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萬城爭霸賽的全球賽,華夏玩家,也許會登頂!

林牧心中頗為期待。

……

在林牧帶著降兵去南面挖礦時,一線天峽谷中,如計劃中那般熱鬧異常。

「轟隆隆!!」

震天的轟擊地面聲音回蕩在峽谷內。

從峽谷不遠處的草叢內,只見上千名穿戴著全黑之甲,騎坐著體型龐大的黑色巨狼騎士,口中怒嘯,奔襲而來。

一股股洶湧磅礴的氣息從陣型中蔓延開來,彷彿能卷席一切。

「開封城的將士們,給我殺!」一臉堅毅的趙七胤此時坐在一匹更為巨大顯眼的黑狼上,充當先鋒,統御將士殺敵。

這匹黑巨狼,不是黑狼皇,只是一匹高級一點的黑狼而已。他現在還沒有資格得到【王獸】級的坐騎。至於黑狼一族的皇,暫時更不可能。

這些黑甲之士,都是開封城的特殊兵種【黑狼鐵騎】。他們可是開封鎮的核心軍團,是他花費斥巨資打造的特種軍團。

加上為了收服黑狼一族的代價,他已經記不清究竟花費多少資源在其上了。

這些氣勢磅礴的以狼獸為騎的鐵騎,沒有讓他失望,在攻城掠寨的小型戰役中,已立下赫赫戰功,標彰於開封鎮上!

如今,面對同樣精銳的藍都軍團,偷襲,並且是以多打少,1000對500,應該沒問題。

黑狼鐵騎的對手,是藍都軍團的五支小隊。

在經過四次派出一隊探索小隊都沒有回應后,要塞鎮守之將下狠心,派出了三名黃階武將,率領五支小隊,準備把這處可能出產七品特殊礦脈【玄血鐵礦】徹底探查清楚。

七品特殊礦脈【玄血鐵礦】,可是皇國資源榜上非常急缺的特種資源!

同時也是這次進入血色戰場的數個重要任務之一。

然而,以為有大收穫的藍都軍團,卻猜測不出,這是一個致命陷阱。

一腳踏入陷阱的他們,將要承受那巨大黑狼的饕餮血口的撕咬,承受鐵騎的踐踏!

埋伏在此的異人鐵騎,完全與火龍將軍預料中的孱弱異人情況相背。

異人勢力並不弱!

然而,這些信息,暫時只能深藏心中,因為,接下來,將是陣亡之戰!

