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葛爾丹策零身先士卒,一馬當先的衝鋒出去。

其後,被“回家”二字刺激的滿頭熱血的蒙古勇士,嗷嗷怪叫的跟着葛爾丹策零衝了出去。

“殺!”

隨着參將鄭德持戟一揮,一時間,無數利箭強弩破空聲不絕於耳。

老秦最強大的,除了重甲鐵騎外,便是弩陣。

一時間,(www.uuashuom)對面蒙古騎兵如同下鍋餃子一般,紛紛從馬上摔落。

不過,敵人畢竟太多,射死一大批後,還有更多。

弓弩手已經來不及裝第二弩,距離還是被拉近了。

但是,已經足夠了。

鄭德再次一聲怒吼:“殺!”

數千大秦鐵騎,端持着秦戟,迎面衝鋒而去。

秦風帶着寧澤辰、曹雄和趙虎三人便佈置在第一道防線處。

聽得鄭德的命令後,幾人躍馬而出,在各自家將的護持下,拼死向前,揮戟廝殺!

殺!

……

(未完待續。)啓用新網址<!–flag0bqtw–> 以五千兵馬,敢攔蒙古一萬精騎大軍,其中還包括五千最精銳的宮帳軍,這大概是鄭德此生做過最驚險的事了。

若是葛爾丹策零狠下心來,拼死一戰。

吃掉秦軍的這五千兵馬,對他來說並非難事。

所幸,葛爾丹策零不敢。

因爲他擔心,一旦耽擱時間,背後魔鬼一樣的重甲軍團就會再次攀咬上來。

而他卻再也沒有一萬宮帳軍做炮灰……

所以,這最後的一萬蒙古大軍,只是在用力突破!

戰場慘烈非常,鄭德率領四千騎兵拼死阻攔蒙古大軍,盡力殺敵。

而蒙古大軍卻拼死突破。

一邊拼死殺敵,一邊破釜沉舟,士氣相當。

因此雙方傷亡都不小,傷亡幾乎持平。

在各自損失了千餘人後,蒙古大軍終究突破了第一道攔截防線。

然而,先前那一千弓弩手,卻已經再次裝填完畢。

埋伏在兩側,待蒙古大軍往前衝鋒時,又掀起一片弩箭之雨。

衝在最前面的蒙古騎兵紛紛中箭落馬,縱然當時不死,也被隨後的騎兵給踩成了肉泥。

葛爾丹策零見狀目眥欲裂,

咬碎牙齒!

一響貪歡:誤惹首富大人 因爲衝在最前面的,都是最精銳的宮帳軍。

原本就只有五千宮帳軍了,經過一場阻擊戰,又捱了這一頓好箭,如今大概只有三千了。

不過,能突破就好……

“萬勝!”

“萬勝!”

“萬勝!”

聽着背後秦軍發出的歡呼聲,葛爾丹策零恨欲狂,若不是這個時機,就這區區五千兵馬,縱然有弩陣相護,他的五千最精銳的宮帳軍也足以滅乾淨他們。

可恨,時不利兮!

“咦?趙虎,你還真抓了個活的?不是說不留活口嗎?”

滿身血跡的曹雄見憨頭憨腦的趙虎手裏擒拿着一個衣着華貴的蒙古年輕男子,開口問道。

趙虎聞言。嘿嘿一笑,一隻血糊糊的手抓了抓後腦勺,道:“三爺說,讓我活捉一個蒙古小王子……”

曹雄聞言先是“噗嗤”一聲笑出來。可眼睛在那個蒙古韃子身上晃了兩圈,又有些笑不出來了,因爲這個蒙古韃子身上的衣着着實華貴非常。

精美的狐裘,鑲滿寶石的項圈、腰帶,連他孃的靴子上都嵌有兩顆碩大的紅寶石。

此人若不是蒙古貴族。着實說不過去……

曹雄心中又羨又嫉,一腳踹在那蒙古韃子身上,喝道:“喂,騷韃子,你是蒙古王子嗎?”

趙虎連忙道:“雄哥兒,你忘了,他聽不懂秦語的……”

曹雄聞言,面色頓時尷尬起來,有些惱羞成怒。

看着滿臉恐慌“嘰裏咕嚕”說着鬼話求饒的蒙古韃子,還想再踹。

卻被人喝住了。

曹雄聞言回頭望去。見竟是蒙着眼的賈環,在烏遠的短刀引路下走了過來。

“喲!三爺,您來了。您瞧瞧,虎哥兒真的生擒了個蒙古貴族呢!”

曹雄性子比較浮,賠笑道。

賈環聞言淡淡一笑,道:“我知道,他還是一個故人……”

“什麼?”

曹雄聞言大驚,趙虎也詫異的看着賈環,摸不着頭腦。

賈環上前兩步,忽然開口。竟是一口流利的蒙語:“博日格德,你可還認識我……”

那蒙古韃子本來被曹雄唬的垂頭喪膽,雖然聽到賈環聲音時,覺得有些耳熟。卻沒有多想。

孰料,此人竟還會說蒙語,還知道他的名字。

待他擡起頭看向賈環時,頓時滿臉驚駭:“是……三個?”

賈環呵呵一笑,點點頭,道:“是我。博日格德,看起來,你的運氣不大好。”

博日格德,正是當初葛爾丹策零大帳內,右帳賢王的世子,也算是一個小王子了。

他與左帳賢王的世子哈日查蓋與鄂蘭巴雅爾一同長大,都喜歡鄂蘭巴雅爾。

當初因爲賈環敢在鄂蘭巴雅爾面前“大展雄風”,還痛打了賈環一通。

卻不想,居然會在這裏見面。

博日格德結結巴巴道:“三個,你……你你……你怎麼會在這?”

