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什麼人,好強的殺氣。”

“我知道,他們是聯邦正規軍!”

嘶!

四周人羣裏,不少人傳出一些低聲議論,有人看出這羣人的來歷,話音剛落,立刻引來一大羣人倒吸冷氣。

他們一臉驚駭,看着那羣全副武裝的人員,一個個竟然是聯邦正規軍,也就是士兵?

柳塵也是驚訝,站在人羣裏沒有走出去,情況不明,他不能貿然的走出去,否則還不懂會遭遇什麼。

“聽說,這是聯邦第十集團軍,第九軍團的士兵,似乎剛剛經歷了一場血戰,損失慘重。”

有人低聲說了句,臉色有些畏懼,看着那羣人,好像很害怕一樣。

不遠處,有個中年人低聲說道:“我聽說了,第九軍團好像損失慘重,這次是前來地球徵兵的。”

“徵兵?”

這話一出,人羣一片譁然,很多人震驚,接着有些害怕的後退,大部分人都不想參軍。

因爲聯邦軍團,都是在外星球作戰,時刻面臨着死亡的危機,很可能剛上戰場就掛了。

“怪不得!”一位中年漢子恍然大悟,自言自語道:“看來是來徵兵的,之前已經帶走了很多廢墟成裏面的青年,而且都是年滿十八週歲的青年,看起來是真的來徵兵了。”

嘀嘀…

正在此時,那羣士兵裏面,爲首的一個隊長忽然一頓,舉起手腕一看,上面浮現一個小型光幕。

光幕上,竟然有一個紅點,不斷的有提示傳來,接着,那人轉身朝人羣裏面看了過來。

嘩啦!

所有人齊刷刷散開,一個個惶恐的躲開,一下子將人羣中的柳塵直接顯露了出來。

他站在那裏,顯得格外顯眼,跟四周的人羣相比,柳塵就是一位剛剛成年的青少年,剛剛年滿十八週歲。

而四周人羣,一個個都是中年人,或者一些老者,根本沒有一個青年存在,只有柳塵一個。

“柳塵,男,十八歲,聯邦合法公民,沒有任何不良記錄,符合聯邦徵兵義務條款….”

虛擬光幕上傳來一陣電子聲音,所有人鎖定了柳塵,讓他心神一緊,渾身都緊繃了。

“要慘!”柳塵心裏暗罵,忍不住泛起一抹苦澀。

他看着四周躲開的人羣,又看見對面一羣士兵虎視眈眈,直接走了上來,顯然是衝他來的。

或者說,是衝着整個地球廢墟城裏面所有年忙十八歲,三十歲以下的青少年來的。

“柳塵,這是聯邦第十集團軍,第九軍團司令員下達的徵兵條令,我接下來念的你要挺好,你可以聽,可以不聽,但不能拒絕。”

對面,那個身穿特殊戰甲的男子取出一張條令,正是徵兵令,上面有着聯邦大總統簽署印章,更有着第九集團軍司令員簽署印章。

一條一條,柳塵都沒有聽,心裏閃過一個個念頭,這是一份強制服兵役的條令。

他心裏苦笑,本來還想留在地球上,結果竟然來了這樣一出,聯邦徵兵,直接強制徵集符合條件的青年服兵役。

這叫什麼事?柳塵心裏快速思索,想跑,但不可能,一旦跑了等於逃兵,會被整個聯邦直接通緝。

而且逃不逃得掉還是個問題,別看眼前只有十幾個士兵,但每一個都是從戰場上殺出來的精銳戰士,實力強橫。

最主要的是,柳塵猜測,地球外太空上肯定有着一艘乃至幾艘戰艦停靠在那裏,自己能逃到哪裏去?

