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蒼介用那雙通透的眼睛淡淡的掃了他一眼,也不點破他眼裏的着迷,回頭簡單又迅速的處理著食材。

莫名感覺自己的小心思全被看破的羽張迅尷尬的撓了撓臉頰,挑起了另一個自己在意的問題:「你起得好早啊,昨晚睡得也晚,身體受得住嗎?」

「習慣了。」遼蒼介平靜的回答。

羽張迅心裏莫名一疼。

不管看起來再怎麼成熟,他這位新晉男朋友都只是個(外表)二十二歲的年輕人而已,可他的肩膀上卻早早擔起了沉重的責任,工作顯而易見的繁重又辛苦。

羽張迅低頭搖晃着茶杯,表情模糊在熱氣騰騰的蒸汽里,聲音有些悶悶的:「我還是覺得自己不需要特意麻煩你來保護……」

「?你傻嗎?」遼蒼介淡笑了一聲,斜眼朝他看了過來,「保護你對我來說才不是負擔——」

羽張迅抬起頭,愣愣的看着他。

「——是難得的休息才對。」銀髮男人慢悠悠的接上後半句,圍上圍裙擰開了火,「至於其他的工作,剛好可以全部推給我能幹的參謀長。」

羽張迅還沒來得及升起的感動全都成了無語:「你這人實在太惡劣了!就不能說句好聽的嗎!」

「想聽好聽的?」遼蒼介邊煎雞蛋邊不走心的想了想,「那我們今天去約會怎麼樣,親愛的男朋友?」

「……為了約會翹掉工作?」

最注重秩序的前代青王大人表示再喜歡你也不能如此離譜,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

「怪不得你的部下都是那副德行,果然都是被你帶壞的!」

「是是是。」遼蒼介滿臉敷衍,「所以?你不想跟我約會嗎?」

「……」

羽張迅可疑的停頓了一下,猶豫了半天,才試探的問:「能不能等我過幾天休假的時候再去?」

「是嗎。」遼蒼介平淡的點了點頭,相當乾脆的說:「那就算了吧。」

羽張迅:「……你起碼再爭取一下、或者給我表現出來哪怕一點遺憾啊!」

遼蒼介低頭關了火,同時發出了一聲帶着笑意的氣音,明顯因為他炸毛的反應而心情愉悅。

羽張迅:「……我聽見了!」

——真是的……簡直過分!!

長發男人賭氣的把手裏的茶杯放下,扳過遼蒼介的臉用力啃上他的唇,又在真咬上去的時候小心的放輕了力道,最終只是柔軟的在上面吻了吻。

「不許有下次!」他紅著耳尖,本着臉威脅道。

遼蒼介不在意的勾唇,捏過他的下巴重新加深這個吻,聲音低沉含笑:「下次還敢。」

……喂!

