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候,隨着不斷吞噬黑石之中的金精之氣,軒崽劍的靈光也越來越強。

終於,軒崽劍嗡鳴一聲飛出,來到了陳浩面前,凌空懸浮。

此刻,軒崽劍有了細微的變化。

原本就很寬的劍身,又變寬了一些,而且劍身之上,靈光流動,散發凌厲之意。

在陳浩打量的時候,軒崽劍劍身上,那一抹靈性浮現而出,化作了一個拳頭大小的胖娃娃。

這胖娃娃頭頂一撮黑毛,穿着紅肚兜,渾身圓嘟嘟,白胖胖,非常可愛。

胖娃娃站在軒崽劍上,雙手叉腰,瞪視陳浩。

“小子,我忍你很久了。”

它說話一點兒也不客氣,看起來很生氣的樣子。

陳浩一頭霧水。

我擦,怎麼滴?我還得罪你了不成?我給你開光變強,帶你來到這裏**,你還不滿意了?你是劍靈就不用講良心了嗎?

看陳浩一臉莫名其妙,胖娃娃瞪眼道:“你還裝傻?我跟你講,你才叫軒崽,你全家都叫軒崽。”

陳浩嘴角一抽。默然無語。

這是爲一個名字生氣嗎?

呵呵,叫你軒崽那是對你看重啊,對你期待很高啊,這有什麼錯嗎?總比叫你軒轅劍要好得多吧,否則讓別人知道,那待多不要臉才能坦然自若。

“我告訴你,我就叫軒轅劍,我也是首銅本體,雖然鍛造我的那個傢伙愚蠢無能,連奇珍異鐵都找不到多少,就胡亂打造,但是我本質是首銅,我就是軒轅劍,只要我吞噬足夠多的奇珍異鐵,然後你再給我開光加持,我肯定不比那個軒轅劍要差,所以,不準叫我軒崽,要叫我……軒轅二代。”胖娃娃理直氣壯的說道。

陳浩:“……”

傻逼劍靈,這名字聽起來有什麼區別嗎? 心裏腹誹,不過陳浩很明智的沒有爭論。

軒崽……不對,軒轅二代既然本就有靈,那就相當於有了神器的跟腳了,只需要強大起來,那就是安身立命的根本啊,當然不能怠慢了。

“好,以後就叫你軒轅二代。”陳浩果斷同意。

胖娃娃滿意一笑,繼續道:“行,烏精我吃夠了,以後你要幫我尋找其他的奇珍異鐵,這樣我會變得越來越強,砍人也會越來越爽。”

話落,胖娃娃的身影慢慢虛化,隨後軒轅二代就飛到了陳浩的手中。

重新握住這把銅劍,陳浩就發現,劍一下子沉重了好多,感覺不像是劍,更像是一把銅錘!

不過陳浩法力激發後,沉重感就消失了,變得輕盈起來,手腕一抖,劍身嗡鳴一聲,看起來強大不少。

陳浩鬆了一口氣。

只要沒跑就好,至於多了一個劍靈,也不錯,至少這把劍的未來更值得期待了。

正琢磨呢,突然公雞的怒聲傳來:“臥槽,這什麼鬼東西。”

聽到聲音,陳浩一驚,急忙轉身飛掠而去。

少時,陳浩就看到了黑貓和公雞,也看到了一羣密密麻麻看起來就好像蝙蝠,卻大如臉盆的一樣的烏黑怪東西正在飛舞着糾纏公雞和黑貓。

公雞毫無畏懼,翅膀扇動,動作麻利,那怪東西一旦靠近,就被公雞一翅膀扇飛。

黑貓則是飛刀盤旋護身,怪東西靠近,直接就被飛刀絞殺幾段。

可是詭異的是,被飛刀絞殺的怪東西,卻變成了幾個小型怪東西在飛,就好像一個變幾個一樣。

“快,用雷道法術!”看到陳浩過來,阿冪羅急忙開口。

陳浩眼神一動,手心中凝聚了幾顆雷球,手腕一抖,雷球飛射出去,落入那怪東西之中,猛然爆開。

剎那間,雷電縱橫,赤白光芒照亮了空間。

但是面對雷電,這羣怪東西居然毫髮無損,只是看到光芒,怪東西們就尖叫起來,然後一鬨而散。

阿冪羅繼續道:“快,我們走。”

陳浩沒有猶豫,帶着黑貓和公雞直接往前飛掠而去。

等光芒散去,那些怪東西又聚攏來,追了上來。

陳浩感知到怪東西們,當即又凝聚了一顆雷球丟出去,爆裂雷電光芒。把怪東西們驚退。

連續幾次後,陳浩沒有發現怪東西跟上來了,這才放緩腳步,看向黑貓:“阿冪羅?這什麼東西?居然雷霆都不能殺!”

阿冪羅道:“這是陰耄,是一種古怪的異常,別看它們有形體,實際上就是一道虛影,你說能殺了影子嗎?”

吸血鬼公主的血色愛戀 陳浩無語。

這異常真特麼怪。

“那有什麼能對付它們?”

