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巴掌下去,他整個人都被胡天給扇飛了,竟然直接摔到涼亭外面去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

這個傢伙摔在地上后,直接就沒了聲響,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你,你……」

看到這麼離譜的一幕,剩下的那個傢伙嚇的有點說不出話了。

胡天面無表情的說道:「怎麼?你也想挨揍嗎?」

「小子,你真行啊!竟然連我們清水幫的人都敢打,你要完蛋了!」這個傢伙有些氣急敗壞的說道。

「清水幫?」胡天有些疑惑的說道。

「沒錯,我們是清水幫的弟子!」這個傢伙說話的時候,眼裡透著一股自信。

這個時候,胡天才注意到,這個兩個傢伙是穿的同一款衣服,而且衣服的袖子上綉著『清水幫』三個字。

不過那三個字繡的歪歪扭扭,不仔細看還認不出來。

胡天心想,連字都繡的歪歪扭扭的,估計這個清水幫也不是什麼好幫派。

想到這裡,胡天冷冷的說道:「你們清水幫有什麼了不起的?」

「小子,你是外地來的吧?竟然沒有聽說過我們清水幫?」這個傢伙像是看怪物一樣的看著胡天。

胡天點了點頭,淡淡的說道:「你說的沒錯,我確實是外地來的。」

「水城趙家你聽說過吧?我們幫主跟趙家的長老可是好朋友。」這個傢伙冷笑著說道。

「哦,原來你們是趙家養的打手啊?」胡天有些恍然大悟的說道。

聽到胡天這麼說,這個傢伙感覺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侮辱。

他語氣有些顫抖的說道:「你在胡說什麼,我們清水幫,就算是趙家也得給我們面子的!」

「你算個什麼東西,也敢對我們指手畫腳!」

「聽你的意思,你們很牛啊?」胡天說道。

「當然牛了。」這個傢伙點了點頭。

他看著胡天,有些嘲諷的說道:「你要是不想死的話,趕緊跪在地上磕頭,這樣你可能還能活命,不然……」

「不然怎麼樣?」胡天笑著說道。

「不然你就死定了!」這個傢伙恨恨的說道。

但是這個傢伙的話音剛落,胡天就已經走到了他面前。

胡天不僅走到了他面前,而且還伸手把他給揪住了。

這個傢伙還沒有來得及說什麼,胡天就直接在他臉上抽了一巴掌。

只聽見『啪』的一聲悶響!

這個傢伙的腦袋都被胡天給打歪了。

「你,你竟然敢打我!」這個傢伙用手捂著臉,不可置信的說道。

胡天冷冷的說道:「說對了,我打的就是你!」

這個時候,這個傢伙反應過來了。

眼前的這個年輕人,絕對是一位武學高手。

畢竟他跟地上躺著的那位,也算是武學入了門的。

沒想到一個照面,就被胡天給收拾了。

看來這個年輕人的水平,絕對比他們要高,而且還要高不少呢。

想到這裡,他心裡有點不是滋味了。

倒也不是被打的不是滋味,而是心裡有點不平衡。

憑什麼這個傢伙這麼年輕,就有這麼厲害的武學水平呀?

而且他身邊竟然有這麼漂亮的女人。

老天也太不公平了吧!

