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好像一個筆都拿不穩的小孩要教書法大家寫字一樣,說不出的可笑。

本來眾人還期待凌天與黎夜白的大戰,認為兩人是勢均力敵的鬥法,這時不少人看凌天的眼神,已變成了赤果果的鄙視。

這小子的狂妄實在突破了底線,讓人看著就生氣,幾乎所有人都盼著黎夜白狠狠教訓凌天。

「小子,你連這蟲子叫什麼都不知道,你以為從本宗盜取了一些蟲子,就有資格說話么?!」黎夜白哈哈大笑。

「不對就是不對,打了就知道。」凌天神色平靜搖了搖頭。

「好好好!那就請你指點黎某的控蟲之術!」 壞壞愛:小情人,吃定你! 黎夜白面色潮紅,怒向膽邊生,控蟲之術是他一輩子最大的驕傲,被人如此指摘,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

哈——!

隨著黎夜白一聲呼喝,無數淡銀色的噬靈蟲如波浪一般向兩邊分開,很快形成一個厚實的銀圈,將凌天圍在中間。

數萬銀蟲如銀雲壓城,迫得人喘不過氣來,眾人神色大變,紛紛驚退,就連親眼見過凌天手段的先天四子也一臉憂急,顯然對凌天沒有什麼信心。

眼看數萬噬靈蟲就要席捲而至,凌天手指一點,一道銀白色的電弧彈出,射向一團突前的噬靈蟲。

啪啦一聲,電弧爆開,那團噬靈蟲頓時一滯,彷彿被電麻痹了一般,緊接著又莫名恢復了動作,只見幾十隻噬靈蟲嗡嗡向凌天飛去。

開打了?眾人又驚訝又奇怪,本以為是黎夜白指使噬靈蟲飛向凌天,但又覺得有些不對勁,只有幾十隻噬靈蟲攻向凌天,其他絕大部分噬靈蟲都沒有動,黎夜白不會以為這麼一點噬靈蟲就能奈何凌天吧,這也太兒戲了。

就連玄劍門掌門屠莽也大為奇怪,心想難道黎夜白是先放出幾十隻蟲子試探一下,但這也沒什麼用處啊。

黎夜白神色大變,只有他最清楚發生了什麼。

在那團銀白色電弧爆開同時,被電弧所籠罩的噬靈蟲突然被切斷了與黎夜白的心神聯繫,竟完全失去了控制。

咀嗍——!

黎夜白情急之下,張口吐氣,釋放出一串奇怪的聲音。

當神念控制失效時,黎夜白立刻換上了音控之術。

這音控之術也是御靈宗多年研究而成的控蟲秘術,有時甚至比神念控制還要好用,而且這不是一般的音波,而是只有蟲子才能聽到的聲音,人類是沒有手段隔絕的。

黎夜白相信音波一出,一定能奪回噬靈蟲的控制權,凌天可以隔絕噬靈蟲的神識,但絕不可能隔絕這音波。

這些靈蟲自小便聽這音波長大,視黎夜白如母親一般。

果然,黎夜白怪聲一出,原本飛向凌天的噬靈蟲立刻轉向,要飛回蟲群中。

凌天神念一振,一道無形的神識束直射而出,神念又強了數倍,剛轉了半個身子的噬靈蟲又飛了回來。

這一次黎夜白也無法奪回噬靈蟲的控制權,只見幾十隻噬靈蟲化為一道銀線,偎依在凌天肩膀上,好像幼兒見到慈母一般。

怎麼可能?他怎麼做到的?

黎夜白眼球突出,臉色青得嚇人,胸膛好像被重鎚敲擊了一下。

黎夜白又連連催動多種控蟲術,但每一種控蟲術都如石沉大海,別說奪回控制權了,噬靈蟲連一絲絲反應都沒有。

他萬萬不敢相信,自己浸淫一生的控蟲之道,在凌天面前竟如薄紙一般,不堪一擊。

全場寂然!人人呆若木雞。

如果說不少人剛開始還不明白髮生了什麼,見到黎夜白那鐵青的臉色,見到凌天肩膀上親熱的噬靈蟲,傻子都知道是凌天大佔優勢了。

(本章完) ?就連熟悉凌天實力的先天四子也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先天四子看來,就算最樂觀的估計,凌天要擋下噬靈蟲群也要使出渾身解數,哪知道凌天隨手一點,輕描淡寫的就收取了一部分噬靈蟲,實在超乎想象。

