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鬼王一陣沒命的奔逃,小金豬也撒開四隻小豬蹄,無比拉風地衝了上去。

很快地,這些鬼王就逃到了水面,小金豬也追了上去。

一出水面,那些鬼王都跳進了一隻鬼船,很快就躲了起來。

楚凡隨即從小金豬的背上一躍而起,一下子跳上了這隻鬼船。

這些鬼王看到楚凡陰魂不散地追上來,也是嚇得要命,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楚凡竟會如此厲害,幾個鬼王聯手都打不過。

於是這些鬼王馬上招集其它的鬼船靠攏過來,想要靠鬼多制勝。

不過,楚凡現在打得興起,纔不管有多少鬼,纔不管有多少鬼船,也不管這些鬼船擺出的陣法。

楚凡跳上船後,立馬撲向一個鬼王,一下子就按住了他的鬼頭。

這個鬼王本來正調集鬼船過來,卻沒有想到鬼船還沒有到來,就被楚凡擒住了。

而楚凡可不管三七二十一,抓住了就是一頓好打,還是接連抽打耳光。

剛纔一共有四個鬼王,現在被打倒了三個,還有一個鬼王也是嚇得要死,正想逃跑,但還是被楚凡抓住了。

小金豬現在也馱着女鬼跳上了這隻鬼船,它看到楚凡暴打鬼王,也高興得哇哇亂叫,還搖起了小尾巴。

女鬼現在騎在小金豬的背上,也是一陣美好的感覺,隨即笑了笑。

女鬼的笑容還是那麼美麗,其中一個鬼王見狀,不由得嚥了一口口水,咽得直響。

不過,這個鬼王一口口水剛剛吞下,又被楚凡抓住了,又被打了好幾個耳光,打得啪啪作響。

如此一來,現在四個鬼王已經全部被打倒,全部倒在鬼船上,全部都是一陣鬼哭狼嚎,樣子看起來很慘。

楚凡看到這些鬼王如此鬼樣,隨即笑了笑,沒想到這些鬼王竟然都這麼弱。 那些鬼王都被楚凡打倒在一條鬼船上,有的打斷了腳,有的打斷了手,有的打破了頭。

尤其是一個大鼻子的鬼王被打得最稀奇,本來他的鼻子很大,還有些白。

而現在被打過後,鼻子竟變小了,不光如此,還滿臉鮮血,有些白的地方,現在也變得一片紅了。

這些鬼王現在都躺倒在同一條船上,都爬不起來,都在發出一陣陣的鬼叫,還不時傳出一陣陣鬼哭聲。

哭得最厲害的是一個小個子鬼王,這個鬼王不僅個頭小,鼻子小,眼睛小,而且還有一雙小腳,就象三寸金蓮一樣。

楚凡看到這些鬼王一個個的死鬼樣,不由得笑了笑。

而現在,那些鬼船都圍了過來,將楚凡和鬼王這條鬼船圍了個水泄不通。

楚凡見狀,不僅沒有害怕,又哈哈大笑了起來。

女鬼本來有些緊張,現在聽到楚凡的笑聲充滿了正能量,也不再害怕,小金豬更是大聲叫喚,不時搖着尾巴,騷包得很,如此表示它的存在。

那些鬼王看到楚凡的大笑,又是一陣發愣,又是一陣緊張。

是的,這些鬼王都被打怕了,每一次楚凡發出笑聲的時候就會爆打他們一頓。

而現在楚凡又笑得這麼開心,是不是他們又捱打了呢?

