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張飛叫道:「當時大哥若讓我殺了這董卓,也免了今日之事。」

關羽應道:「翼德,事已至此,何必多言,我們即當前去。」

劉備問趙栩道:「伯雄你意見如何?」

「主公,此確實是好機會,我們該當前去。」

「確實,主公,我們該去。」田豐說道。

「元皓也認為該去?」

「這董卓欺天罔地,亂國弒君,穢亂宮禁,殘害百姓,暴戾不仁,罪惡至極,討伐其乃是大義也。一者順天意,二者順民意,三者若能殺掉董卓奪得天子,對主公也有利。」

「嗯,諸位知我心意也!好!我臨淄乃是根本,誰可留守臨淄?」

「主公,臨淄後方事務,交給孝直就是,我等可自領兵會盟。」

法正當時變色,但劉備在旁,也不好發作,好你個趙栩,把臨淄這麼多後方事務都丟給我一個人,你知道後方事務有多少嗎,心下暗罵趙栩。

「嗯,但如今臨淄事務繁多,糜竺和元皓,可留臨淄助孝直,另外子義本乃東萊人與周倉可留之守城,還有,典韋手下神鵰武士勇猛無敵,當留之臨淄,不可輕動。」

「是!」太史慈和周倉應道。

法正見劉備還留了田豐和糜竺幫忙,心下對劉備十分感激,總算不用這麼累了!

當下點馬兵一萬,步兵兩萬,俱是精兵,點將關羽,趙栩和趙雲,張飛,陳到,張郃,六將前往,整頓兵馬,兵發陳留。

……

操發檄文去后,各鎮諸侯皆起兵相應:第一鎮,后將軍、南陽太守袁術;第二鎮,冀州刺史韓馥;第三鎮,豫州刺史孔伷;第四鎮,兗州刺史劉岱;第五鎮,河內郡太守王匡;第六鎮,陳留太守張邈;第七鎮,東郡太守喬瑁;第八鎮,山陽太守袁遺;第九鎮,濟北相鮑信;第十鎮,北海太守孔融;第十一鎮,廣陵太守張超;第十二鎮,徐州刺史陶謙;第十三鎮,西涼太守馬騰;第十四鎮,北平太守公孫瓚;第十五鎮,上黨太守張楊;第十六鎮,烏程侯、長沙太守孫堅;第十七鎮,祁鄉侯、渤海太守袁紹;第十八鎮,漢武亭侯、青州刺史劉備,再加上曹操本部人馬。諸路軍馬,多少不等,有三萬者,有一二萬者,各領文官武將,投洛陽來。

此刻,在沛國,一位四十歲左右的中年漢子,肩負一把強弓,手提一把鳳嘴刀,坐在馬車上,身旁一少年,面色蒼白,顯是得大病了,那少年一咳嗽,那中年男子急忙抱起那少年,說道:「敘兒,在堅持一會,為父馬上就能找到神醫了,他一定能治好你。」那少年看看那中年男子,又睡了過去。

那中年漢子長嘆一聲,心想,聽說那神醫華佗離開沛國,往北去了,不知能否找到他,唉!想我黃漢升一身本事…唉!望老天垂憐,讓我兒子病早點好啊!