面對兇殘無比的鐵騎,藍都軍團的五個小隊雖有些許騷亂,但他們臉上並沒有懼怕之色,反而凝重以待。

一個逃兵都沒有出現,可見其戰場素養的強悍。

……

在黑狼騎兵與藍都軍團小隊陷入激戰的時候,山谷內一處隱秘駐地中。

「500位藍盾精銳,趙兄能不能拿下啊?」姜承龍眉頭微微一緊道。

「看情況吧,這些精銳軍事素養非常強大啊!若是成規模存在,我們肯定打不贏。」

「趙家的這個黑狼軍團,雖然花費甚巨,但是可比我們幾位的特殊兵種強悍一籌啊,並且還是戰場之王,騎兵!」季北欽望著捲起陣陣煙塵的鐵騎,眼眸閃過一抹羨慕。

「呵呵,你家的阡陌刀兵也不差吧,聽說是從一處墓宮中得到轉職之法的」姜承龍點點頭道。

「阡陌刀兵對上黑狼鐵騎,只有被虐的份。」季北欽知道自己兵種的斤兩與缺點,沒有飄然。

「趙家的鐵騎只是因為坐騎原因而已,若是拋開坐騎,我家的弓箭手也不差。」雪影旁邊一位靚麗身影不忿道。

「趙家領地附近出現黑狼一族,還被他們收服,真是走了狗屎運。」這道靚麗身影,赫然就是林牧熟悉的婉兒。

她和雪影是同時進入血色戰場的,不過在與林牧聯盟后,她被分配去準備攻城事宜。

在安排好攻城之事後,婉兒為了見林牧,又專程跑過來一線天峽谷。

望著臉上瀰漫著不爽之色的婉兒,雪影莞爾一笑,對於趙家的態度,婉兒是一竿子打死一船人。

當初,因為一個趙家年輕子弟調戲於她,讓她產生惡感,導致她看其他趙家年輕子弟都不爽。

「婉兒將軍,你和林牧不是交情頗深嘛,讓他給你找一種珍稀坐騎不就行了。」姜承龍嘴角噙著一抹笑意,調侃道。

「林牧領地的那種龍鱗馬,好像也不錯呢!」姜承龍引導道。

「哼~~~」婉兒聽到前一句,還有些欣喜,而聽到後半句關於龍鱗馬的信息后,馬上晴轉陰。

林牧的龍鱗馬,她早就垂涎三尺,可惜林牧一直不肯鬆口,就連一匹都不肯送。

林牧麾下的普普通通的士兵,竟然都個個配備上,卻一匹都不肯送,讓她好是鬱悶。

當然,龍鱗馬,林牧一匹都沒有對外送過、販賣過。它彷彿是林牧的秘密武器一樣。

同樣的,華夏區巔峰領地勢力,對於林牧的龍鱗馬,也是流口水。

然而很多玩家卻找不到林牧這個主人公。無奈之下,無數報價衝擊著大荒領地的前沿城鎮文淵鎮。

有財大氣粗的玩家,甚至提出巨額之價,準備購買一些母馬公馬回去培育,準備大幹一番。可林牧的手下一直不肯賣,導致玩家市場上,龍鱗馬成為了一樁特殊的買賣之單,有價無市。

「好了,婉兒,你就不要對趙家年輕子弟有怨氣了,上次趙伯伯不是在宴會上親自向你道過謙嘛!」雪影微微一笑,望著婉兒道。

「至於林牧,你若是有本事從他身上討到好處,我答應你上次提的條件!」美眸中流轉一抹奇異之色的雪影,一臉狹促道。

「哼哼……若不是童話鎮領地事務繁忙,我就一直賴在文淵鎮不走,使用究極技能,死纏爛打之計,煩死他!」微微揚著小頭,婉兒帶著淡淡狠色道。

雪影聞言,眼睛深處閃過一抹羨慕。對待林牧,她不能像婉兒這般,天真率直,無拘無束,她有時候挺羨慕婉兒的。

心中想起早前家族會議的一些情況,雪影心中又是一沉,一股恨意油然而生,家族那些傢伙,想要干涉她了!

也許,就是因為這樣,與林牧相交,她總感覺有一道坎在兩人之間。

在眾人閑談風月之時,峽谷中的戰鬥卻陷入了白熱化。 白熱化的戰鬥,幾乎都是白刀子進紅刀子出的對拼。

而出現這般戰鬥狀況,也是出乎五方聯盟的意料。

要知道,開封鎮的黑狼鐵騎,可不是單純只有一千名士兵,其座下的一千坐騎,可是比士兵更兇殘,更不要命!

量級上,顯然高於2000!

並且,騎兵克步兵,擁有優勢是公認的。

再加上偷襲之勢,數個巨大優勢的他們,竟然還被人家拖入白熱化的戰鬥,真的是令人震驚。

黑狼鐵騎早期雖然氣勢洶洶,狠狠地衝鋒了一會,造成敵人部分傷亡,但對方也不是弱雞,經過短暫的數次衝鋒之勢碾壓后,逐漸站穩了跟腳,與黑狼鐵騎血拚起來。

一臉冷峻的趙七胤,身為局中人,濺射有些許鮮血的堅毅臉龐上,也浮現出一股無奈。

臉色一狠,腰部猛地一扭,趙七胤用力一甩手中的長槍,「鏗」一道刺耳的金屬碰撞聲飄蕩開來。

與趙七胤對拼的,是一位身經百戰的黃階武將。

武將同樣拿著長槍。

與對手相拼,趙七胤虎口一麻,心中又是一陣凜然。

他沒有沒有預料到,這次敵方小隊中竟然有三位黃階武將!

就是因為這三名黃階武將,黑狼鐵騎前期積累的優勢才蕩然無存。

與黃階武將對抗一下后,趙七胤眼角快速一掃,撇了一眼另外兩名黃階武將的戰場。

只見兩個戰場都是三十多位黑狼鐵騎在圍攻著一名武將。

看到黃階武將並沒有橫掃,造成巨大傷亡,趙七胤心中一定。

雖然進入酣戰,可戰鬥時間越長,對於他們更有利,畢竟,他們是圍攻方。

敵方久守,必失!

