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因為他的心裡有點不忍。

早上的那一聲夢囈,班長早就醒了,早就對外界有感知了。

他知道我訓練了一夜。

每個人都是一樣的。

別以為只有自己是這樣,誰人不是?

早上起床,翻個身,呼吸一口氣,都是醒來的標誌。

只不過很多時候,我們又再一次走入了夢鄉。

不僅僅是班長知道我訓練了一夜,同時同寢室的排長也知道我訓練了一夜。

在然後,就是所有人都知道我訓練了一夜。

雖然我的訓練草紙上有很多錯誤的題目,但是班長並沒有斥責。

而昌羽。。。

沒有完成任務,被班長訓斥了一頓。

訓斥。

多麼簡單的兩個字。

卻包羅萬象。。。

沒有經歷過的人,怎麼能夠體會到那種感覺。。。

很壓抑。

非常壓抑。

因為這種訓斥,根本就沒有反抗的念頭。

而且所有人都不喜歡被訓斥。

怎麼避免被訓斥,只能做到盡善盡美。

當然,這是非常難的。

誰能做到十全十美。

凡事總會有弊端和不足。。。

怎麼辦?

只能是默默的承受。

看到電視里的新兵和班長叫板。

我有的時候,真想上去干他。

因為那個演的也太假了。

因為在現實中,在厲害的人物,在跋扈的性格,你也有很多東西要向別人學習,不知道謙遜的人,不可能優秀!

而且一個十幾歲二十幾歲的年輕人,有什麼樣的實力不去向別人學習?

默默的承受著這些,我們依然埋頭在訓練。

因為我們真的很差,還有很多東西要學習。

但是奇怪的是,今天我非常有精神!

而且天天都很有精神。

不,不是天天。

是每時每刻。

這或許就是年輕吧。

也就是在那一天,我感覺我又開始突破自己了。

每天睡覺也不會超過三小時。

不會!

而且,我根本就不會睏倦!

奇怪嗎?

不奇怪!

那一天,我只是休息了十五分鐘,從早上起床之後,又開始訓練。

不僅僅有訓練,其中還穿插了考核。

不僅僅上午考核,還有下午考核。

一天的訓練從早上開始,至於什麼時候結束,完全是看我自己的想法了。

部隊里有作息規律。

班長老兵們到了時間就會休息去,因為這些訓練他們早就掌握了。

在熄燈之後,亮著小燈泡的都是我們這些新兵。

而這個時候,是沒有什麼規矩來約束我的。

自然,在一天之中,我能夠自由支配的時間,只有這幾個小時。

緊張的生活訓練節奏,最讓我喜歡的就是這幾個小時。

儘管睡覺時間少了,但是我依然喜歡多清醒一會。

而且那個倒數第三的帽子,從此不再是我的了。

年輕嘛,潛力這種事情,誰能說的准呢?

沒有經歷一些事情,確實沒有辦法想象原來事實還可以這樣。 看着陳浩,老頭不敢開口,他一開口就是汪汪汪,不說修士身份,就他這麼大年紀,當人面學狗叫,這以後都沒臉出門了。

陳浩笑道:“道友,有事?”

老頭差點開口,隨後手勢比劃,目光也看向了車內,帶着敬畏和哀求。

陳浩故作恍然,道:“道友不要着急,小孩子胡鬧,你這問題不大,也就幾天的事兒,然後就自動恢復了。”

再見傾心猶可欺 老頭狐疑的看着陳浩。

陳浩無奈道:“言盡於此,信不信在你。”

說着,陳浩帶着外國老人進了院子。

院子內靜悄悄的,似乎聽到外面的動靜,換了便服的宋元走了出來,看到陳浩身邊的外國老人,頓時一愣,錯愕道:“道友,你這一宿跑哪去了?這位是?”

陳浩笑眯眯的道:“這是我的戰利品,自己留着沒啥用,就想交易了,不知道道友有沒有興趣?”

