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特么不是變相罵他是老狗嗎?

汪正明眉頭一皺,對著身後的保安揮揮手:「把這小子抓起來,老子也要在他身上開幾個血窟窿!」

一邊的吳倩急了,趕忙開口道:「汪副院長,事情不是這樣的,明明是你兒子先鬧事的。」

「閉嘴!你個賤人!」

汪正明惡毒的看過來:「事情我都了解過了!你們這兩個不要臉的狗男女,是想合夥起來坑世傑對吧?我告訴你沒門!」

說著,他那陰森的眸子露出寒光,冷冷道:「今天,你們這兩個狗男女一個也別想跑……」

就在這時。

一道狂風驟然颳起。

汪正明的話語還沒說完,就感覺臉上遭到一記重拳,整個人哀嚎一聲被轟了出去。

嘭!

身體狠狠撞在牆壁上,又砸落下來發出一聲悶響。

「哎喲!卧槽!」

汪正明張嘴吐出一口的血牙,掙扎著好幾下都沒有爬起來,只得抬起通紅的雙眼咆哮道:「你他媽敢打我!是不是找死……」

嗖!

又是一陣狂風閃過,楊浩的身子瞬間消失在原地——

嘭!

汪正明的肚子被一腳狠狠踢中,劇烈的絞痛襲來,他整張臉龐都漲成了紫醬色。

總裁,不要扯上我 「老東西,你一上來就放屁,這讓小爺很是不爽啊!」

楊浩伸手掏掏耳朵,滿不在乎的輕笑道。

能動手就絕不逼逼,這一直都是楊浩奉行的不二法則,能用拳頭擺明的道理,還需要動嘴去說嗎?搞笑!

「你!你敢打我老爸,草泥馬的,給我上!打死了我負責!」

輪椅上的汪世傑惡毒的尖叫,對著身後的保安叫囂道。

他汪家父子在這家醫院有權有勢,長期霸佔著主任和院長的職位,再加上董事會有後台,簡直就是無法無天,就連正院長都要忌憚二分,什麼時候吃過這種虧?

嘩!

幾個壯碩的保安見狀,低喝一聲就沖了上來。

他們雖說是醫院的保安,倒不如說是汪氏父子雇請的社會打手!

「老大……」

病床上的熊子滿臉著急,掙扎著就要爬起來,卻被一隻清秀的手掌給阻止了。

「熊子你看好了,老大今天就給你看看,什麼才叫真正的七傷拳!」

楊浩的嘴角上揚。

雙拳緊握,雙膝微屈,擺出一個標準的崆峒七傷拳起手式。 「媽的,馬三你們幾個還愣著幹什麼,給我廢掉這小子!」

汪正明惡狠狠的吩咐一聲。

「是,汪院長!」幾個大漢剛才是被楊浩的起手式嚇住了,這回反應過來,不由得惱羞成怒。

「小子,你他媽嚇唬誰啊!還七傷拳,武俠小說看多了吧!」

為首的馬三虎背熊腰,輕蔑的嗤笑一聲。

「嘖嘖,我嚇唬我孫子呢?怎麼著,嚇到你們了?」

楊浩輕笑一聲,隨即凝神定氣。

嗖!

宛如一道狂風。

楊浩的身子陡然發力,瞬間衝進了人堆里——

雙臂如猿拳,倒掛滄海。

「熊子看好了,這招叫做『老猿掛印』!」

輕喝一聲,雙臂狠狠抓住一個大漢的衣領,一記倒摔就將其砸在地上。

嘭!

一聲沉悶的巨響,大漢全身的骨頭都差點散架,可還沒等他反應過來,一股巨力襲來,整個人被楊浩雙臂抬舉起來,隨後像耍棍棒一般掄動起來。

幾百斤的大漢,在楊浩的手中跟個嬰兒一樣。

咻!咻!咻!

馬三等人見了,雙眼都差點瞪出來,這尼瑪自己的人被當做了人形武器,還讓他們怎麼打?

「熊子,看好我的步伐,你欠缺的就是這一塊!」

說著。

楊浩雙目如炬,腳下生風,輪動著手裡的大漢就朝著人堆里沖,每一步的落下,都能夠抵消掉手上承受的重力。

一記橫掃千軍。

嘭!嘭!

兩名大漢躲閃不及,瞬間被輪中,哀嚎著倒飛出去。

楊浩出拳聲勢煊赫,將七傷拳的精髓一一演示出來,還一邊細心向著熊子講解。

熊子的七傷拳本就差點火候,趁著這個機會好好演示一遍,畢竟,白送上門的人肉沙包可不好找!

嘭! 妖王寵邪妃 嘭!嘭……

頓時。

整個VIP病房內,都是楊浩寸間挪移下的身影,每一拳落下,都會有一名大漢嚎叫著倒飛出去。

「噗~!」

為首的馬三腹部中了一拳,趴在地上吐出了一口血水,看向楊浩的目光充滿了驚駭。

不只是他,周圍所有躺著的人,無一例外,全部是內臟受傷吐血。

只中了一拳,直接就吐血失去了戰鬥力!

這就是七傷拳的恐怖之處,外表看不出傷勢,實則肚腹裡面的內臟早已經油燈枯竭!

當然。

楊浩只為了演示拳法,沒有用全力,否則這裡早已經躺著好幾具屍體了。

「嘖嘖,你們就這點本事,還出來當打手,丟臉啊!」

楊浩一臉鄙夷的說道。

「噗!」馬三等人差點再次吐血。

這尼瑪不是我們太弱,而是這個變態太強了啊,誰他媽能夠拎著一個兩百多斤的大漢當棒子掄的?