不過,這些鬼王都想錯了。

是的,鬼王都想彎了。

其實,楚凡這次大笑並不是要打這些鬼王,而且他看到這幾個鬼王如此不禁打,也沒有興趣動手了。

楚凡之所以大笑,那是因爲這個鬼船陣已經不攻自破。

本來這些鬼船都擺着陣呢,剛纔鬼王上來後,又調動鬼船過來圍攻楚凡,卻沒有想到鬼船這麼一動,陣法也就亂了。

現在鬼船陣既亂,楚凡想要破陣自然是輕易而舉。

隨即楚凡就騎上了小金豬,女鬼馬上抱着楚凡的腰,還是那麼溫柔。

盛世婚寵:老公送上門 隨即一股香氣撲鼻而來,楚凡立馬感到精神一振,馬上命令小金豬飛向一隻鬼船。

而小金豬現在可是無比的騷包,馬上展開翅膀,隨即飛到了一隻鬼船上。

楚凡隨即運轉靈異功法,突然大喝一聲,一掌揮出,頃刻之間就打壞了這條鬼船。

本來這些鬼船若是保持陣法的話,楚凡想要打翻這些船根本就不那麼容易,更別說打壞一隻鬼船了。

而現在,楚凡一掌下去,立馬打壞一條鬼船。

不僅如此,船上的鬼,有一個算一個,不管是大鬼,還是小鬼,不是老鬼,還是男鬼,還是女鬼都被打掉了牙齒。

楚凡打壞一條船,又命令小金豬飛向另一條鬼船,只要靠近這條船,楚凡又是揮掌擊出,頃刻之間又打翻一條鬼船,船上的鬼也被打得頭頗血流。

的確,楚凡連鬼王都打得不能動彈,這些鬼哪裏是楚凡的對手。

他們原本在大河上佈陣,本來依靠陣法阻止楚凡過河,現在陣法自已亂了,如此一來,楚凡現在騎着小金豬在大河上飛來飛去,如入無鬼之境。

這些鬼們都是發出一陣陣的驚叫聲,鬼船被打壞一條又一條。

的確,楚凡現在要過河自然是輕而易舉,但他卻並沒有馬上過河,而是繼續暴打這些鬼,而且第一條船都不放過。

小金豬更是騷包得不行,不停地搖着尾巴,不停地扇動翅膀,不停地叫幾聲。

女鬼也是微笑不語,還是那麼溫柔,還是緊緊地貼在楚凡的背上。

很快地,這些鬼船就被打壞了一半,還剩下一半,楚凡也沒有放過,又騎上小金豬飛了過去,隨即火力連開,掌風呼呼,很快又催毀了不少。

那些鬼還在鬼叫連天,還是到處躲閃,但他們的速度並沒有楚凡那麼快。

往往這些鬼剛想要躲閃,就被楚凡的掌風波及,隨即就倒下了。

小金豬更是高興得傲傲亂叫,現在它也不要楚凡O(∩_∩)O哈哈~,就非常自覺地飛到一條又一條的船上。

楚凡也是連連出手,不消片刻,這些鬼船都被楚凡打翻了。

現在河面上乾乾淨淨的,連一隻鬼船也沒有看到,連一個鬼也沒有,甚至沒有看到一隻蚊子。

楚凡還是騎在小金豬的背上,看着光溜溜的河面,平靜的清水,隨即笑了笑,接着命令小金豬飛了起來。

小金豬又叫了一聲,又搖了搖小尾巴,突然飛向對面。

很快地,楚凡就騎着小金豬飛到了河岸。

隨即一個森寒的聲音就響了起來:“第四陣已破,年輕人乾得很好。”

楚凡聽到這個聲音的情緒這麼高,不由得一愣,這個聲音雖然還是這麼寒冷,但那調調明顯高了不少,似乎很高興的樣子。

突然那個森寒的聲音又響了起來:“年輕人這次破陣非常的突出,爲此接下來將會進入五陣連環,請作好準備。”

楚凡聽到這個聲音一下子客氣了起來,不由得笑了笑,看來是他剛纔暴打水鬼王,又將鬼船都打翻了,打倒了所有的鬼,這才讓激發了五連陣。

雖然聽到五連陣有些厲害的樣子,但楚凡一點也不擔心,而且還十分的期待五連陣的到來。

的確,楚凡對於這些陣法已經掌握完全了,自從在大樹林破開第一陣後,接下來的陣法,他只要一眼就看穿了。

因此,現在一陣一陣的破,他還真的有些不耐煩,最好是來個厲害的,就象剛纔這個聲音所說的五連環大陣一樣。

因此,楚凡現在非常期待五連陣的開啓,不過,他等了好一會也沒有看到五連陣開啓。

不過,楚凡也不着急,他也知道,既是五連陣,那麼肯定會相對單一的陣法厲害許多,如此一來這些陣要組合起來的話也需要一些準備時間。

因此,楚凡還是騎在小金豬的背上,慢條斯理地看着下面一河的清水,女鬼也十分溫柔地抱着楚凡的腰,不時發出一陣笑聲,這笑聲特別好聽。

楚凡又是一陣高興,隨即開始唱起歌來。

陣外的鬼們又聽到楚凡的歌聲,馬上活躍起來了,又是一陣鼓掌的聲音,如潮水一樣。 校園絕品狂神 場外的鬼們聽到楚凡的歌聲又響起,馬上爆發出一陣陣掌聲。

的確,他們好一陣子沒有聽到楚凡的聲音傳出來了,他們都爲楚凡擔心,還以爲他出了什麼意外。

而現在,聽到楚凡的歌聲傳來,場外的鬼們當即放了心,尤其是那些女鬼更是喜出望外。

的確,這些女鬼都被楚凡的歌聲深深的折服了,還想着他出來後,再當面給她們唱一首征服呢?

