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下,讓飛羽營的人有些害怕了,惡鬼本來是他們的秘密武器,可誰能夠料到,唐玉揮手間,這些武器就都叛變了。

不僅對於飛羽營來說失去了作用,而且還成了阻力。

經過恐嚇之後,那些惡鬼不僅悍不畏死,而且殺傷力更甚。

霎時間,給不熟悉惡鬼的飛羽營眾人,造成了不少的麻煩。

藩王的新娘 「就是現在!」唐玉朝著小新一聲大喝。

小新也立馬行動,僅有的靈氣全開,朝著一個方向猛烈的沖了出去!

烙印殘妻 而唐玉,也選擇了另外一個方向,開始拚命。

借著這個機會,二人成功的衝出了第一層的包圍。

「營長?咱們追?」

營長看著那些暴亂的惡鬼,在唐玉離去之後,緩緩恢復正常。

摸了摸下巴說道:「我們的任務是要抓獲大量的南武精英,這種一個兩個的硬點子,就算了吧!」

「遵命!」問話的那個人也是鬆了一口氣,顯然他對於唐玉那種能夠控制惡鬼的能力,非常的害怕。

「飛羽所屬,繼續朝前出發!」

「趙家兄弟,你們去追一追!看看情況!」

飛羽營長很快下了命令。

這是一場血戰,可重傷的人,臉上也沒有那麼絕望,哪怕殘疾了的,也隨隊沒有很難受。

因為,在他們來之間,「大祭司無鋒」給他們表演了什麼叫醫白骨、救死人。

一個失去胳膊,而且快要死去的人,在無鋒的手中,不過幾分鐘,就又活蹦亂跳。而且新的胳膊,據受害者說,更加有力和靈活了。

除了麒麟之外的南武陣營之中。

太多軍士被惡鬼攻擊,損失慘重。

嚇壞的,被恐懼控制的,很多很多。唐玉所到之處,看到,要麼在空地上對著空氣來跳比劃兵器,要麼直接暈倒在地。

唐玉越走,越是心裡發毛,他這一會功夫,已經路過了上千人的地方,幾乎沒有正常的人,而那些惡鬼一旦找不到鮮活的人之後,就離開了。順著活人的味道追了過去。

見到如此情況,唐玉沒有猶豫,朝著中軍的地方快速前行著。

「尤鐮、輕語你們可不要有事啊!」唐玉想著這兩個女人,雖然關係複雜而敏感,可是在心裡,卻一點也不想讓她們有事。

在這次戰爭中,唐玉已經得到過一次噩耗,他絕不想得到第二次!

小新逃離了最開始的那地方,一路沿著另外的方向狂奔,可追著他的人,速度卻要更快一些。

腹黑總裁太癡情 而且膽子也要大一些。

畢竟唐玉剛剛掌控了一手控制惡鬼的本事,而小新看起來,更加像是一個軟柿子。

繞開一個大帳篷,小新身形一閃,靠在角落裡停了下來。

艱難的喘著氣,目光對準了自己來的方向。

過了幾個呼吸之後,那個方向出現了一樣打扮的三個人!

「大哥,你看,獵物發現我們了!」趙老三最先開口。

「是啊,老三。」趙老大隻是應和一聲。

「可獵物始終是獵物,就算是發現了獵人的獵物,也難逃被捕抓!」而趙老二臉上閃過一道陰狠,緩緩說道。

小新一眼看著這三個人,臉上很不好看,他早就發現了這三個人的追捕。而他也知道,憑藉他現在有的體力,若是真的一直跑,恐怕到了更加精疲力盡的時候,連一點反抗的機會也沒有了。

所以,他選擇了停下來,嘗試找個機會,殺上一個人,然後吞噬一些力量。

突然間,小新舉起手,一下刺破了跟前躺著南武軍士的咽喉。

原本已經昏迷的那個軍士,瞬間真開眼睛,可那雙本應該活力四射的雙眼,卻在一霎那之後,變得暗淡無光。

隨著一道道力量回饋到小新身體之後,那個人徹底失去了生機。 而小新則是煥發了新的生機,體力和靈氣都得到了不少的補充。

「就是這個感覺!」

「噗!」

小新又是一掌,拍碎了另外一個人的脖子。

雖然都是友軍,可此時的小新,顧不了那麼多,接著是第三個。

趙老三最先過來,對於死去的南武普通士兵視而不見,眼裡只有小新。

「你不是很能跑嗎?俗話說,死狗到了絕路,才會回頭,看來你這條南武狗,也算是到了死路了!」

小新連斬三人之後,臉上的靈骨稍許亮起,那種光芒顯得很淡。

一點點暗紅色,正是靈氣不濟的表現。

趙老三自然都看在眼裡,「怎麼靈氣連靈骨都點不亮了?」

「南武狗,感受本大爺的怒火吧!」

趙老三右腿發力,一腳就要踢在小新的臉上。

可在趙老三想象中,一腳就能夠把眼前這個如同死狗一樣的男人踢飛。實際卻大出他所料。

小新穩穩噹噹的,用雙手攔住了這一腳,而下一個瞬間,趙老三的腳腕就發出了一聲巨響。

「啊!」隨著趙老三一聲慘叫,趙老大和趙老二立馬靠了過來。

趙老三腳腕直接被小新給折斷了。整個腳踝以一個詭異的角度呈現,看著就讓人感覺到疼!

這一擊得手,不是小新恢復了戰鬥力,而是因為趙老三太過於託大,根本沒有動用靈氣,不然憑藉小新目前的戰鬥力,別說折斷,就是打傷都很難。

「老三!」

「大哥二哥,抓住那個混蛋!」

此時的小新,已經再一次的極力狂奔起來。這一次的奔跑,比先前還要拼盡全力!