看著口吐白沫,昏迷不醒的那位「人形武器」,所有人不由得渾身一哆嗦。

就在這時。

「沒用的廢物,虧老子白養了你們多人!」

汪正明掙扎著爬了起來,惡毒的雙眼死死盯著楊浩。

「小子!你他媽也別得意,打傷了這麼多人,而且還在醫院裡,你這就屬於嚴重的醫鬧!」

汪正明獰笑一聲,陰冷道:

「要麼你就拿出兩百萬來賠償,要麼,你就去吃牢飯吧,老子還會讓各大媒體來曝光,這年頭醫鬧者毆打醫生,絕對讓你身敗名裂!」

兩百萬?

楊浩搖了搖頭,輕笑一聲:「就你們這些垃圾,也值兩百萬?兩百萬冥幣都不值!」

「草!你他媽別不識好歹……」

汪正明正準備破口大罵,可是還沒有說完,臉上就挨了一記響亮的耳光。

啪!

腦袋轟鳴,臉龐火辣辣的疼,汪正明不敢置信的抬起了頭。

「你……你他媽還敢打老子!」

汪正明的雙眼瞬間通紅,瘋狂之下捲起袖子就準備拚命。

啪!

又是一巴掌狠狠摑下,直接將其扇倒在地,眼鏡片掉落,頭髮散亂鼻血亂飈。

「混賬!你知不知道老子是誰!你敢打我!我要你全家不得好死!」

汪正明歇斯底里的嚎叫開來。

「喲,口氣這麼大?你他媽是誰啊?是黑道大佬還是軍區司令啊!」

楊浩居高臨下鄙夷道。

黑道大佬?軍區司令?

汪正明心頭一跳,但還是勉強道:「我……我是這家醫院的院長!你惹惱了老子,老子要將你拉進中海市醫療體系的黑名單!

讓你,還有你全家都看不了病!」

「院長?我呸!就你們父子倆這垃圾,也配得上醫生這個職業,真是搞笑!」

楊浩眉頭重重的皺起來。

「哼!小子,配不配得上不是你說了算!」

一邊的汪世傑陰笑道:「你現在跪下來磕幾個響頭,再把你身後的那個護士給我送過來,我興許還能放過你!」

恩?

磕頭?把吳倩交出去?

「找死!」

楊浩的雙眸陡然陰冷下來,頓時,VIP病房裡面的溫度驟降,一股凜冽的殺機迸發出來。

嗖!

身影瞬間消失。

下一刻,躺在輪椅上的汪世傑發出一聲慘絕人寰的嘶吼,身下的輪椅直接四分五裂,整個脖子被一隻鋼鐵手臂鉗在地上。

「咳……咳咳,放……放開我……」

汪世傑的拚命掙扎,可哪裡能夠掙脫出來,咽喉處的手臂發力,他頓時感覺到身處死亡的邊緣,雙目更是凸顯出來。

「放過你?也要看我老天爺答不答應!」

楊浩的語氣不帶絲毫感情。

旋即,冰冷的眸子深處,閃過一道詭異的青芒!

轟!

噬魂戒下,強大的靈魂噴涌而出,直接灌進了汪世傑的腦海當中。

「說說吧,這些年你們父子倆,到底做了些哪些齷齪事!」

楊浩的嘴角噙著邪魅的笑容,配合眼眸中的青芒,整個人如同地獄幽靈般陰森。

汪世傑的心神徹底奔潰,神情獃滯目光渙散——

「……其實……我和我父親,都沒有行醫資格,這個身份都是買來的,唐氏的第二大股東杜坤就是我們的後台……

這些年,我們孝敬了巨額錢財,他也通過我們逐步瓦解唐氏的下屬資產……」

汪世傑渾渾噩噩,喉嚨里發出嘶啞的冰冷聲音:

「……我們買到了這個院長和主任職位后,掌控了這家醫院的經濟命脈,並且利用職權之便,貪污違法,強取豪奪,尤其是去年的重大醫鬧事件,就是我們的手筆……」

轟!

一邊的汪正明滿臉震驚,憤怒道:「汪世傑,你這個畜生!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些什麼!」

「閉嘴!」

楊浩轉過頭來,冷冷的盯了他一眼。

噶!

就這一眼,汪正明只感覺渾身顫抖,一股恐怖的驚駭席捲而來。

「……我們這些年,或直接或間接,在醫院至少造成了十幾件醫療事故,我們還和黑坊有聯繫,暗中販賣人體器官……」

汪世傑木訥的繼續說道。

最強終極兵王 十幾件醫療事故!販賣器官?

楊浩的眼神,卻是閃過了一道瘋狂的殺機。

人渣!

十惡不赦的人渣!

那就該有個人渣的模樣!

楊浩的雙眼瞬間被青芒淹沒,狂暴的詭異青芒蜂蛹而出,如同洪水泄閘般直接灌進汪世傑的腦海——

不斷的咆哮、肆虐、破壞…… 轟!

汪世傑的雙眼陡然瞪大,目中全是血絲,隨後逐漸渙散開來。

「你……你到底做了什麼!你這個惡魔!」

汪正明恐懼的尖叫聲傳達開來。

這邊的動靜早就已經驚動了醫院,很多人都圍在門外,其中不乏醫院的職工,可他們看見是汪氏父子吃虧了,都識趣的不發一語。

從這就可以看出,汪氏父子平時多麼不得人心。

「呵呵,我沒做什麼,我只是讓他,變成了人渣該有的模樣!」

楊浩冷漠的轉過身,一雙冰冷的眸子放在了汪正明的身上。

「現在,輪到你這個老人渣了!」

「你……你要幹什麼……這可是在醫院裡!」

汪正明爬在地上不住的後退,潔白的地磚上拖出一行黃色的液體。

他,直接被嚇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