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司徒道長愣了,看着張謙那皮笑肉不笑的表情,立刻明白了什麼,趕緊笑着說:“哦,原來如此,沒想到這世間還有如此厲害的招數!我真是有幸能見識到啊!”

“司徒前輩…”

“大家都散了吧,這位少年實力超凡,解決了修羅,大家也要以這位少年爲榜樣楷模,爲捍衛人間捍衛正道而努力了!”

這個司徒道長看起來威望比較高,他這麼一說,別的道士雖然還有許多疑惑,但也沒再多說什麼,紛紛附和道:“司徒前輩所言極是!”

就在他們和張謙道別準備抓着慧靈離開的時候,一直單腿跪在地上痛哭失聲的慧靈身上突然爆發出了一道金光。

就想與他呼應一樣,他頭頂的天空出現了一道從天而降的金光照在了他的身上,金光中還伴隨着低低的梵音。

所有人都有些驚訝的看着這一幕,司徒道長、鍾馗和貓皇他們則是皺起了眉毛。

“這什麼情況?”張謙一愣。

“呵呵,看來在他將死的時候,終於是頓悟了。”系統笑道。

“頓悟?什麼意思?”

“你飛昇成仙,他也要度化成佛了。”系統冷笑不已,“正所謂‘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雖然他這一生做了許多惡事,但是在這最後的時刻,他終於幡然醒悟了,再加上釋能老和尚把所有的佛力修爲全都度給了他,加上他自身的佛法修爲,成佛也不奇怪。”

張謙右手虛空一握,打妖鞭憑空出現,他則是邁開大步走向慧靈。

“成佛?呵呵,一樣殺!” 金光中,慧靈原先被修羅砍掉的胳膊和腿神奇的長了出來。

他身上的血污也消失了,整個人渾身無比整潔的端正的盤腿坐在了地上。

一派活佛風範。

慧靈的身後突然出現了一個身穿白衣長相極爲美麗的雍容美女的虛幻影子,這美女抱着一個長頸白玉瓶,瓶口插着一條細細的柳枝。

張謙猛地停住了腳步。

這…難道是觀世音菩薩?

雖然這個美女臉龐白淨細嫩,細長的鳳眼非常迷人,額頭上還點綴着一顆小小的紅點,不過,張謙總感覺這張臉並不太像是女人的臉。

“你說對了,這就是南無觀自在大士。”系統說,“不過這不是他的真身,只是一個度化佛徒的虛靈罷了。”

她輕輕的伸出玉手,捏住了柳枝,然後朝着慧靈的身上接連甩了三下。

“這是佛門三戒,戒貪、戒癡、戒嗔,度化成佛必須的洗禮。”

然後觀音大士又捏住柳條,在慧靈的大光頭上輕輕的抽打了一下。

“這是醍醐灌頂,是斷絕其他內心邪念,徹底覺悟的洗禮。”

最後,觀音大士收起玉淨瓶託在左手上,右手端起放在胸前行了一個佛禮,低聲唸誦道:“阿彌陀佛。”

慧靈的身下突然生出了一朵閃爍金光的蓮花,一陣濃郁芬芳沁人心脾的香氣讓在場所有人都是精神一震!

然而張謙真正關注的並不是這些,而是觀自在大士的胸。

雖然這麼說有些不敬,但確實,對方的胸引起了張謙極大的注意力。

居然是平的!

這就有點奇怪了!

佛門禁慾,女佛修、女菩薩們穿的傳統保守一點這是很正常的,但是爲什麼——爲什麼觀自在大士的胸是平的?!

難道是帶着裹胸布?張謙邪惡的想着。

“什麼裹胸布!”系統說,“人家觀自在大士本來就是男的,胸平很正常的好嗎?裹胸布什麼鬼?”

“什麼?!”張謙感覺彷彿有一個壯漢狠揍了自己腦門一拳一樣,整個人完全傻了!

觀音菩薩…是男的?

你他媽在逗我?!

這他孃的怎麼可能?!

張謙感覺自己的三觀完全被顛覆了!

“觀自在大士是西方諸佛四大菩薩中的一位,本是天竺人士,後頓悟成佛,胸懷慈悲,救苦救難,後來成爲‘大慈大悲南無觀自在世音菩薩’,但是不管怎樣,他是個男的。”

“他是男的…他是男的…”這句話縈繞在張謙的腦海裏,久久不停。

“只不過後來佛教傳入華夏,觀自在大士因爲救苦救難大慈大悲,所以備受當時被封建社會迫害的女性的信奉,當時世人覺得不雅,於是就將觀自在大士美化成了一位雍容華貴的美女菩薩。在諸多佛經之中,耀日如來都是稱呼觀自在菩薩爲‘善男子’的。”

“觀自在菩薩雖然臉龐比較英俊,但他是男的。”系統又強調了一遍。

張謙認爲,雖然經歷了那麼多大風大浪,但自己的這顆平常心保持的還是可以的。

但是!今天!‘觀音菩薩是男人’這個重要信息差點讓他當場崩潰!

十幾年的根深蒂固的想法,居然是錯誤的!

他一直以爲觀音菩薩是個心腸慈悲、雍容美麗的美女呢!