羽張迅泄憤的摟上他的脖子,兇狠的回吻了一番,退開的時候看了他一眼,又忍不住抿著嘴笑了。

這傢伙……平常還是很有年輕人感覺的嘛……

*

遼蒼介住的公寓跟他本人冷漠的氣質一點都不相符,雖然乾淨到讓人感覺主人有嚴重的強迫症,但風格卻還是溫馨的有點過了頭。

「我本來以為你家會是那種很沒生氣的精英風格……」

羽張迅坐在餐桌邊若有所思的說着,目光在沙發上那隻可愛的樹懶玩偶上停頓了一會兒。

「讓我自己來的話,大概會是那樣吧。」遼蒼介把做好的三明治放到他面前,聞言平淡的回答著。

「?」羽張迅轉回視線,「你找了設計師嗎?」

「沒有。是熟人主動幫忙弄的。」遼蒼介在他旁邊坐下來,一向冷淡的表情似乎發生了微不可察的改變,「那個樹懶也是她送的,說是沒幹勁的樣子跟我很像。」

「確實是很像沒錯……」羽張迅盯着他的臉看了幾秒,突然說,「遼君,那個人難不成是你的妹妹?」

遼蒼介抬眸看了他一眼:「為什麼這麼說?」

「因為感覺你不會對一般人露出那種表情。」羽張迅提起茶壺幫他倒了杯紅茶,眸光微微軟了下來,「你提起那個人的時候,看起來好像跟平時不太一樣。」

「真敏銳啊,迅。」遼蒼介輕笑了一聲,端起茶杯不咸不淡的誇了一句。

「不過我們沒有血緣關係,我只是把她當做妹妹看待罷了。但是她覺得自己比我大三歲,所以總以姐姐自居,把我當成易碎品一樣對待……」

他說到這裏,似乎有些無力的嘆了口氣。

「我覺得這樣很好啊。」羽張迅笑眯眯的看着他,「你好像莫名奇妙的總能引起身邊女性的照顧欲呢,燈子小姐是這樣,這位姐姐桑也是這樣。明明你本身是個這麼能幹又可靠的人……」

「謝謝誇獎,但照顧欲什麼的還是饒了我吧。」遼蒼介面無表情的放下杯子,剛想吃飯,放在旁邊的手機就震動了起來。

羽張迅良好的視力幫他清楚的看見了屏幕上面的「晶子」這個名字。

遼蒼介拿起手機看了一眼,動作微妙的一頓。

「她是長了順風耳嗎?」

他低聲念叨了一句,面不改色的按了接聽:「晶子?」

「不忙,你說,我在聽。」

「……托你的福我還沒精*人亡。」

「當然沒忘,不就是7號嗎?」

心上人磁性好聽的聲音就在耳邊,羽張迅安靜的吃完他做的三明治——味道跟紅茶一樣出色的讓人震驚——然後默默地喝着茶,在心裏盤算什麼時候能空出時間去約會。

——約會是一定要約的!必須約!趁著這個大忙人屑屑有時間,趕緊約!

客廳里的電視盡職盡責的播放着新聞,餐桌上擺着熱氣騰騰的早餐,一副生活氣息濃郁的景象。羽張迅扭頭望向神情專註平和的蒼介,看着看着忍不住彎起唇,湊過去抱住了他勁瘦的腰身。

遼蒼介瞥了他一眼,眼裏透出些許笑影,漫不經心的撥弄了一下他的劉海,動作中顯而易見的透著股親昵。

羽張迅心裏一暖,放開他重新坐直了身體。

*

千代田,特殊異能犯罪科總部。

千夏清夏從電腦屏幕上移開目光,毫無波瀾的金瞳看向桌上的手機。

「喂。」

[「參謀長,我是南隅川。」]

年輕而溫和的聲音從電話那邊傳來,清透的嗓音立刻就讓千夏清夏聯想到了黑髮青年那雙漆黑漂亮的貓眼。

[「一分鐘前,目標在羽張先生居住的公寓樓下現身,我現在已經帶人跟上了他。」]

「嗯,注意不要打草驚蛇,隨時向我彙報他的動向。」千夏清夏吩咐著。

[「了解。——咦?請等一下,目標打了個電話……我現在就請技術部的夥伴幫忙監聽。」]

千夏清夏眉頭一跳,當即阻止:「等等!」

這麼巧在他們發現無色之王行蹤的時候打來電話,那個人絕對不會這麼疏忽,這個電話有很大可能是「他」為了反向監視他們才……!

[「……參謀長?」]青年疑惑的聲音從電話那邊傳來。

細微的電流聲傳入耳邊,這是電話正在被監聽的證明。

千夏清夏表情模糊的垂眼,沉默了一會兒,才聲音低緩的說:「不……沒什麼。讓技術部動作快一點。」

[「是的,我明白。」]

片刻過後。

[「……參謀長,是情報販子!他給目標提供了關於赤之氏族HOMRA中草薙出雲先生的情報!」]

南隅川嚴肅的聲音再次傳了過來,[「目標再次移動了,我現在立即跟上去……不過,為什麼他的目標突然從青之王變成了赤之王?」]

「……誰知道呢。」

千夏清夏平靜的說着,輕輕在鍵盤上敲擊了幾下。

「目標擁有棘手的能力,你要保持警惕,有情況隨時通知我。」

[「明白!」]

