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裝備真正的品級麼?

按照這麼說,神器應該是最高品質的裝備,而神器應該是彩色的,這優伶項鍊因爲殘損嚴重,所以只留下了一個橙色?

優伶?優伶?

剛從神器的震撼中醒悟過來,隨後陳默注意到了名字。

寵妻有毒 這名字?

瞬息之間,陳默凝神一控,從體內凝練出了優伶項鍊。

再去看優伶項鍊,殘損的外型和這優伶神器碎片何等的相似?

怪不得,怪不得優伶有神祕的力量,無論怎麼提品都不掉屬性,原來它壓根就是神器啊。

如此想着,陳默將脖子上的優伶和神器碎片優伶拼接在了一起。

左邊有了,上邊有了,唯獨右邊還缺一塊。

也就是說,優伶依然不是完整的?

陳默猜測道。

而就在這時,一個提示出現在陳默的眼中。

是否融合裝備?

是/否

提示:根據兩件裝備品級對比,裝備融合後爲金色滿屬性,同時因神威特殊屬性爲神器屬性,融合後會消失,被金色特殊屬性取代。

嗯?

陳默眼中精光一閃,仔細的盯着兩件裝備看了起來。

片刻後,陳默選擇了是。

反正因爲損毀嚴重無法佩帶,那神威屬性縱然再強也無法激發出效果,倒不如融合了之後讓優伶提品,提品成功後,那提示中的金色裝備特殊屬性肯定會出來,陳默很好奇屬於金色裝備的屬性到底是什麼屬性。

嗡!

婚內燃情:總裁老公你在上 在陳默好奇的同時,刺目的光閃爍,如同一枚細小而又璀璨到極致的小太陽,在陳默脖子間,光芒照射方圓十里,就算是皇天城池中的人這一刻都能看到驪山上方的光。

光芒消散後,陳默猛然看向拼接融合後的優伶項鍊。

【優伶】

浮生若夢,一夢千秋。能愛上他,是我這一輩子的幸福,我從不後悔,縱魂歸冥土,不復東遊!

神器破碎,呈現不規則形狀,經過玩家陳默融合拼接後成型。

品質:金色(完美)

已綁定:陳默

幸運+300

幸運+300

幸運+300

幸運+300

幸運+300

願力(短暫心想事成)

……

出現了!

陳默看着優伶項鍊的最後一條屬性,心中有些激動。

一直以來,陳默一直很好奇爲什麼優伶會擁有一種可以讓他百分百重鍛成功的特殊力量,那力量很神奇,神奇到詭異的程度,令人心頭髮毛。

而今,真相終於是出現在陳默眼前。

原來,那種力量叫願力。

因爲優伶項鍊本是神器,不但有第六屬性的願力,還有第七屬性的神威。

可因爲神器破碎,所以屬性不顯,但神器終歸是神器,縱然破碎後又經歷歲月流逝,漸漸掉落品級至很低,可隨着陳默不斷的提品優伶,優伶依然出現了微小的願力。

武人無敵 但優伶雖有願力,可太少,又不是金裝,所以就沒有顯示出來。

而今,兩塊融合後成爲金色裝備,終於,這條屬性出現了。

閉目感受,陳默一時間忍不住心跳加快。

進化成爲金裝,那願力何止增加了百倍。

呼!

陳默深吸一口氣,強行穩住自己砰砰亂跳的心臟,他開始看向最後那一卷卷軸,他已經做好了準備,無論卷軸再怎麼垃圾,今天都已經是賺大了。

先不說那上萬紅色材料和上千件紅裝能給勢力提升到什麼程度,單單就金色材料和圖紙,還有金色根骨靈,還有這優伶,已經足夠陳默再來一次大提升了。

有了願力,陳默就能鍛造金色裝備,有了金色裝備和願力,那就能提升自身的裝備到金裝。

而除此之外,再加上一個根骨靈,穩了!

陳默覺得自己過些日子就能一個人單槍匹馬的去挑戰天帝冥主了,守在他們次元之門的門口,只要敢出來,來一個殺一個,就算是天帝冥主親至,陳默也絲毫不慫。

笑話,天帝冥主?