“這是一份信息表,請你填寫自己資料。”

說完,那名戰士打開了虛擬光幕,上面浮現一個信息表,讓柳塵直接填寫上面的信息。

柳塵一臉苦澀,不得不填寫了自己資料,絲毫不漏,很快就直接填寫完畢,徹底成了半個聯邦士兵。

“很好,我們第九軍團就需要你這樣的人才,未來建功立業,爲聯邦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

“走吧,跟我前去集合。”

看到柳塵填寫資料,那人滿意的點點頭,直接轉身就走,四周立刻有一羣士兵帶着柳塵直接離開了這裏。

看着他被帶走了,人羣中立刻傳來一陣陣低聲議論,很多人搖頭惋惜。

“可憐的小娃娃,被抓了壯丁,肯定是充當炮灰的。”一名中年人搖頭惋惜的說着。

身旁一位老頭頷首說道:“可不是,第九軍團這次聽說在血礦星那裏損失慘重,幾乎死絕了,這次突然徵兵,顯然是徵集炮灰的。”

“廢墟城大半青年都被強行帶走了,看來,這些年輕人多半是有去無回,可憐啊。”

“還好,我們年紀大了,不符合要求,否則一定會被徵集。”一些中年人一臉慶幸的說道。

人羣中,一位老者臉色難看,親眼看着柳塵被帶走了。

“麻煩了!”

老妖一臉凝重,看着柳塵被帶走,心裏有些擔憂,但這也沒法,他就算想阻止都不行。

第九軍團,乃至第十集團軍的事情,他無法擦手,姜家更無法插手,自然無法阻止柳塵被帶走。

最後,老妖只能將這個消息傳給了姜焱,讓她有個準備,至於柳塵他真的愛莫能助了。

“竟然是他?”

另外一邊,追蹤來的白骨夫人,立在一棟廢棄大樓上,看着柳塵被一羣士兵帶走了。

她終於明白,奪取了血嬰果的人是誰,原來是柳塵,這讓她恨得牙癢癢,差點就衝上去將柳塵抓走了。

但還好她理智的停了下來,聯邦第九軍團來地球廢墟徵兵,顯然是有準備的,一旦她劫走柳塵,肯定會被視爲破壞徵兵,立刻遭到第九軍團殘酷的血腥打擊。

“該死,他被帶走了,我的仇怎麼報?”白骨夫人目光陰沉,盯着越走越遠的柳塵。

彷彿有所感應,柳塵走着走着忽然回頭,看了過來,正好見到立在大樓頂端的白骨夫人。

“是她?”柳塵心裏一震,猛然警醒。

惡魔老公 他心裏涌出一股感應,這白骨夫人就是危機來源,讓他心神一震,暗暗警惕,同時又鬆了口氣。

“看來被強徵兵役也並非一件壞事。”

柳塵收回目光,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彷彿看到了白骨夫人咬牙切齒的模樣。

他被一羣士兵帶走了,一路上見到了一個個跟他一樣被帶來的年輕人,都是一些青年,都被抓了壯丁。 廢墟城,中央廣場,密密麻麻的聚集了上萬人,都是來自廢墟城的各個青年,男女都有。

這些人,跟柳塵一樣,都是年滿十八週歲,符合徵兵條件的青少年,被帶來了這裏。

“喂,兄弟,我住城西廢棄貧民窟,你呢?”

“我住城南的,怎麼回事,我們爲什麼被強行帶來了?”

人羣中,許多青年臉色惶恐不安,小聲的議論起來。

他們看着四周聚集來的很多人,這裏,足足有上萬人被帶過來集合,密密麻麻的,讓人心裏不安。

許多人都還不明白,自己爲何被帶來了,其實大部分人都清楚,這是聯邦強制徵兵役。

“我們被抓壯丁了!”

“聽說是第九軍團在血礦星一役損失慘重,所以從地球廢墟里面徵集新兵源。”

“那我們豈不是炮灰?”

“完了,完了!”

不少人驚恐了,感覺要完蛋,這是在徵集新兵炮灰呢,感覺這次是真的要被拉入戰場。

要知道,在聯邦其他星球上,可是天天有戰爭,甚至無時無刻死人都很正常的。

最近更是聽新聞說聯邦第九軍團損失慘重,在血礦星上面遭到了巨大損失,這纔有了前來地球廢墟徵兵的事情。

而且還是強制徵兵役,這簡直就是在抓壯丁,他們這些人,年紀都剛剛成年,或者年滿三十歲以下的青少年。

柳塵還發現,很多人甚至沒有開啓基因突變,僅僅是經過一些鍛鍊罷了,還是普通人。

這就說明了此次徵兵役,其實就是抓炮灰的,他們這些人就是第九軍團徵集起來的炮灰。

“我們這座廢墟城被徵集了上萬人啊,其他廢墟城呢?”