電話被掛斷了。

表情從始至終沒有絲毫變化的男人靜靜的盯着屏幕看了一會兒,瞳孔中映出窗外淅淅瀝瀝的雨絲,除此之外,還有些許發亮的文字——「幫他優化了計劃」,「12月8日是小女孩的生日」,「草薙出雲」……

好半晌。

他低頭撥打了一個號碼,在電話接通的同時語調平靜的說:「我需要一個交給遼蒼介的新任務。」

※※※※※※※※※※※※※※※※※※※※

敬請觀看兩位大佬的高能時刻。他倆除了這個異能犯罪科都還有別的工作,蒼介甚至打了戰鬥部隊、科長、【嗶——】三份工。

所以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但記住一句話就可以——蒼介才是本文永不翻車的真大佬,天花板。

——

有個很重要的問題想問。

你們對文文現在的發展有什麼看法嗎?比如說想看的人物啦喜歡的走向這樣的?如果有的話可以跟我說嗎我真的真的真的超——想知道你們的看法!!

因為我個人是感覺現在野犬文遍地都是,有點審美疲勞了,就想要文野的戲份盡量往後拖一點,先寫我自己想寫的故事,順便把蒼介的人設立起來。k寫之後大概就是柯南透子這些,中間適當的穿插文野人物,但肯定不會多,中期應該才會轉去橫濱片場……

但這樣打算的我一直在擔心你們是不是不喜歡k啊,不喜歡原著出場不多的長發羽張美人啊,不想看這些就想看文野啊……

因為要入v了,所以我真的很擔心很擔心。

所以拜託了!!請告訴我你們的想法!!現在我總感覺自己在單機啊!!如果有什麼想法可以說出來的啊寶貝們!!起碼讓我有一點信心……

謝謝你們!期待評論wuma!!

——感謝在2020-09-2223:09:27~2020-09-2322:24:36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12387373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齊墨川緋薄的唇角微勾,以微微的一笑來緩解車廂里的有些緊張的氛圍,「應該是我問你,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否則,無緣無故的,蘇小荷從來不會這樣的無理取鬧。

是的,她此時這樣的反應就是無理取鬧。

可是,他犯賤的居然不反感,相反的,還覺得很有趣。

原來,蘇小荷也是個有脾氣的小女人。

這發起脾氣來抽起風來挺有意思的,這終於有了人間煙火的氣息。

他喜歡這樣的她。

這才是真實的她吧。

不然,一成不變的豈不是成了充氣人偶。

齊墨川這樣一問,蘇小荷才發現過來自己的反應過激了。

她是因為知道了他選的婚戒是給青青選的,才這樣的反應。

可是這一條,她可以讓他知道嗎?

答案是否定的,她不想讓他知道她此時此刻的糟糕心情,不想讓他知道她是因為那個已經死了的青青而心情壞到了極點。

與一個死人較勁,她真是沒救了。

深吸了一口氣,腦子也飛速的旋轉著,半晌,她啞聲道:「我想昊昊了。」

聽到她說想昊昊了,齊墨川唇角的笑意越發的深了,「就因為這個?你確定?」

「嗯。」還是自己親口說出來的梗,她還是不能反悔。

齊墨川定定的看了她足有兩秒鐘,然後搖了搖頭,伸手越過她的身體,讓她又是激棱一下,「你……你要幹嘛?」

他剛剛看她的眼神讓她有些慌,就覺得這男人彷彿看進了她的心底里,知道她此時在想什麼一樣。

那種被看穿的感覺,讓她很心虛。

齊墨川也不理會她,伸手繼續往前,隨後夠到了安全帶。

聽到他「咔嚓」一聲為她系好了安全帶,蘇小荷臉一紅,副駕要系安全帶,她也是司機,居然給忘記了,「謝謝。」

「呵,你全身上下我哪裡沒見過?不對,不止是見過,還用過,所以,就算我要幹嘛,你也不用害怕吧。」

蘇小荷的耳朵里此刻全都換成了齊墨川的那一句『不止是見過還用過』,一遍又一遍,循環往複,周而復始,「你……你開車吧。」

他再追問下來,她先找個車縫鑽進去吧,簡直沒臉到家了。

邁巴赫穩穩的前行,可開著開著,蘇小荷的心又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