「他怎麼做到的?」屠莽喃喃自語,他也知道凌天瞬間切斷了黎夜白和噬靈蟲的神識聯繫,但要做到這種程度,凌天的神識至少要是黎夜白的四五倍才行。

一般來說神識兩倍於平均水平就是極強了,自古以來從來沒有人的神識能達到這種程度,此子的手段實在讓屠莽無法理解。

就連百里冶原來高傲的臉色也變得凝重又好奇,此子的水平雖然遠遠達不到威脅他的地步,但越發讓人期待了呢。

「還沒完呢,凌天是收取了數十隻噬靈蟲,但還有幾萬隻呢!」摘星子搖了搖頭,對凌天仍然不看好。

其他三子也認同,凌天能奪取這一小團噬靈蟲的控制權,固然展示了極為強大的神識,但凌天的神識再強,也不可能同時掌握數萬隻噬靈蟲的控制權,那樣超出了人類的極限。

見成功收取了噬靈蟲,凌天也是暗暗鬆了一口氣。

黎夜白的控蟲之術確實厲害,如果不是凌天先用混沌神雷削弱了他與噬靈蟲的心神聯繫,再用手機的腦控功能直接控制了這團噬靈蟲的頭蟲,再輔以自己體悟出的一些控蟲手段,這些手段只要少了一樣,凌天也做不到在短時間內奪取這一小團噬靈蟲的控制權。

「你在控蟲術上的造詣,確實不俗,可惜……」黎夜白也顯出一宗之主的氣度,承認了凌天的實力,他絕對想不到凌天有手機腦控的手段,還以為凌天掌握了某種厲害的控蟲秘術,才能奪取他的噬靈蟲。

「如果你是別人,以你展現的控蟲天賦,我說什麼也要收你入御靈宗,可惜你是凌天,你註定要被我殺死。」黎夜白搖頭晃腦,繼續說道。

「羞不羞啊,剛剛連蟲子都被人家奪走了,還能說大話!」這時一個清脆的女聲響起,卻是台階上的君莫笑開口了,她見眾人的目光投過來,又沖黎夜白颳了刮臉,做出羞人的手勢。

先婚後愛:總裁快走開 凌天心想,君莫笑只是抱丹修為,在一群靈嬰修士中為自己說話,需要偌大的勇氣,她對自己倒好。

黎夜白自重身份,自然不會與一個女修小輩置氣,他哈哈一笑,道:「小輩懂什麼,他不過收了我三十隻蟲子,我還有三萬六千隻蟲子,蟲群一擁而上,任他手段通天,也不可能抵擋。」

黎夜白此言一出,各大宗門和黎夜白交過手的頂級修士,都想到了過去的慘痛經歷,每次黎夜白只要放出噬靈蟲群,他們要麼落荒而逃,要麼苦苦支撐。

屠莽也面色陰沉,即使是他,對上手段盡出的黎夜白,也只有六成多的贏面而已,是以山南七宗與御靈宗交戰多年,雖然把御靈宗趕到了無邊海上,卻始終無法徹底消滅御靈宗。

先天四子臉上憂色不減,正如黎夜白所說,凌天收取了三十隻噬靈蟲並不能改變大局,如果三萬隻噬靈蟲湧上,凌天神識再強,也不可能收取全部噬靈蟲的,這超出了人力的極限。

而且,凌天又用什麼擋住噬靈蟲?混沌神雷沒有這麼多,其他靈力類手段更不可能,別忘了噬靈蟲可是專門吞噬靈力的啊。

「不過三萬隻噬靈蟲而已,就算三十萬隻噬靈蟲,我照樣全部收取了。。」凌天搖了搖頭,輕描淡寫道。

人群嘩然!人人用看瘋子的目光看著凌天。

先天四子臉色大變,屠莽冷笑,百里冶嗤笑搖頭,就連對凌天最有信心的君莫笑也有些疑惑。

收取三十萬隻噬靈蟲,這在眾人看來無異於痴人說夢,別說切斷神識有多麼難了,就算是三十萬頭普通的豬,要在短時間內抓完都是做不到了,更別說需要用極為強大的神識才能懾服的噬靈蟲了。