是,你們是積攢了幾個時代的資源,一身裝備定然完美紅裝和十階強化,修行的也是絕學,各方面圓滿的比始皇帝還強,可你們身爲失敗者,有金裝麼?

沒有吧?

那老子就能吊打你們!

想到這裏,陳默不禁露出一絲古怪的笑意。

至於直接打入次元中?那還是算了,次元畢竟掌控在天帝冥主手中,他們雖然自身實力被封印,可在次元中,單單次元世界的世界之力就足夠他們秒殺一切帝境之下的人物。 “不過,仍然是有些遺憾啊,如果掉落一件神器就好了,那神威,嘖嘖……!”

陳默貪心不足蛇吞象,得了便宜之後頓時開始想不切實際的東西。

在他想來,神威這個屬性應該是神器特有的,只要是神器,第七條的神器特殊屬性應該都是神威。

畢竟,那屬性真的是太嚇人了。

只能說,神器不愧是神器。

單單一個神威就能拉開其他裝備一大截。

基礎屬性增加100%?

那就是除去最終加成的那種百分比屬性,但凡明確數字的屬性全都翻倍,然後再去疊加那些最終加成的百分比屬性。

如此一疊加,那還不是實力成倍的往上翻?

如果渾身九件裝備全是神器……

陳默一時間自己都嚇到了,不敢去想了。

伸手打開那金色的卷軸,陳默有些渾不在意,畢竟該有的都有了,對於這卷軸,陳默不敢想太多。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嘛。

可當他看到卷軸的具體信息後,整個人呆住了,然後臉色開始變幻不定起來。

《傳說:神陽鎮獄圖》

這……!

陳默一時間不知道應該說什麼纔好。

神陽鎮獄圖,圖中所畫是一顆耀眼至極的太陽鎮壓煉獄的畫面,圖畫中的神陽很模糊,煉獄也很模糊,如同小兒塗鴉,但是陳默看向那塗鴉般的圖畫時,體內的煉獄純陽勁便止不住的要往上竄,似乎想在陳默頭頂化爲一顆神陽,鎮壓陳默自身這個煉獄。

深吸一口氣,陳默知道,這是絕學煉獄純陽勁的進階篇。

可世間絕學,不都是需要在抵達瓶頸之後纔會出現提示,然後根據提示歷盡千辛萬苦九死一生才能尋找到進階篇麼?

爲什麼煉獄純陽勁的進階篇會從資料片BOSS這裏掉落?

這不是強人所難麼?

畢竟如果資料片失敗,那豈不是說修煉了煉獄純陽勁的人會直接傳承斷絕?

不對勁!

陳默思緒萬千,心中有千言萬語,卻不知該如何去說。

按理來說,絕學進階依然是絕學,只不過屬性提高了罷了。

可這煉獄純陽勁,竟然進階篇是傳說級武學,這代表了什麼?這代表了超越這個時代。

起碼這個時代中不可能有傳說級,陳默前世時經歷了數百年,從未聽說過。

他本以爲絕學就是終極。

可現在來看,明顯不是。

可若別的功法也有這種,那前世必然會有消息傳出,畢竟傳承斷了。

可前世那些修煉了絕學的,除了這煉獄純陽勁的原主人邵尊之外,根本沒幾個死掉的,而那些人既然沒死掉,傳承斷了肯定有消息傳出。

暖愛入骨:大叔心頭寶 難道真的是邵尊運氣好,這世間唯一一部後續強大無匹的功法的前篇偏偏就掉落在他的辦公室中?

陳默不信。

天地留白時,若說掉落絕學陳默信,但掉落這等級功法,陳默不信。

從階段最終BOSS手中才能掉落的功法,怎麼可能會在初期就被運氣好的人拿去?

“怎麼越來越讓人感覺,這世間的一切如同一個謎團,揭開一層又有一層?”

陳默自語。

隨後,陳默看也沒看,直接將神陽鎮獄圖收入包裹,快步下山。

“宗主!”

“宗主!”