至於黑白無常,他們也是高興得不行,有好一陣子沒有聽到楚凡的歌聲了。

自從楚凡進了陣法之中後,就一直看不到動靜,只看到陣中一片煙霧繚繞。

而現在楚凡放出小金豬後,不僅大破鬼船陣,而且還將鬼王都打了個半死,鬼船都打翻了,大鬼小鬼也打得哭爹喊孃的,連那個森寒的聲音也是相當的激動,陡然對楚凡客氣了起來。

如此如此,楚凡現在騎在小金豬的背上,不僅十分拉風,就是他唱的歌都傳出了陣外,被場外的鬼聽到了。

楚凡心裏高興之餘,唱了一首,又接着唱了一首,場外的鬼們也是聽得如癡如醉。

只是楚凡唱完兩首,第三首歌才唱了一個開頭,馬上就停下了。

楚凡的歌聲一停,場外的鬼們又是一陣莽逼,正聽得過癮呢!

而現在,楚凡的面前景象已經發生了變化,那條大河已經消失不見,接着又是一陣變化。

如此一來,楚凡也沒有顧得上再唱歌,心裏又是一陣激動,一陣高興。

看來五連陣馬上就要開啓了。

沒錯,五連陣的確開啓了,首先出現的是一大羣大肥豬,這些豬都是肥頭大耳朵,而且每一隻豬都有六七百斤重。

楚凡看到這麼多的大肥豬出現,不由得一陣莽逼,看來第一陣是豬陣了。

小金豬突然看到這麼多的大肥豬,眼睛一下發起亮來,隨即十分響亮地叫了幾聲,還搖了搖小尾巴,樣子看起來好騷包。

女鬼看到這麼豬也是一陣莽逼,隨即摟了摟楚凡的腰,又是一陣香氣傳來,楚凡立馬精神大振。

而這些豬出現之後,馬上排成一排排,而且還是一陣跑動,看樣子是在佈陣。

緊接着又是一聲聲牛叫,楚凡又是一陣莽逼,看來第二陣是牛陣了。

果然牛叫過後,馬上出現了一大羣牛,這些牛也是各種牛,既有黃牛,也有水牛,而且有幾隻大水牛還是五隻牛角,一些黃牛則是三隻四隻牛角。

楚凡看到這些牛後,立馬估算了一下,還是那些水牛比較厲害,不說別的,它們的牛角都要比黃牛多出一隻兩隻的。

這些牛一經出現,馬上排成一排排,隨即跑動了起來,跑得蹄聲得得作響,還掀起一陣塵土飛揚。

看得出來,這些牛也在忙着佈陣。

楚凡看到這些豬和牛忙着一團佈陣,並沒有着急,而且還笑了笑,倒是要看看這些大肥豬和大水牛能布出什麼厲害的陣法來。

不過,這纔是一個開始,豬牛相繼出現後,又傳來一陣狼的叫聲。

楚凡聽到狼叫,隨即一愣,接着又笑了笑,看來第三陣是狼陣了。

果然狼叫過後,馬上又出現了一大羣狼,這些狼看起來又高又大,都有小牛犢那麼大。

小金豬也是騷包得不行,它看到這麼的狼出現後,又搖了搖尾巴,還叫了幾聲。

不過這些狼並沒有理會小金豬,它們一出現立馬就一陣跑動,而且跑得特別快,看樣子也在忙着佈陣了。

楚凡隨即笑了笑,這下可熱鬧了,先是豬,接着是牛,現在是狼,那麼還有兩陣又是什麼陣呢?

楚凡不禁有些期待了起來。

緊接着又傳來一陣狗的叫聲,楚凡當即笑了笑,看來這個陣是狗陣了。

果然狗叫過後,又出現許多的狗,這些狗也是各種狗呀,既有哈巴狗,也有捲毛狗,還有大黑狗,還有大黃狗。

▪ тTk án▪ c○

這些狗一出現,也是不停地跑動,還不停地叫喚,看來它們也是忙着佈陣了。

楚凡又笑了笑,這的確是挺熱鬧的,現在豬有了,牛有了,狼也有了,狗又出現了,那麼第五陣又是個什麼陣呢?

