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什麼秘法?

再說,能接下五個三品靈龜師圍攻的援軍,除非硯門長老出動,否則,一般人還真不夠瞧啊!

但是,硯門會跨縣為他出頭?

跟唐叔豪一樣心緒不寧的還有被圍在後門的荊無月,他也相當鬱悶,他沒想到這幫賊人會如此膽大包天,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敢公然搶劫自己的鏢隊!

還好這次二叔帶的都是老人,他們早就感覺今天似是不比尋常,一聽到那幫人要對自己的鏢隊下手,馬上熟練地把鏢車首尾相接,按秘法擺成有名的頭尾圓防陣,可攻可守,只要有自己方的靈龜師壓陣,一時也不怕別人強攻。

江南急助站二當家荊天豹幾步上前,擋在荊無月面前,隱隱封鎖住他要攻擊的任何方位,同樣也為他擋下任何潛在敵方攻擊,暗中給了他一個快點退回陣中的眼神,隨後拱手朝對方道:

「眾位,山水有相逢,與人為善,便是與己為善,大家當給我們江南急助站一個面子,今日借條道,改日我荊天豹必當門道謝!」

殺手首領看到來人肩上靈龜也只有三品的樣子,直接笑了,五比二,完壓有沒有沒有?

他直接不耐煩地藐視道:「小子,別跟我們來虛的,實話告訴你,你這十匹馬爺我看中了,再留下兩成鏢物,爺今天心情好,可以借一條道讓你走!」

「放肆!我江南急助站行走江湖,哪方勢力不給幾分面子,你們是哪條道的,劃出名號看看?敢打我們鏢局的鏢物,我們鏢局供奉的十位五品靈龜師,定叫你們好看!」

荊無月直接從荊天豹身後跳了出來,他可不像他二叔一樣充當老好人,眼前這幫人眼神不善,分明已生賊膽,要打就打,豈能弱了江南急助站的威名。

他自從走鏢后,一直有老爹的威名罩著,很難遇到同級別不長眼的歹人練手玩,此刻眼中隱隱都是興奮啊!

刺客首領看到躍躍欲試的荊無月,直接給了一個蔑視的眼神,初生牛犢不畏虎,爺有責任幫小朋友點化一下,今天這一票勢在必得,不再跟他們廢話,直接下令道:「亘古名理,天財地寶,強者得之,兄弟們,速戰速決,好東西全部擄走!」

「哈哈,多謝大當家至理名言,兄弟們,隨我搶啊!」

刺客老三脾氣最火爆,他早看中荊無月跨下白馬,聽道老大一下令,直接手舉鬼頭刀駕著靈龜沖了過去!

一個靈龜師居然主動玩近戰,可見他對自身的蠻力和戰技,多麼有自信。

「呼呲!」

一條長鞭挾著風聲憑空迎面出現,刺客老三本能地感到危險,第一時間直直後仰,下一息,只覺一道鞭芒掃面而過,帶得臉頰火辣辣的痛。

被人突然一襲,火爆如牛的刺客老三怎能咽下這口暗虧,手中鬼頭刀驀然反轉,刀背鬼環頓時激起陣陣鬼哭之聲,天地靈氣快速彙集過來,正想放出大招劈向荊無月……

「碰!」

一箭突兀飛來,重重地射在鬼頭刀刀身之上,強大的撞擊力直接把老三握刀的虎口震出血來,刺客老三一連退了三步后,才堪堪站穩身體,沒讓鬼頭刀脫手飛走。

不好,對方人群中還隱藏有潛在高手! 正想全面衝擊的其他刺客們也頓時站住了,本能地順著剛才的軌跡望出,只見鏢師中一位精神矍鑠的青衣老者傲然拿鞭,一臉戒備地盯著他們!

至於另一個射箭之人,卻如幽靈一般,根本沒有顯露蹤跡。

此時刺客首領也明白過來,剛才人家這兩招分明是強行放箭警告,否則刺客老三絕對不會全身而退!

人家少站長行走江湖,果然不乏暗中護道之人。

「大哥,怎麼辦?」

看到對方這兩個自帶奇怪屬性的老鏢師,刺客老二不得不承認這回踢到硬碴了!

算上這兩人,對方不下有四個匹敵他們的高手,而且這種遠程攻擊的箭道高手更可怕,被他盯上絕對是非常可怕的事!