結果…….

“那他剛纔的聲音,爲什麼聽起來像女人?”張謙問。

“你耳朵有毛病吧?剛纔的那句‘阿彌陀佛’可不是他自己的聲音,而是西方諸佛發出的‘衆生音’,與‘衆生相’相對應。是對新晉的佛陀的一種耳畔洗禮。”

“所以那個聲音是混合聲音,你居然聽成了女人聲音,你是想女人想瘋了吧你。”

“……”張謙內心所有的殺意居然全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全是‘mmp’。

居然被騙了這麼多年…

“洗禮到了最後一步了。”系統說,“這個和尚馬上就要度化成佛了。”

張謙擡頭看去,只見觀自在大士已然飛到半空中,輕輕一揮衣袖,天空中的烏雲頓時散開,一道柔和的金光照射了下來,而金光的盡頭,似乎是一扇由光組成的門。

“現在只要慧靈踏進大門,就能夠正式成爲佛陀了。”

張謙甩了甩腦袋,把腦袋裏那些亂七八糟的想法全都甩了出去,重新握緊了打妖鞭大步走了過去。

“對,要殺就得趁現在,等他正式成了佛,實力就會大增了。”

走到慧靈身邊,慧靈正好剛剛站起身擡頭看着那扇門,緊接着風聲響起,黑漆漆的打妖鞭就砸向了他的腦袋。

圍觀的人都震驚了!

張謙你膽兒可真肥啊!

且不說人家就要成佛了,觀音菩薩還在呢你就敢動手殺人?!

鍾馗露出了一個哭笑不得的表情:“這小子!”

雖然這個觀自在菩薩只是一個虛靈,但是虛靈看到聽到的一切能同步傳達到遠在西天的觀音本尊那裏!

他這就等於是當着觀音的面殺人了!

張謙可不管那些,有仇有怨就得報!

毀掉了飛雲觀,還召喚出了那麼多的修羅妄圖爲禍人間,現在來這麼一出悔過自新就想立地成佛?

那那些人不是白死了?哪有這種好事!

慧靈一愣,趕緊舉起右手抵擋。

‘砰’的一聲,慧靈被打的倒退了好幾步,右手手臂骨發出了一聲脆響。

衆人更震驚了!

真打啊!骨頭都給打折了!

慧靈面無表情,雙手合十:“施主,何故對貧僧大打出手?”

“爲那些死在你手裏的人報仇。”張謙握着打妖鞭,輕輕的一下一下的砸着自己的手心:“那些人不能白死,我們道家的道友不能白死!”

衆人精神一振!

“阿彌陀佛。”慧靈一臉的悲天憫人,“貧僧已悔過自新,遁入空門,還請施主切莫再糾纏了。”

“呵呵呵呵,好一個悔過自新!”張謙冷笑不已,“如果悔過自新有用,那爲什麼還要設立死刑?殺人償命天經地義!受死吧!”

說罷他召喚出太華陰陽劍,自己提着打妖鞭衝到了慧靈身前,舉鞭就要打!

一直沒什麼動作的觀世音菩薩出手了,輕輕的甩動了一下柳條,一股浩然卻溫和的力量打在了張謙的身上,把張謙和陰陽劍輕輕的送了回去。

“阿彌陀佛,這位仙士,佛道一家,都是爲了這芸芸衆生,仙士相煎何急?”

(三更啊!明天四更啊!求票票啊……) 張謙又笑了:“菩薩,我敬你大慈大悲救苦救難!但這個傢伙,他身上揹負那麼多血債,決不能繞!”

“佛道一家?飛雲觀上上下下幾十人,全部被他聯合一些妖魔給殘殺了,我想問那個時候,所謂的佛道一家在哪?”

“芸芸衆生?這傢伙和他的妖魔同夥禍害了多少凡人?”

“說一句不怎麼尊敬的話,你們這些佛陀菩薩,在他作惡的時候爲什麼放任不管?現在還讓他莫名其妙的成佛?”

雲層之上,幾個身影聽到這句話微微一愣。

菩薩行了個佛禮:“阿彌陀佛,他既然已經誠心悔過,仙士,就讓過去的都過去吧,貧僧自會超度那些靈魂往生的。”

“超度他們是應該的。但是這個叫慧靈的,必須死!”

菩薩皺起眉毛,擡起右手掐指算了起來。

算了一會,他舒展開眉毛說:“罷了罷了,慧靈,你怎麼說。”

慧靈面無表情的看着菩薩,又看了看張謙,雙手合十道:“阿彌陀佛,既然這位仙士一定要殺貧僧,那就儘管來吧。也是貧僧命中該有此劫。”

“甚好。”菩薩一點頭,對張謙說,“仙士,請吧。”

張謙冷哼一聲,走到慧靈面前舉起了打妖鞭。

在場的人都攥緊了拳頭瞪大了眼睛看着。

“他不會真的想當着菩薩的面殺了那個和尚吧?”鍾馗小聲的自言自語着。

貓皇看了鍾馗一眼,小聲說:“別說菩薩,就算佛祖在這裏,張謙也一樣下的了手。”

果然,張謙握緊打妖鞭高高舉起,隨後對準了慧靈的腦袋狠狠地砸了下去。

慧靈悶哼一聲,腦殼被當場砸了個稀巴爛。

鮮血混合着腦漿噴灑了一地。

一顆眼珠子骨碌碌滾到了張謙腳邊,張謙一臉冷笑,擡起腳一腳給踩爆了。

菩薩皺起眉毛,剛要說話,突然一愣。

張謙居然伸出手吸走了慧靈的魂魄!