“……”

山下,丁成空等人帶着十萬極道軍激動的看着陳默,外人不知發生了什麼,但是他們知道。

他們知道是陳默讓全球玩家都多出了一個增益效果。

他們知道是陳默讓地球區域玩家成了王族。

他們也知道是陳默殺死了屍皇,讓全球玩家可以得到抽取獎勵獲得繁衍能力。

此時看到陳默,他們眼中除了崇拜還是崇拜。

甚至有一些人忍不住將陳默當成了信仰。

山頂一戰到底有震撼沒人比他們更瞭解,他們在山下看的清清楚楚,那力量,那戰法,如神如魔。

“丁成空,鄭孤星!”

“屬下在!”

兩人同時起身站在陳默身前,等待着陳默的命令。

“帶人回去,我有些私事要辦,最多幾日即可返回豫州總部,星空宗諸事,你們自己決斷。”

“是!”

兩人點頭領命。

隨後,陳默一躍而起,身影在空中幾個停頓,隨後快速消失在衆人眼中。

“別看了,準備回去了。”

丁成空好奇的看了一眼陳默離去的方向,隨後實在想不通,乾脆執行命令。

……

半日後,陳默憑藉着極快的飛躍速度抵達豫州附近的汴州。

身影落下,陳默行走在汴州的街道上。

汴州本就是古都,末世前便罕見高樓大廈,而今更是恢復了古色古香。

一路行走,陳默感受着這座獨特的城市獨特的人文氣息,他曾是這座城市的人,亦或者說,他那養父,是汴州人。

陳默落下的位置靠近末世前的家很近,可卻未直接落在哪裏,近鄉情怯,自養父被雷劈死後,陳默已經多年未曾回來了,他不知如今那處地方還是不是過去的模樣,但陳默知道,而今末世,連高樓大廈都被拆了建成了古色古香的閣樓,過去養父的那個家,恐怕早已消失不見。

這麼想着,陳默忽然有些患得患失。

或許自己應該早點來汴州的,早點來的話,讓人將那處地方守護起來,自然不會面臨眼前這種事情。

“嘿,哥們,等等!”

忽然,身側的喊叫聲讓陳默止住了腳步,陳默轉頭看去,只見那處地方坐着幾個人,有負責賣票的,有負責把守的。

而在那幾個人後方,成羣結隊的人正排着隊伍,等待着購票。

“何事?”陳默皺眉,心情不好,聲音也顯得冷淡。

“兄弟,你這是明知故問啊,你知道這是什麼地方麼?”守衛中,一人走出,笑道:“這可是咱統治了十二省之地,豫省星空宗宗主陳默陳宗主的老家所在,後面那二層老宅就是了,這是人傑地靈之地,是偉人尚未崛起時居住之地,來這裏參觀吸收仙氣兒可都得買票的,而且還不能靠近老宅百米,只可遠觀。這都是咱們汴州基地的州長親自定下的規矩,你這票也不賣,直接就要進去,這可不行,這是對咱們陳宗主極大的不尊敬,也是對星空宗的不尊敬!”

囊中妻 陳默:“???” 我陳默回自己家,還用買票?

我陳默若是不買票,還是不尊重自己,不尊重星空宗?

陳默詫異的看着眼前的守衛,隨後眉頭一皺,說道:“你們州長是誰?讓他來見我!”

“你?你又是誰?”

守衛愣住了。

然而,就在這時,一個滿頭大汗的男人快步跑過來,一把將守衛拉到自己身後,低聲罵道:“你不想活了?知道他是誰麼?”

言罷,男人深吸一口氣,恭恭敬敬的向陳默鞠躬,說道:“屬下孫順傑,見過宗主。”

“宗主?”

“什麼?他是陳默?”

“我的天,他怎麼會來這裏?”

“沒想到啊,只是來參觀一下陳大佬的故居,結果竟然是遇見了活生生的陳大佬。”

“這次來值了!”

“……”

周圍本就有不少人在看熱鬧,此時聽聞那男人開口,頓時熱鬧了起來,他們驚奇的看着陳默,看着陳默面前的兩人,議論紛紛。

“您……您是陳宗主?”守衛臉色煞白,有些結巴的說道。

“你是如何認得我的?”陳默沒有管他,反而是看向那孫順傑,那孫順傑陳默絕對沒有見過,因爲陳默連一絲絲的熟悉感都沒有。

“宗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