宋元哭笑不得:“道友,這是人,怎麼能交易,你這是……”

陳浩道:“他是一個邪修,壽元無多,想要謀奪一個靈種,延續自身壽命,這且不說。但是這老頭對陣法精通,結合中西,自創一種古怪的陣法,堪比神通,我覺得對研發部來說,它是一個值得研究(壓榨)的對象。”

宋元眼睛一亮。

說實話,對於研發部來說,修行法門一類,最受歡迎的就是陣法。

因爲陣法最利於研究,也最便於改造。

不過雖然心動,宋元卻是不好答應。

畢竟買賣人口啊,在這個現代化社會,也太不人道了。

似乎看出宋元的顧慮,陳浩道:“道友,說起來這不是買賣,這只是一種收取,這老頭一個外國人,居然偷學我華夏修行之法,修行有成不思回報不說,還在我華夏搞風搞雨,這不是恩將仇報嘛,咱大華夏禮儀之邦,做不出殺人滅口的事,但是他吃了我們的給我吐出來,拿了我們的給我送回來,這學了的,自然也要還回來,等他啥時候還清了,那就各不相欠。“

宋元當即正色道:“這話有理,我華夏最重傳承,傳承弟子違背門規,那是要收回傳承的,嗯,道友要交易什麼?”

陳浩笑道:“看着給唄,我相信道友總不會讓我太吃虧。”

宋元哭笑不得:“得,道友能把魯雅君交給研發部,這是恩情,我相信研發部的大佬們肯定會記情意,我上報上去,看看上面怎麼說。”

陳浩道:“成,不過這老頭是添頭,不算什麼,我這有個靈物,不知道研發部有沒有興趣?”

宋元一愣:“什麼靈物?”

陳浩就把小貓拿了出來,面色認真的道:“就是這個,這是玄貓靈種,靈性很強,潛力不小,不過我現在好幾個靈寵照顧,怕是顧不上它了,交給一般人,也會耽擱它的修行,研發部這麼牛逼,資源肯定不少,如果有興趣,我可以送給你們。”

宋元倒吸冷氣:“九命貓!這可是稀罕品種,都說要絕種了的!道友在哪兒發現的?”

陳浩道:“我也是機緣巧合才遇到,奈何沒有多餘的精力照顧它了。”

宋元看向陳浩,疑惑道:“即便不能照顧,也可以交易吧,這樣的靈種,我相信任何一個道門都會想要的。”

陳浩搖頭:“我考慮過,但是道門現在式微,能保證傳承不滅,已經是艱難了,想要培育靈種,只怕也是有心無力。但是研發部不同, 源很多,但是你們唯獨缺少高端戰力,這玄貓雖然成長慢,但是未來潛力大,值得培養,自然你們會更用心。我和它父親有過交易,得了好處,自然要爲它考慮周到。”

宋元道:“你確定是送,不是交易?”

陳浩笑道:“當然是送,這玄貓好歹是我華夏靈種,跟腳純正,怎麼可以用來買賣,不過我送給你們,也不是沒有要求,我需要你們研發部的大佬給我一個保證,對這個靈種不能做過分的事,要用心培養。”

宋元頓時面色認真起來:“道友高義,就憑這一點,我就可以跟你保證,對於靈種,我研發部也是待遇十分高格的,之前妖狼靈種,我研發部要了一個名額,也不知道啥時候能見到活的,現在遇到一隻玄貓,研發部的大佬們肯定會欣喜的。”

說完,宋元道:“好了,道友稍待,我去詢問一下。”

說着,宋元再次迴轉房內。

陳浩笑了笑,把外國老人丟在一邊,自己則四處打量。

少時,宋元出來,臉色有些激動:“道友,告訴你一個好消息,研發部一位大佬要親自過來和道友交易,因爲你提供的這幾樣對研發部來說,都是價值極高,他讓我告訴你,已經精心準備了好幾種研發部的絕密研究物品, 任由道友挑選。”

陳浩驚訝道:“這麼大方?”

宋元笑道:“道友,不怕告訴你, 我們的存在,就是爲了這個國家的強大,在進入研發部前,我們會有一個非官方的宣誓,但是我們每一個人都牢記心中,時刻提醒自己 。所以我們不在乎什麼得失,研究出來的東西,那都是現在的,我們要的是將來,還沒有研究出來的纔是最強的。”

陳浩肅然起敬。

這纔是志求高遠的科研精神啊。

有這樣的部門在,何愁華夏未來不強!

