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哪能啊!”張誠一本正經的說道:“跟林老師在一起,累死都開心。”

“幾天沒見,都學會油嘴滑舌了。”林婉兒瞪了他一眼,低聲說道:“咱們都那樣了,你還叫我林老師?”

“呃……”張誠臉色一僵,一時間心潮澎湃,試探的喊道:“婉兒……”

林婉兒的小臉頓時紅成了蘋果,沒有答應,卻主動挽起了張誠的胳膊。

諸天金手指 “走吧……”

“好!”張誠一臉的幸福,走路都有些打飄,跟林婉兒一起走向旁邊的億達商場。

佳妻歸來 “今天你喜歡什麼就買什麼,我買單!”

作爲江城的商業中心,億達商場無論什麼時候都是人流如梭,今天也不例外。

而張誠今天的打扮,跟林婉兒走在一起,實在是有點不般配,再加上他那一聲大吼,頓時吸引了周圍不少人的目光。

起初大家還以爲是哪來的土豪,結果一看張誠,才發現就是個窮酸學生模樣,頓時都嗤之以鼻。

裝逼也要有個度,就你這樣的也敢裝大款泡妹子?也不怕別人笑掉大牙!

但是張誠一點也不在乎周圍的目光,昂首挺胸的走進了商場,直接坐電梯上了五樓。

林婉兒一見,頓時有些吃驚,趕緊說道:“去五樓?”

“對啊。”張誠點點頭,“我聽潘哥說過,這五樓上面纔是賣好東西的地方,我還從來沒上去過呢,今天正好去看看。”

“我知道……”林婉兒微微皺眉,億達廣場的五樓都是一些國際知名大牌的專賣店,裏面的東西貴得嚇人,據說隨便一件衣服都要好幾萬,簡直可以說是搶人了。

“怎麼了?”見林婉兒面色有異,張誠笑道:“是不是擔心錢的事?放心吧,你只管挑,完事我結賬。”

林婉兒臉色有些爲難,她知道張誠現在結識了一些富商,但是張誠賺了多少錢她就不清楚了。

按她的估計,頂天了也就小几十萬,這點錢在五樓上恐怕都買不了幾套衣服,就算有錢也不是這麼燒的啊!

但是見張誠興致勃勃,她又不想掃了興,猶豫了一下沒有再多說。

反正自己也沒上去過,就當是開開眼界吧,到時候自己什麼也不買就是了。

沒一會兒,電梯停在了五層,走出去一看,發現店鋪不多,偌大的一層樓加起來就只有二三十家店,但是每一家都是裝修大氣、富麗堂皇,而且門口都站着高挑漂亮的導購小姐。

在這一層客人也不多,稀稀拉拉的閒逛着,每一個都是穿着得體,身上自帶氣場,一看就不是尋常老百姓。

像林婉兒今天的裝束在這裏都顯得寒酸,就更別提張誠了,與這裏的環境簡直是格格不入。

張誠四處看了一眼,選定了一家看上去高端大氣上檔次的店面,拉着林婉兒就走了過去。

林婉兒擡頭一看,發現店門口的招牌上寫着一行英文小字——louisvuitton。

林婉兒頓時嚇了一跳,作爲女性,特別還是一個愛美的年輕女性,這牌子她再熟悉不過了,只要把首字母合在一起,可以說是無人不知,幾乎已經成爲富家女裝逼的標配了。

一件lv的新款包包,就足以挑起無數淑女心中的獸性,但是很多人都不知道,其實lv在服裝、皮鞋、珠寶、手錶等領域也是國際頂尖品牌,可謂是國際潮流的指南針。

而與之相應的,當然還有那帶着一長串零的標價牌……

像這種奢侈品牌,林婉兒以前只能在雜誌上過過眼癮,沒想到今天自己居然還看到了實物。

張誠拉着林婉兒,剛走到店門口,就有一位導購小姐迎了上來。

“歡迎光臨lv,先生、小姐,請問是想選擇男裝還是女裝,我可以給你們介紹一下。”

導購小姐見到張誠時,並沒有露出絲毫的鄙夷之色,仍然十分禮貌熱情。

一來是能在這裏工作的,都是素質比較高的員工,二來作爲導購小姐,每天要接待很多客人,多少還是有一點眼力的。

雖然張誠穿着寒酸,但是在這種環境下還能泰然自若,明顯是見過大場面的,光憑這一點她也不敢怠慢。

“看女裝。”張誠點了點頭,把林婉兒推到了前面,大氣的說道:“婉兒,你隨便挑,看上什麼買什麼,別給我省錢!”