小新知道折斷了腳踝的痛苦,也知道自己如果被抓住,那下場必然是極慘的。活著比死了可恐怖的多!

「老三,你在此地好好休息,大祭司的神威你也看到過,腳一定沒事的!哥哥我去抓那個小子!給你報仇!」

「嗯,別管我,抓住那個小子,我要讓他知道,什麼叫殘忍!」

趙老三已經運起了靈氣,來壓制腳上的痛苦,可依舊是痛的呲牙咧嘴。

介於孔鬆口的軍營里還有好多昏迷或者受傷的士兵,非常不利於追蹤,趙老大二人行進的速度並不快。

也算是給小新留出了一點時間來。

而此時的小新,臉上一戰閃著血紅色的光,猶如一個殺神一樣,在軍營里不斷的殺戮吞噬著。

雙手已經沾滿了鮮血,而且都是戰友的鮮血。

而他的體力和靈氣也在不斷的恢復著,速度快的嚇人。

追著追著,趙老大似乎發現了什麼。

「老二,我們是不是繞了一個圈子,這個地方的死人,我好像見過!」

「大哥,你多半是糊塗了,這個鬼地方死人實在是太正常了,他如果繞回來,那不是自投羅網?哼哼!」

就在趙家兄弟停下來查看的時候,小新已經暗中繞回了一開始弄斷趙老三腳的地方。

觀察了一番,悄悄的潛行了過去。

而此時的趙老三,絲毫沒有意識到危機的降臨。

還在地上坐著,嘴上罵罵咧咧的。

「嗎的這個南武雜碎,要是等老子把你抓住!老子要把你的腦袋塞進屁股裡面!」

「嘶,真她嗎的疼!」

趙老三時不時的動動腳,呲牙咧嘴的直叫喚。

越是疼,他罵小新就罵的越是狠。

可能是他根本就沒有想過那個已經精疲力盡的男人,還敢回來。

也有可能是腳上的疼痛轉移了他的大部分注意力。

小新已經到了他背後五米的地方,他仍然沒有發現。

一道猩紅色的靈氣,匯聚在小新的手掌之上,匯聚成一道尖刺。

隨後,小新潛伏了上去!

「沒想到吧,你口中的雜碎又會來了!」

小新平靜的說道。

可是在小新開口前,那道猩紅的尖刺,已經洞穿了趙老三的胸口。

整個心臟都爆開了,這樣的傷,就是大羅金仙,也少有辦法。

「你!」趙老三艱難的轉過頭,眼睛瞪大,再也沒有說話。

小新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調整了一下狀態,開始吞噬趙老三的力量。

本來趙老三的實力,跟小新也在伯仲之間,所以能給小新極大的恢復和補充。

感受著從趙老三身體里來的能量,小新整個面容都舒展開來,渾身上下的毛孔和神經都為之一振。

「舒暢啊!痛快啊!」

「要是每天都能夠吸收一個同等級的人,只怕,用不了三年,我就已經到了世界最頂尖了!」

小新興奮的說著。

很快吸收完畢,小新看著死不瞑目的趙老三,一時間,計上心來。

「這個死人,也不死沒有用。」說著,小新將趙老三的頭顱砍下,用他的腰帶綁住,掛在了兩哥帳篷之間。

而繩子的一段,放置好了趙老三的屍體,周圍還弄了另外一個人的大量血跡,造成了一股激戰過後的假象。

並且將自己隨身的衣服也撕扯開,丟在了地上,又在地上弄了些打鬥的痕迹!

隨後,找了一個地方躲避了起來。

嘗試過吸收趙老三的小新,已經把算盤打到了他的兩個哥哥身上。

「大哥,我突然有股不好的預感!會不會是老三出事了!」

「不應該啊,老三就算是受傷,一般的人也不是他的對手,他可是有靈氣的!難道你說……」趙老大似乎一下子想到了什麼,猛然瞪大了眼睛說道。

隨後,兄弟二人立馬開始朝著趙老三的方向沖了回去。

霸道老公的鑽石妻 可等到他們到了,卻發現一團血跡,以及二人的隨身物品。

「三弟!」二人同聲大喊!

手足兄弟,自然骨肉相連。

如今三弟慘死,他們兩個做哥哥的,自然是很心痛。

可在戰場上,死傷那是天命,也是難免的。

「大哥!這個仇,我們一定要報!」

「敢殺我三弟,我要把你碎屍萬段!」

「大哥,看起來是他也受了不輕的傷,地上的血跡,不僅僅是三弟的。而且還有打鬥的痕迹。」

「我估計他是看著三弟行動不便,故意避開能夠遠程攻擊的靈氣,而選擇了近身作戰。不然以三弟的實力,斷然不會這麼輕易被砍下頭顱的!」

「所以,重傷之下,他一定跑不遠!」趙老大極度憤怒的說道。 此時的小新,躲得地方並不遠,在帳篷中,能夠輕易的看到趙家兄弟。

看著趙家兄弟朝著小新的帳篷走過來,小新靈氣已經醞釀在手,那種猩紅色的靈氣,看起來就非常有殺傷力。

而且有種毒蛇的味道,不動則以,一動必要見血!

「十步!」

「七步!」

「三步!」

忽然間,小新找准了那個瞬間,破帳篷而出,一道猩紅的靈氣直插趙老大面門。

登時,趙老大躲避不比,半張臉已經被刺穿。

一擊得手之後的小新,趁勢而起,將手中的猩紅一刺,狠辣的一扯,整個趙老大的腦袋被割開了一條大口子。

「大哥!」

趙老二看著大哥突然被襲擊導致重傷,心急如焚。

可等到他運氣上去的時候,小新再次遁走。完全不想正面接觸。

趙老二剛剛想要追擊,突然想起了趙老三的慘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