“好,那我就坐等這位前輩大佬駕臨。”陳浩笑道。

宋元笑道:“提醒一下道友,研發部不以修爲論高低,我們拼的是頭腦,是智商,是研究深度,所以我們部門的大佬,多數修爲都不高,你若喊他前輩,怕是大佬會不習慣。”

陳浩略一沉吟,點頭道:“也是,魚與熊掌不可兼得,一心沉浸研究,修行自然耽擱,爲了國家,你們也是犧牲很多啊。大道追求,莫過於此,殊途同歸罷了。”

說完,陳浩心中一動,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等研發部的大佬來的時候,已經是當天深夜了。

陳浩因爲有了想法,所以什麼也沒幹,就在宋元家裏等着。

第一次見到這位大佬,陳浩有些驚愕!

大佬是一位七八十歲的老人,滿面皺紋,頭髮發白又稀鬆,身上穿着一件中山裝,臉上不苟言笑,非常認真的模樣。

讓陳浩驚訝的不是他的年紀,而是死氣!

這位大佬不是活人,他已經死了,是一個魂魄,而且身上明顯有陰法的痕跡,顯然是抗拒了輪迴,轉入鬼修,延續存在。

研發部的大佬居然是鬼修,這情況讓陳浩有些懵。

老人卻是習以爲常,認真的表情轉化爲笑呵呵的笑容:“小道友不必驚訝,研發部在有關部門體系中可是號稱**,死人比活人多,我已經死了十七年了,現在也就抱着殘魂,佔據一個位置,尸位素餐,爲部門發揮一下餘熱。”

“賀部長您謙虛了,你可是研發部的頂樑柱,當年沒有您,哪有研發部的今天,即便死後,也有多個大項目都要依靠您主導研發,這種精神,是我們部門從上到下都要學習的。”宋元連忙接話,拍了一個馬屁。

老人笑呵呵的擺手道:“行了,小宋你就別給我灌**湯了,研發部是大家一起努力的結果,我不過是其中的一顆螺絲釘罷了,沒有你說的這麼厲害。”

宋元乾笑,也不敢多說,顯然對老人的脾性很瞭解。

陳浩這時回神,面色認真的道:“晚輩陳浩,見過前輩。”

雖然老人追求的和自己追求的不一樣,但是任何一種極致的追求,都是道,道不同,卻值得欣賞。

老人打量陳浩一眼,點頭道:“我癡長你幾輪,也就託個大,你這聲前輩老頭子承下了。”

說完,老人主動道:“說起來,對小道友你,我也是剛瞭解了一些,資料都是有關部門那邊傳過來的,你的機緣令人驚歎,成就也讓老朽佩服,期待。有關部門,還有道門那邊,都說你是百年內最有可能突破先天境界的人,如果你都做不到,或許道家未來,後路堪憂。”

陳浩笑道:“前輩過獎了,修行界數百年未出先天,我何德何能敢誇海口,且行且慎重吧。”

老人笑道:“不急不躁是好事,慢慢來,你還年輕,我華夏道門傳承,還是要靠你們年輕人傳下去。”

“謹記前輩教誨。”

“哈哈,小道友,咱們還是言歸正傳吧,關於詭異,這個的確是我們追擊了好多年的,得你之手抓住了它,我代表研發部表示感謝,你要求的交易之物,我也準備妥當,不會有半段短缺。另外就是關於靈種玄貓,這個我還是要當面詢問一下,道友確定要送給研發部?”說着,老人面色認真。

陳浩點頭道:“這個是真的,靈種一類,尤其是血脈傳承的天生靈種,隨着時間慢慢稀少,說是瀕危都不爲過,我自身帶着幾隻,照顧上力有未及,多是自己努力,方有今日成就。所以這玄貓我是無論如何也照顧不過來了,研發部如果能給一個承諾,保證不傷害玄貓的情況下,盡力培養它,那這玄貓,就是研發部的。”

老人露出一個笑容:“小道友,有你這話就足夠了,你也可以放心,研發部不是有關部門,因爲負責方向不同,我們雖然資源多,卻能夠研究的好東西少,靈種一類,近百年來,也不過收集了三隻,對待靈種,我們雖然也有研究的計劃,但是我們絕不會傷害靈種,還會根據需求,保證靈種的傳承和延續。”

陳浩道:“這就足夠了,我也能對這小玄貓的父母有個交代。”

“對了,還有這個老頭。”陳浩一指旁邊,已經陷入昏迷,看起來生氣虛弱,一副命不久矣模樣的外國老人。

“這老頭哪國人我不知道,不過他的確有天賦,悟性奇高,學會華夏陣法,結合西方魔法陣,創造出一種能夠汲取地脈之力,匯聚天地間一切遊離力量和月華的奇陣,雖然這陣法缺點很明顯,破綻很大,但是一旦駕馭,威力也是十分不凡。他被我破壞了奪靈之法,活不久了,但是他學了華夏陣法,總要回饋點什麼,所以前輩,這人能換點啥?”說到最後,陳浩笑眯眯的問道。

老人啞然失笑,道:“陣法奇才,研發部不算缺少,不過這西方魔法陣,我們的確研究的很少,主要是信息不足,資料不足。這人能根據魔法陣改造陣法,價值不低,嗯,我這一次來,帶了三樣東西,要看道友喜歡哪一種。”

陳浩眼睛一亮,道:“能見識一下嗎?”

