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名老太,便是劉家的祖奶奶,遠古鳳宗的大小姐,鳳離月。

日月變換,滄海桑田,多少天驕豪傑掩埋在歲月的長河中。就連當年艷冠天下的鳳離月,也是不能抗拒時光的流逝。

「當,當。」這時敲門之聲傳來。

「進來吧。」在敲門聲未響之前,鳳離月便已經知曉了來人乃是劉堂,手中拿著的紙張,上面也是記載著關於一個叫傲爽的小子的資料。

「嘎吱。」劉堂打開房門,行了一禮,將紙張放在桌子上后,便轉身慢慢退了出去。

待劉堂離去,鳳離月右手一擺,桌面上的紙張,便如同有理智一般,慢慢地向鳳離月手中飛了過去。

雙目微眯,鳳離月開始觀看紙張上的內容:傲爽,傲家現任家主傲天豪之子,今年十六歲。四個月之前,還是一名二級武師,僅憑四個月的時間,成為中階靈師。修鍊功法不詳,於幾日青雲城年底各大家族小輩比試之時,奪魁。獲得青雲城城主靈尊境強者張城主贈與的地階高級靈技,化雲劍訣。修鍊能演化出分身的拳法,疑為聖階靈技,困龍拳。精於練體,最低成功煉化三級練體精血。此子殺氣極重,曾於青雲城外,面對低階天靈師的威壓,殺氣成形,雙眼瞳孔變為赤紅色靈焰。比試之後,怒極將李家滅門,昨日突破中階靈師,突破之時伴隨著陣陣龍吟聲。

鳳離月看到這裡,皺了皺眉。這個叫傲爽的小子,在四個月之前,可以說是極為平庸的,十五歲,二級武師,只能勉強的算作優秀。但是從這四個月以來,好像換了一個人一般,一躍成為天驕翹楚!

鳳離月今年幾千歲,什麼樣的天驕翹楚、奇人異士都見過,僅憑這些的話,恐怕還真不能如她的法眼。

「殺氣成形,瞳孔變成赤紅色靈焰,這應該是開啟瘋魔禁的癥狀。瘋魔禁,禁忌領域……」鳳離月搖了搖頭:「演化出分身的拳法,據我所知只有三本:困龍拳、破罡拳、震山拳,敘說不夠詳細沒有親眼所見,到底是哪個,真不好說。」

鳳離月說完將自己隨身佩帶的香囊拿了起來,小心翼翼的打開,一道靈魂也是自其中飄然而出。


只見這道靈魂是一名中年男子的摸樣,相貌威嚴,劍眉斜插入鬢,一雙鳳目顧盼生威。這道靈魂,赫然便是傲戰的靈魂!

「傲大哥……」鳳離月看著這道靈魂,輕聲說道。

「怎麼了,月妹?」傲戰靈魂本就是一縷殘魂,按理說極為虛弱,但是不知怎的居然現在還沒消逝在天地間,反而比當日在傲家祖境內之時相比起來有些凝實。

「你們傲家的傲爽,傲大哥可知曉?」鳳離月問道。

「你可知道我是被誰召喚而來的?」傲戰笑了笑:「我坐化於傲家祖境內,留下一縷殘魂,將我傲家遠古之事告予後人。在石門后,我布下一道靈師晉級天靈師之時的天地靈力。」

傲戰搖了搖頭:「我也沒想到,傲爽這孩子居然能以低階靈師的境界,便是能抗過這道靈力。而且他還觸及到了禁忌領域,瘋魔禁……我們傲家的龍傲戰紋,你應該也是知道,現在傲家所有人都包括在內,只有他一人戰紋覺醒!」

「瘋魔禁可是極端危險啊,遠古之時觸及瘋魔禁的人,可是都沒什麼好下場啊。」鳳離月有些擔憂的說道。

「這瘋魔禁,確實比較麻煩。但是我隱隱感覺,爽兒的體制有些特殊,應該不會那麼容易爆體而亡。」傲戰喃喃說道。

「體制比較特殊?」鳳離月自然是知道遠古傲仙宗的龍傲戰紋,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更勝他們鳳宗的火鳳戰紋:「對了,傲大哥,你可知道我們劉家出了一名金鑾火鳳體!」

「金鑾火鳳體?」饒是傲戰活了幾千年,見過無數的天驕豪傑,聽到鳳離月說起她家除了一個金鑾火鳳體,也是有些震驚:「你說的是萬年難遇的震世法體,金鑾火鳳體?配合火鳳嵐天訣,再加上火鳳戰紋,鳳宗重振當年風姿有望!」