“我……”林婉兒有些懵,但是在導購小姐熱情的引導之下,最後只得硬着頭皮走了進去。

張誠朝四周瞟了一眼,發現大部分都是女裝和箱包,也懶得逛了,在店門口的休息區坐下,翹着二郎腿等着林婉兒。

也就在這個時候,從店外走進來兩個女人,一個大概三十多歲,全身上下打扮得珠光寶氣,一個只有十來歲的樣子,一身學生裝束,看上去像是一對母女。

年紀大的,張誠不認識,倒也沒有在意,但是目光一瞟那年紀小的,頓時眉頭就皺了起來。 這女人不是別人,正是以前在學校裏陷害自己,然後被學校開除的王安琪。

張誠此時就坐在門口,位置實在是有點顯眼,王安琪剛走進店裏,一眼就看見了他,頓時眉頭一皺,臉上的表情一下就垮了下來。

“你怎麼在這!”

旁邊的女人聽見,也轉過頭來,上下打量了一下張誠,問道:“安琪,這是你同學嗎?”

王安琪的目光有些複雜,低聲說道:“媽,他……就是張誠。”

女人的笑容頓時僵在了臉上,神色瞬間轉冷,停頓了幾秒才冷聲着說道:

“原來你就是張誠,你知不知道,我家安琪的前途都被你毀了!”

張誠瞟了女人一眼,沒有搭理她。

王安琪也拉了拉女人的衣袖,低聲說道:“媽,算了,我們去別家吧……”

“算什麼算了!”女人扒開王安琪的手,指着張誠罵道:“怎麼了?現在不敢說話了?我聽說你當時不是威風得很嗎?副校長都被你弄下臺了,現在敢做不敢當了!”

“噗嗤……”張誠被這女人給逗笑了,“大嬸,如果我沒失憶的話,好像是你女兒爲了保送名額,故意栽贓陷害的我吧?敢做不敢當這句話,你是不是問錯人了?”

“你……”女人一時語塞,但看到張誠的打扮,頓時又冷笑一聲,叫來了導購小姐。

“李太太,您來了,這次想買點什麼?”導購小姐一見女人,頓時眼睛一亮,連忙迎了過來。

李太太哼了一聲,伸手一指張誠,陰陽怪氣的說道:“你們這店怎麼說也是高端品牌店吧,又不是自由市場,怎麼什麼亂七八糟的人都讓進,以後我還怎麼來你這買東西!”

“呃……”導購小姐微微有些詫異,連忙說道:“李太太,要不您去裏面看看?我們昨天剛好來了一批新款……”

“不用了。”李太太一揮手打斷了導購小姐,“我這人有潔癖,你不把這小乞丐攆出去,我沒法進你這店!”

“這……”導購小姐一臉的爲難,陪着笑臉說道:“李太太,我們也是打開門做生意,哪有把客人往外攆的道理……”

“客人?”李太太冷笑一聲,指着張誠,毫無顧忌的說道:“就他這窮酸樣,就算把兜掏空能掏出一千塊錢嗎?你們也當他是客人?反正我話撂這了,今天你要是不把他趕走,我以後再也不光顧你們這了!”

導購小姐一聽這話,頓時不知道怎麼辦了,李太太可是店裏的常客了,每年至少都要消費幾十萬,像這種客人,哪是她一個導購員敢得罪的。

“先生,不好意思,要不……請你先離開吧……”猶豫再三,導購小姐還是隻得對着張誠開口,語氣裏滿是歉意。

張誠表情平淡,不急不惱的說道:“進門就是客,我是來買東西的,現在東西還沒挑好,爲什麼要走?”