“仙士!”菩薩說,“這是何意?”

“啊,沒事,我淨化一下他的靈魂,這樣他才能徹底放下過去,痛改前非重新做人。”

菩薩皺着眉毛看着他,最後,他恢復了臉色表情,輕輕的搖了搖頭,然後腳下慢慢的升起一朵潔白的雲霧,最後騰空而起,消失不見了。

“哈哈哈,這下有意思了。”系統哈哈大笑,“你現在在佛界也是掛了名了,哈哈哈哈!”

“掛名又怎麼着?我難道做錯了?”

“站在你這個角度,你做的沒錯,但是站在佛界的角度,你就是大錯特錯。”

“我以我的標準行事。”

“唉…”系統忽然長嘆了一聲,“昇仙雖然看起來讓你的實力大增,但其實你以後的路會更加坎坷,明槍易躲暗箭難防!今天這件事其實你不應該做的,當權者纔不會考慮你的想法,至於你的標準,對他們來說更是狗屁。”

“天地之間有規則,越是位高權重、實力強大的人越得遵守規則。他們更需要你這種他們統治下的人遵守規則,否則他們就會抹殺你。”

“那你的意思是從今天開始我要夾起尾巴做人了?”

“你也可以這麼理解。”

“曰,當個神仙怎麼這麼多事!”張謙捏緊拳頭。

“收穫都要付出代價。不過今天這件事你做了也就做了,觀自在菩薩不是那種記仇的人,他是個真正的純粹的好人。既然他今天沒有處罰你,那這件事也就這麼過去了,但是以後,你可得小心了!”

“我以後真的不能在和許雯小玉她們睡覺了?”

“嗯,不能了。仙和凡人不能逾越,和妖更不行。”

“日啊,我都沒碰過小玉!”

“現在知道後悔了?早幹嘛去了。”系統笑了。

“……我要抽獎!”

“抽獎先不忙,先把這些後事處理一下再說。”

張謙轉身看向道士們,這才發現,幾乎所有的道士都像是被雷劈了一樣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他,臉上混合着說不出來的表情。

“咳咳。沒什麼事了,慧靈已經伏法了,飛雲觀的仇已經報了,大家看看向有關部門說說就行了,散了吧都散了吧。”張謙說。

衆人醒過神,司徒道長是第一個說話了,只見他用力一抱拳,衝着張謙行了一禮:“佩服!佩服!”

其他的道士們也都立刻跟隨着他的動作:“佩服!”

“客氣客氣。”張謙也抱拳還禮。

“道兄,這邊剩下的事情交給我們吧!”司徒道長說,“您這一晚上太勞累了,去休息吧。”

張謙一琢磨,也行。於是說:“那好吧,就勞煩各位了,我先走了。”

說着他招招手,收回了鬼雄和妖王,招呼着鍾馗和徐元他們一起離開。

徐元和李福表示要留下來一起收拾尾聲,張謙也沒說什麼,吩咐了幾句就和鍾馗一起走了,臨走的時候對這三人千叮嚀萬囑咐,千萬不要說出去鍾無期就是鍾馗這件事。

徐元李福和馮全連連答應。

出了落霞寺,張謙和早已恢復鍾無期模樣的鐘馗不再有什麼顧忌,駕馭着各自的法寶法術飛上了天空。

“成仙的感覺怎麼樣?”鍾無期掏出兩支菸,遞給了張謙一支。

“挺爽。”張謙說。

“爽是爽,不過卻多了很多的麻煩。”鍾無期嘆了口氣。

“知道,感覺以後寸步難行了。”張謙也嘆了口氣。

“那你還說爽。”

張謙翻了個白眼,沒理他。

“你身上有天子帝君御賜的御令,這相當於是一道護身符。只不過,殺死佛陀這種事,以後不要做了。”鍾無期湊到他耳邊小聲說,“你知道的,鬼界地府的老大是地藏王菩薩,以後千萬和佛產生什麼衝突,否則天子帝君也不好做。”

“嗯。”

“另外我聽說,你還招惹了不少的仙人?”

“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張謙嘟囔了一句。

“哈哈哈你那什麼表情?”鍾無期笑了,“我說了,閻羅御令是一道護身符,某些仙人肯定要給閻羅面子,所以不用太擔心。”

“那感情好。”張謙也笑了。

“總而言之,仙人不好當啊!”鍾馗拍了拍張謙的肩膀,“好自爲之吧!” 鍾馗走了,張謙停在原地半天。

抽完幾支煙後,他用力的一摔菸蒂:“仙人不好當?那老子就當最厲害的仙人!看到時候誰還敢管我!”

說完,他駕起風火輪,一路直奔首都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