鳳離月一聲輕笑:「不錯,而且這丫頭還看上你們傲家叫傲爽內小子了。」

「哈哈!」傲戰一聲長笑:「看上我們家傲爽了么?傲爽這孩子,也不是凡體。但是具體是什麼體制,我也說不上來。如果你們劉家的丫頭嫁給爽兒之後,二人成親之後,金鑾火鳳體和爽兒調和之後,也許會激發出爽兒身體最深處的體脈之力!」

「哎……」鳳離月皺了皺眉:「可惜這奪靈續魂**,還要十年左右的時間才能完成啊……」

「月妹。」傲戰搖了搖頭,嘆了一口氣:「你這是何必呢?我本就是天地間的一縷殘魂,就讓我隨風而去多好?」


奪靈續魂**,可以說是一種極端危險的秘技。其不光耗費靈藥數量之大,而且殘魂是不能吸收靈力和靈魂之力的,需要一個媒介,而這個媒介,便是鳳離月。奪靈續魂中的靈,必須是天地間最純正的靈力,何其狂暴駁雜?稍有不慎,就連鳳離月也會香消玉損。

「不,戰哥。」鳳離月搖了搖頭:「當年你救了我,如果沒有你,便是沒有今天的劉家,更不會有劉歌這樣的金鑾火鳳體。大恩難報,我吃這點苦,又算什麼?」

傲戰搖了搖頭,再次回到了鳳離月的香囊內,沒了生息。

傲戰當日從傲家後山離開之後,便是感覺到了鳳離月的氣息,而鳳離月,也是感覺到了他。兩人尋著對方的氣息找到了對方,時隔千年,再次見面,兩人均是異常激動。

但鳳離月卻發現此時傲戰只是一縷殘魂,隨時會消散於天地間,當即也是動用大能力,將傲戰的殘魂保護在自己的香囊內,在想囊中設置了一個小型的陣法,用來保護傲戰的殘魂。

隨後便是尋遍古籍,經過多方打聽,終於發現了這門續魂秘技,奪靈續魂**。

「哎……」鳳離月嘆了一口氣:「時間不多了啊,異妖異亂……」 青雲森林北部的密林中,一道身穿黑色衣袍的身形在叢林之中快速的竄梭,宛如一隻靈動的獵豹。

此人正是傲爽,傲爽根據地圖上的標註,知道還有四天的時間,乾習秘境便會開啟。乾習秘境,很有可能便是乾習死亡之地。對於傲天豪所說,乾習那雙如鷹如隼的雙眼,傲爽也是極為感興趣。

傲爽不知道這份地圖是不是獨本,但是顯然,許開肯定也是知道這裡的。所以傲爽也是特意換上了一身黑色的衣袍,頭頂上帶著黑色的斗笠,讓人看不清摸樣。

這一路,傲爽憑藉靈動矯健的身法,也是避過了很多靈獸的襲擊。周圍靈獸的聲音漸漸變小,四周也是變得安靜了起來,傲爽感覺這裡有些安靜的過頭了,將靈覺開啟到極致,小心翼翼地移動著。

這裡屬於青雲森林的內部了,有些二階、三階的靈獸也屬正常,但是如果能避免的,傲爽也不願意和這些靈獸發生戰鬥。

傲爽慢慢的移動著,四周粗壯的樹木將陽光遮擋住,周圍的氣氛在此時也是有些陰冷了起來……

「吼!」

一道靈獸的獸吼,突然在傲爽身邊不遠處響起!

傲爽也是大驚,沒想到這靈獸靈性已成,顯然是在等待著傲爽前來,待來到其身邊之時,才發動致命一擊!

身體條件反射般的向後一閃,傲爽身形後退十米不止,隨之感覺到了面前一股勁風襲來!落地之後,傲爽才來得及向前看去,一隻體型約莫四米長的紫色虎形靈獸,赫然出現在傲爽剛才站立的地方,兩隻前肢上的虎爪,在此時也是閃爍著金屬色的寒光!

傲爽看著面前的紫色虎形靈獸,回憶了一番,有些震驚地說道:「紫冰虎?」

紫冰虎二階巔峰靈獸,一般生長於冰山雪地之中,在青雲森林中出現,傲爽也是感覺有些不可思議。

右手一閃,盤龍匕便是出現在其手中,顯然,傲爽也是決定和紫冰虎鬥上一斗!

