文傑看到這幾句話,當即回復:不可能,除了他們,還有誰能潛入厲總書房不露出馬腳的。

話才發出去,徐文傑就反應過來。

這不是有一個嘛。

正在和他聊著天。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什麼人才都有可能出現。

徐文傑略心虛的把消息給撤回去了。

sn:厲司宴說了讓我和你一起查,那就繼續查,直到最後查到結果。

徐文傑:還真執著。

徐文傑:行吧,我把資料發給你看,反正我是看不出什麼東西來,電腦上沒有線索,對方就隨便輸錯了密碼而已,現場也沒有痕迹。

簡直跟鬼似的。

徐文傑自認自己只是個普通人,參與不了這樣的神仙打架。

蘇念都不用看那資料,她當然知道現場是什麼情況。

她用蝸牛的形態在那裡不知道看了多少遍了。

電腦上沒有指紋,對方也有意避開電腦的攝像頭,所以人臉識別那項,連個記錄都沒有。

奇怪的是,她可是用法術尋著氣味去追蹤啊,比狗都還好使,竟然還是找不到對方。

那條街上那麼多人,這氣息那麼微弱,像是大海撈針,蘇念只好放棄了。

現在和徐文傑合作,也不會改變任何事情,應該說,是變得更加困難了而已。

幾天已經過去,氣味更淡,搜不到什麼了。

蘇念很是憂愁。

自己說出了要找到幕後黑手這句話,那就不能失信於厲司宴。

不管再難,也得到,蘇念抓了抓腦袋,努力的想還有什麼辦法可以找到那個人。

除了科技,她還有法術,法術……

蘇念眼睛一亮。

她想到了!

在她還小的時候,她母親教過她一個小法術,那法術的名字叫做通靈。。 「鶴熙也累了。」

看著沾枕頭就著的鶴熙,凱莎溫柔的撫摸著她那略顯蒼白的臉。

「沒日沒夜的工作,神也頂不住啊。」

雨楓說著,活動了一下自己的肩膀,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音。

「你也去休息一下吧,天天南征北戰的,我可不想你這個戰將過勞死。」

凱莎看著雨楓也面露頹色,調侃一句。

「嗯,惡靈部族也需要好好修整一下,雖然在超科武器的加持下沒有人員消耗,但它們的精力也消耗大半,的確要好好休息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