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可是件好事!”

李長生淡淡地說了一句。

不遠處,人羣之中,正在與衆人寒暄客套的鬼小聖,似是感應到什麼,整個人猛然朝着李長生這一頭看來,眼神之中,閃過一絲精光,隨後又將注意力轉移了。

刀子和楊東,互視了一眼,臉上都露出了一絲笑意。

“看來……好像還真是衝着李大師來的……”

刀子喃喃地說了一句。

“這下可就有趣了,這屆術法研討會,倒挺有意思的……來了不少的大腕……”楊東十分有興趣地說道。

“你參不參加鬥法?”刀子隨口問道了一句。

“有李大師在,我們當個陪襯就好了,不過……既然要當陪襯,自然是先幫李大師掃清一些障礙。”

楊東咧嘴一笑,說着。

整個大廳之中,看上去其樂融融,倒真像是聚會的模樣,一點對抗的氣息都沒有,不過……不少的人,暗地裏卻都已經開始盤算,今天大賽的對手,會是什麼人了。

“喲……裘老、楊東、刀子……許久未見……好像你們多了一個新朋友,要不……介紹介紹?”

一個聲音,突然從衆人後頭傳來。

李長生衆人回頭一看,只看見四、五名大師,臉上帶着不懷好意的笑容,緩步走上前來。

“原來是雲大師、孟大師、旬大師和伍大師……有些時日沒見了,別來無恙啊!”

裘老薑還是老的辣,首先反應過來,“哈哈”一笑,開口說道。 這四位大師,便是官方的人。

綜藝之另一個世界 毫不客氣的說,這一次大會,這四人,便是舉辦人之一。

不過,說實在話,四位大師,私底下與柳家的人,私交甚密,一直以來,都對王家的人不太客氣。

也不知道今天颳了哪門子的妖風,讓這四位大師,突然走上前來打招呼了。

“哈哈哈……託幾位的福,日子過的美滋滋,生活無憂……裘老……你都這麼大年紀了,難不成,這一次術法大賽,也要參加?”

雲大師皮笑肉不笑地說着,臉上的皺紋,像是擰成了一團。

看上去,這四位大師的年紀,只怕也不比裘老年輕多少歲。

裘老連忙擺了擺手,客氣地說道:“哪裏哪裏,這一次術法大賽,我就是過來學習的……不參加……不參加……”

“噢?裘老,你這本事,若不參加比賽,那今年王家,豈不是又拿不了冠軍了?”

伍大師驟然開口說道。

話一說完,四位大師同聲笑了起來,倒是引起了大廳裏頭,不少人的注意。

“你還別說,我一直以來,都覺得,王家的高手,一個個都是世外高人,自然是看不上這虛名……你說是嗎?楊東?”孟大師笑着說道,看向了一旁的楊東。

楊東冷冷一笑,說道:“倒不至於……不過,這次的術法大賽,我們王家另有代表,我等幾人……重在參與便好,關鍵……還是要跟幾位大師多學習學習才行……”

“楊大師真是客氣了!誰不知道,楊大師一手控紙人的傀儡術,玩得出神入化?哈哈哈……”孟大師開口說道。

楊東卻是臉上露出了一絲尷尬的神色。

這李長生還站在旁邊呢!

自己一手控紙人的傀儡術,玩得不錯,確實不假!不過,當初卻是栽在了李長生的手上,到現在,楊東還有些心有餘悸。

幾位大師見到楊東這副模樣,還以爲楊東是在謙虛客氣,素不知這種事情,現在楊東連提都不想提。

“誒……這位大師,看上去挺年輕的,難不成,是你們王家新收的高人?”

雲大師打量了一眼李長生,露出了有興趣的神色,連忙開口問道。

“哦……我來介紹一些……”裘老整個人一震,開口說道:“這位,就是李長生李大師,是我們王總,新招來的術法高人……這也是他頭一次參加術法研討會……我們這次,主要就是由李大師來當代表……”

“代表?”

四位大師一聽,臉上的笑容,頓時僵住,怔了一下,面面相覷。

不到三秒的時間,四位大師,猛然大笑起來。

“哎呀……裘老,你還真是會開玩笑……”

“哈哈哈……裘老,你們王家,找了個年輕人,來當術法大賽的代表?代表王家?這……難不成,是你們王總,眼神不好使嗎?”

四位大師一臉疑惑,似是都不敢相信。

看李長生的模樣,如此年輕,喊他一句“大師”,已經給了頂天的面子了。

誰不知道,修煉是件需要時間的事情?就算天資再高,也絕不可能是三年五年,便能得道。

李長生這年紀,說白了,頂多當個助手,王家這是瘋了不成?竟然找這樣一個人來當代表?