劉備等一行人行至濟陰,臨近中午,讓部隊停下做飯,並下嚴令,只能在城外,不得進城擾民。

「伯雄啊!不知你對這次諸侯會盟,有何見解。」

「主公,某觀這次諸侯會盟神貌離合,其心不一,我看大多諸侯只是想為自己爭奪一點土地,城池罷了。」

「嗯,備也是這樣想,唉!漢室衰微,天下何時見太平啊!」

「大哥,你以仁德大義申於天下,定能光復漢室,平定天下。」

眾人正說話間,趙栩突然看到從城門口出來一位老者,平視其人,方巾闊服,臂挽青囊,一看便是個大夫模樣,頗有仙風道骨,一看趙栩就知此人不凡。不管了,問問再說。

趙栩走到那老者面前,問道:「趙栩斗膽,某觀先生氣勢昂揚,敢問先生高姓大名?」

「你就是趙栩」?那老者也是大驚,細細打量著趙栩,道:「久聞將軍大名,聞將軍以一百多人大破幾萬黃巾賊,某是神交已久,某姓華名佗,字元化,沛國焦縣人。」

「你便是華佗?」趙栩大驚失色,華佗啊!歷史上有名的神醫啊,華佗的醫術就是般到後世,也是高明。心想,定要把華佗收來,以後若有損傷,也不會死於非命

劉備等見到趙栩突然去下問一老者,心下疑惑,聽得那老者自報姓名,全部都站起身來,劉備上前拱手說道:「劉備早聞神醫華佗之名,早聽說先生醫術精湛,妙手回春!」

「華佗不敢妄自尊大,不過想憑藉一點醫術救濟世人,不足為道,劉將軍乃當世英雄,老朽早聞大名。」

「誒,華佗先生醫術精湛至極,何必謙虛。」趙栩道。

「誒,趙將軍你贊的老朽也夠了,老朽可擔當不起啊!」

「哪裡,請先生恕趙栩多言,既然先生身負絕世醫術,何不開設醫館招收徒弟呢?恕某無禮,將來先生老了,年邁體衰,你好好的醫術豈不是沒了傳承,這對天下百姓都是巨大的損失啊!」話說歷史上華佗被曹操那個沒眼力見的殺死前想傳下自己畢生所學,但被燒掉了,這不僅華佗可惜,中國乃至全世界醫學都是莫大的損失啊!

「老朽早有此意,但開設醫館頗耗費錢財,如今又是亂世,哪裡得安生啊!又去哪招收徒弟,唉!」

劉備聽華佗之言,心生一念,說道:「若先生不棄,可去我臨淄開設醫館,備可助之。」

「若如此,華佗多謝將軍好意,大恩不言謝,請受老朽一拜。」

「使不得。」劉備忙扶起華佗。

「老朽聽聞現在天下諸侯會盟,討伐董卓,將軍可是要前去會盟?若是將軍不嫌棄,華佗願隨將軍前去。」

「當真?」劉備驚道。

「當真。」

「若如此,趙栩替主公,也替眾諸侯謝謝謝謝先生了。」趙栩拱手做禮道。軍中若有神醫,縱然中了毒也不會死於非命了。若宋時梁山好漢討伐方臘時有神醫安道全在,林沖,楊志等猛將也不會死於非命了,可見古代戰爭這醫生有多麼重要。

正在眾人說話間,不遠處出現了一位中年壯漢,坐在馬車上,往劉備等人走來。 趙栩瞄了一那壯漢眼,回過頭來正待說話,忽然間好像想起了什麼,又回頭看那壯漢。

看那時,那壯漢身掛一把弓,一手提著韁繩,一手提著一把鳳嘴刀,威風堂堂。從此人的氣場,趙栩就已看出此人武功卓絕,這人定是一員猛將,想起這裡是濟陰,地處兗州,一時想不起這裡有什麼猛將,見他身掛一把弓,趙栩心中一驚,三國中的神射手,第三是太史慈,第二是呂布,第一是黃忠,這人難道是黃忠,不對啊!歷史上記載黃忠明明是南陽人,怎麼會到這來了?不管他是誰,反正也是一名猛將吧,先問問再說。

趙雲和陳到發現趙栩看向其他地方,往那看時,見一個中年壯漢架著馬車,以趙雲和陳到的眼力見,也以然看出這人身手不凡。

趙栩忽生一念,說時遲,那時快。趙栩直接提槍縱至那人馬前,那馬受驚,前蹄躍起,大聲嘶叫,那壯漢急忙拉住韁繩,只手一拉一放,那馬即安穩下來,趙雲和關羽等武將看了心下暗暗稱讚,這人好大的氣力,那壯漢手提鳳嘴刀,喝道:「哪裡來的小子,攔我馬車!」

劉備等急忙上來,劉備說道:「伯雄何故無禮」!

「哦!某非故意的,只是心急所致,實在抱歉,呃,某姓趙,名栩,字伯雄,敢問好漢高姓大名?」

那漢子聽言大驚,神情也緩和了下來,說道:「你便是那大破青州黃巾的趙栩!」

「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便是趙栩。」

「某姓黃,字漢升,南陽人,剛才某以為是歹人,因此無禮,還請將軍見諒。」

黃忠!竟然真的是他,趙栩大喜。黃忠原為劉表手下,和劉磐一同鎮守長沙。原為韓玄手下將,年近六旬,有萬夫不當之勇,弓箭射術天下無雙。黃忠與前來取長沙的關羽連戰三日,不分勝負。黃忠感動於關羽的義氣,不忍用弓箭相傷,太守韓玄以忠戰關羽不利要處斬忠,為魏延所救,投降於劉備。黃忠隨劉備入西川,所到即克,戰功赫赫。后又率軍取漢中,定軍山親斬夏侯淵,為取漢中的第一功臣。後為蜀漢五虎上將之一,與關羽,張飛,趙雲,馬超並列,後來劉備伐吳為關羽報仇,黃忠不顧年邁,請令擔任先鋒,為吳將馬忠偷襲射中,回營后不治而亡。