胡天看著這個滿臉嫉妒的傢伙,心裡也有些驚訝。

「你這個是什麼表情?」胡天淡淡的說道。

「小子,你如果不怕我們清水幫報復,那你就打死我吧。」這個傢伙梗著脖子,直接破罐子破摔的說道。

「行吧,既然你這麼想死,那我就成全你。」

胡天點了點頭,準備扇他第二巴掌了。

但就在這個時候,這個傢伙像是被嚇壞了。

他突然語氣一軟,說道:「你,你還真的不怕死啊?」

「如果一個人怕死,難道他就永遠都不會死了嗎?」胡天冷冷的說道。

「等等,你別打我了,我認輸。」這個傢伙有些垂頭喪氣的說道。

其實他有點怕死,畢竟他還年輕,還有大把的女人沒有享受呢,怎麼可能就這麼死了。

而且就算他死了,師門給他報仇了,那也沒什麼用。

他都已經死了,對他自己來說還有什麼意義。

畢竟只有活著,才能有更多的可能。

「認輸?」胡天有些詫異的說道。

「是啊,我認輸了,你放了我吧。」這個傢伙點了點頭說道。

「你確定讓我放了你嗎?」胡天臉色有些古怪的說道。

「沒錯啊,我都認輸了。」這個傢伙笑著說道。

但是他的話音剛落,胡天就把他給摔在了地上。

胡天冷冷的說道:「給我跪下,磕頭!」

「你說什麼?」這個傢伙抬頭看著胡天,睜大著眼睛,非常不可置信的說道。

「你耳朵聾了嗎?」

「我說,讓你給我跪下磕頭道歉。」胡天面無表情的說道。

聽到胡天這麼說,這個傢伙非常抗拒的搖了搖頭。

他說道:「我不會給你下跪的,我可是清水幫的弟子,絕對不可能做這種事!」。 陳長安盤膝坐在玄蛇龜的背上,一道黑色霧氣纏繞其身。

「這只是真正魔域的一個碎片,正常來說,只有魔將以上才有資格獲得一處魔域碎片,我也是看在你英勇可嘉,所以才破格為你開啟。」

「不過,以你現在的實力,想要動用這魔域空間,確實很勉強,即便是我,使用魔域空間,也會受到反噬,你一定慎重!」

黑霧鄭重地說道。

「多謝大人厚愛,我必謹慎使用!」陳長安點頭回答。

「在這魔域空間之中,除非實力完全碾壓於你,否則你就是這裏真正的主宰,越個兩三品殺敵,都不成問題!」黑霧接着說道。

魔域空間中的魔氣十分濃郁,在對戰除魔獸族以外的敵人,即便無法擊殺,也能將其困在這裏!

「最近海族那有大事發生……」

「嗯?」黑霧發出輕疑的聲音。

「是……是你?」

聽到黑霧驚訝的聲音,陳長安心中忐忑起來。

「難道說謊被發現了?」

「不知大人何意?」陳長安的臉上淡定如常。

「嘩!」

周圍的黑霧頓時多了起來,將陳長安的整個身子都嚴密地包裹了起來。

「那黃靈海龍獸是你所殺?」黑霧沉聲問道。

「正是!」

「你可知道那黃靈海龍獸的身份?」

「並不知道!」陳長安搖頭說道。

「它是海龍族年輕一輩中資質最高,將來可能繼承海龍王的位置!」

「這……我當初在海中尋找食物,被它攻擊,失手將其擊殺……」

「失手?」

黑霧微微一愣,那黃靈海龍獸可是貨真價實的五品等級,加上一身寶物和海龍族鎮族秘籍,就算面對六七品也不會太落下風,陳長安居然說失手將其殺死!

最讓它困惑的是,在這裏擊殺黃靈海龍獸,那海龍族怎麼可能無法發現?

「魔皇即將歸來,我魔獸族正要聯合一些部族對付那神獸族和羽族,而我此次來玄冥海正是與海龍族談論合作之事情!」

「那老海龍言說,只要幫它找出殺害黃靈海龍獸的凶獸,便會全力配合我魔神族!」

黑霧將如此重要的事情,毫不避諱地告知了陳長安。

「原以為找到了組織,沒想到這麼快就要被組織給賣了!」

陳長安頓時無語起來。

而且,他與黑霧的實力相差太過懸殊,便是拼盡全力,也不可能是黑霧的對手。

「若能以我的性命,換得魔獸族強大,我甘願一死!」

陳長安一副康概就義的模樣。

與此同時,一道意念已經傳達給了玄天魔蛛:「準備拚命吧!」

這是顯然是以卵擊石的行為,不過陳長安沒有其它的選擇!

「哈哈!」

黑霧之中,發出狂笑之聲。

「我魔獸一族雖然式微,卻也未到犧牲族人性命,以博它族之歡,況且你以現在的實力,就能擊殺那黃靈海龍獸,未來可期,我更不會捨得將你交出去!」

一來是因為陳長安的資質確實讓它不舍交出,二來也是看到了陳長安的忠心。

即便是魔獸族本族之獸,也不可能都有陳長安這般忠心,光是憑藉這兩點,那黑霧就不會將陳長安交出去!

「那海龍族那邊……」

陳長安心中有些詫異,他萬萬沒想到,這魔獸族大佬居然會要保他性命!

「海龍族自有我去應付,只要不暴露自己便可!」

說着話,一道黑色絲線,直接射向陳長安額頭。

陳長安條件反射般的想要躲避,但被他強行控制住了,沒有進行任何閃躲。

「我無法將你帶在身邊保護,你做事要額外小心,眼下神獸族和羽族正在對我族暗下殺手,若發現你身上的魔氣,必定不會繞過!」

「所以,先將你身上的魔氣隱藏,除非是八品以上的實力,否則無法感知到你身上的魔氣!」

「另外,你帶着的那柄長弓,有黃靈海龍獸的殘魂,很容易被海龍族發現,我將其氣息抹除,海龍殘魂的形狀也進行了改變,就算是它爹來了,也認出它是誰!」

「不過,你每次使用這長弓的時候,也要謹慎些,殘魂的反噬還是會存在的!」

黑霧將陳長安身上存在的兩個最大的隱患一併消除,若不是身上的事情太過要緊,它真的想將陳長安帶在身邊,好好培養一番!

「這山眠島還算是世外之地,你且在這裏認真修鍊,切勿外出,等我安排好一切,會派人前來接你,前去魔族聖地!」

「多謝大人!」陳長安略一躬身,話音未落,那道黑霧便消失不見。

「這……走了?」

陳長安掃視了一圈四周,方才還巨浪滔天,現在已經風平浪靜了!

「嗡嗡!」

山眠島的方向,一直巨玄蜂疾馳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