對於這樣的情況,趙七胤從來沒有想過要求援。他有他的驕傲,有他的打算。

峽谷內,其他四方勢力雖然在早前圍剿中有些許傷亡,卻不會傷筋動骨。

早前,五方勢力都圍剿了一次敵方先鋒小隊,收穫頗豐。而這第六次,經過一番商討后,付出部分代價才拿到圍剿權。

可敵方卻是五百人的數量。2:1,這個比例在趙七胤心中一閃而過。

不過他沒有猶豫,仍然一如既往地率軍衝鋒。

這一次,不是巨大優勢之戰,但卻可以細細衡量一番開封鎮軍士與成名已久的霸王項羽麾下軍團軍士的差距。

這是一場練兵之戰,也是一場考驗!

趙七胤不再關注其他,凝神望向敵人。黃階武將身影飛掠而過,又是凌厲一擊。

「鐺!!」兩人長槍悍然相撞,身影相錯而過,又是一回勢均力敵的碰撞。

顯然,趙七胤也是一位黃階武將!

趙七胤輕輕一轉,猛然一跺地,再度奔梭而上,銀光閃閃的長槍,如一道流光,貫破空氣,刺向敵人,凌厲無比。

「喝!」

「不錯,你作為異人,短時間能成長到如此地步,可謂是異人中的翹楚!」對面的武將面對趙七胤的凌厲之擊,猛喝一聲,欺身而上,在進攻之際高聲道。

這位武將,不是一位埋頭就乾的人,口頭之語頗多,明顯是一名性格開朗之輩。

「哼!」趙七胤高傲一哼,沒有理會這無名小將的稱讚。

若不是為了開封鎮的建設,以他的資質、家世,怎麼可能還是一名最低階的入品武將!

他不是不重視自己實力的錘鍊。相反,趙七胤還很刻苦,就修為而言,就已經與有大荒領地為底蘊的林牧持平了。

個人實力,玩家的見解會有不同。

有的領主玩家可能認為單挑是匹夫之力。

在玩家圈子裡,領主玩家,講究的是群攻,他們玩的是圍毆。

用玩家的話來說,領主玩家,是土豪的象徵。土豪還會和你一刀一劍拚鬥?怎麼可能!

他們振臂一呼,無數擁躉洶湧而上,直接淹沒你。

當然,在綠林玩家群體中,也許個人實力會更為出色一點。

……

槍芒閃爍之間,趙七胤微微一錯身,長槍帶著絲絲煞氣劃過黃階武將的左臂。

「鏘!」一道刺耳之聲傳來,槍刃並沒有劃破護甲切入肉中,反而激起一陣火花。

兩人身上都沒有頂起非常消耗內力的護罩,他們酣戰開始后,就一直節省著內力。

「他姥姥的,這些玄甲真是難破,特別是這些武將,護甲肯定經過特殊加持,我的地階長槍竟然不能破防!」趙七胤心中鬱悶無比。

這是他在進入神話世界后,第一次遇到如此難啃的黃階武將。

以前在攻城拔寨之時,遇到的黃階武將,甚至玄階武將,都沒有這般難纏。

這些武將,除了功法技能、武力外,肯定有其他超級狀態加成,不然,以他的實力,造成如此局面。

一名黃階武將都如此強悍,那神將龍且又是如何變態!

果然不愧是那位牛人的精銳士兵!與之差距,還需要奮力追趕。

……

感受到左臂的麻痹,黃階武將身軀微微一定,旋即猛地一踏地面,淡藍色內力一陣鼓盪,雙腳如同燒著了氮氣一般絢麗,速度猛漲,身形如同炮彈,在趙七胤還未定下身形之時,轟殺過去。

