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老人啊……

若靈拒絕了黑豆的提議,這若是個常識,就不需要去問國師,儘管他可能會知道得非常清楚。

但是,若靈更傾向於去問古溟,這位大小姐看的書挺多的,又是本土人,肯定也能知道一些。

逛完集市,若靈就去了皇宮。

臨時起意的結果就是,若靈在古溟的寢宮裡看到了皇帝,這兩個人正在用晚飯。

若靈站在一旁,她的問題不急,倒是剛好可以趁此機會觀察這兩個人的相處,主要是皇帝對古溟的態度。

一頓安靜的晚飯後,喝了口茶水的皇帝說道:「太子經常來,倒是麻煩你了。」

古溟微笑,「並不麻煩,臣妾有一個弟弟,已經習慣了與小孩子的相處。小孩子單純,臣妾也喜歡與他們相處。」

皇帝抬眼看了她一眼,低頭又喝了口茶,「朕聽太子說,對你有種熟悉的感覺。」

古溟表情不變,依舊微笑,「臣妾聽聞太子比較安靜,而臣妾的性格也有些安靜,許是這個原因吧。」

皇帝又看了她一眼,眼中不信,可相處的這段時間他已經知道,古溟不想說的,他問不出來,找別人,也套不出話來。

但是,皇帝心中有一種猜想,也許太子失蹤的那段時間與古溟有過接觸,太子那時雖然很小,但小孩子的感覺也最是靈敏。

不過,皇帝卻沒有再問更多,而是就此打住,拿出筆墨紙硯寫起了大字來,古溟在一旁研磨伺候。

若靈等了等,發現貌似這位年輕的帝王有在這裡過夜的打算。

她想了想,還是用出了暗號。

古溟的眼睛倏地一亮。 古溟隨意就想了個借口,把皇帝給打發走了,全然不顧身邊心腹的不贊同,要知道,皇帝已經一個多月都沒來了,這好不容易來一趟結果還主動攆人……

哪有這樣的?

跟太子關係好有什麼用? 影后逆襲:億萬小甜妻 那才幾歲?

怎麼都不如有一個自己的親生子,甭管是皇子還是皇女,在這後宮之中,有了孩子才能算是站穩腳跟。

然而,古溟才不管那個,在她心裡,皇帝怎麼能有若靈重要?

至於孩子,她可是記得之前說起這個的時候,若靈隱隱的不贊同,認為這麼早生孩子會傷身體。

雖然,大家都是十六七就生子,甚至還有更早的,不過若靈的身份可不一般,古溟自然是要採納她的建議。

皇帝一走,古溟把宮女也都一一打發了,然後進了卧室。

果然,若靈已經等在那裡了。

「好久不見。」

古溟微笑著打招呼。

她臉上笑容不大,卻極為真誠親切。

若靈表情中多了一抹心疼,「宮裡的日子不好過吧?你要儘快習慣啊。」

古溟微微低頭,眨了眨眼睛,眨去眼中突然湧上來的熱意。

她「嗯」了一聲。

若靈安慰她:「你得慶幸,你們都是剛成為皇帝的女人,還多少有著初心。那幾位戰鬥力強的都被皇帝給親自廢了,不然,你可沒有現在的清靜日子過。」

古溟的心裡暖暖的,她輕聲應道:「我知道,我記著你的話呢。」

總裁的妻子 「那就好。」

若靈相信這點,從剛才觀察到的她與皇帝的相處情形就知道了。

「若靈,是有事情吧?」

幾年的相處,古溟已經有些了解若靈的性格了。

若靈問出了她在逛集市時遇到的疑問。

古溟沉思了片刻,「我確實曾在雜記上看到過這樣的事情,但一直不怎麼相信,沒想到竟是真的。」

大明國和平太久太久了,以至於一些傳說都成了神話。

「嗯……怎麼說呢?」

古溟回憶整理她曾看到的記載,說道:「國家穩定,國氣就穩定,國氣的作用是為了保護國家不受邪惡侵擾,這個邪惡是指妖魔鬼怪那種。」

國氣嗎?

若靈有所領悟。

古溟繼續說道:「國家分裂戰亂的話,國氣不穩,就會被那種邪惡鑽空子,進而催生出禍亂人間的妖獸。」

「原來如此。」若靈明白了。

古溟微微一笑,「這是我在一本書上看到的說法,也忘了是哪一本了。若靈如果還想知道更多的話,可以去我家裡的書房找一找,那些書我並沒有帶進宮裡。」

若靈搖頭,「這就足夠了。」

這個說法說到底是與「氣」有關,她決定自己親眼看一看這「氣」的不同。

古溟看出若靈有想走的意思,不禁抿了抿唇,有些欲言又止。

若靈覺得奇怪,「你是有話要帶給家人?但說無妨,寫信也可以,放心,我不會看。」

「並不是。」古溟微微搖頭。

若靈更奇怪了,「那你是有話想對我說?那就直說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

古溟輕嘆,「那個孩子,你不去看一看嗎?」

那個孩子,是指太子。

若靈沉默,隨即搖頭,自從先皇後去世,他被太後接走後,她就再沒有去見過他。

「你當初那麼疼愛他,他也那麼依賴你,為什麼要劃分界限呢?」

古溟問道,她其實明白若靈這麼做的原因,但她卻並不贊同。

若靈扯扯嘴角,「你那麼聰明,該知道原因。」

本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何必牽扯不清?