二階巔峰靈獸,相當於人類武者高階靈師,但是因為靈獸相對於人類來說過去殘暴兇狠,因此一般高階靈師都是不敢輕易招惹!

「吼!」

紫冰虎也是沒想到自己自認為天衣無縫的一擊居然落空,一陣深沉的怒吼聲從喉嚨之中傳來……

傲爽看著面前的大塊頭,右手反握盤龍匕,左手小指對著紫冰虎勾了勾……

紫冰虎沒想到面前的人類見到自己居然不跑,還對著自己勾了勾手指,面對這赤果果的挑釁,紫冰虎一雙後退一蹬地面,四米長的身軀也是快速地向傲爽撲去!那反射著森然光澤的虎爪,也是猛然向傲爽的頭部拍去!

傲爽有心試試紫冰虎的力量,自己成功煉化血蛟精血后,還沒有痛痛快快的戰鬥過一場,因此也是斗笠摘下,迎其而上!

就在一人一虎快要接觸到一起時,紫冰虎身軀一頓,虎尾抽向傲爽!

「我草,玩陰的?」傲爽沒想到紫冰虎如此有靈性,居然和自己玩陰的,當即將盤龍匕收入空間戒中。雙腳一踏地面,穩穩的站在那裡,雙手也是抓向虎尾!

「啪!」

雙手如鐵鉗一般準確無誤的抓住紫冰虎的尾巴,傲爽下意識的就是一拉,但是沒想到紫冰虎反應也是極快,雙爪扣住地面,穩穩的沒有挪動一絲一毫。

一人一虎出現了一絲僵持,傲爽是狠狠的拉住虎尾,而紫冰虎也是想把虎尾抽回來,好像拔河一般!

「啊!」

傲爽一聲大喝,身上黑色衣衫寸寸爆裂,露出雙臂上精美的紋身!

「給我動!」

雙臂上龍形紋身微微泛紅,傲爽猛然發力,硬生生的將紫冰虎拉了起來!拉起來之後,傲爽雙手抓住紫冰虎的虎尾轉了三圈后鬆手,最終將紫冰虎砸在一棵參天大樹之上!

「蓬!」

五個人都抱不過來的粗壯樹枝在紫冰虎一砸之下猛然斷裂,發出驚天的巨響!

傲爽趁勢欺身而上,一雙鐵拳也是猶如狂風暴雨一般瘋狂的砸在紫冰虎的虎軀之上!

「吼!」

道道紫冰虎不屈的獸吼聲傳來,傲爽沒有停下來,反而愈加賣力。傲爽知道,對敵人的心慈手軟,就是對自己的殘忍。

「吼!!」就在這時,一道強大的獸吼之聲自遠處傳來,伴隨而來的是陣陣破開叢林的聲音,顯然是有一隻強大的靈獸正在向這裡靠近。

傲爽自然是感覺到了強大靈獸的到來,這隻靈獸,恐怕已經達到三階靈獸的境界!

三階靈獸便是相當於人類武者中的天靈師,雖說傲爽現在火力全開的話,可能有機會戰而勝之,但是使用赤芒勁后,兩天之內不能使用靈力,而在青雲森林之中不能使用靈力的話,傲爽也是不能保證自己能安全的逃離……

傲爽沒有猶豫,雙手舉起紫冰虎的身軀,手臂高過頭頂,砸向靈獸襲來的方向,轉身便逃。

「吼!吼!」

一瞬間,強大的靈獸便來到剛才參天樹木折斷的地方,身軀一頓,穩穩的接住被傲爽砸來的紫冰虎,發出道道驚天獸吼!

傲爽轉身看了一眼,一隻長達十米的紫冰虎,傲然地站立在那裡,右爪也是撫摸著先前紫冰虎受傷的地方,發出陣陣獸吼之聲。看著落荒而逃的傲爽,嘴中發出一道紫色的靈刃!

