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番動作讓在場幾人瞳孔一陣縮小,這怪物又強大不少!!

「唉!還是這麼冷冰冰的樣子,聖女大人如今可好啊!?」米沖裝作一臉唏噓的模樣。

女子冷哼一聲沒有回答,他不以為意,這才把目光轉向那幾個男子,漫不經心的道:「王道友,黃道友,陳道友,還有那個那個……那個誰?別來無恙啊!」

那幾人神色都是一陣不自然,別來無恙?可當真希望再也不見的好……

這時,天機門的長老趕緊打個哈哈,說道:「既然人都已經齊了,那此次的宗門大比便快些開始吧!」

「規矩自然還是和往年一樣,宗門弟子獵殺妖獸,由我幾人評判,哪一宗弟子收穫最多,便算哪一宗獲勝。」

「戰利品可以搶奪!但不允許對弟子下殺手!我等幾人,會嚴格探查!一旦現,嚴懲不懈!」

「當然,此次不僅僅只是簡單的宗門大比,還有一個任務,便是尋找天降異寶,那異寶,散紫光,最多便是在大荒深處一千里。」

「切記,凝血境弟子一千里以後的地方不要踏足,鍛骨境弟子最多不能深入一千五百里,倘若尋不到,也無關緊要,記住!保命要緊!」

「時間限制,是三日,三日後,所有弟子,無論在做什麼,一律到此地集合!」

都市妖孽高手 天機門黃長老說完規則后,米沖咧嘴一笑,隨即叫道:「楚狂!」

「在!」一瞬間!一抹刀意席捲著殺氣而來。

身後黑衣人末尾,走出來一個相貌平凡的男子,背著一把大刀。他身材消瘦,也似乎沒有出彩的地方,只是身上那刀意與煞氣,讓其他宗派的弟子頻頻皺眉!

「楚狂……」陳子墨看著那個男子,本來溫柔如水的眸子,瞬間閃過精光!

即使是白衣的林婉如,都對他一陣側目。

「準備好搶劫了么?」米沖哈哈一笑,話語無恥,卻竟然讓人感到豪氣衝天。

聽到這話,那面無表情的男子,嘴角微微勾起,血氣爆涌,刀意勃!

「是!」

場中其他三派子弟面色難看……

而這一幕,都被那個躲在遠處森林中的少年,看得一清二楚。

他拿著一把平平無奇的鐵刀,滿身血跡,頭亂遭糟的披散開來,臉上是各種血漬污泥,遮住了原本清秀的臉,身上的衣服早已破爛不堪!

唯獨一雙眼睛,閃著刺目的寒光,死死盯著兩人。

一人是王過,一人是……徐光緒。

寒意流淌。

*****************************

ps:急死人,合同這麼幾天都不到………………………………6 那少年,正是葉雲。

此時的葉雲看著場中的各大門派弟子,心中驚濤駭浪,這些人,竟沒有一個低於凝血境!!

他看不出具體修為,但他擁有洞察,模糊感應一番,現好多人,渾身骨頭有如被燒紅的精鐵,鍛骨境!!

其中,包括那個名叫徐光緒的人。只不過,他體內的骨頭顯得暗淡。似乎……並不是自己修鍊而去。

葉雲估計,是用寶葯生生堆上!!

三日前,他找到回黃村的路時身受重傷,故此這幾日都是邊調養身體邊趕路,度自然不快,所以整整四天才回到這熟悉的地方。

但他不成想,剛到這森林邊緣,便看見黃魁提到他的那一幕,他心中有暖流淌過。

他已經在這裡聽了不短的時間,大概弄清楚生了什麼事情。

事實上,他本來也覺得,加入一個宗門未嘗不可,但當他看見那個叫徐光緒的人是怎麼侮辱黃魁以及這大荒中人時,葉雲的眸子一下就冷了下來。

他寧願死,也不會加入這所謂的天機門!

此時聽見那宗門幾人似乎說要進大荒尋找異寶,並且殺妖比斗,葉雲心中一動,所謂散紫光的異寶難道是前幾日所見到的紫色光柱?

所以,葉雲打算,便悄悄跟著這些宗派弟子,能遇見異寶,便見機行事。況且,也可以找機會…………

想到這裡,葉雲眼中閃過一絲冷芒,他悄然後退,隱入這無盡的林海中…………

而此時,正一臉漫不經心的米沖,目中突然閃過一絲異彩,他看向葉雲消失的地方,突然覺得來了些興緻。

場中的宗門弟子終於開始出了。

柳明月一臉嚴肅,但眼中卻稍微流露出一絲緊張,伸出一手牽著走在她前方的俊朗青年的衣角,這才安心起來。

那青年唇間流過一抹溫純笑意,步伐輕快。

不遠處的王安然眼皮一跳,輕聲一哼,便走向森林,她身後是數百宗門弟子。

一個個的宗門弟子在那核心幾人的帶領下,消失在森林中,當最後一個極刀教弟子也消失之後,場中只剩下的七個長老與那被挑選中的幾人。

那幾人一陣面苦,難道自己也得在這等三天??

