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巨大的腕足可是需要數人合報,上面更是覆蓋了未知的裝甲,顯然是堅不可摧,居然被葉天一劍斬落。

那一劍之威,究竟有多恐怖?

無視在場眾人的驚駭,葉天已經一個縱身,再次接住了飛回的飛劍,緊接著又是一劍,直刺向東方極。

東方極似乎被剛才的一幕驚到,看著葉天一劍刺來,居然毫無動作,完全像是嚇傻了一樣。

可就在葉天的飛劍即將刺中他的時候,東方極那看是驚駭獃滯的臉上,卻突然露出了一抹奸計得逞的陰笑。

下一刻,就聽一道破空聲乍響。

在十分之一剎那的時間中,一道烏黑的光芒刺來,擋住了葉天的這一劍。

叮!

一聲金屬交擊聲,葉天的飛劍斬在上面,竟是絲毫耐不得這烏黑光芒分毫。

葉天目光一凝,雖然知道自己這一劍不可能這麼輕易殺死東方極,可對方居然還有這樣的手段,這麼輕易的架下這一劍,還是讓他有些意外。

不過,葉天也不急,他這一劍不過尋常攻擊,根本沒有用上全力。

這時候,東方極獰笑道:「怎麼樣?這可是這頭妖獸的本命天賦——烏毒光鞭,這下看你往哪裡逃!」

隨著他的話音落下,除了身前的這個烏毒光鞭外,身後被葉天斬掉一根,還有三根的脆足再次從身後席捲而來。

一時間,葉天再次陷入到前後夾擊之中,只能再次施展醉仙劍法,在那搖搖晃晃之中,展開反擊。

只聽叮叮噹噹的響動,在東方極的控制下,玄甲巨章魚的攻擊如雨。

速度快的葉天沒有辦法,完全躲避不時要持著飛劍,不斷的與之交擊。

更讓人恐怖的是,那烏毒光鞭不愧其名,揮舞之間,可見有烏紫液體不斷的迸濺出來。

落在地面,頓時就是一陣烏紫煙霧升騰,轉眼肥沃的土地頓時變成一片沙地,顯然是毒性劇烈,極為恐怖。

這般恐怖的劇毒,別說是普通人了,就算是一般的修真者沾染上一絲,也會瞬間死得不能再死。

見此情況,葉天自然也不敢大意,直接運轉真元,施展開許久不曾用過的明光金鐘法,護住了全身。

這明光金鐘法還是葉天在練氣四層的時候,為了對付夜破城兌換的,如今已經跟不上他的實力,早就被拋之腦後了。

葉天將持續展開了,居然也不是這明光金鐘法寄希望於擋下東方極的攻擊,不過是為了防止被毒液迸濺自身而已。

超級學霸科技系統 只是這些毒液似乎非常的詭異,居然被明光金鐘法的能量護罩擋住,卻沒有滑落掉,這就這麼附著在能量罩上,在不停的腐蝕著護罩。

葉天開始也沒有在意,只是運轉真元一震,想震掉這些毒液。

可讓他驚詫的是,這些毒液雖然在增援的震動下破散開來,卻散而不滅,有如抽刀斷水一般,很快又聚攏在了一起,繼續侵蝕著葉天的能量護罩。

葉天知道不能放任這些毒液腐蝕,否則能量護罩一破,這詭異的毒液沾在身上,鬼知道會是什麼樣的後果。

