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會如期舉行,全校都被調動起來了,風晴更是成為她們班的女子健將,報了幾個項目,還拉她去做啦啦隊。

她這走路都沒法好好走的人怎麼喊怎麼跳呦。

站在旁觀者的位置,看著這些人努力爭取冠冕。

很多人在儘力,甚至突破自己的極限,她突然想起一句看過的話:豈不知在場上賽跑的都跑,但得獎賞的只有一人?

真正能得冠的不過一人,那麼其他奮力奔跑的是為什麼?

明知會輸還要跑,是因為限制嗎?必須要參加?

葉靈收起了臉上的笑容,找了個陰涼的地方。

如果人的一生就是一場奔跑,那生而為人,就是開始了吧?

可是,一出生就佔了優勢的,豈不註定能贏?像原主這種,半路開始虛弱的,是無法到終點了嗎?

可是人的終點是哪裡?得的冠冕是什麼?

葉靈閉上眼,即使經歷這麼多個世界,她也沒想過,人的終點會是什麼?

八零小後娘:發家致富忙 因為終於經歷這個生命慢慢流失的過程才有的體會嗎?

「要喝水嗎?」

睜開眼,對上說話的人。

「阿塵」

夜路塵的心尖被拂了一下,此時的她彷彿有些不同,輕輕柔柔的,像未及時裝上盔甲,用本來的模樣在看他一樣。

他不由自主的靠近了些。

「你臉色不太好,是不是太累了?」

夜路塵眼裡帶著關心,總感覺她又瘦了,連帶著臉色都有些不好。

「沒事。」

葉靈看了看地下,然後抬眸掃了他一眼便看向遠處。

「今天籃球比賽嗎?」

「不是。今天跑步。」

「嗯,那要加油哦。」

她說的溫柔的話,但是夜路塵卻覺得她有氣無力。

「你要不要回去休息?」看著讓人擔心的樣子。

「我沒事。」葉靈轉頭對他笑笑:「我去看你比賽吧。」

夜路塵抿抿唇,微微點頭。

葉靈便跟在他後面。

以前,都是自己走在前面的。

看著前面的人,穿著運動衫,身體結實的樣子,充滿了活力,正是青春的模樣。

真好。

葉靈抿成一個弧度,以後她也可能會有的。到時候,她一定要好好保護身體,如果不是必死的病,她一定不放棄。

果然,沒有經歷就不懂得珍惜呢。

葉靈慢慢跟著,感覺前面的人越離越遠。

還有些晃動。

眼前一黑。

葉靈醒過來,是在醫務室。

然後被醫生責備過於放縱身體不懂得保護,診斷為過於節食導致低血糖發生暈厥。

這不怪醫生,畢竟不是全科醫生,也沒有全面檢查,看不出她的病也是正常的,一般的罕見病在沒有確診前都會被當某種普通病來醫治。

直到越來越嚴重,有見識的醫生才會開始排查確診。

畢竟相同癥狀會誤導人。

葉靈看陪在旁邊的人焦急的模樣。

醫生就開句玩笑:「你們女生啊,別總想著減肥,現在弄壞了身子,以後有的麻煩,你也要為你男朋友的以後著想著想呀。」

「他是我朋友。」葉靈解釋了一句。

在他旁邊的夜路塵,低了頭,掩下所有還沒來得及綻放的光芒。

醫生看看她又看看他。

然後一臉瞭然。

葉靈就被扶了回去。

臨走前,夜路塵被醫生拍拍肩膀:「身體是本錢。好好照顧她。」

夜路塵用力的點點頭。

即使只是朋友,照顧也是可以的吧?

看看身邊的人,發覺她真的瘦了很多。

真的是因為減肥嗎?

他也不是沒聽過班上的女生整天喊著要減肥的樣子,但大多數喊完還是會拿著一堆的零食出來吃,什麼蛋糕啊奶茶的也時常捧在手裡。

夜路塵把葉靈送回了宿舍。

問她想吃什麼。

葉靈搖頭。

錯婚謎愛:神祕老公有點壞 「不行!」夜路塵態度堅決:「你要不說,我就自己拿主意了。」

葉靈無奈的嘆氣:「還沒到午飯時間……」

「那我去買點點心……」

說著,沒等她點頭就跑了出去。

葉靈看著沒了影的人,有些頭疼,點心什麼的,她現在哪敢隨便吃啊?真的不能等等她的反應嗎? 鬼真人面色一僵。

這小子?