柳塵不遠處,有一個青年眉頭緊蹙,打量着四周人羣,估計能有上萬人被徵集來。

這些人都是同一個廢墟城的,顯然,柳塵所在的廢墟城就徵集了上萬名青少年。

那其他廢墟城,肯定也有被徵集的對象,或許,這次第九軍團想要來一次大換血了。

“你好,我叫劉坤鍵,認識下!”

旁邊一個青年走上來,微笑的伸出手,做了個自我介紹。

“你好,我叫柳塵!”柳塵點點頭,跟對方握了下手,簡單的說了下自己的名字,算是認識了。

劉坤鍵看了看四周人羣,小聲說道:“柳塵,你看看那邊,有不少美女呢,我怎麼沒發覺廢墟城竟然有不少美女。”

隨着他的目光望去,柳塵驚訝發現,還真的有不少女孩一樣被帶來集合,顯然男女都有。

不過其中一位剛剛被帶來的妙齡女子,引起了柳塵的注意,忍不住多看了兩眼,心裏有種奇怪的感覺。

“哇…好冷的美女,一座冰山呢。”劉坤鍵驚奇,看着剛剛被帶過來的一名妙齡女子。

那女子年級二十歲上下,一頭白色短髮,身材曼妙,姿容倩倩,給人一種英姿颯爽的感覺。

但她的臉上毫無表情,渾身散發着一股生人勿進的冰冷氣息,配合着一頭白色短髮,給人一種冰山美人的距離感。

就是這名白髮女子引起柳塵的注意,忍不住多看了兩眼,對方好像感到了他的目光,同樣轉頭看了過來。

兩人對視一眼,柳塵心裏只感覺一股冰冷寒氣自心底冒起,彷彿面對的是一座萬年冰山,很冷很冷。

“奇怪…”柳塵自言自語的嘀咕一聲,暗暗蹙眉,總覺得那名白髮女子給他一種熟悉的感覺,好像在哪見過。

但他確定自己沒見過那個女子,也沒放在心上,因爲這時候,廣場上來了一大批全副武裝的士兵。

“所有人,保持安靜,準備登艦!”

上百名全副武裝的士兵,靜靜的站在上萬徵集來的青少年面前,爲首的一個領隊冷冷開口。

他的話音剛落,柳塵等人就猛然發現,天空上烏雲忽然產生了劇烈的動靜,不斷地翻滾開來。

彷彿有東西正從雲層之上鑽出來,很快,一個龐然大物從雲層之上換換的降落下來。

“快看,天啊,竟然是太空戰艦?”

人羣中傳來一陣陣驚呼,很多人看到了雲層中鑽出來的龐然大物,正是一艘龐大的太空戰艦。

柳塵雙目一眯,看着緩緩穿出雲層降落下來的艦船,長達五千米的巨大艦身,給人一種強悍的視覺衝擊。

“不是戰艦,是運兵艦!”

劉坤鍵小聲的說了句,話語很肯定,顯然是認識這艘戰艦型號,是聯邦的一種特殊運兵艦。

果然,那一艘運兵艦緩緩落下,放下了巨大的吊橋,直接落在了廣場之上,掀起一股巨大煙塵,吹得很多人無法睜開眼睛。

“登艦!”

伴隨着一聲大喝,所有人心神一震,看着從運兵艦上面下來的一支支全副武裝的士兵,個個心裏冒着寒氣。

整整一千戰士,全副武裝,一個個沉默不語的看着現場聚集來的上萬青少年,下達登艦命令。

“走,趕緊登艦!”

柳塵等人站在最前方,是以,第一個走上了艦橋,直接登上了這艘龐大的運兵艦。

後面的人跟隨走上來,沒有一個敢反抗,更沒有一人逃跑,因爲大家都不是傻子。

逃跑,等於是逃兵,肯定會被當場擊斃,只有傻子和找死的人才會這麼做,否則一個個都老實的登艦。

當柳塵登上了運兵艦,臉色都忍不住變了,因爲在運兵艦裏面,已經聚集了密密麻麻的無數青少年。

沒錯,運兵艦上,早已經有了大批青少年被帶上來了,都是來自各大廢墟城的青少年,被徵集過來。

“又來一批!”