當下,葉天眉頭一皺,打出一道重新命名的真龍銀炎,想要將這毒液焚燒殆盡。

可結果更讓葉天驚詫了,只見真龍銀炎沾染到毒液后,雖然瞬間火焰大漲,威力更加的強悍,可也詭異的脫離了葉天的控制,反過來焚燒起葉天的能量護罩。

這種情況完全出乎意料,讓葉天大吃一驚,有些錯愕。

見此情況,東方極更加得意了,大道:「哈哈哈……沒想到吧?這毒液才是玄甲巨章魚的真正手段,沾上一絲,不把其中的毒性消耗乾淨,是無法清除掉的。

而且玄甲巨章魚雖然生活在海里,但卻不怕火,反倒居住於海底火山中,汲取火山的火之靈氣,用於配合這毒液,能產生一種恐怖的毒火。

熾烈無比,又毒性恐怖,別說是修真者,就連那海里毒性見長的蛇類妖獸,見了都得退避三舍。

本來這章魚已經死了,這毒火的手段是沒辦法施展,可你居然自己將之點然,簡直是引火自焚啊!哈哈哈哈……」

在東方極的大笑聲中,只見那毒火果如他所說,瞬間熾烈燃燒,包裹住了葉天的能量防護罩。

轉眼間便圍了一個密實,形如一個巨大火球,將葉天給徹底包圍住了。

滋滋滋的聲響不斷傳來,葉天的能量護罩在毒火燃燒下,能量不斷的被毒火抵消,使得葉天只能不停灌輸真元補充。

此情此景,看得周圍人再次驚詫起來,沒想到看是已經落入下風的東方極,居然還有這樣的手段。

如此一來,本來看似明朗的決鬥結果,似乎一下子又撲朔迷離起來。

而現場的姜嫣然和寧傲雪,一直觀看直播的場外那些人,都跟著提心弔膽起來,生怕葉天會慘遭意外。

「斬!」

火焰之中,葉天雖然神情凝重,但卻也不驚不慌。

這火焰雖然詭異,但絕對不是沒有辦法破解的,最多只是自己用的方法不對,所以便嘗試著用其他的辦法解決。

當下,他一劍揮去,劍意轉動,劍氣橫生,希望斬滅這些火焰。

只是也不知道是葉天的劍意領悟得不夠,還是這毒火確實詭異至極,葉天那劍意摧動下,號稱可破萬法的劍氣,卻對這毒火沒有一丁點作用,仍舊是老樣子。

這一來,東方極更加得意了,再次大笑道:「不要掙扎了,沒用的,這毒火會不停燃燒,毒液不完,毒火就不會熄滅。你還是放棄抵抗,讓毒火燒成渣吧!很快的,不會有痛苦的!」

葉天呵呵一笑,說道:「是嗎?我看你是好了傷疤忘了疼,忘了之前被我打臉的事情了吧?

不說你這毒火究竟有沒有辦法破解?就算只能幹耗,我便看看是你的毒液多,還是我的真元多!」

說罷,葉天仍舊不慌不忙,催動著真元,抵抗著毒火的燃燒。 聽到葉天那嘲諷意味十足的話語,東方極冷哼一聲,也不再說話,開始操控著玄甲巨章魚的烏毒光鞭向著葉天噴射著毒液,使得毒火繼續燃燒。

同時,仍舊不忘操控三隻腕足繼續發動攻擊,雙重夾擊下,絕不讓葉天有任何活下去的可能。

不斷的攻擊著,見葉天只有苦苦支撐的份,東方極回想起之前的曲辱,頓時出聲嘲弄道:「呵……小子,你還有什麼手段?單靠這樣光耗的話,你絕對死定了!