傲爽當即將靈力慣於雙腳,腳下生風一般,速度再次加快!靈刃沒有射到傲爽,射在了傲爽身後的三米處,靈刃觸及之的地面處,也是開始結冰。

好懸,這隻紫冰虎,不會是剛才那隻的長輩吧?幸虧自己反應快,不然的話,今天可糟了。

這隻身軀長達十米的紫冰虎,很有可能是三階中級的靈獸,根本不是傲爽能抵抗的。

其實傲爽現在可以飛翔,完全可以飛起來躲避紫冰虎的靈刃,但是傲爽不敢。這裡是哪,這裡是青雲森林,就連靈王境強者,都不敢肆意在這裡飛翔。

「呼……呼……」傲爽順著地圖的標註逃了一個時辰之後才停下來,從新穿上一身黑色的衣衫,喘著粗氣,心有餘悸地說到:「幸虧跑得快,不然……」

傲爽身體猛然一頓,身形也是快速的隱蔽在一棵大樹后,因為傲爽聽到遠處,有談話聲傳來…… 「根據地圖的標註,快到了吧?剛才驚天的獸吼聲究竟是什麼靈獸發出的,太震撼了!」一道熟悉的聲音由遠及近,傲爽聽到這聲音之時,也是不由一笑,這不是前些日子被自己教訓的許開的聲音么?

傲爽雙耳鼓動,感覺來人有六七個之多,當即也是沒有猶豫。身形一閃,隱藏在一棵枝葉繁茂的參天古樹上。

這顆古樹不光枝葉繁茂,樹上也沒有小鳥棲息,生長在這裡的靈獸都是有著靈智,而顯然這裡是二階靈獸的地盤,一般也是不敢隨意停留在樹上。

隱藏於古樹之上,傲爽看的也更遠了,只見三個少年在四名靈師階強者的簇擁之下慢慢行進著。為首的一名少年身材有些瘦弱,但是眉宇之間透著一股睿智之色,手中拿著一份地圖,小心翼翼的打量著周圍的場景,不時還擺手讓眾人停下來。

而在其左邊的,正是身材高大,雙目狹長的英俊少年,許開;右邊的,則是一名有些放蕩不羈,穿著隨意的少年。

果然啊,傲爽雙目微眯,看著為首少年手中的地圖暗想到:這許開的地圖,果然不是獨本,幸虧自己早有防備啊。走在前面的三名少年皆是中階靈師,後面的四名手下,則全是低階靈師。

為首的少年走到傲爽剛才所站的位置時,擺了擺手示意眾人停下來。

「怎麼了?孫哥?」許開看到此時孫玉皺著眉打量著四周,出口問道。

「結合著剛才驚天獸吼,我怎麼隱約感覺這裡剛才有些靈力的波動?剛才我以為是靈獸在戰鬥,可是走到這裡之時,卻是什麼靈獸打鬥的痕迹也沒有……」孫玉謹慎地看著四周喃喃說道。

現在已是深秋,地上的落葉踩上去發出沙沙的足音。

「孫兄。」這時孫玉右邊的黃寒隨意地看著周圍說道:「是不是剛才有靈獸正巧經過才發出的聲音?這裡既沒有打鬥的痕迹,也沒有經過的腳步啊。」

傲爽心中不禁暗笑,這裡全是落葉,就是有人經過,除非體重有千斤的人,否則真留不下腳印。

孫玉這時搖了搖頭,看了看手中的地圖,手指一指剛才傲爽跑過來的方向:「時刻注意著周圍的情況,打起精神來,走這裡……」

「孫哥,這乾習秘境的地圖,不會是假的吧?」許開這時問道。

「你小點聲!你是真不怕被人發現啊?要知道生存在這裡的靈獸都是二階以上的靈獸,都有些靈智。」孫玉這時有些微怒地瞪了許開一眼說道。

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被孫玉當面呵斥,許開臉色也是有些不自然,但也是敢怒不敢言:「是,孫哥,知道了,下次不會了。」

「嗯,走吧。剛才的驚天獸吼,讓我有些心有餘悸,發現異常情況之後大家不要慌,一切聽我的。」孫玉聽到許開承認錯誤,臉色也是緩和了許多。

「是,孫哥(孫少)。」身後眾人也是齊聲說道。

孫玉是一個相當自傲的人,甚至到了自負的地步。在青雷城孫家,同輩之中更是翹楚,家族長老也是將其捧上了天。孫玉很反感別人忤逆自己的意願,即便自己的做法是錯的。

孫玉這才帶領著眾人小心翼翼,緩慢的前行著,生怕被別人發現。

而傲爽,則是跟隨在孫玉一眾人的後面,對於穿越前曾為殺手的傲爽,跟蹤這一門技巧,可以說是被傲爽練習到了爐火純青的境界。憑孫玉一眾人的靈覺,真的發現不了自己的身後一直有一道黑影,在跟隨著……

——————————————————————————————


一炷香的時間后……

傲爽看著前面的眾人,也是不禁笑了笑,孫玉帶領眾人走的方向,赫然便是傲爽剛才肉搏紫冰虎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