賈環搖搖頭,不再和他多言,對趙虎笑道:“你運氣不錯,他是準葛爾汗國右帳賢王的世子,確實是一個小王子。”

趙虎聞言,大喜過望,一張圓臉激動的通紅,嘿嘿傻笑。

賈環呵呵一笑,道:“安排人壓下去看好,我們再往前追去。”

“諾!”

“三個……”

“三個……”

……

葛爾丹策零幾乎都要抓狂了。

因爲狂奔五十里後,前方居然又出現了一道兵馬攔截。

到了這個時候,還能再說什麼?

他連鼓勁的力氣都省下,只是揮舞着彎刀,“嗷嗷”鬼叫着往前衝。

這一陣,是以陳山虎爲首,他手下本有三千烈卒,又補齊了兩千,共五千兵馬。

牛奔、溫博、諸葛道等人則在這一道攔着。

同樣的手法,先是一陣秦弩箭雨的攢射,又是一陣拼死廝殺!

待拼死衝過這一陣後,葛爾丹策零麾下的宮帳軍已經不足兩千之數了。

而他身旁的蒙古貴人又少了一些,身旁的親衛亦不足兩千。

帶着這一羣殘兵,葛爾丹策零反而沒了自哀的心情,他對身邊之人笑道:“秦人有句話,叫哀兵必勝。

到了這個地步,大軍剩餘的,全是最精銳,也最強悍的勇士了。

你們每個人,都有擒狼縛虎的本事!

本王相信,這世上沒有人能阻擋了我們。

我們一定能重回草原,重回龍城。

只要回去,勝利就是我們的。

三十年前,準葛爾汗國幾乎亡國。

但是,蒼狼白鹿的後代,終究還是挺了過來。

這一次,我們再次中了奸計,吃了大虧。

但。只要我們回去,最多十年,我們就會再殺回來!

今日的屈辱,今日的傷亡。要用十倍秦人的腦袋去換!

諸位,這是長生天對他的子民的考驗!

本王相信,我們一定能通過考驗!

衝!

衝!

衝回哈密衛大營,換了戰馬,吃了酒肉。咱們,回家!”

“回家!”

“回家!”

……

可惜,精神的鼓舞,在現實的困境前,終究還是顯得單薄了些。

又過五十里後,看着前面黑壓壓的一片大軍,以葛爾丹策零堅毅的心性,都難免心生絕望。

那不再是五千人,而是一萬……兩萬……足足三萬大軍!

爲首的,乃是嘉峪關參將。王鞏。

其實王鞏也沒有想到,居然還會有數千人馬能夠逃到這裏……

他是猜拳輸給了鄭德,纔不得不壓後。

可是此刻,看着對面的葛爾丹策零,王鞏激動的面色通紅。

這曠世大功,居然是他的了!

“黃沙!”

“威武!”

“黃沙!”

“威武!”

三萬雄兵齊聲呼喝,聲勢震天!

在王鞏身後,跟着的,則是方靜,李武和寧澤辰二人。

此刻。方靜雙手中拿着的,是不知從何處尋來的兩把生鐵大錘。

趁着她瘦小的身形,顯得極爲不協調,但也更具衝擊力。

她側着臉看着李武。輕聲道:“武哥哥,一會兒,你跟緊在我身後,好嗎?”

李武聞言,卻沒有開口,面色木然。呆呆的騎在馬上。

方靜見狀,面色一黯,不過,隨之她眼中又閃過一抹毅然……

“準葛爾的勇士們,這是最後一陣了。

穿破他們,我們就可以回家!

勇士們,再多的羊羔,也攔不住蒼狼的突擊。

再多的雀鳥,也只是雄鷹的口食。

長生天的子民,縱然戰死,也要死在衝鋒的路上!

舉起你們的彎刀,張開你們的弓箭,隨我殺!隨我殺!!隨我殺!!!”

最後一次,葛爾丹策零率領麾下最後的精騎,向對面發起了決死衝鋒!

因爲最初時大軍要趕路,所以攜帶的沉重的強弩有限,又沒有料到葛爾丹策零部能突破至此。

所以僅有的兩千具強弩都留在了前面。

因此,此刻王鞏所部竟沒有一架秦弩壓陣。

不過這並不要緊,因爲他還有三萬大軍!

“兄弟們,建功立業,就在此時!生擒葛爾丹策零,當封萬戶侯!殺!”

“殺!”

三萬老秦戰卒,同時爆發出一聲殺聲,而後,洪水一般的涌向了對面。

葛爾丹策零並不是那麼好殺的。

他身份尊貴,身旁雖然沒有武宗,但卻足足有數位七品以上的大高手護衛着。

雖然之前爲了保護葛爾丹策零免受秦弩攢射,戰死了兩位,卻依舊還有三人。

這三人護衛着葛爾丹策零,拼死往前衝殺。

又有數千拋卻生死,瘋狂作戰的宮帳軍側援,一時間,竟然無人能擋其鋒芒,被他們不停的往前突破!

王鞏見狀,面色大變,連連調兵遣將,卻依舊無法阻攔。

縱然知道,他們必不能持久,可眼看着他們不停的往前突進,還是讓王鞏無法接受。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方靜和寧澤辰突然爆發了!

兩人一北一南,分別從兩側插入準葛爾部大軍。

寧澤辰的武器是一對鐵戟,雖然沒有秦戟長,但卻更加鋒利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