幸好這時,天機門的黃長老開口:「爾等幾人便先回到各自村落,三日後再來此地。」

那幾人如釋重負,不敢喧鬧,快消失。

場中的幾位長老盤膝而坐,都注意起大荒中的情況來。

大荒太大了,這些弟子進入之後,一開始身邊儘是自己熟悉之人。 九轉神帝 然而,走著走著在幾個核心弟子的有意帶領下,不出幾個時辰,人群開始漸漸散開了。

甚至,走到最後,身邊僅剩一些弟子,也渺渺無幾。

而此時,各種各樣的殺戮開始了。

當然,按照以往的經驗,大荒一千里之外的地方,基本沒有什麼能對他們產生威脅。

然而,他們並不知道,這大荒外的妖獸早已在前幾日,換了一批。

即使是生活在大荒整整八年的葉雲都吃了一個虧,險些喪命。

雖然這些宗門弟子實力強大且人數眾多,不過這才是剛開始而已…………

一個紫衣男子,手中長槍閃著槍芒,狠狠向著身前那隻花斑豹刺去,那豹子竟然是只二級巔峰妖獸!

不過那男子是個鍛骨高手,幾番爭鬥后,他找准機會一槍刺穿了此獸的頭顱。

雖然勝得輕鬆,但那男子臉色卻並不好看,他眉目陰沉的自語:「此次大荒真是詭異,我才走進多少里路?竟然就遇見了兩隻二級巔峰妖獸??」

說話間,他手中的槍已經割下那碩大的豹子頭,收入腰間玉佩中,便謹慎向著深處走去。

嫡女,第一夫人 此時的大荒外圍各處,都在上演著搏殺!

這些弟子初時,根本沒有想到會這麼困難,每個人都顯得有點毫不在意!然而,當某個宗派子弟被一隻突然出現的碧遒古獸給一口咬死後,他們頓時亂了起來。

隨後是第二個,第三個……一時間,數十人便喪生獸口。

「不是說這外圍五百里最多也就一級巔峰妖獸么?」一個天機門子弟手中長劍刺死一隻狂的二級妖獸血豬以後,對著身旁的同伴說道!

「不知道啊!!不過咱們小心為妙,已經有不少人死了!」他的同伴點了點頭。

時間流逝,轉眼之間,夜幕就要降臨了!

接下來的路,這些宗門弟子顯得相當謹慎,他們行進的度放得極慢!這樣下去,三天,如何能深入一千里?

此時,場中盤坐的七人,除了米沖外,皆是面色陰沉無比。

「第一百零六個了!才剛進大荒便有這麼高的傷亡!今年的大荒古怪異常,我看還是先召集弟子出來,再作打算!」

紫極仙谷的女子建議。

幾人一陣思考,天機門的黃長老看見米沖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問道:「米道友有什麼高見?」

米沖嘲笑一聲:「不流點血死點人這叫什麼歷練?別忘了真正的戰鬥可是在那片山脈之後呢?比起那裡,這裡已經算作天堂了!!我們極刀教弟子,常年與那蠻族戰鬥,這點傷亡算作什麼?」

場中陷入沉默,七人又開始關注起這大荒中的情況來。

其實還有一個原因,米沖沒說,他目光看著大荒某一處,心中一笑。

「這次,可是現了不得的寶貝了呢,那所謂的異寶估計與之相比,也狗屁不是,而且…………這寶貝似乎正自己向極刀教走過來啊」

****************

葉雲蹲伏在一顆茂密的樹上,他的目光盯著眼前那個幾個男子。

那是一行五人,此時正在與一隻剷獸戰鬥!

那是只二級中級的剷獸,對那五人倒是絲毫沒有威脅。

因為,那領頭之人,乃是個鍛骨境高手。

當徐光緒一劍削掉那隻剷獸的頭顱時,身邊頓時有討好之聲傳來:「光緒師兄果然天縱奇才!如此強大一隻剷獸,這麼輕易解決,假以時日,那宗門第一人的位置估計就是您的了!!」

其餘三人皆是紛紛附和。

他們四人都是凝血境高手,兩個凝血中期、兩個凝血後期。平日在宗門內,便是這徐光緒的手下,幫著他做過多少壞事,已然數不清楚!

徐光緒聞言自得一笑,一陣噁心的讚美后,幾人才向著森林中走去!