李太太不屑的恥笑道:“哎喲!口氣還不小,你家那情況我早就聽安琪說過了,不就是仗着你爹媽的那點遺產嗎?不過你看清楚這是什麼地方,我勸你還是早點滾吧,別在這打腫臉充胖子了!”

“怎麼了?怎麼吵起來了?”林婉兒這時也被吵鬧聲吸引了過來。

李太太以前開家長會時見過林婉兒,此時一見她跟張誠在一起,頓時像是逮住了小辮子,大叫大嚷道:“好啊!我早就聽說你們兩個有一腿,沒想到今天抓了個現行!老師居然跟學生搞在一起!真是不要臉!”

林婉兒一愣,隨即看見了沉默不語的王安琪,瞬間明白了是怎麼回事。

她上前兩步,走到了張誠身邊,昂首道:“我跟張誠在一起怎麼了!哪條法律規定老師不能跟學生在一起的!”

“還是老師呢,居然不要臉到這個地步!”李太太譏諷道:“你看你長得這麼漂亮,去傍大款當小三多好,居然瞎了眼看上這麼一個窮小子,怪不得他敢跑到這種地方來呢,是不是花你的錢?吃軟飯啊?不過你好像也是個實習生吧?每個月就那麼點錢,也敢來逛lv?該不會除了當老師,另外還有兼職吧?白天當老師,晚上賣身?”

當時開除王安琪的時候,林婉兒也起了很大的作用,所以李太太對她也是恨之入骨,說出的話刻薄難聽到了極點。

“你夠了沒有!嘴巴放乾淨點!”林婉兒氣得俏臉發白,忍不住大聲呵斥道。

“呵呵……當了婊@子還想立牌坊,敢做就別怕人說啊!”李太太陰陽怪氣的說道。

“你女兒被開除,那是因爲她自己犯了錯,你不想着好好教育女兒,現在反而還把責任推到別人身上,哪有你這麼做父母的!”林婉兒氣憤的說道。

李太太臉一板,“我怎麼教育女兒那是我的事,用不着你多管,而且看看你們那破學校,一窩的男盜女娼,真不知道是學校還是窯子!我女兒會犯錯,那就是被你們這些不要臉的老師帶壞的!”

“媽,不要說了!我們去買東西吧!”王安琪狠狠的拽了一把李太太,用力把她拉進了店裏。

導購小姐也連忙跟上,在一旁殷勤的介紹着。

李太太拿起一個鱷魚皮的手包,得意的看着林婉兒,倨傲的說道:“看見這包沒有?今年的限量款,十八萬多,你那小男朋友買得起嗎?估計把他爹孃的遺產全拿出來都不夠吧。”

一旁的導購小姐不失時機的說道:“李太太好眼光,這包現在就剩一個了,您要是看上的話,我去給您包起來?”

李太太瞟了她一眼,手一伸又將包放了回去,嘴裏說道:“不着急,我再看看。”

林婉兒一張俏臉氣得發白,眼淚都在眼眶裏打轉,一把拉起張誠,大聲說道:“我們走,什麼八萬塊錢的包!我看也就那麼回事,就是送我都不稀罕!”

“切……吃不着葡萄說葡萄酸。”李太太一聽,頓時譏諷道:“像你這種人,逛逛步行街就行了,那裏的地攤貨最適合你,沒事少來這種高檔場所,也不嫌丟人現眼。”

林婉兒一聲不吭,原本的好心情都被破壞光了,現在只想趕緊離開這裏,但是一拉張誠,卻發現對方不動。

回頭一看,張誠正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

“婉兒,記住我的話,從今天開始,只要有我在,任何人都不能隨便欺負你!”

ps:求推薦票!求推薦票!求推薦票! 張誠轉頭對着導購小姐招了招手,一臉淡然的說道:“就那包,我要了,給我包起來吧。”

什麼?

店裏所有人都愣了,李太太一聽,哈哈大笑起來,一臉的鄙夷之色。

“癩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氣,你剛纔是不是沒聽清楚,這包十八萬!是你這種窮人買得起的嗎!你該不會是打算把爹媽的遺產花光,以後都靠當小白臉生活了吧?”