“光芒,光芒之下,任何影子都無法存在,只要被光芒籠罩的久了,它們就會散去。不說這種陰耄異常,很多異常都懼怕光芒,這是天生的對立。”阿冪羅解釋說道。

陳浩若有所思。

“哎,前面有人!”這時候,公雞突然說道。

陳浩凝神看去,果然看到了人,而且還是兩個人。

兩個人是一個白髮老頭和一箇中年男子,穿着灰袍,站在一起,一動不動。

陰陽眼觀察,陳浩發現,這倆人生機全無,眼神黯淡,顯然已經死了。

警惕打量片刻,陳浩正要走過去,阿冪羅突然道:“別動。”

陳浩腳步一頓,問道:“怎麼?”

阿冪羅道:“這倆還沒死。”

陳浩嚇了一跳。

臥槽,別鬧好不好,我陰陽眼都看不到生機了,怎麼可能沒死!

不過陳浩也沒反駁。

陰陽眼雖然厲害,可是陳浩現在也明白,自己的陰陽眼有些低級了,很多黑貓公雞或者阿冪羅都能看出來的東西,自己卻啥也看不到。

看不出來,那就試一試。

陳浩目光一動,伸手掐捏手印,兩團火球快速凝聚,被陳浩一揮,飛向了兩個人。

火球落在老頭和中年男子身上,砰的擴散,但是詭異的一幕出現。

火球蔓延身體,老頭和中年男子居然沒有絲毫的燃燒,哪怕是須發都在火焰之中保持正常。

另外就是,火焰的燃燒越來越小,似乎火焰的力量被兩個人吸收了一樣。

面色一變,陳浩二話不說,對黑貓和公雞道:“我們走。”

說着,直接快步繞過了老頭和中年男子。

迷弟變boss:呆萌女的春天 就在陳浩離開不久,吱吱聲中,一片怪東西飛了過來。

它們似乎在追尋陳浩和黑貓公雞的氣息,但是在看到那老頭和中年男子後,怪東西們發出了驚慌的吱吱聲,然後轉身逃跑。

但是這時候,老頭和中年男子突然動了,原本灰暗的眼神,變成了碧綠色,然後身影呼的飛起,落在怪東西之中,雙手飛舞,抓起怪東西就塞入嘴中。

不消片刻,一大片怪東西只有一部分跑掉,其他的都被老頭和中年男子吃了下去。

吃完之後,老頭和中年男子又站到了一起,身上發出了古怪的波動。

少時,二人轉身,看向了陳浩離去的方向,碧綠色的眼睛一閃一閃,然後身體慢慢的下沉,就好像融入了地面一樣,隱沒了下去。

不知道走了多遠,陳浩回頭看看,鬆了一口氣。

“阿冪羅?剛纔那倆,不是人吧!”陳浩問道。

阿冪羅道:“不清楚,他們是人,但是他們身體內潛伏着異常,這異常我看不透。”

“看來這血墓還真是不能亂跑,阿冪羅,你不是接受了那螟蟲王的殘魂記憶嗎?就沒有血墓該怎麼走的方法?”陳浩問道。

阿冪羅道:“你也說是殘魂記憶,記憶之中只有血洞的信息,那要找到纔有用,其他的,也都是一些片面的信息,至少,剛纔的那兩個,就沒有記憶。”

陳浩皺眉。

光想着進來找,但是進來後,各種氣息錯綜複雜,龍大師的氣息早就混淆不清了,根本不知道去了哪,這要怎麼找?

正想着呢,陳浩眼神一動,轉身看去。

不遠處,一道虛影浮現了出來。

這虛影是一個惡鬼,身上煞氣濃郁,只是……它沒有頭。

無頭惡鬼直接走向陳浩這邊。

陳浩不動聲色,默默打量。

等無頭惡鬼到了近前,突然一道聲音響起:“是你們破了我的禁法。” 哎……

陳浩愣住。

這話什麼意思?什麼叫我們破了你的禁法?咋地,故意找茬啊?

陳浩正要開口,那無頭惡鬼突然衝了過來,完全不給說話的機會。

陳浩冷哼一聲,天罡步邁動,身影突兀變化,大桃木劍從一個詭奇的角度,狠狠的一劍刺向無頭惡鬼。

嗡鳴聲中,大桃木劍穿透無頭惡鬼的腰部。

但無頭惡鬼完全沒有任何的驚慌,在桃木劍刺中的時候,身影突然幻化,一分爲二。讓大桃木劍一下子刺空。

而後無頭惡鬼兩邊夾擊,抓向陳浩的脖子。

陳浩有些驚訝,不過天罡步沒有停,腳步一轉,從兩道鬼影之中錯身而過。

無頭惡鬼身影再次幻化,兩個變成了四個,兩個追擊陳浩,另外兩個卻衝向了黑貓和公雞。

公雞腦袋一揚:“臥槽,一挑三啊,能得你。”

說着公雞翅膀一抖,身影呼的飛起,一翅膀就扇了過去。

無頭惡鬼鬼影虛幻,讓公雞穿過,而後身體實化,反身抓向公雞脖子。

哎我去!