秦毅笑了笑,「我就是個打醬油的,跟鬼真人出來見見世面。」

鬼真人露出了尷尬的笑容。

他知道秦毅不想暴露自己的實力,這黃家人跟許家人都不安好心,若是知道了他的力量,指不定還會生出什麼幺蛾子出來。

「打醬油的?」黃守鶴露出輕笑。

「老鬼你這後輩也是有趣,不過還算不錯,至少沒有嚇得尿褲子。」

拒嫁豪門:首席總裁請滾開 說著黃守鶴背著雙手朝著前面走去,「待會上了山好好躲在後面,齊雲山上,隨隨便便一個小東西,就能要了你命。」

「秦公子,這位就是我們黃家的真人,也是我們的老家主。」黃勤虎走了上來,臉上帶這樣一絲傲然與優越。

他再也沒有了昨日在秦毅面前的屈辱,反而有些高高在上,因為現在即便是發生了矛盾他也無所畏懼,有他們老家主在這裡,這個鬼真人便不成威脅。

而他乃是內勁高手,黃家第二代最強之人,對於這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子,還不是手到擒來。

不管怎麼看他們都是待宰的羔羊。

秦毅沒有說話,雙目微微閉著,邁步走在寬敞大道之上。

黃勤虎冷哼一聲,加快了步伐,越過秦毅。

這小子好不識好歹,到現在居然沒有看懂形勢,他們已經沒有選擇了。

不管是退走還是上山,都在他們黃家的控制之中。

不過他也懶得跟一個將死之人計較,齊雲山上就是對方的埋骨之地。

等到黃勤虎走到黃守鶴身後的時候,另外兩名一男一女黃家小輩也快步走了上來。

那名年輕男子看了秦毅一眼,露出一絲不屑,徑直走了過去。

倒是那個黃家女孩,略帶好奇的看著秦毅,走在他身側,「喂?虎叔可是我們黃家第一武術高手哎,你這人態度怎麼這麼差?」

女孩名叫黃茵,他跟同行的這位年輕男子黃浪都是黃家旁支小輩,因為練武天賦好才能看黃守鶴老爺子看重,才能有這次機會上去看看,見見大世面。

對於他們來說這是千載難逢機會,對於黃勤虎跟黃守鶴的栽培,他們都非常感激,看到秦毅這種態度自然很不爽了。

秦毅斜眼看了她一眼,這女孩長得挺標緻的,因為練武的原因,身材很好,臉蛋看起來還有一些青澀,上面可以清楚看到一絲驕傲。

不過秦毅卻懶得搭理她,只是簡單瞥了一眼。

「喂,你這人怎麼這麼沒有禮貌?我在跟你說話呢!」黃茵皺著眉頭,怒氣沖沖的望著秦毅。

神氣什麼嘛?不就是跟著一個真人高手嗎?他們的老爺子不也是真人高手?

拋開長輩的力量不談,她覺得以她自己的實力,絕對可以碾壓對方,畢竟在齊海市中,所有年輕一代武道同輩中,她都算是天賦絕佳的。

「你在跟我說話,我也沒有義務非要回答你吧?」秦毅抬了抬眼。

這讓黃茵差點抓狂,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可惡的愣頭小子。

總裁爹地超給力1:天才萌寶 黃茵跟黃浪並不知道黃守鶴黃家跟許家的計劃,他們只是以為這兩個人是他們黃家的合作夥伴,所以黃茵的敵意並不是非常明顯。

從齊雲山的山腳下往上走,一股不一樣的感覺當即是傳了出來。

外面還是酷熱的天氣,這裡已經涼風陣陣,秦毅能夠感受到比外界要充裕幾倍的靈氣湧來。

這齊雲山還真是一個極好的修真之地,可惜不在金衡市……

不過沒有關係,秦毅也不會一直待在金衡市,他的目的是突破境界,自然是哪裡合適便在哪來。

當然,目前沒有搞清楚齊雲山上的情況,他也不會妄自下斷論。

「齊雲山常年雲霧繚繞,能見度不高,而且這裡的凶獸都極具攻擊性,強橫程度是外面的幾倍,這也是唯一一座即便是經驗豐富的獵人,都不敢上來的凶山。」黃勤虎在一邊介紹,秦毅看到一條大腿粗細的巨蛇從旁邊竄過。