楚凡又有些期待了起來。

不過這一次他等了好一會都沒有聽到動靜,既沒有看到什麼東西,也沒有聽到叫聲。

如此一來,楚凡不由得一陣莽逼,對第五陣又充滿了期待感,不知道這個陣爲何遲遲沒有出來。

又過了十多分鐘後,終於聽到了動靜,隨即傳出一陣驢的叫聲。

楚凡隨即笑了笑,看來第五陣是驢陣了。

果然驢叫過後,又出現了許多的驢,這些驢都是一隻比一隻壯實,看起來就象馬一樣。

這些驢出現後,並沒有象豬牛一樣忙亂,而是立即開始了交配。

這些驢總共有一百多隻,而且還是公母搭配,一隻公驢配一隻母驢,它們出現後,馬上開始交配了。

楚凡隨即愣了一下,這個有點出乎意料,他也是沒有想到,這些驢出現後,不但沒有佈陣,反而就地交配了起來。

小金豬也是騷包得不行,它看到驢在交配,連眼睛都看直了,不時地搖着小尾巴,不進發出一陣陣的叫聲。

楚凡隨即拍了小金豬的小腦袋一下,小金豬這才停止了叫聲,但眼睛還是望着交配的驢一眨不眨的。

女鬼看了一眼,又將楚凡摟緊了一些。

而現在,那些豬呀牛呀,狼呀狗呀都已經佈陣完畢,它們都擡起頭來向楚凡一陣吼叫,看樣子是在向楚凡示威。

楚凡又笑了笑,隨即一拍小金豬的屁股,小金豬立馬會意,馬上飛向了一大羣大肥豬中。

這些大肥豬馬上將小金豬包圍了,而且還是有節奏地跑動,很明顯是一個肥豬大陣。

楚凡早就在上面觀察得一清二楚,雖然這些大肥豬佈下的陣法還可以,但楚凡一眼就看穿了。

這個大肥豬陣,只要將最中心那隻長了三隻耳朵的大肥豬拿下,就可以破開了。

因此,楚凡隨即拍了一下小金豬的屁股,小金豬馬上飛向那隻長了三隻耳朵的大肥豬。 小金豬也是騷包得不行,它一接到起飛的命令,馬上飛了起來,而且直衝那頭有着三隻耳朵的大肥豬。

小金豬的速度很快,眨眼之間就飛到了那裏,隨即怪叫了幾聲,又搖了搖尾巴。

楚凡對小金豬現在進化之後還是相當滿意的,不僅功力比原來要高,而且還十分的聽話。

於是,楚凡隨即拍了拍小金豬的小腦袋,以示讚許,小金豬隨即高興得連搖尾巴。

而現在,那頭三耳朵的大肥豬看到楚凡直衝它而來,當即緊張得大聲叫喚了起來。

那些豬聽到三耳朵豬的叫聲,馬上圍攏來保護。

楚凡見狀,不由得點了點頭,看來他剛纔的觀察並沒有錯,這隻三耳豬就是陣心,那些豬都是圍繞着這隻三耳朵豬佈陣的。

於是,楚凡馬上從小金豬的身上跳了下去,直接飛到三耳朵豬的上面,隨即一掌就拍了下去。

這一掌楚凡用了五成功力,隨即聽到一陣掌風呼呼直響,一下子擊打在三耳朵豬的豬頭上。

三耳朵豬疼得大叫幾聲,接連後退,楚凡又連出幾掌,每一掌都招呼到三耳朵豬的頭上。

只是這次並沒有打中,那些圍攏來的豬都奮不顧身地擋住了楚凡的攻擊,三耳朵豬也趁機躲了起來。

楚凡見狀,不由得笑了笑,沒想到這個肥豬陣還有幾下子,不過,楚凡並沒有罷休,隨即跳了下去,拳轟向一隻大肥豬,立馬打死了。

的確,以楚凡現在的功力一拳打死四五百斤的大肥豬絲毫不費力氣。

只是這些大肥豬都是打不死的,雖然一下被打死了,過不了幾分鐘又滿血復活。

不過,楚凡也沒有在意,他的目的是爲了破陣,並不是要打死這好處費大肥豬。

這些大肥豬死不死的並沒有多大的關係。

楚凡打死一頭大肥豬後,又接連出手,又打死了好幾只大肥豬。

而這個肥豬陣的肥豬確實不少,足有兩三百頭,楚凡打死一隻,又馬上來了一隻。

因此,楚凡只有不斷地出手,在接連出擊的情況下,立馬打倒一大片,頃刻之間就打死了幾十只。

而那些沒死的大肥豬很快又衝了上來,都是一些不怕死的豬。

楚凡還是接連出手,一刻也沒有停下來,因爲他知道如果不能在這些大肥豬死而復活之前抓住那隻三耳朵豬的話,陣法就破不了。

因此,楚凡接連出手,打死一隻又一隻,幾分鐘過後,那些肥豬都基本上打死了,只有三隻肥豬護在三耳朵豬的周圍。

這三隻肥豬成品字型圍在三耳朵豬的身邊,幾乎不留任何死角,看來這三隻豬有些道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