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候,幾個人已經到了古晨身邊一起想要制服封天恩,可惜封天恩只是緊緊抱住古晨,死活不鬆手。

噬仙寶鑒泛起淡淡的青幽光芒,封天恩好像被影響到了,但見封天恩臉色開始變得蒼白。

「黑蛇頭,黑蛇頭在他身上!」有人看見了黑蛇頭的幻影似乎想要掙脫封天恩的身體。

「這次,你死定了!」

古晨手腕處的噬仙寶鑒在古晨催動下開始湧出黑氣將封天恩全身罩住。

封天恩痛苦大叫,卻始終沒有鬆開抱著古晨的手。

雪魔女等人擔心地看著,他們不希望古晨出事,也不想封天恩出事。

噬仙寶鑒突然發出一道黑色的光圈從封天恩頭部套了下去,封天恩猛然鬆開了古晨,雙手抱頭開始就地打滾。

不多時,黑蛇頭的身影開始出現在封天恩的頭頂處,古晨喝道:「這次你休想跑掉!」

噬仙寶鑒飛向封天恩的頭部,那虛幻的黑蛇頭左右搖擺,似乎要被收了去。

「收了黑蛇頭,他、他會有危險嗎?」雪魔女自言自語道。

身邊的雪小女道:「娘,是那黑蛇頭控制了他,黑蛇頭被收走,他就會恢復正常了。」

雪魔女似乎並不太相信,只是仔細看著,再也不說話。

古晨忽然感覺到在封天恩意識中布下的雷絲電網開始被什麼東西想要撕開,仔細一查探,才知那雷絲電網內還有一絲黑蛇頭的意念。

「轟殺!」

古晨心中喝道。存在於封天恩意識中的雷絲電網忽然炸開了去,將黑蛇頭存在裡面的一絲意識給徹底剿滅。

封天恩終於開始變得比剛剛清醒了一些,但還是大喊大叫。

古晨將噬仙寶鑒催動起來,又一道光圈套向封天恩,封天恩頓時昏迷了過去。

「啊?」雪魔女忍不住叫了起來。

古晨扭頭,道:「別擔心,只有讓他昏迷過去,我們才好對黑蛇頭下手。」

這時候,黑蛇頭已經被逼得無路可走,忽然猙獰道:「小子,你若是想要殺我,我就跟這個人同歸於盡。」

古晨笑道:「恐怕你辦不到。」

言畢,古晨催發出數道雷電將地上的封天恩牢牢護住,黑蛇頭本就是虛幻的東西,最是懼怕雷電。

「啊啊啊。」

黑蛇頭在封天恩身上到處逃避,卻無處可藏。終於不得不從封天恩體內逃出,黑蛇頭知道,一旦離開封天恩,古晨就會毫無顧忌對它下殺手。

可是,再不出來的話,恐怕就會被裡面的雷電給慢慢粉碎。

「小子,我跟你拼了!」

黑蛇頭突然化作一個巨口,猛地從封天恩體內飛逸而出,就咬向古晨。

「你還沒有跟我拼的資格!」

古晨手中木劍一抖,裡面的天雷狂龍呼嘯而出,一聲龍吟過後,巨大的一條金色狂龍張牙舞爪將黑蛇頭抓住,一口吞了下去。

黑蛇頭萬萬沒想到木劍內還有天雷狂龍,天雷狂龍一吞下黑蛇頭,立即用體內雷電對其進行滅殺。

一條龍殺一條蛇,本就不費力,再加上天雷狂龍有著黑蛇頭最懼怕的雷電,因此,天雷狂龍輕而易舉就將黑蛇頭給滅殺了。

早已逃走的雨來忽然覺得心中一疼,便知道黑蛇頭最後一絲意念也被古晨滅殺了。

「古晨,我要你血債血償!」

雨來大吼一聲,心中一種氣悶。

黑蛇頭是他用來祭煉不死冥蛇最好的法器,如今黑蛇頭被古晨滅了,那些不死冥蛇想要再繼續進階就會變得非常困難。

「不行,我必須儘快找到那白衣女子和雲香瑤,不然事情就難說了。」雨來繼續朝前方而去。

一處幽靜的山洞內,白衣女子將昏迷的雲香瑤放好,催動真氣令其慢慢醒了過來。

「這、這是什麼地方?」雲香瑤幽幽醒來。

「一個安全的地方。」嚴如意道。

「多謝恩人相救,請問尊姓大名。」雲香瑤想起了被封天恩騙出來后被雨來施加了什麼法咒的事。

此刻的嚴如意依舊是嬰兒島上那個白衣女子的裝扮,所以,古晨等人才一直都沒認出來。

嚴如意道:「這些不重要,以後,你要好好待他。我還有事,我先走了。」

說完,嚴如意擔心被雲香瑤看出破綻,急匆匆就要離開。

雲香瑤看著這白衣女子,似乎在什麼地方見過,但看面容又確實十分的陌生,正詫異間,嚴如意已經走出了洞口。

洞口外邊,雨來忽然出現在遠處一條小路之上。

「他怎麼來的這麼快?」嚴如意措手不及,慌忙又鑽回了洞內。

「外邊你的仇家來了,一會我拖住他,你馬上離開。」嚴如意道。

「可是,你為什麼要救我,你到底是誰?」雲香瑤道。

「你不用管,是你朋友讓我救你的。」嚴如意道。


「你是說古晨?」雲香瑤再次追問。

「嗯,好了,沒時間了,你藏好,等我引開你的仇家,你馬上離開這裡,出去后朝南方走,大概六十多里就會找到你的朋友。」嚴如意道。