莫非親耳聽到,恐怕說出去,沒有人會相信。

四位大師雖然對王家的術法高人有所成見,但聽到裘老這麼說的時候,第一反應,也是認爲應該是王浩軍看錯的人。

“不是,不是……四位大師,恐怕是誤會了……李大師年紀雖然輕,但是本事卻是驚人……我們一干人等,對李大師心服口服,這次……由李大師來代表我們王家……是我們的榮幸。”裘老連忙解釋着說道。

“這……”

四位大師,又是一怔,再次面面相覷。

“裘老,你這……你……”雲大師看了看裘老,又看了看一旁的李長生,再次將目光落在了裘老的身上,說道:“你這……不是在開玩笑吧?”

“不是,真不是……”裘老臉上露出了淡然的笑意,開口說着。

他自然知道,這四位大師,稍稍有些看不起李長生,那也是正常的事情。

想當初,他們王家的術法高人,也是吃了這個虧。

李長生的本事,豈是三言兩語說得清楚的?

荀大師眉頭一皺,看着李長生,開口問道:“冒昧問一句,李大師,學的是哪個門派的術法?”

“道門!”李長生淡淡地說着。

“噢?”四位大師一怔,相互看了一眼。

“道門之中,確實有不少的高人,我們也認識許多大師,不知道……李大師的師父是何人?傳承來自哪裏?興許……我等幾人,有認識,也說不準。”

軍工重器 雲大師一副倚老賣老的模樣,一點也不客氣地問道。

李長生說道:“天地自有道,我的傳承,來自於天地宇內……”

“額?”

幾位大師一怔,眉頭都不禁一皺。

“看來……是李大師不想透露傳承,也罷……當我沒有開口問過……”

雲大師的臉上,露出了一絲不悅的神色,又說道:“祝願李大師這一次,在術法比賽上,能夠拿個好成績……”

“哈哈哈……”

其餘三位大師聽了,禁不住都大笑起來。

“走,我們去柳家那邊,打個招呼……”雲大師對着其餘三位大師說完,向裘老幾人一笑,說道:“諸位,先失陪了!”

“好。”

裘老一笑,微微頷首。

四位大師,冷冷笑着,似是有些不屑,轉過身,便朝柳家那羣高人所在的方向而去。

看着四位大師的背影,刀子有些不開心,說道:“這四個老傢伙,仗着自己是官方的人,可真是一點都不客氣。”

“可不是嗎?”楊東也有些憤憤,說道:“我倒是想要看看,這一次,官方和柳家,能出來幾個高手……李大師,你放心,軟柿子,我們來幫你捏,剩下的硬骨頭,就交給你了。”

“好說。”李長生喝了一口果汁,說道:“比斗大賽什麼時候開始?”

楊東說道:“宴會結束之後,樓上,有相應的房間,先是隔空鬥法,參賽的選手,各自進入自己的房間裏頭,隨即抽取鬥法對手……贏的那個,便能走出房門。” “四位大師,好久不見。”

孫天一笑着,舉着酒杯,跟雲大師四人,打了招呼。

雲大師四人,十分客氣,連忙迴應說道:“孫大師爲柳家做事,貴人多繁忙,沒時間見我們四位,也是理所應當的事情,今日得見孫大師,真是榮幸。”

“客氣了,四位大師,待會兒,有一件事情,還需要勞煩四位大師,幫忙安排一下。”

孫天一說着,走上前來。

“噢?”

孟大師微微一怔,有些疑惑,說道:“孫大師說的,是什麼事情?”

孫天一的眼神之中,閃過一絲狡黠的光,看向了不遠處的李長生等人,淡淡地說道:“待會兒,隔空鬥法的時候,還希望四位大師幫忙操作一下,讓那李長生,選中我……”

“額……這……”

四位大師一怔,一時之間,面面相覷,有些想不太明白。

一個年輕的修道者而已,何故讓孫大師,如此放在心上?

雲大師壓低的聲音,眉頭一皺,說道:“孫大師……這個……憑着你們的本事……這一屆鬥法大賽,奪冠應該不在話下,又何必在意一個後生?”

“後生?”孫天一聽完,冷冷一笑,說道:“這個人,得罪了柳總,我這一次,參賽的同時,也要爲柳總,報個仇。”

“哦……”

四位大師頓時恍然大悟。

“看來,這後生仔倒是不知死活,連柳總也敢得罪……”

“怪不得孫大師如此上心……”

“既然孫大師開口,那還請孫大師放心……待會兒隔空鬥法的時候,我們會幫你安排好一切的……”

“就等着看孫大師大顯身手了……”

四位大師,你一言,我一語,話一說完,都禁不住大笑起來。

孫天一微微一笑,說道:“那就有勞四位大師費心了。”

“無妨,無妨……只要孫大師開口,我們一定幫忙……”