「哪裡,是某衝撞在前,該道歉的是我才是,你剛才說你叫黃忠?」

黃忠本來聽說趙栩的事迹,對趙栩很是佩服,但此刻聽得趙栩相問,心下很是不喜,心想:我又不是和你一樣的將軍,也不是什麼大人物,何故如此。當下冷冷的道:「某便是黃忠黃漢升。」


此時黃忠言語已無恭敬。

劉備和趙雲等人也很是疑惑,都心道:趙栩今天為何如此失態。

趙栩在大喜之中,還尚未聽出黃忠的語氣,聽得黃忠確認,更是大喜過望,拱手說道:「某觀漢升兄你武功卓絕,為何不投軍一展身手啊!」

黃忠見到趙栩拱手做禮,言語中並無輕慢之意,尋思:我剛才莫非是理解錯了。也收起脾氣,亦回趙栩一禮。

嘆道:「某非不想啊!只是我兒現在命在旦夕,離不開身,我正到處尋訪神醫華佗,希望他能救我兒一命,唉!敢問將軍來此可曾見著神醫華佗先生啊?」

「華佗?」趙栩聽罷轉身向華佗拜道:「還請先生救一救。」

「華佗,你便是華佗!」黃忠聽得趙栩言大喜過望,下馬跪拜道:「還請先生救我二一命,黃忠定感激不盡,日後如有吩咐,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華佗急扶起黃忠,緩緩的道:「好漢請起,救死扶傷本就是老朽之職,不必多禮,好漢之子現在何處?」

「哦,就在車上,先生請。」說罷黃忠拉開車簾,只見一滿面雪白的少年躺在車上,看起來奄奄一息,顯是得重病了,但在後世也看過醫書,醫聖張仲景的傷寒雜病論趙栩也看過,所以趙栩眼光來看,這少年顯是得了傷寒吶!唉,這傷寒在後世不過是小病,在古代卻是要人命,趙栩不禁暗暗慶幸,還好自己不是出生在古代。

華佗走上看,把著那少年的脈,不一會,華佗說道:「此易事耳。」

黃忠大喜,華佗投之以葯,「服用半月可愈。」黃忠喜極而泣,拜謝華佗,說道:「先生大恩,黃某無以為報,單憑先生吩咐,黃某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好漢請起,老朽可當不起啊!你若要報恩,吾今投了劉皇叔,你何不投也。」華佗一手指劉備說道。

黃忠聽言,向劉備拜道:「某早聞劉皇叔乃當世英雄,本有意相投,只可惜吾兒重病,無緣得見,今天先生即舉薦,某豈有不從之理,忠不才,願隨將軍持鞭墜蹬,肝腦塗地。」

劉備大喜,扶起黃忠,以美言說之,黃忠大悅,眾人見得了華佗,又得了黃忠,都是十分歡喜,趙栩更是激動。歇息不一日,眾人即動身前往會盟。

……

數日間,劉備率趙栩,關羽等將並五萬精兵來,一人率兵接著。見著劉備,大喜。

「操久聞劉皇叔之名,今日得見,三生有幸。」曹操?趙栩見那人時,身高不過一米六幾,細眼長髯,其貌實在不敢恭維,難怪後世都說曹操其貌不揚,一臉奸相。趙栩知道曹操雄才大略,城府極深,趙栩心下暗想:該早點除掉曹操才是。

「哪裡,備聞曹操曹孟德隻身刺殺董卓,膽氣過人,劉備佩服的緊。」

「哈哈,皇叔過獎了,來!請!」

「請!」

不一日,眾諸侯亦陸續皆至,各自安營下寨,連續二百餘里。曹操乃宰牛殺馬,大會諸侯,商議進兵之策。太守王匡道:「今奉大義,必立盟主,眾聽約束,然後進兵。」曹操道:「袁本初四世三公,門多故吏,漢朝名相之裔,劉玄德乃漢室宗親,他們二人可為盟主。」