雖然不知道凌天用了什麼方法奪取了三十萬隻噬靈蟲的控制權,但無論這方法是什麼,總要用到神識,要把這方法推廣到三十萬隻噬靈蟲上,那遠遠超出了人類的極限,就連傳說中的化神境修士,都未必能做到。

化神境修士能用其他方法對付這三十萬隻噬靈蟲,但要全部收取也是不可能做到的。

「好!好!好!我從未見過有如此狂妄之人!我倒要見識見識,你怎麼收?!」黎夜白怒極反笑,如果凌天說能滅殺這些噬靈蟲,他還信兩三分,但凌天說能收取這些噬靈蟲,那是難度十倍百倍的任務,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黎夜白狂怒之下,正要發動噬靈蟲群。

「且慢!」凌天一抬手。

「怎麼?怕了?」黎夜白心中暗喜道。

「我會怕你?」凌天嗤笑道,「我不能白白出手,要點彩頭才行。」

凌天此言一出,人群嘩然!

聽凌天的意思,他竟然要與黎夜白賭鬥,大放厥詞已是過分了,他竟然還要賭鬥,竟然還以為自己能贏,簡直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除了先天四子和君莫笑外,所有人都暗暗興奮起來,不管凌天要賭什麼,他都是輸定了,大家倒要看看,這狂妄之徒輸了之後,會是怎樣一番醜惡的嘴臉。

「什麼彩頭?」黎夜白見凌天急於出醜,也不急著動手,不緊不慢道。

「如果我收取了噬靈蟲群,我要御靈宗向我臣服,認我為主。」凌天淡淡道。

凌天此言一出,如一石激起千層浪,掀起了軒然大波,人群頓時暴發出哄堂大笑。

「他以為他是誰呢?還要御靈宗認他為主?!」一個修士笑得眼淚都出來了。

「呵呵,御靈宗是不弱於玄劍門的大宗,他區區一個散修,說出這樣的話來,簡直是不自量力!」又一個修士冷笑道。

「先前說收蟲的怪話也罷了,還要收御靈宗,我看他是得了失心瘋吧。」另一個修士嘲笑道。

眾人搖頭、驚訝、嘲諷、冷笑、嘆氣。

凌天的狂妄,簡直超出了人類的想象力,達到了無邊無際的境界。

(本章完) ?「向你臣服?」

黎夜白嘴巴張大到足以吞下一隻蛤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哈哈哈哈!好好好!如果你輸了,就要把一部分元神拘入禁神牌,做我的奴隸。」黎夜白愣了一會兒,才怒極反笑道。

聽了黎夜白的話,人群一陣騷動,這個賭注實在是太可怕了,而且黎夜白是穩勝,凌天沒有贏的可能。

就在眾人以為凌天會拒絕的時候,只聽凌天淡淡道:「行。」

所有人震驚莫名,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在眾人看來,凌天是得了失心瘋了,連這樣的條件都要答應。