「冤家易結不易解,眾位,乘現在還沒有見血,可否給我們江南急助站一個面子放行?」荊天豹溫柔的聲音再次適時響起。

荊無月聽到二叔的這種聲音恨恨地一跺腳,對自己的二叔相當無語,每次都這樣,秀完肌肉就跟人講和。

依他性格,在絕對的上風下,把敢冒犯咱江南急助站的歹人都通通殺了才是,所謂威名,是靠鐵血殺出來的!

要知道,箭鞭二老可是能敵五品靈龜師的存在,區區五個三品靈龜師,只要自己跟二叔配合好,拖得十幾息,絕對能被箭鞭二老射個透心涼!

刺客首領看到馬車陣中射出的冷箭就知道這隻天鵝要飛走了,對方敢混跡江湖賺幫人保鏢的銀子,果然都是有所依仗的,並不是自己等人臨時起意就能拿得下來的。

自己若一意強行,怕要死傷慘重,這個買賣再做下去也不划算,聽到對方並沒有乘勢咄咄逼人,知道他們是奉行『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的原則。

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更何況人家是一隻笑面虎,惹毛了,是會要命的!

強勢逼人屈!

輕嘆一聲,刺客首領只能憋屈地拱手道:「江南急助站果然藏龍卧虎,剛才多有得罪,請!」

「飛鳥唱幽林,綠水潤青山,丹心鑒明月,明月照九洲。眾位,出門在外,和氣生財,以後有什麼托鏢的事,可到銀城照顧江南急助站。好了,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後會有期!」

荊天豹見慣這種場面,只要拳頭夠硬,誰不給面子?佔據主動權后,最後就是廣告時間,臨行前,他非常老江湖地邊走邊打廣告……

「等等!」

一直用神識關注這邊的夏鴻騰,看到劇情突變,暗道不好,要是沒這幫人牽制,對方五個三品靈龜師都壓向自己這邊,自己這百來個人還真不夠瞧。

看到他們要走,他馬上打開驛站大門現身道:「眾位,乘你們都還在,本人有一件事情要問一下你們!」

「啥事?」正待離開的荊無月有點奇怪,難道這人要臨時雇請自己這方當保鏢,護他周全?

刺客首領見到夏鴻騰現身,也同時猜到這種可能,冷冷地瞪了荊天豹一眼,潛台詞是說:你們別再多管閑事,否則,別怪大家不死不休……

夏鴻騰沒有在乎他們暗中眉來眼去,非常愣頭青地問道:「乘你們都還在,我想問一下,望海坡驛站駐守的驛丞和驛卒呢?」

「哈哈哈,你小子泥菩薩過河,都自身難保了,還有心情管閑事,俺呂老三算服了你!」

聽到夏鴻騰這麼一問,倒把刺客老三逗笑了,還以為他要玩什麼妖蛾子呢!

「告訴你也無妨,老子嫌他們礙眼,直接提前把他們給宰了扔地窖中!」

「我靠,你們這幫人果然窮凶極惡,喪盡天良,還有沒有半點人性?也不怕天打雷劈?」

雖然夏鴻騰一開始就猜到這個結果,但沒想到過程卻是這樣的,這幫人根本視人命如草菅。這般喪心病狂,不知能不能激起那群鏢客的正義之心?