在靈氣的滋養之下,這些野獸都變得極其強大起來,甚至有異變的跡象。

如此一來,千年靈植旁出現異獸的情況,倒是能夠說得過去了。

只是讓秦毅比較奇怪的是,在這裡並沒有看到其他人影。

按理說千年靈植出土,這個時間點正是各路高手匯聚的時候…

似乎是看出了秦毅的疑惑,黃勤虎嘿嘿一笑。

「這齊雲山上山的路有無數條,我們選擇的這條有些難走,危險也不小,不過有一點好處,那就是其他隊伍基本不會選,也就是說我們在這條路上不用擔心遇到對手。」

秦毅心中瞭然。

其他的路比較好走,但是相對來說會碰到不少人,可能還沒有見到靈植便打了起來,那種無畏的爭端他們並不想碰到。

到了下午三點,秦毅可以明顯感受到周圍靈氣變得淡薄,像是朝著某處匯聚了過去,這一幕讓他心中一凜。

能夠自主吸收靈氣,這靈植不簡單啊?

「時間差不多了?」 制香小農女:王爺送上門 看著周圍慢慢淡去的霧氣,黃勤虎看了看時間,剛好是三點。

「我們得加快點速度了,靈植周圍的幻境屏障只怕是已經沒了,要是被那些人捷足先登可就不妙了。」黃勤虎緊張說道。

一行人加快了速度。

這條路雖然難走,可是黃守鶴、鬼真人兩大高手在前,倒是沒有遇到什麼危險。

「你跟在後面,到了這個位置,危險可就大多了,要是被什麼毒物碰到,幾乎是必死無疑。」黃茵看了秦毅一眼,想了想還是告誡了一番。

秦毅看了她一眼,嘴角一笑,只是靜靜走在一邊並不在意。

黃茵見對方沒放在心上,心中有些惱怒,這個人是真的不知好歹,隨即也沒有繼續去關注他,反正該說的她已經說了,要是再出事也不關她的事,愛聽不聽。

越是走著秦毅越是能夠感受到四面八方靈氣匯聚的中心,那是一座高峰,矗立在齊雲山半山腰上的一座獨立高峰,約莫有十米上下,幾層小樓那麼高。

在那峰頂有著一株七色匯聚的小花,小花在風中搖搖擺擺,靈氣便是朝著那裡匯聚。

千年靈植出世,引動方圓數里靈氣匯聚,若是度過這一劫,這靈植將會更加強大。

在修真手札中秦毅看到過,修真界中有萬年靈植成精,已經如同修士一般,可以施展法術,奪人性命。

而且靈植一般都有守護獸看護,守護獸藉助靈植修鍊,靈植則是依仗著守護獸的戰鬥力安然生長,兩者相輔相成,幾不分離。

「太好了!果真是千年難遇的靈物,若是得到這靈物,我絕對能衝破大真人的桎梏。」

黃守鶴面色激動。

恍惚之間,諸多人影閃爍,皆是從四面八方湧來。

看到這些人,鬼真人跟黃守鶴都是瞳孔猛然一縮。

「形意門?杜淼?」

「八卦門?朴光景?」

「南少林?金華大師?」

……

黃守鶴面色越發的難看起來,居然全都是成名已久的高手,他以為這次頂多吸引來江南行省附近的敵人,哪裡想到中州地區都有高手過來?

這裡的任何一個人,實力都不弱於他,真是懸了!

秦毅目光在那些人身上掃過,面無表情,隨即緊緊鎖定那株七色花朵。

「七葉靈花,這是修真手札中提到的靈草,能夠在地球上碰到確實不易,他勢在必得。」

「各位,這靈花我們七玄閣要了,諸位沒有意見吧?」

就在此時,一道清冷的聲音傳來,眾人目光頓時移了過去,便見到一名紅衣女子走來,無法形容那紅衣女人的風采,長裙曳地,長發飄飄,臉蛋如白玉,額頭還有一道火焰紋路。

「完了!怎麼連她們都來了?」黃守鶴頓時一顆心沉到了谷底。

鬼真人也是面色忽然變得難看。 葉靈看著夜路塵忙前忙后的樣子,有些迷茫。

這個人,似乎是……真的關心她呢。

「阿塵快去比賽吧。」

夜路塵搖頭:「已經過了。」

「什麼?」

葉靈彈起。

夜路塵臉上沒有任何的懊悔,彷彿剛才錯過的,只是再平常不過的事情。

可是……

「對不起,阿塵……」葉靈想起自己倒下前,是要去看他比賽的,那時應該是差不多時間了吧?

然後被自己一拖,還真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