雲香瑤覺得這個女子有些奇怪,但又說不出到底什麼地方奇怪。

還沒等她想明白,嚴如意已經二次出去了。

雨來遠遠看見白衣女子在山林間一閃而過,忙大聲喊道:「姑娘,等等,是我。」

嚴如意停下,故作驚訝道:「你?你怎麼跟來了?我正要找人幫我護法,我開始煉製那個女人做我的傀儡殺手呢。」


雨來走到近前,道:「姑娘,我來為你護法。」

嚴如意道:「真的嗎?」

雨來點點頭。

嚴如意道:「那你隨我來吧。」

雨來便跟著嚴如意,一路走過一片山林,嚴如意在一處山洞前面停下,道:「我將她藏在裡面了,你在外邊守著,等我煉化了她,我們便可以好好合作一把。」

雨來有幾分的疑慮,道:「她會不會跑了?」

嚴如意知道雨來的意思,道:「你懷疑我?我的腐身大-法是看著玩的嗎?」

雨來想說什麼,想了想,又道:「我怎麼會懷疑姑娘的能力。那好,你進去吧,我在外邊守著,等你成功出來。」

嚴如意一笑:「好,只需要兩個小時就可以了。到時你會看見一個聽話的美麗傀儡出來喊你進來的。」

「好,我很期待。」雨來道。

嚴如意走進洞內之後,便在暗處觀察雨來,若是雨來離開,她就會馬上出來阻止他繼續尋找雲香瑤,以給雲香瑤爭取更多逃走的時間。

雨來倒是相信嚴如意的話,他知道雲香瑤在這個女子手上,等兩個小時也無所謂的。

雲香瑤醒來之後,意識恢復,另一邊的古晨便得到了她的消息。而同樣的,雨來也馬上覺察到了雲香瑤的氣息,但他還以為雲香瑤就在這個洞內。

「是瑤兒,她的意識很強烈,我馬上去找她。」古晨暗暗說了一聲,拋下眾人不解的目光,飛一般去了。

「哎哎,他去幹什麼了?」

「不知道啊,可能有什麼緊急的事情吧。」

……

大家議論紛紛,古晨的身影早已不見。

雲香瑤從洞內走出,他很想找到古晨,所以,就按照嚴如意交待的朝著南方而去,可她還沒有走多遠,忽然就聽見另一處有打鬥的聲音。

「你到底是什麼人?」雨來的聲音傳來。

「不用你管!」嚴如意道。

「是救我的那個恩人。」雲香瑤便走不動了。她又怎麼能夠如此安心而去,所以,她慢慢從另一側朝著打鬥的方向而去。

「哼,識相的話馬上離開,否則耽誤我抓她,我必殺了你。」雨來嘶吼起來。

… 「想要抓她,先殺了我再說。」嚴如意毫不懼怕。

「她到底是古晨的什麼朋友,為了救我竟然不惜冒死攔下雨來。」雲香瑤十分震動,停在暗處,隨時準備突襲雨來。

本來雲香瑤的修為也不低,但自從懷孕之後越來越笨拙,如今的她更是不能劇烈運動,她為了肚子中的孩子,連最厲害的寒冰冰封都不敢輕易使出了。

雲香瑤有些著急,暗暗祈禱白衣女子無事。

雨來為了儘快結束戰鬥,抓到雲香瑤,所以,毫不留情,使出了轟天雷。

他修鍊的轟天雷也是十分厲害的,引下一道道雷電那些胳膊粗細的雷電如同惡魔的爪牙抓向嚴如意。

嚴如意看得出雨來必殺她的心思,也不敢怠慢,也運起了雷電術和古晨教給的部分九天玄雷訣。

兩個人各自牽扯著道道閃電互相擊殺對方,隱藏在暗處的雲香瑤看得呆了。

「這女子的雷電功法跟古晨的差不多,是古晨教給她的,還是她教給古晨的?」雲香瑤並沒有想到這是嚴如意。 在影帝家做保姆 ,嚴如意已經被人殺死,這是古晨承認了的。

雨來對這個倒是有幾分的熟悉,喝道:「我怎麼好像在什麼地方見過這招式,你跟古晨到底什麼關係?」

雨來認得出這雷電功法,古晨也會。

「哼,古晨當然也會這功法。」 娶個山賊當夫人

雨來對古晨早就恨之入骨,道:「好,那我就先從你這裡找到破解這雷電的破綻。」

說著,雨來身形一閃,忽然變成了兩個雨來。

花開花落 ,嚴如意一時間腹背受敵,就有些慌亂起來。

「讓你知道幻影大-法和轟天雷結合后的威力!」雨來兩個身影不斷在嚴如意四周快速旋轉,隨時都準備擊殺嚴如意。


嚴如意頓感無數個雨來在四周晃動,都有些分不清哪個是真哪個是假了。

「瑤兒姐姐大概已經安全了吧。」嚴如意不知道自己還能撐多久。

隱藏在暗處的雲香瑤見嚴如意腳步慌亂,就知道她要頂不住了。剛想要出來,就聽嚴如意大喝道:「也好,早晚都是一死,不如今天就跟你一起死。」

說著話,嚴如意周身忽然湧出無數的血滴,那些血滴出現在她的臉上,手上,裸露的胳膊上,看上去一個個小血滴,鮮紅鮮紅。

「腐身大-法?」雲香瑤早就聽爹雲遮天說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