「哈哈,人性有沒有俺不知道,俺只知道俺的五千兩有著落了!」

呂老三話音剛落,忽然他的鬼頭刀上鬼蜮之紋突兀地亮了起來,正在大家都沒有反應過來時,一道帶著霹靂之速的霧影快速地射向夏鴻騰。

這是呂老三的成名必殺絕技——含沙射影。

剛才原本想用這招對付人家荊無月的,沒想到被他暗中的守護人提前射警了,此時,他只好把心中的一腔怒火全都向夏鴻騰宣洩。

「歹人你敢……」荊無月沒想到這刺客如此歹毒,三品靈龜師還對凡人玩偷襲,怒吼一聲,手中圓月彎刀奮然擲了出去,期望能幫那人擋下一劫。

可惜註定快不過人家必殺偷襲術,圓月彎刀攻到時,那團影霧已經罩住夏鴻騰。

鬼蜮霧沙,逢之必殺!這種凶名,赫赫有名。

「夏大哥小心……」

正跟著出來的李廷蘭和屈露露看到這一幕,本能地發出撕心裂肺的叫聲。

「兄弟們,跟他們拼了!」

唐叔豪見到這一幕,哪再心疼獸血,直接祭起豪豬戰陣暴走式開啟遠程攻擊。

「為夏兄弟報仇,兄弟們,我們跟他們全拼了!」李廷超和屈野同時泣血地大喊,手中最強靈鷹戰硯直接祭了出來。

「為夏當家報仇,殺啊!」

其他眾人,同樣暴走,也不管戰法,直接把自己手上最強的文寶狂暴地祭了出來,狠狠地砸向敵人,頓時,靈蛇,靈狼,野豬滿地跑。

「老哥,我們要不要動手?」鏢隊中執鞭老者輕聲地問道。

「鬼蜮為狐,口含水弩,去人三百步即射,中者十人九死!哎,早知道的話,剛才就把此人射殺了,現在此人心生防備,我們做不到一擊必殺,還是隱忍為上。否則,我怕少站長會成為他絕死反擊的目標!」人群中有人輕嘆一口氣,小聲地道。

「我靠,這幫小崽子們還真富有,你呂爺爺我喜歡,多多益……」刺客呂老三正說得興起,突然,呯的一聲,一石突來,直接砸爆他的腦袋,變成無頭之屍,留下不遠處一地噁心的血紅腥白之物。

少頃,才有人冷冷地道:「謝謝你教了我一招什麼叫無恥,什麼叫偷襲之術!」 「叮咚,宿主殺死一個三品黑暗靈龜師,獲得三品無靈龜甲一個,獲得功德值300點,戰力300點,魅力30點!」

直到呂老三轟然倒地后,眾人才看到他的身後不遠處詭異地站著夏鴻騰,全無表情,一臉殺意。

「怎麼可能?」

看到呂老三倒地,刺客首領一臉打死也不相信的神情,要知道呂老三的靈力值僅次於他。別看一幅大老粗的樣子,其實每次火拚前,都是呂老三憑著一副無腦樣扮豬打頭陣。

然後憑他詭異陰毒的『含沙射影』陰招,突然幹掉對方關鍵人物,他們就乘對方陣腳大亂之際全軍壓上,殺對方一個措手不及!

這個招術百試百靈,除了今天遇到江南急助站有人用神箭之術先下手為強鎮住他們,他們才取消這種打法。

但是現在他看到什麼?

呂老三陰人後,居然被原本應該陰殺之人反陰殺了,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要是對方也是同級或者同級以上的靈龜師他們也認了,可是對方是什麼人?

是屁也不是的凡人!

什麼時候凡人也如此逆天了?

回過神來,刺客首領殺意衝天地叫囂道:「你這個渺小凡人,居然敢陰殺了我的兄弟,等著迎接我們鬼蜮殺手的怒火吧……」

「我靠,誰敢在我們南哥的地盤如此叫囂?吃了豹子膽不成!」一道身影快速地駕龜而來。

「哎喲喂,君上,君上你還在嗎?我等救駕來遲了……」另一道身影同樣疾速駕龜而來。

「敢冒犯君上者,殺無赦!」又一道身影緊跟其後。

「江南綠林七賢巡視望海坡,所有人速速蹲下接受檢查,不服者,格殺勿論!」最後一人霸氣無比,聲音特別宏大,后發制人!

五息后,眾人面前閃現出四個高大的黑衣人,眼神犀利無比,瞬間鎖定剩下的四個三品靈龜師還有荊天豹和荊無月,以及詭異的夏鴻騰。

呲!

四個四品中期的靈龜師。

眼尖的荊天豹倒吸一口氣,忙彎腰拱手道:「在下江南急助站荊天豹,見過江南七賢,我等只是路過此處而已,已經提前跟南宮老大打過招呼,還請明查!」

「幾位就是南宮老哥派來的兄弟吧?來得正好,幫我拿下這四個刺客,今天哥心情相當不好,要用這些喪心病狂的鼠輩之血親自祭刀!」

諜海王牌 夏鴻騰手提撿來的鬼頭刀沒有半點表情地道,剛才要不是自動觸發『咫尺天涯』神通,他就被那人的『含沙射影』神通給陰到了。

此時的夏鴻騰心痛無比,要知道觸發這個神通可是要三千點功德,幾乎花光了他所有的積攢。

還好『天涯咫尺』這種瞬移神通,跟『咫尺天涯』是孿生通用的,配合飛石戰硯,乘對方正大意之際,堪堪陰死對方,賺回300點功德。倒是魅力值由於特驚艷,居然飆到30點。

所以,此刻夏鴻騰的心思,是親手殺了剩下的四個人,把虧空的功德再次滿上。

有過一次使用神通的經歷,他發現自己再也離不開這種高大上的感覺了,三千功德雖然貴,但是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它就是一條命有沒有?!