玄甲巨章魚的毒液可是天賦,根本沒有限量,你以為能夠耗盡嗎?哼!我就燒到你真元枯竭,絕望而死吧!」

說話間,東方一直繼續催動著烏毒光鞭,釋放出更多的毒液,頓時使得那本就熾烈旺盛的毒火燒得更加的恐怖了。

就算那毒火只在半空中難受,但所散發出來的毒氣,也讓下面的地面都為之沙化,可見這毒火的恐怖。

這一幕看的秦壽升等人頭皮發麻,心中更是慶幸有葉天替他們挑頭,逼得東方極用出了如此殺招。

否則若是等他們要對付東方極時,突然來上這麼一殺招,他們是絕對不可能抵擋得住的。

畢竟他們只是鍊氣七層巔峰,修鍊的功法只能算是普通,體內儲存的真元最多只比同階修真者好那麼一些,哪裡比得過練氣八層妖獸。

更不用說這毒液並非是妖獸自體產生,而是來自於妖獸的天賦,理論上只要妖獸還有能量,就能夠不斷的產出。

若是由他們遇上了,恐怕不到十幾息的時間,真元就會被焚燒殆盡,若得個被火燒死的下場。

恐怕就算是鍊氣九層的修真者上去,沒有手段破解這毒火的話,也只能多支撐一段時間而已。

這個想法,令得秦壽生等人越發的驚懼,心中也越發的慶幸,有葉天這個刺頭先去懟東方極,讓他們不至於遭了這劫。

叫秦壽生等人驚懼不已之際,那毒火仍在不斷的燃燒,葉天依舊在火焰之中支撐著,真元似乎還沒有耗盡。

這一下,秦壽生等人更加驚訝,因為到了這個時候,葉天在這毒火當中已經支撐了不下五十息的時間。

這一換算,若是葉天的實力只是鍊氣七層巔峰,那換算下來的話,其真元的強度與數量都數倍於他們了,堪稱是海量都不為過。

只有這個解釋,才能夠解釋葉天為什麼在這毒火當中,能夠支撐了這麼久。

驚訝葉天能在那毒火中,支撐這麼久的時間,龍牙嘆氣道:「一代天驕啊,可惜了!這個葉天已經手段盡出,沒有辦法了。這樣拖延時間也沒用,終究只有被燒死一途。」

「龍牙隊長,不用感嘆了,我們也準備動手吧!只要這葉天一死,我們就全力出手,合力對付東方極,不過一定小心那些毒液。

這倒也不難,只要找准機會,把他從玄甲巨章魚身上打下來,我們就能穩贏!」秦壽升沉聲道。

說話間,那巨大的青葫蘆頓間縮小,落到了他的手上,顯然這是他的法器。

一旁的裴羽塵也早就迫不及待了,激動得面露紅潮,大聲叫道:「老朽早就準備好了,就等你們一聲令下了。」

……

與此同時,葉天被那毒火困住的時候,周圍的一眾武者、修真者們,在驚訝之餘,也忍不住議論起來。

「到底是什麼火焰?好可怕啊!那葉先生的身影已經看不到了!就算他不死,在這火焰包裹著燃燒,我估計他也撐不了多久啦,應該很快就會落敗!」

「唉!一代英才,終究還是免不了身隕比地嗎?真是可惜,剛剛看他大展神威,我還以為他又要一鳴驚人了呢!」

「看來姜還是老的辣,這個東方極不愧是成名老魔,手段眾多,一般的修真者要是遇到他,恐怕早就死了,這個葉先生能撐這麼久,年輕人當中,已經算是極厲害了!」

「說的沒錯,如此妖孽的天才人物,身隕此地,著實是令人可惜。」

這一幕,同樣牽動著姜嫣然、寧傲雪等人的內心,為葉天暗自著急,希望葉天能夠再次創造奇迹。

與此同時,隨著時間的過去,東方極原先得意的面容漸漸消失了,反而開始緊皺起了眉頭。

因為他發現儘管毒火依舊旺盛,可依舊不見葉天有支撐不住的跡象,其能量防護罩依舊存在。

而到了這時,葉天已經支撐了百息的時間。

這樣長的時間,別說是平常練氣七層巔峰的修真者,就算是鍊氣八層的修真者,也早就該被燒得個一乾二淨了。

可葉天卻還穩穩噹噹的站著,任由那毒火舔蝕著能量防護罩,絲毫沒有受到任何傷害。

這讓東方極完全不敢相信,他的神念透過毒火,看到葉天仍舊神情自諾,完全不急不躁,更是讓他升騰起一股不祥。

「不可能,我不相信你的真元真的如此渾厚!」

東方極咬牙切齒,加大了玄甲巨章魚的毒液噴洒,甚至那毒液噴洒之巨量,都灑落到了旁邊,將地面腐蝕出一片片沙地。

可儘管如此,在毒火當中,葉天依舊是完好無損的站著,那能量防護罩甚至沒有任何的損你。

當下,只聽葉天嘆了口氣,眼神發冷,看向東方極,說道:「我說了你還有什麼手段儘管使出來,不然就沒有機會了!

如今看來,你似乎已經用盡手段,再也沒有其他的手段了吧?既然如此,那是時候結束這場無聊的遊戲了!」

這話一出,在場眾人皆驚,紛紛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情。

是什麼意思?葉天剛才被那毒火籠罩,在他看來竟然只是一場遊戲,或者說是故意為之的。

天!那豈不是說,就連這樣的毒火,他都有辦法破解!

只是眼前的這一幕,不過是他故意裝出來?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整場決鬥真的是一場遊戲,一場貓逗老鼠的遊戲啊!