林婉兒也拉了拉張誠的衣袖,低聲說道:“別跟這種人賭氣!”

“我不是賭氣啊。”張誠拍了拍林婉兒的手,笑道:“我真覺得這包挺好看的,特別配你。”

導購小姐站在原地沒動,不管怎麼看,張誠也不像有購買力的客人,這包可是值十八萬,萬一弄壞了她可賠不起。

導購小姐猶豫了一會兒,說道:“這位先生,要不您再看看那邊櫃檯上的,那裏的東西要稍微便宜一點……”

“不用了!”張誠手一揮,從口袋裏掏出一張銀行卡,扔給了導購小姐,“就這包,刷卡吧。”

導購小姐接過銀行卡一看,頓時大吃一驚。

她們店裏的東西都挺貴,接待的客人也是有一定的身家,一般都是刷卡付賬,久而久之,她所以對銀行卡也比較熟悉。

張誠的這張卡跟普通銀行卡可不一樣,黑底金字,上面還有一隻浮雕的金龍。

導購小姐一眼就認出來了,這是銀行專門給一些大客戶發出的黑卡,沒有幾千萬存款是絕對拿不到的。

“先生,請稍等,我馬上去給您包上!”導購小姐心裏一突,看着張誠的目光瞬間不一樣了。

李太太見張誠真買,也有些吃驚,她們家雖然有點錢,但也就是個小老闆而已,家裏有個幾百萬資產,根本就沒見過張誠這種銀行卡。

“你這是信用卡吧?打腫臉充胖子!看你下個月拿什麼來還!”

林婉兒也有些着急,“張誠,只要是你送我的,哪怕是幾十塊錢的地攤貨我也開心,不要亂花錢啊!”

女人都是有虛榮心的,林婉兒也不例外,看見張誠爲了自己,不惜花十八萬買下一個包,她是既心疼又感動。

“呵呵……”李太太看着林婉兒的表情,譏諷道:“心疼錢了?瞧你們那小家子氣的樣!窮鬼就是窮鬼,今天死要面子買下了,明天就打算轉手賣了吧?二手貨賣二手包,也算般配。”

張誠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我這人脾氣好,一般不會動手打女人,之前對你一忍再忍,但是如果你那張臭嘴裏再冒出一個字,我保證你會後悔一輩子。”

李太太見張誠居然敢威脅她,頓時面色一變,剛想懟回去,但是一看對方的眼神,不知道爲什麼,心裏突然感覺到一陣寒意,嘴脣動了動還是沒敢發出聲音。

此時導購小姐已經將手包裝好,提着一個精緻的購物袋快步跑了回來,雙手遞給了林婉兒。

“小姐,這是您的東西,請您收好。”

“唉……”林婉兒長嘆了一聲,錢都付了,再說什麼也沒用了,只得伸手接下,一想到口袋裏的東西花了十八萬,她的心都在滴血。

算了,就當奢侈了一把吧……看來以後得省吃儉用了,想辦法把這筆錢還給張誠,但是十八萬啊!這得湊到何年何月才還得上。

而且之前張誠還送給過自己一條鑽石項鍊,價值六十多萬,雖然是比賽贏來的,沒有花錢,但是也代表了張誠的心意啊!

林婉兒覺得自己的心裏既甜蜜又苦惱,被自己的男朋友如此重視,她的內心無疑是幸福的,但是張誠對花錢這麼沒概念,以後日子該怎麼過……

想到這她不禁俏臉一紅,自己跟張誠纔多久啊,居然都想到過日子上去了,不過張誠大手大腳的這個習慣,自己一定得給他糾正過來。

她這邊正在想呢,那邊導購小姐已經把黑卡遞給了張誠,態度恭敬得不得了。

但是沒想到張誠搖搖頭,手一伸又推了回去。

“我難得有空,陪着婉兒出來逛一次街,就買一個包哪行。”

說完他揹着手,在店裏轉悠起來,一邊走一邊對着貨架上的東西指指點點。

“這件衣服看着不錯,先拿出來,一會兒讓婉兒試試。”

“這雙鞋子也行,拿出來。”

“還有這幾個包,我都要了,每天可以換着用。”

“還有這個、這個,這兩個不要,其餘的都給包起來!”