葉雲在暗處看得一陣皺眉,這徐光緒身邊人實在太多,而且都不好對付。他本身便是鍛骨境高手,雖然他的鍛骨有瑕疵,但即便如此,如今才凝血中期的葉雲倘若與他正面戰鬥,如果不考慮暴血狂化,估計也是必敗無疑。

他一陣苦惱,目光看向幾人所走的方向,卻突然一亮! 那五人所走方向,赫然是他那天遇見血蜢甲蟲的方向。

可惜的是,一路行來,不要說是血蜢甲蟲,就是一隻稍微厲害點的妖獸都沒有見到。

這讓葉雲的不得不感嘆,此五人運氣之好。

接下來的路程,那五人越囂張,他們一路所來輕鬆之極。

徐光緒一臉不屑的說:「這就是什麼所謂的試煉?太過小兒科,完全沒有難度嘛!我等都已經深入七八百里了,厲害點的妖獸都沒有。」

旁邊馬上有人奉承道:「肯定是那些妖獸感受到了光緒師兄無上威嚴,都嚇得不敢出來了。」

「就是就是!!我看著大荒也不怎麼樣嘛!什麼當世第一險地?也不過如此!」

那幾人紛紛大笑起來,絲毫不把大荒放在眼裡。

聽到這些,葉雲卻反而笑了,因為與這些宗門弟子相比,只有葉雲知道這大荒是多麼可怕,如果不對大荒保持著最初的敬畏,這樣的人絕對無法在大荒生存!

「兄弟們!有沒有興趣跟哥哥我闖闖這大荒深處!看看那幾個所謂的宗門核心子弟現在在何方?」徐光緒猖狂一笑,頗有些豪氣衝天的樣子。

「當然!!」

「在所不辭!!」

於是,幾人滿身壯志的行走起來!!動作不知不覺的大了!!

他們身後,葉雲一臉憐憫,悄然跟隨。

又過了一小段時間,天色漸漸暗淡。

森林中逐漸黑了下來,那五人一路大搖大擺,竟然還是沒有遇見什麼大傢伙。

這讓葉雲一陣皺眉,覺得有些無言。

而這時。前方,突然有強大的波動聲傳來,冰冷的劍氣席捲間一聲震耳欲聾的獸吼傳來,似乎是有什麼人在和凶獸大戰!

那五人終於停了下來,他們面面相覷,最後決定悄悄觀看!

葉雲隨著五人步伐,隱秘在樹上,他扒開眼前樹葉,頓時把林間情形看得一清二楚。

那是一個身穿白衣的少女,面容清麗,正是一名縹緲劍宗的鍛骨境女弟子。

她的對面是一隻頭生雙角、尾如牛、身如虎的三級中級妖獸!!

角虎獸!!葉雲心中有些驚嘆,這種妖獸雖然不是王級血脈,但力大無窮,那雙角更是無堅不摧,十分可怕!相當不好對付!

那女子情況不容樂觀,身上有對出傷口,都是被那尖角刺破!

葉雲看了眼躲在下方灌木的五人,那五人只是躲在暗處,似乎根本沒有出手相助的打算,而且好像還在盤算著什麼!

此時,場中的戰鬥到了關鍵時刻,這時,那少女腳步一滑!竟然一個踉蹌!那頭角虎獸頓時抓住機會!四腳用力,瞬間爆出強悍的推力!那兩隻角如兩把尖刺,兩個血色光幕在其上螺旋! 冷王悍妃 這一下要是撞實了,那少女的身體會在瞬間被攪為碎片!

正在葉雲都以為那少女必死無疑之時,卻見她的身上陡然爆出一陣炫目的血光,她手中的長劍突然自主飛出,在天空一個盤旋,頓時有青色天地靈氣匯聚其上,悍然斬下。

「噗嗤!」一道青色劍芒劃下,那頭衝刺的角虎獸,頓時沒了力量,它的頸部,一道巨大的裂口,氣管和動脈已然全部斬斷!

這便是鍛骨境高手修鍊功法之後最強大的地方,能夠運用所學功法用氣血引動相應屬性的天地靈氣。

少女避開隨著慣性撞來的妖獸屍體,握住從天而降的劍,鬆了口氣。

她先前故意賣出一個破綻,就是為了使用這殺傷力極強的殺招,好在成功了,當真是險之又險,不過目前不是感慨之時,得先離開這裡。

她剛準備去切下那角虎頭顱,然而一陣鼓掌的聲音突兀的響起!

「啪啪啪啪!」

徐光緒帶著自認為完美的微笑骨鼓著掌走出來。

他旁邊的四人不動聲色的站成五個方位,封死了女子的後路。

「你們…………天機門的人?你們要做什麼!」

那少女臉色一沉,聲音清冷,不過卻還保持著冷靜,她不信這幾人敢在幾位長老面前對她怎麼樣!

徐光緒嘖嘖道:「果然不愧是縹緲劍宗的師姐,剛剛在下沒有看錯的話,那招是雲從劍法的第三式吧!師姐小小年紀便有如此造詣,也算是奇才。」

他一副評頭論足的模樣,雖然一口一個師姐,然而裝得一番高手模樣。

少女有些摸不著頭腦,臉色冰冷,說道:「你到底要幹什麼!?」

「嘿嘿!!當然是!」徐光緒說到這,臉上陡然露出一抹淫·笑,他拍了拍手掌:「啪啪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