“哎,看來,我們真的是炮灰了。”

“可不是,不然聯邦不會這樣徵兵,肯定是從各大院校乃至各大星球上面徵集真正的基因進化強者,而不是徵集我們這些連基因都沒有開始突變的弱雞。”

運兵艦裏,空間很大,聚集了很多人,早已經有了很多批次的青年被徵集帶了上來。

當看到柳塵等人這一批人,一個個臉色難看,有些苦澀,甚至有些恐懼起來了。

因爲只要不是笨蛋,都能看出來,這次聯邦第九軍團強制徵兵役,是在強拉壯丁,甚至是徵集炮灰的。

要知道,真正的徵兵,是有着嚴格要求的,最低實力要求必須在基因突變的三段纔算合格。

可是現在這些被徵集來的青少年裏面,大半根本沒有開啓基因突變,完全就是一個普通人。

這樣的人徵集過來,不是做炮灰做什麼?

“咕嚕!”

劉坤鍵猛咽口水,看着茫茫的人頭,一個個聚集在運兵艦的集合區裏面,每個區域都聚集了上萬人左右。

連帶着他們這批人,整整十個集合區,也就是最少十萬人被徵集過來。

“天啊,十萬炮灰,第九軍團想幹什麼?”劉坤鍵一臉震撼的說道。

四周,很多人臉色難看,不管男女都一樣,神情陰鬱,面帶恐懼的都有,總之所有人都猜測到了不好的事情。

十萬青少年被徵集過來了,第九軍團想幹什麼,這不用言明已經很清楚,就是徵集炮灰的。

整整十萬炮灰被徵集過來,任誰都沒有好心情,但又無法反抗,導致了很多人恐懼害怕,甚至有人都暗暗嚇尿了。

“馬的廢物,這就嚇尿了?”

人羣裏,有人捏着鼻子滿臉厭惡,看向其中一人,那是一個瘦弱青年,竟然被嚇尿了。

柳塵看了眼,暗暗搖頭沒有在意,反而是悄悄打量着運兵艦裏面,其他各個聚集區的人。

他知道,這些人都是來自各大廢墟城,被第九軍團的人徵集後帶上來的,不少人已經開啓了基因突變。

甚至柳塵還看到了一些人,氣息隱晦,顯然是一個個了不得的強者,肯定遠遠超過基因突變層次。

或許,這裏隱藏着不少高手,地球廢墟城裏面,有着不少的年輕高手存在,這是很正常的。

就像是跟柳塵這一批被徵集來的人裏面,就有幾個引起了他的注意,其中一個就是冷冰冰的短髮女子。

那名白色短髮的冰冷女子,還有一個連帶邪笑的青年男子,另外一個滿臉酷酷表情的少年。

獨家頭條:遲少又被影后撩了 這三個人,氣息最爲奇怪,柳塵竟然看不出對方深淺,足以引起他的注意,至少是超越了基因突變層次的高手。

“看來,在哪都有臥虎藏龍啊。”柳塵心裏暗暗感嘆,不管在哪都有臥虎藏龍的高手。

若非這一次徵兵役,可能柳塵都還不清楚,廢墟城裏面竟然隱藏着這樣三個年輕的強者。

他從未見過,現在看到了才隱隱有所察覺,顯然,之前這些人都很少路面,或者說沒有被發覺罷了。

與此同時,運兵艦上,正有幾名強者討論着這批徵集來的兵員。

……..

“司令,這次徵集來的炮灰裏面,有不少好苗子。”

艦長室,幾個身穿軍官服的男子正在討論,他們看着監控的虛擬光幕上的一個個聚集區裏。

小丫頭快到碗裏來 那些被徵集來的青少年們,一個個人的表情都盡數落入他們眼裏,甚至他們看到了不少隱藏的好苗子。

“嗯,不錯,是有不少好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