李太太看着張誠一副指點江山的模樣,挑出來的東西一個比一個貴,驚得嘴巴都能塞進一根大黃瓜,心裏忍不住破口大罵。

這尼瑪!這小子是不是窮瘋了!

還兩個不要,其餘的都包起來?你當這是菜市場買菜啊!

裝吧!看你能裝多久!這些東西加起來最少也得上百萬了,看你一會兒拿什麼付賬!

跟在張誠身後的導購小姐也是滿頭大汗,手裏的東西都快抱不下了。

“先……先生……你確定這些你都要?不是在開玩笑?”

“你看我像是這麼閒的嗎?”張誠笑了笑,見導購員實在是抱不下了,於是揮了揮手,“先去結下賬,回頭我再接着買。”

還買?店裏的東西都快被你搬了一小半了!我們這是買奢侈品的,又不是批發市場!

導購小姐腳下一晃,差點沒坐在地上,但是一句話也沒敢說,抱着一大堆東西急急忙忙的跑到櫃檯去結賬了。

“張誠,你別胡鬧了!”林婉兒這時候才反應過來,連忙跑過來低聲說道:“你拿那麼多東西,我們怎麼可能買得起!你快去給櫃檯上說說,那些東西我們都不要了。”

張誠笑着說道:“爲什麼不要?我覺得這裏的東西挺好的,你別說,還真是一分錢一分貨,那些衣服你穿着肯定好看。”

林婉兒差點暈過去,怎麼就是說不明白呢!我也知道好看,關鍵是錢啊!咱們哪來那麼多錢!到時候一算帳給不起,那不是純粹搗亂嗎!

ps:感謝:imneed、總有刁民想害朕、聽星星說話、黑暗永遠是光芒的手下敗將、pei、兮、男友、張智翔、餘生我陪你浪、pei、夢中夢、小m同學、strangeness、空白、魔神、劍、snzy小鹿橙約、kent、爺爺,感謝以上讀者的打賞,如有遺漏,請恕作者眼瞎。

另外昨天各位的票票很給力啊,1400多張推薦票,現在本書是靈異分類周推薦榜第一,哇哈哈哈!今天繼續加更! 李太太雖然沒說話,但也沒離開,抱着膀子站在一旁,一臉等着看好戲的表情。

導購員這時候快步走了回來,表情有些詫異,跟在後面的還有兩個男性店員,手裏拎滿了東西。

“對……對不起,他不是故意搗亂的……”林婉兒一見導購員帶人過來,還以爲是來找麻煩的,連忙道歉。

“呃?小姐你在說什麼?”

導購員疑惑的看了林婉兒一眼,然後恭恭敬敬的把黑卡遞給了張誠,九十度深深鞠了一躬。

“先生,您的單已經買好了,一共是一百七十萬,這是您的賬單和卡,請您收好,我謹代表我們lv旗艦店,感謝您的惠顧!”

“啊?”

“什麼?”

聽到這個價格,李太太忍不住尖叫一聲,林婉兒也瞬間傻在了原地……

除了她們,店裏的其他員工也得知今天來了位大客戶,都在櫃檯後面探頭探腦的看着張誠,一臉的好奇。

雖然這裏是國際知名品牌旗艦店,但是看外面稀稀拉拉的客人就知道了,有能力來這消費的實在是不多,更別提一出手就是上百萬,以前更是從來都沒有發生過。

“這就是買了一百多萬東西的客人?看着不像啊。”

“小聲點,別被人家聽到了!現在的富家公子都喜歡玩微服私訪,你在這幹了這麼久了,還不懂人不能貌相嗎!”

“你們仔細看看這位客人,雖然穿得不咋滴,但是一看這氣質、這做派,那絕對是豪門世家!”

“是啊,其實仔細一看,他還長得蠻帥的呢,如果我也有這種男朋友多好,又帥又有錢,是我肯定會幸福死的。”

“你快拉倒吧!你瞧瞧人家女朋友長啥樣,那簡直就是仙女下凡啊,素質也好,剛纔李太太說話那麼刻薄,人家都沒發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