「劉備才德威名遠不如本初,還是讓與袁本初的好。」

「哪裡,玄德公本漢室宗親,又大破黃巾,平定青州,紹遠不如你,還是你當為好。」

劉備與袁紹再三推辭,最後劉備身後閃出一員大將,乃是趙栩,說道:「非袁本初不可。」劉備也應和道。

曹操見著趙栩,問道:「此何人也?」劉備答道:「此乃我大將趙栩也。」

曹操大驚,說道:「莫非以百人破黃巾賊的趙栩?」


「正是。」

眾諸侯本來見著趙栩接話,心下不滿,心道:我們諸侯說話,哪有你說話的份,但見劉備面上,一時不好發作。。這時聽得趙栩之名,盡皆失色,諸侯早聞趙栩百人破幾萬黃巾賊,這下收起了不滿之意,面面相覷,生怕惹了趙栩這個猛將。

眾諸侯見劉備堅決不肯當盟主,才紛紛道:「非本初不可。」,袁紹見劉備執意不肯當盟主,方才接受。

次日,築台三層,遍列五方旗幟,上建白旄黃鉞、兵符將印,請紹登壇。紹整衣佩劍,慨然而上,焚香再拜。其盟曰:

漢室不幸,皇綱失統。賊臣董卓,乘釁縱害,禍加至尊,虐流百姓。紹等懼社稷淪喪,糾合義兵,並赴國難。凡我同盟,齊心戮力,以致臣節,必無二志。有渝此盟,俾墜其命,無克遺育。皇天后土,祖宗明靈,實皆鑒之!

讀畢,歃血為盟。

眾因其辭氣慷慨,皆涕泗橫流。

歃血已罷,下壇。眾扶紹升帳而坐,兩行依爵位、年齒分列坐定。

曹操行酒數巡,言道:「今日既立盟主,各聽調遣,同扶國家,勿以強弱計較。」

袁紹道:「紹雖不才,既承公等推為盟主,有功必賞,有罪必罰。國有常刑,軍有紀律,各宜遵守,勿得違犯。」眾皆道:「惟命是聽。」

袁紹道:「吾弟袁術總督糧草,應付諸營,無使有缺。更須一人為先鋒,直抵汜水關挑戰。餘各據險要,以為接應。」

長沙太守孫堅出道:「堅願為前部。」

袁紹道:「文台勇烈,可當此任。」

孫堅遂引本部人馬,殺奔汜水關來。 卻說孫堅引兵殺至汜水關,守關將士星夜往洛陽報與董卓告急。

董卓自專大權之後,每日飲宴。李儒接得告急文書,徑來稟告卓。董卓大驚,急聚眾將商議。

溫侯呂布挺身出道:「父親勿慮。關外諸侯,呂布視之如草芥。願提虎狼之師,盡斬其首,懸於都門。」

董卓大喜:「我董卓有奉先,高枕無憂矣。」言未絕,呂布背後一人高聲出曰:「殺雞焉用牛刀?不勞溫侯親往。吾斬眾諸侯首級,如探囊取物耳!」

董卓與眾將視之,其人身長九尺,虎體狼腰,豹頭猿臂,關西人也,姓華名雄。董卓聽言大喜,加封華雄為驍騎校尉,撥馬步軍五萬,同李肅、胡軫、趙岑星夜赴關迎敵。

孫堅與華雄尚未交戰,時眾諸侯內有濟北相鮑信,尋思孫堅既為前部先鋒,怕他奪了頭功,暗撥其弟鮑忠,先將馬步軍三千,徑抄小路,直到關下搦戰。



華雄引鐵騎五百,飛下關來,大喝:「賊將休走!」鮑忠急待退,華雄早到鮑忠面前,鮑忠嚇得魂飛魄散,來不及招架,被華雄手起刀落,斬於馬下,鮑忠部下將士見主將死了,不戰自亂,華雄揮軍掩殺,生擒將校極多。當日華雄便遣人齎鮑忠首級,來相府報捷。董卓大喜,加封華雄為都督。

次日,孫堅披銀鎧,裹赤幘,橫古錠刀,騎花鬃馬,身後程普、黃蓋、韓當、祖茂四將一齊擺開。

孫堅手指關上罵道:「惡助匹夫,何不早早投降?待我打破汜水關,叫你死無葬身之地。」華雄副將胡軫大怒,引兵五千,出關迎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