另一邊,看到眼前明明站著卻又看不清身影的人出聲叫南宮老哥,四人就確定此人是君上無疑,同時暗鬆一口氣,剛才他們用殺意想鎖住此人,居然全都沒鎖住,君上果然是君上!

馬上同時拱手領命,第二個前來之人,代言道:「君上稍等,給我們三息時間,這就拿下!」說完,轉身動手道,「兄弟們,幹活!」

遠處已經祭出獸血文寶拚命的眾人看到夏鴻騰憑空出現,全都喜極而泣,李廷超怒哄一聲:「兄弟們,殺光這些刺客,為夏兄弟壓驚!」

荊無月見機,同樣沒有收回圓月彎刀,飛身沖向殺手戰群,同時大聲地道:「二叔,快下令全力圍剿這些喪盡天良之輩,替天行道啊!」

這一絕地大反功,讓戰場風雲突變,並非每一個靈龜師都能開掛越級殺人,很多時候,四品靈龜師在靈力上,基本完虐三品靈龜師,因為他們的靈力是翻倍成長的。

看到這幫人嗷嗷地反撲過來,刺客首領知道大勢已去,馬上不動聲色地開啟秘法,只要給他三息時間,就能愉快地遁走。

要是此時捉他之人祭出靈龜,用戰詩攻擊他,還真被他抓住這三息時間漏洞給溜走。

可惜他遇到的對手是黑道中身經百戰的老手,對方根本沒打算用戰詩攻擊。

因為四品靈龜師無論在靈力境界,還是真身蠻力上,血衣秀才都有絕對的把握完虐對方,他直接近戰上前,還想乘對方祭靈龜吟戰詩之際倒陰一把!

對方不戰而逃,倒省了他很多時間,手中怒血狂刀變刺為砍,毫不客氣地砍向刺客首領的大腿。

這一招迎風而變,無論時機還是力道,把握的相當好。

「啊!」

一聲慘叫過後,刺客首領直接撂倒,用時不過兩息。

「君上,血衣秀才回命,刺客首領已經擒到,恭請發落!」

另一邊,剩下三人戰法基本相同,他們完全憑蠻力打殘各自的對手,然後熟悉地提著刺客往夏鴻騰面前一扔。

「君上,奪命書生回命,刺客老二已經擒到,恭請發落!」

「君上,百戰聖手回命,刺客老三擒到,恭請發落!」

「君上,拚命狂熊回命,刺客老四擒到,恭請發落!」

無怪這幫人嘴巴這麼甜神情這麼恭敬,這陣子他們幾乎每天被南宮木拉著一起下棋對付寒江雪,對替天行道群里的動靜基本了如指掌,原本一個七品靈龜師已經讓他們驚為天人,後來不但又來了一個,還來了一個八品靈龜師。

老公是高嶺之花 要知道七品靈龜師妥妥的供奉長老級別,八品基本就是神龍見首不見影的超級大宗的宗師了,君上有如此後台,別人不知道,他們還不知道嗎?

這次夏鴻騰路過江南,他們就是鐵了心來跪舔的,求他也能拉自己進替天行道群一起玩啊!

夏鴻騰不知道他們心中這樣想,見南宮木的手下對自己恭敬有加,給足面子,不由感慨老南的兄弟都是厚道人啊! 旁邊,同樣看呆的還有見過人情世故的荊天豹,他沒想到這些兇悍的四品中期靈龜師僅僅就憑肉身蠻力,就拿下了眼前這幫看上去不好惹的刺客。

更讓他大跌眼球的是,這四個四品中期的靈龜師對那人態度之低,幾盡跪舔了,這人到底是什麼來頭?

江南何時也了這號人物?

自己要不要提前給人家送銀子拜碼頭啊?

跟眼前詭異的情景不同,遠處李廷超屈野和唐叔豪率領的文寶戰隊,一怒而起,幾乎全滅掉剩下的炮灰刺客。

躲在人群中的兩個二品靈龜師,則被殺意正嗨的荊無月順手給宰了,荊無月今天心情相當不錯,終於完成了自己替天行道大開殺戒的夢想。

看到屈野一鷹抓爆最後一個刺客,夏鴻騰才回頭看向趴在地上求饒的四個刺客,一腳踢翻刺客首領,冷冷地道:

「你們求饒求得挺順溜的嘛!

腹黑相公枕上寵 當初那些驛卒可曾向你們這番求饒過?

當初,那個驛丞可曾如此向你們求饒過?

當初更多無辜之人,可曾向你們如此求饒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