右手握槍,左手握拳,迅猛攻向敵人。

趙七胤搏鬥經驗也不少,知道這一回合,他落下方了。心中急速權衡一番后,以其狀況,只能抵禦最犀利的長槍之擊,而左手之拳,只能硬生生承受下來了。

略一遲疑,前方人影一閃,黃階武將飄然而至,重重的一拳轟擊在趙七胤的胸甲上。

「嘭!!」

剎那間,趙七胤感受到胸口一陣火辣辣的疼痛,彷彿被大卡車撞擊到一樣。

……

「山將軍,等著這波精銳被全殲后,我們是否還在此地埋伏,等待獵物出現?」看到戰場中的激烈戰況,黑狼鐵騎並沒有出現完全碾壓狀態,雪影臉上流露出一絲滿意,詢問林牧方的主事之人山鞏道。

雪影眼眸閃過一抹奇異的亮光,她在試探山鞏。

自閉少年補完計劃 極品帝王 「敵方應該已經覺察到異常了,不會再派遣探索小隊過來了。」山鞏沒有思索,微微一笑,直接回答道。

「第一次埋伏,我們擊殺了一位黃階武將,敵方可能認為是情況不明,意外損落在峽谷的血獸爪下。」

「之後數波,人數都是一百,而且,他們出現在峽谷的間隔時間都很短,應該不是要塞內直接派遣過來的探索小隊,而是有其他任務。他們可能是在途中聽到消息過來的。」山鞏分析道。

「至於這波由三位黃階武將帶隊的500士兵,肯定是要塞內下決心派遣過來的。就算峽谷內的血獸再兇猛,肯定會逃出一兩位武將回去報告。現在他們都被殺了,無法通風報信,要塞統帥肯定會警惕,不再派遣士兵過來。」山鞏一臉淡然道。

這位與主公一樣出身的美麗女子的意圖,他能感受出來,不過他們沒有藏拙。

在主公離開,他主事後,這些異人領主就一直在旁敲側問,不管是大荒領地的情況還是對外計劃,都會在不經意間提到。

他們想要知道大荒領地的發展秘密。

然而,經過風仲于禁等人的調教,還沒有丁點歷史痕迹的山鞏已經漸漸成長起來了。

他已經不是那位馳聘在草原上的單純少年了!

眾人聞言,都微微一怔,心中震撼不已。

這些信息,他們作為天之驕子,精英中的精英,都可以分析出來,但是這位明顯是黃階武將實力的普通將領,竟然能看得如此清晰有依有據,真的令他們一陣心驚。

山鞏,這個名字歷史上明顯沒有,其連打醬油的存在都不是。

林牧麾下的黃階武將都已經這般牛逼,那些傳奇級歷史武將、史詩級歷史武將,甚至隱藏在暗中的力量,又會如何令人駭然呢!!

他們總是有一種感覺,當接觸到林牧領地的一些秘密之時,就會發現一些更令人駭然的秘密! 不管這些異人心中如何驚駭,山鞏繼續說道:「根據主公的計劃,我們已經埋伏了數波守方士兵,擊殺了一千二百名敵軍,四位黃階武將,其中一位還是軍侯!」

「以這些數據來看,西面要塞的攻城之戰要來臨了!」山鞏鏗鏘有力道!

西面的這座要塞,淪陷已是定論!!

看到臉龐瀰漫一股難以言明的自信的山鞏,姜承龍等人臉上都閃過一抹凝重。

一個隱藏甚深,神秘,手段詭異,渠道彷彿能通天的主公,配上這些有見識的手下,一個龐然大物逐漸露出了崢嶸。

……

血色荒原西偏南的一處小盆地。

林牧帶著歸降的士兵準備挖礦!

「這是!!這是血靈礦!!」隊率陳飛驚呼道。

原來,林牧叫他們來挖的礦脈,竟然是七品特殊礦脈【血靈礦石】!

七品特殊礦脈【血靈礦石】的珍稀程度,比一線天峽谷的七品特殊礦脈【玄血鐵礦】更高!

在陳飛印象中,這是皇家之物!管制之物!

比軍用物資的管制力度更大!

只有皇家的相關人士、達官貴胄方可接觸到如此珍稀之物!

聽說,七品特殊礦脈【血靈礦石】是鑄造運朝功勛血飾、傳訊血符、榮耀佩飾等等高端飾物的原材料!

「領主大人,您怎麼知道這裡會有這種礦石?」隊率陳飛猛然轉頭,一臉駭然問向林牧。

一看到那如浸染鮮血的晶瑩剔透的玉石,陳飛虎眼彷彿能冒綠光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