更別說,那孩子還是皇帝的孩子,遲早會被皇權迷了心、遮了眼,等到那時被各種算計利用傷了情分,還不如早早就撇乾淨了事。

古溟嘆氣,心疼若靈,「你想太多了,那總歸是未來的事情,怎麼能讓還沒有發生的事情困住自己的心意?」

若靈輕輕一笑,「看來你與他的關係的確是不錯,有你為他著想,我就更放心了。」

若靈很是欣慰,古溟是未來的皇后,那個孩子能有這樣一位繼母,她很放心。

就算古溟生下自己的孩子,她也不怕,無論誰登基都與皇后沒什麼利益關係,皇后都是至尊太后。

告別古溟,若靈回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找若風,「你能飛到更高嗎?」

「多高?」若風問道。

「能一眼就把整個大明國都收入眼裡的高度。」

若靈想要看一下大明國的國氣。

若風從未飛到過那麼高,它一時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

「試試吧。」

若風載上若靈就向上飛去,但是沒多久它就不行了,而這個高度只能把以京城為中心的幾座城市收入眼底。

「抱歉,若靈,我能力不夠。」若風有些沮喪。

若靈拍拍它,「該我說抱歉,我強人所難了,你已經做得很好了。」

它已經飛到了一般飛機在天空飛行的高度,身為一隻走獸,它比很多鳥類都強。

只是,儘管這個時空能修行,可看來修行也大不過物種局限。

這個時候,若靈懷念起前世來了,科技的發達可以讓人在地球大氣層之外建立空間站,進而從整體觀測人類的母親——地球。

若風的心情好了些,可還是有些介懷自己的實力不夠,當晚就跑到了牛小妹留下的靈脈附近去修鍊了。

夜晚,若靈暫且拋開困擾自己的問題,潛心修鍊。

忽地,她感覺到了一絲異樣,睜開眼睛,順著感覺看去,那裡一絲妖氣正蔓延進來。

這必然是那隻灰狼。

昏睡了兩次,若靈已經有了警醒,此時此刻,她都不知道是該生氣還是該嘆氣。

那一絲妖氣似是發覺到了若靈看過來的視線,頓了一下,然後慢慢地退了出去。

不過,在退出去前,它以更快的速度飛過來繞了若靈一圈,示意她跟它出去。

若靈不想出去,敢情那種灰狼實力強不需要修鍊了,可她還得修鍊呢。

說她不重視修鍊的是那隻灰狼,結果打擾她修鍊的也是那隻灰狼。

嘖。

但是,若靈又完全相信,若自己不出去,絕對會像前兩次一樣被弄得昏睡了,然後被帶出去。

重重地嘆了口氣,留下一張字條后,若靈悄聲地推開門跟在了那絲妖氣後面。

是之前與國師會面的那個小山頭,阿灰愜意地趴著。

若靈沒好氣,「又找我幹嘛?」 「進步挺快呀,居然發現了。」

阿灰由衷地誇讚。

若靈心情並沒有因此好起來,不過卻還是升起那麼一兩分得意。

阿灰歪歪它的大腦袋,示意道:「來,上來我背上。」

若靈警覺,「幹嘛?」

真龍 「你不是要飛上很高的天空嗎?」

夢境直播系統 阿灰驕傲地說道:「你那匹馬不行,可我能做到。」

所以,這是暗中窺探她了?

若靈想表達一下自己的不高興,可轉眼想到自己也對別人做了同樣的事情,頓時覺得她也沒立場說些什麼。

看著身旁這隻巨大的灰狼,若靈很想拒絕,無緣無故的就幫她,這隻狼精有這麼好心?

回想一下相遇以來,雖說這隻狼精沒有實質上傷害她什麼,雖然這隻狼精態度上也沒有什麼輕視戲弄,可是從結果來看,她是幾次三番地被戲耍啊。

仗著自己實力強,就由著性子來,絲毫不顧及他人意願。

說實話,若靈很討厭這種。

但是,若靈發現,她又無法對這隻狼精討厭起來,她討厭的只是它的行為,而不是它本身。

不得不說,這隻狼有著太過美麗的一雙眼眸。

只是這有點矛盾,因為行為分明就是它做出來的。

所以,若靈此時此刻就有些糾結,要不要答應這隻灰狼的幫助?

阿灰湊近一些,「你猶豫什麼呢?我又不會把你賣了?」

「那你為什麼幫我?」

若靈諷了它一句:「我可不覺得你有這麼好心。」

阿灰微笑:「怎麼沒有?我其實很善良的,可沒做過惡事。」

「這可不是一個概念。」

若靈輕哼,「很多人不做惡事,不是因為他善良,而是他沒條件去做惡事。」

阿灰煞有介事地點了點頭,「你說的有道理。」

「那是。」

若靈心中又升起幾分得意來,前世看了那些大道理和雞湯呢。

「不過,」阿灰微笑:「除了我,就沒有誰能在這件事上幫你了呢,你確定要拒絕我?」

若靈一滯,得意消失。

「好吧,我告訴你理由,因為我想知道你要做什麼。」

阿灰盛著星空的眼眸笑看若靈,「這回可以了吧?」

好美的眼睛……

若靈點頭,隨即就有些唾棄自己,她什麼時候成顏值協會的人了?

阿灰的眼中極快地閃過一絲狡黠。

坐上灰狼的背,抓住狼毛,若靈迅速升空,看著大地由俯視很快的就變為了俯瞰。

抬頭,星空似乎越來越近,一輪明月也似乎越來越清晰。

大氣逐漸稀薄,空氣近乎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