「呵呵,自己裝得逼,含淚也要裝下去。」人群中一人冷笑道。

「估計連他自己都不信能贏,開頭裝錯了,索性裝到底,反正也就說幾句大話而已。」一人自作聰明道。

「我看過一會,凌天就要找個借口逃跑了,與其輸掉賭局,這樣還能保住一點面子。」又一人道。

幾乎所有人都認為凌天是沒有贏的可能,不少人猜測凌天或者另有目的。

「好,你敢用道心發誓么?」黎夜白趁熱打鐵,他自認絕對沒有輸的可能,生怕凌天反悔,趕緊要將賭鬥一事敲死了。

「有何不敢?」凌天道。

當下在眾人的注視下,凌天和黎夜白用道心發誓,一旦用道心發誓,幾乎是沒有更改可能的,因為那意味著嚴重自損修為,再無晉陞境界的可能。

以道心發誓后,事情再無任何轉圜的餘地,凌天算是徹底被套死了。

人群再次爆發出一陣嘲笑聲,許多人都等著看凌天的笑話。

「受死吧!」

發完誓后,黎夜白迫不及待的催動大股噬靈蟲,只見銀光洶湧,如海潮一般,從四面八方向凌天席捲而去。

三十萬隻噬靈蟲數量何等龐大,凌天微小的身形被完全淹沒,人們只看到一片銀雲,似乎把凌天完全吞噬了。

面對這山呼海嘯的攻勢,凌天面無表情,不慌不忙,只見他雙眼之中,緩緩射出了兩柄數尺長的短劍,發出清揚的劍吟之聲,猶如絕世神兵。

「這是什麼東西?」

「看上去不過是一件靈寶而已,他不會真的以為憑一件靈寶就能擋住蟲群吧?」

「好像是天目宗的天目神劍,原來這就是他底牌了么?」

「沒有用的,就算是絕品靈寶都沒有用的。」

冷穆,愛我吧 人群議論紛紛,在眾人看來,凌天雖然拿出來兩件品相不錯的靈寶,但在噬靈蟲群面前還是不夠看的。

在以往的戰例中,雖說一兩件靈寶了,就算是十來件而且還是中上品的靈寶,黎夜白的蟲群也足以輕鬆應付。

依靠這強大的噬靈蟲群,黎夜白真正做到了一個人圍攻一個宗門。

在凌天神念引動下,那兩柄神芒為骨,靈力為皮的天目神劍飛到了頭頂上方數丈處。

此時嗡嗡蟲鳴聲如潮席捲,最近的噬靈蟲已到了數丈外的距離,君莫笑的尖叫聲從人群中傳來。

「爆!」

凌天見噬靈蟲接近到了足夠的距離,輕嗤一聲,引爆了天目神劍。

這天目神劍是把神識練成神芒,比一般的神識類法術要強到不知道哪裡去了。

這一手神芒成劍,已接近靈嬰五重陽神期的力量了,但單單憑這一點,還不足以收取這三十萬保噬靈蟲。

轟然一聲,只見天目神劍猛然爆開,化作萬千道碎片,如雨點一般灑向噬靈蟲群。

天目神劍是神芒成劍,這裡每一道碎片都是高度凝聚的神芒,每一道碎片的威力都勝過一般靈嬰境修士全力發出的神識衝擊的十倍。

嗤啦啦!

神芒輕微的脆響聲不斷,如暴雨打在瓦片上一般密集。

因為天目神劍爆炸引發的衝擊,幾乎所有噬靈蟲都受到影響,微微一滯。

不好!

黎夜白心中大叫不妙,在凌天拿出兩柄天劍時,他也第一時間認出了那是天目宗的天目神劍,早聽說凌天擊殺了天目宗的宗主,天目神劍自然在他的手裡。

本來區區天目神劍,黎夜白也沒有放在心上。

但黎夜白萬萬想不到,凌天竟然不惜引爆一件上品靈寶。

一般的上品靈寶即使引爆,對噬靈蟲群的傷害也是微乎其微,但天目神劍絕對不是一般的靈寶,他是神芒成劍。

這意味著在神識類攻擊上,天目神劍比同階的靈寶要強得多,而且還是引爆,在神識衝擊上又強了數倍。

如果僅僅是天目神劍產生的神識衝擊,也不算什麼,黎夜白自問也擋得住。

但凌天還有詭異的手段,能切斷黎夜白與噬靈蟲的心神聯繫,至今他都沒有搞清楚其中玄機。

想到這裡,原本信心十足的黎夜白竟動搖了幾分,他神識猛提到極致,只要噬靈蟲撲到身上,任凌天有通天的手段也沒有用了,但已遲了,凌天有心算無心,豈會讓他得逞。

黎夜白也是想多了,別說三十萬隻噬靈蟲近不了身,就算近了凌天的身,也沒有用處的。

雖然凌天引爆天目神劍大大削弱了黎夜白與噬靈蟲的心神聯繫,但黎夜白感覺自己仍然控制著噬靈蟲,頓時大感放心,他自小就和這些噬靈蟲同吃同住,並使用各種秘術加強聯繫,比親生兒子更要親,絕不是能輕易奪走的。

正當黎夜白心思數變時,只見凌天舉起了一塊晶瑩如琥珀的石頭,頓時嚇得黎夜白魂飛天外。

「黎夜白,你看看這是什麼?」凌天高舉神蠱石,臉上泛著淡淡的微笑。

身為御靈宗宗主,黎夜白化成灰都能認出神蠱石,這是御靈宗三大寶物之一,本來此寶早就遺失了,不知道為什麼會落在凌天手上。

如果只有神蠱石,黎夜白也是不懼的,但偏偏此時他與噬靈蟲間的心神聯繫被削弱了,正適合神蠱石發揮最大作用。

「蟲來!」

凌天輕喝一聲,三十萬隻噬靈蟲齊齊聽他號令,如幼鳥投巢,向凌天手上的神蠱石匯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