「叮!裝逼成功,恭喜宿主裝出一個眾人意想不到的逼,逼格+150。」 在眾人的驚詫中,葉天說完那句話后,就往前虛空度步,直向東方極而去。

看到葉天走向自己,東方極頓時大驚失色,嚇得差點從玄甲巨章魚身上掉下來了,忍不住大吼道:「去死!我要你去死!」

說話間,東方極繼續操控著玄甲巨章魚剩下三隻裝甲覆蓋的腕足,改變之前由上而下的攻擊方式,改而以正面拍擊。

如此一來,雖然章魚的腕足仍舊無法破開葉天的防護罩,但爆發的力量卻還是使葉天停下腳步。

「哈哈哈,我看你還怎麼過來,別掙扎了,在這毒火中燒成渣吧!」

眼見這一招有效,東方極不禁鬆了口氣,一邊得意的大笑,一邊繼續操控著裝甲覆蓋的腕足,不停的拍向葉天,以阻止他向自己這邊靠邊。

毒火當中,葉天搖頭冷聲道:「沒用的,我不過是陪你玩玩遊戲,想看看你還有什麼手段。我要想殺你,剛才早已經一劍殺你了。

又豈會讓你用出這些手段,我要讓你手段用盡,絕望而死!現在來看,你的手段也就僅此而已,不知道你絕不絕望呢?」

「狂妄!大言不慚,我才不會絕望!絕望的人應該是你才對!

現在的你根本都破解不了毒火,你還有什麼辦法殺我?」

聽到葉天一再的嘲諷,東方紫的臉色可謂難看至極,甚至可以說是猙獰。

葉天嘴角一勾,露出一抹冷笑:「是嗎?你非得讓我打你臉,你才開心嗎?」

說罷,葉天並指呈劍,一道真龍銀炎化作的無雙劍氣飛出,穿過了能量護罩,沾染上了一簇毒火。

本身組成無雙劍氣的便是火焰,所以這毒火對劍氣本身並沒有抵消作用,只能沾染附著其上,隨著劍氣迅速的飛斬向東方極。

東方極見狀,臉色劇變,顧不得反諷葉天,操控著烏毒光鞭抽打而出,拍散了那道沾染了毒氣的劍氣。

畢竟他不過是操控這頭章魚而已,並非章魚本身,根本不能夠無視這毒火,一旦沾染上毒火,絕對是必死無疑。

拍散了這道劍氣,還不等東方極鬆口氣,又有一道劍氣襲來,依舊是帶著毒火。

與此同時,葉天淡然的聲音也傳了過來。

「看吧!我說什麼來著?你每次都要我打你,你才會相信我說的話!怎麼你這麼下賤的人呢!」

這話一出,周圍圍觀的眾人頓時笑出了聲,讓東方極羞惱至極,可又不能去創這些圍觀群眾發貨。

倒不是他心胸寬闊,而是葉天這時候葉天已經攜帶著毒火,飛劍出擊間,擋下玄甲巨章魚的腕足攻擊,來到了玄甲巨章魚的身前。

喝下這杯酒,再愛不回頭 此時,東方極光顧著打散帶著毒火的劍氣,哪想到葉天如此強悍,直接扛著腕足攻擊走到近前。

驚慌之下,他已經顧不得其他,先是將烏毒光鞭打出,企圖阻止葉天,從而爭取出操控玄甲巨章魚退開的時間,再做打算。

可不想,就見葉天那看是瘦弱的手臂,在真元的包裹下,從尚還沾染著毒火的能量護罩中伸出,抓住了那烏毒光鞭。

相比於那數個成年人合抱的巨大腕足,這巨章魚的烏毒光鞭只有雞蛋粗細,所以葉天能夠輕易的捉在手上。

當下,葉天一笑,修鍊了周天星煞覺得恐怖肉體力量發動,在東方極驚駭萬分的神情中,原本要後退的巨章魚竟然動彈不得

一時之間,一人一巨章魚竟然是陷入到了力量對峙的僵局中。

而這時候,讓東方之更加驚駭的是,葉天在一手抓住了巨章魚的烏毒光鞭,發力將整隻巨章魚拖住的同時,居然還有餘力激發劍氣攻向他。

這……這還是人嗎?

不只是東方及驚駭,就連周圍圍觀的眾人也是滿臉的驚駭,只覺得葉天這表現完全就不是人,而是一個化成人的妖獸,不,應該說是神獸才對!

「叮!裝逼成功,無形裝逼更致命,恭喜宿主裝出了一個不是人的逼,逼格+150。」

這系統突然提示音,讓葉天差點沒罵出聲來。

不過,這時候更想罵人的是東方極,因為他發現自己眼下的境地似乎很讓人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