老人一招手,跟着它一起來的一羣人中就有三個上前,放下了三個盒子。

三個盒子大小不一,最大的和行李箱一樣,小的就像是個禮品盒。

隨着三人打開盒子,老人開口道:“研發部存在近百年,吸納華夏無數人才,哪怕死後,也魂魄不散,貢獻一切,所以我們部門研發出來的東西很多,有些不合時宜,有些暫時找不到合適的用途,只有極少部分被有關部門採取,我這一次帶來的,兩件庫存,一件剛剛完善,因爲材料稀缺和難以複製的原因,所以有關部門那邊也不知詳情,我爲道友介紹一二。”

解釋了一下,老人走到一個小盒子面前,從中拿出了一個圓球,此物通體發紅,感知似乎還在散發熱氣,十分神奇。

“這小東西,叫冰封天下,嗯,名字是項目的一個小年輕助理起的,別看不起眼,還挺形象,此物外表裹着炎鐵,主要是避免裏面的寒晶接觸空氣,因爲一旦接觸,寒晶就會發生變化,輻散寒意,這寒意在爆發的瞬間,能夠達到零下二百度以下,不說活人,就算是靈魂也能夠凍結,覆蓋範圍,大概在兩公里左右。”

聽完老人的介紹,陳浩只覺一股涼意從腳底板升起,有些目瞪口呆。

臥槽,果然人類在武器研究這方面,就是比一般的研究更厲害。

這零下二百度的寒冷,哪怕是寒冰神通,沒有先天境界以上的修爲,也別想施展。可是一羣人卻研究出來了!

看陳浩驚呆的表情,老人笑道:“你別想多,這個東西,最主要的就是其中的那一顆寒晶,但是寒晶是意外誕生出來,哪怕依靠研究過程完美複製,都弄不出第二塊,目前僅有這一顆。”

陳浩眉頭微挑,看着老人道:“前輩,即便只有一顆,這也很珍貴的吧,足以當成威懾性武器,用來和我交易,大材小用了。”

老人笑眯眯的道:“小道友可以送我們一隻靈種,我們也可以拿出研發部的心意。再說了,有關部門和道門都看好道友,我們研發部自然也不能落後,這也算是我們的心意,只要道友不用來做危害華夏的事,其他隨意。”

陳浩暗暗嘆息,果然都是人精啊,自己修行的異常,都被人看在眼中,之所以沒有人因此對他做什麼,不過是因爲對他帶着期待,期待數百年來,再出先天,期待一個修行的希望。 “還有兩件呢?勞煩前輩解說一二。”

陳浩沒有表態,而是迴歸正題,繼續問道。

老人笑了笑,又打開了另外一個盒子,從中拿出了一物。

此物卻是個白玉瓶,看起來和茶杯差不多大。

老人開口道:“這是辟穀水。”

陳浩一愣,錯愕的看着老人道:“前輩,什麼屁股水?誰屁股上的水?”

老人哭笑不得:“小道友,這辟穀水,是類似辟穀丹的一種東西,我不知道古代辟穀丹效果如何,但是研發部研製成功的這一種辟穀水,能夠保證人三日不食不飲,身體毫無異常。屬於閉關修煉的絕佳輔佐之物,不過這辟穀水材料需求成本很高,還達不到流水生產的要求,目前正在改進中,我拿的這一瓶,用時飲一小口,一瓶可使用三月。”

陳浩恍然,旋即驚歎道:“前輩,你們研發部真是厲害了,什麼東西都能仿製。”

老人搖頭:“小道友過譽了,這些看起來新奇,實則在道家之中,只是普通物罷了,不值一提,而這卻要我們研發部數百位專業人員日以繼夜的研究,才能仿製一些看起來類似,估計效果天差地別的假冒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