公雞嚇了一跳,這惡鬼還真是詭異的很,居然還能虛化!

“這是多重鬼身,只有一個是真的。”阿冪羅的聲音突然響起。

正在和無頭惡鬼糾纏的陳浩聞言,目光凝重的打量兩個糾纏的無頭惡鬼,手中桃木劍越發凌厲的攻擊。

果然,如同阿冪羅所言,被他桃木劍攻擊到的無頭惡鬼,完全無損,桃木劍直接從無頭惡鬼身上穿過。而另外的無頭惡鬼卻兇狠的進攻。

但是當陳浩反身攻擊時,就發現這個無頭惡鬼又變成了假的,無懼桃木劍。

這尼瑪,玩的真溜啊!

公雞也察覺了問題,然後它翅膀一扇飛起,對着下面咯咯咯的一聲鳴叫。

叫聲之中,傳遞出一種陽剛浩大的純正力量。

聲音擴散,準備追擊它的無頭惡鬼虛影瞬間泯滅。

隨後正在糾纏陳浩的兩個無頭惡鬼也被聲音覆蓋明滅,也就是說,四個都是假的。

哇嗚!

這時,黑貓低吼一聲,身影奔走,串到了十幾米外的一處黑暗,身體快速膨脹變大的黑貓,一爪狠狠的抓向黑暗中。

咻的一聲,一道虛影從黑暗中飛出,快速遠遁。

“打了就想跑!哪有這麼簡單。”公雞瞪眼,張嘴噴吐一道光圈,呼的追了上去,閃電般套在了虛影身上。

虛影一頓,跌落下來,又是一個無頭惡鬼。

落下後,無頭惡鬼扭動了一下,只是身上的陰煞之氣完全被鎖死,根本反抗不得。

而後陳浩飛掠上前,大桃木劍對準了無頭惡鬼。

“道友慢動手,我認栽。”無頭惡鬼發出了急切的求饒聲。

陳浩卻是沒有理會,直接一劍穿透無頭惡鬼的胸口,大桃木劍的辟邪法光爆發,直接把無頭惡鬼打得魂飛魄散。

奶爸大文豪 你打我不給我說話的機會,我憑什麼給你後悔的機會?

收起桃木劍,陳浩面無表情。

這時,距離陳浩百米之外的一處幽暗中,一個身影噗的噴吐一口鮮血,然後轉身就跑。

“想去那?”

wωω◆ Tтkǎ n◆ C○

一道戲虐的聲音響起,身影腳步一頓,轉身看去,就看到一隻貓蹲在那裏,目光幽幽的看着他。

“你們過分了。”身影看着黑貓,語氣憤怒。

“過分?貌似是你先找我們茬,現在打完說我們過分?”阿冪羅冷哼。

身影怒道:“要不是你們破了我的鬼巫術,我至於和你們過不去嗎?”

“鬼巫術?”阿冪羅一愣,有些莫名其妙。

“你是趙半仙?”這時,走過來的陳浩驚訝的開口。

身影轉身看向陳浩,目光陰冷嚇人。

“果然是你們,呵呵,無冤無仇,我想請問道友,爲什麼要壞我禁法?阻我大道?”身影走向前一步,瞪視陳浩。

從幽暗中走出一些,讓陳浩看清楚了他的容貌。

這是一個看起來枯瘦如柴的老者,滿頭白髮,臉型能看出骷髏的模樣,皮膚更是乾癟蒼白,看起來比鬼還像鬼。

陳浩道:“你亂殺無辜,巧取生機,彌補自身,這該不該殺。”

趙半仙冷冷道:“這麼說你是爲了匡扶正義嗎?呵呵,好一個道門弟子,自己害人可以,別人害人就不行,這正義的藉口真是千百年不變。”

陳浩皺眉道:“道門有人害你?”

趙半仙獰笑:“裝傻嗎?既然知道我,那你能不知道三十年的君山慘案,我滿門十三口被道門所害,要不是我身在外地,怨魂之中必然有我一個,這麼多年來,有誰爲我滿門討過公道?”

陳浩深深的看着趙半仙:“你確定是道門害了你滿門?”

趙半仙笑了:“和你說有用嗎?現在恩怨已經結下,如果我說了,你會放過我嗎?”

陳浩搖頭:“不會,不過我要殺你,不是因爲道門,而是因爲……王爺。”

趙半仙一愣,看着陳浩道:“你和王爺有仇?”

陳浩道:“王爺什麼存在,我怎麼敢和他有仇,但是我已經壞過王爺幾次計劃,你們不是對我發出了通緝嘛,只要遇到我,必然會斬殺。”

趙半仙愕然道:“你是陳浩,那個道門新秀!”

陳浩笑了:“你果然知道,那你說,我殺你,有沒有理?”

趙半仙沉默片刻,突然伸手把自己食指咬了下來,快速咀嚼,隨後張口一噴,一股血氣瀰漫,覆蓋四方。

陳浩面色微變,身影退後。

但是公雞卻避之不及,被氣血沾染身上,雞眼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