這次術法研討會,來了不少的人。

除去柳家、王家和官方的高手,還有一些民間高手,也被邀請在了其中,像是原先的那個紫衫龍王,就屬於民間閒散高手。

重生大富翁 不過即便如此,衆人目光聚焦,依舊是在柳家、王家和官方的人身上。

官方那一邊,自然是不用說,當初突然出現了一個清玄上師,讓許多人都驚訝萬分,不過……自從那一屆之後,清玄上師就沒了蹤影,這一屆,自然也沒有來。

沒了清玄,官方似乎在實力之上,就打了一個大折扣,畢竟,官方的人手,不像柳家和王家,每年都有新的高手加入,懸念並不強。

王家這一頭,今年多了一個李長生。

但即便如此,許多人卻都依然不看好。

一個年輕的後生晚輩,恐怕翻騰不出太大的浪花。

反倒是柳家那一頭,連續好幾年未曾露臉的鬼小聖,倒是出現了,一時之間,熱議非常。

酒宴聚會的進行,倒也順利,結束之後,自然就迎來了大家所關注的術法大賽。

參賽者逐一上前抽籤,選擇自己的對手。

果不其然,一番抽籤之後,李長生抽到了孫天一。

歷屆的比斗大賽,抽籤結束之後,雖然可以知曉對手是什麼人,但是在進入各自的房間之後,卻不知道對手所在的房間在哪裏,這時候,就需要鬥法者自己去判斷對手所在的房間,以便施法。

這一環節,看上去像是十分簡單,但實則,其中的陷阱卻是不少。

要知道,數十人,同時進入不同的房間之中,進行鬥法,一旦判斷失誤,那麼很有可能,你的鬥法對象,並非是抽籤選中的對手,這樣一來……一趟鬥法下來,如同蒙着眼睛抓迷藏一般,很有可能誤傷友軍或者是白費功夫。

對於真正的高手來說,從數十個房間裏頭,找到自己的對手,並非難事,但是對於半桶水的鬥法者來說,恐怕難如登天一般。

刀子、裘老和楊東,以前都有參加過,自然是清楚這一環節的陷阱所在。

當知曉李長生抽中的是孫天一的時候,三人都暗暗吃驚。

“李大師,待會兒鬥法,你小心一些。”

刀子壓低了聲音,提醒着說道。

“怎麼?”李長生一怔。

裘老在一旁,說道:“這孫天一,在柳家的術法高手當中,屬於帶頭人物,自身的實力不低,在術法上,有一定的造詣,關鍵是……我們就怕,這隔空鬥法,會有陷阱,柳家的人,未必都按規矩來,很有可能,幾個法師,同時施法,與你相鬥,那麼這樣一來,你可能就會同時面對幾個對手……”

李長生的本事,幾人都清楚,一對一的情況下,自然是不用擔心那孫天一。

不過,要是一對三、一對四的情況呢?

這樣的隔空鬥法,你永遠不知道,誰會突然,在暗處給你來那麼一下。

柳家參加比賽的高手不少,要是不按規矩來,同時出手對付李長生,那可就糟糕了。

wωw ¸тtκan ¸c o

李長生淡淡一笑,說道:“無妨!來多少,我收多少。”

見到李長生這副淡定的模樣,裘老三人,心中微微一顫。

想到當初李長生揍他們的情景,幾人在李長生的面前,根本沒有絲毫的還手之力。

三人頓時覺得,看來擔心是多餘的。

刀子心中微微一顫,目光朝着柳家一羣人看去,露出了一絲憐憫的同情。

楊東卻是在心裏暗笑,只等着看柳家的人,鬥法完出來,一個個被揍成豬頭的樣子。

“鬥法大賽……正式開始……請各位參賽者,隨我等上樓……各自回到自己鬥法的房間……鬥法所用的法器,工具,已經爲大家準備好了……”

Wωω▲ttκǎ n▲c○

雲大師大喊一聲。

一時之間,衆人的注意力,都被他吸引過去。

這一屆鬥法大賽,裘老沒有參加。

他年歲已高,沒必要再參加這樣的比賽,更何況,這一次,由李長生來代表王家,他自然是省心不小。

不過,刀子和楊東,依舊參加,打算爲李長生,對付一些蝦兵蟹將。

雲大師四人,爲參賽者,安排好各自的房間之後,回頭了自己所在的房屋裏頭,裏面有各種各樣的監控錄像,可以看到每一個房間裏頭的情況。 “安排好了嗎?”

旬大師開口問道。

雲大師點了點頭,冷笑一聲,說道:“放心,都安排好了……那個李大師,恐怕第一次參加術法大賽,就要吃虧了。”

“現在只求,柳家的人,能手下留情纔好……”孟大師緩緩地說着。

幾人聽罷,紛紛大笑起來。

……

房間裏頭,確實如同幾位大師所說的一樣,一切鬥法的工具,都已經準備齊全了。

道門斗法常用的五方令旗,和銅錢劍、米粒都已經備好了。

李長生微微一笑,倒也不急,先點着了三根香火,插在了香爐之上,搬了張凳子,到法壇的前面,往上頭一坐,閉目養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