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冰扔了一個手榴彈 投擲時間:2014-11-2319:25:33 一天一夜連續奔波,閉上眼睛後不一會兒小豆就感覺到濃濃的疲憊感,很快就睡着了。m.樂文移動網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她在淺眠間恢復意識,有放輕的談話聲傳入耳中。她睜開眼,看到山崎正在和高城爭執:“……開什麼玩笑,絕對不能呆在這裏!”

“現在我們走了的話,小室和宮本他們怎麼辦!?”

小豆仍有些迷糊,在兩人的爭執聲中醒了醒神,坐起身時身上蓋着的外套滑落下來。她垂眼一看,發現是槙島的外衣後登時愣了愣。旁邊槙島正斜倚車窗站着,低頭拿着一本不知是哪裏來的書旁若無人地看,就彷彿旁邊正在大吵的高城和山崎是空氣似的。見她醒來,他又是用那種如隔絕了一切外界擾攘的清靜眼神看過來,並不出聲。

被他這樣一看,小豆彬不住移開視線,出聲問站在前面的平野:“怎麼回事?”

平野指了指前面,“封鎖區前面有人屍變,現在橋頭正在騷動,事態有些危險,可能過一段時間就會波及到這裏。那些傢伙不想留在這裏繼續等小室他們了,吵着要離開。”

“那是因爲再留在御別橋上太危險了。假如小室君一直遲遲不回來,我們要一直等到屍變蔓延到這裏嗎?”紫藤語氣圓滑地插口道,“而且大家都已經非常疲累,不如先離開御別橋找一個地方休息吧。”

高城滿臉怒氣地站起來,“紫藤老師精算得失,我們可不會拋棄同伴。”

毒島提着木刀攔住想要發作的高城,語氣和煦地說:“信諾是人之根本,我贊成高城的話。”她轉頭看住紫藤一行人,柔和的神情裏透出些凜利意味。

紫藤身後的男生都跟着站起來走到了他身後,眼神陰鬱地盯住毒島;氣氛驟然劍拔弩張地凝固,永皺起眉,突然起身走到中間,“紫藤老師說得有道理,大家的確都很累了。之前鞠川老師不是說有朋友租住的公寓就在河邊嗎,分出一部分人留在這裏等孝和麗,其他人去那裏休息吧。”

高城愣了一下,剛要說話就被毒島拉住了。永回過頭,緩聲勸說高城:“這是最好的方法了,大家都各自退讓一步吧。”

高城撇撇嘴沒有接話,轉身氣呼呼地坐下。毒島看了她一眼,說:“就讓我和平野留下吧,是我們兩人的話自保沒有問題。”她伸手止住想說話的永和高城,“我知道你們擔心女友和暗戀對象,不過從現實角度考慮,井豪君現在極度疲憊,沙耶沒有任何自保能力,還是由我和平野留下比較合適。別擔心,等到晚上井豪君再和槙島老師一起過來和我們換班值夜吧,不會不給男人乾重活的機會的。”

高城的臉騰地紅了,“你,你在說什麼呢!”

永妥協似的地衝毒島歪頭笑笑。“那就拜託了,前輩。”

一旁的平野左看右看,一臉失落地盯住高城。

小豆一直沒有說話,這時默默撓了撓臉,苦中作樂地心音感嘆了一句情敵好多……倏地面前槙島伸過手,將銀色的92f輕輕放在她膝上;她擡頭看去時,他已經站起身,側着頭看住她、一副等她一起走的姿態了。

她微微挑了挑眉,最終還是沒說什麼,站起來和他一起往車外走去。

爹地給錢,媽咪借你生娃 ……

鞠川所說的公寓坐落在沿河一帶,離御別橋不遠,衆人很快就到達了那裏。開門進去才發現環境比想象的還要好,整個公寓寬敞潔淨、一塵不染,供電和熱水都沒有中斷,電視和網絡也能夠如常運作。更妙的是鞠川這個友人出身縣警特殊部隊、背景特殊,永撬開上鎖的立櫃就發現了整整一櫃從微衝到重狙應有盡有的槍械庫,個個都是熱武奇珍。

一路走來小豆的子彈已經快要告罄,剛好在槍櫃裏又找到了數量可觀的92f用彈。整理好彈匣後她回到客廳,那邊衆人正在吃飯。由紀拿着一盤速食咖喱走到她旁邊,“已經是最後一盤了,凜,先吃一點吧。等一會兒井豪同學和鞠川老師過來再一起做一次新的。”

小豆掃了一眼客廳,發現槙島並沒有和餘人一起吃飯,而是獨自一人坐在書架旁的情人椅上看書,面前還放着一杯冒着熱氣的紅茶。她垂眼看了看手上的散發着香氣的牛肉咖喱,有幾分好笑地想這逼格是高到要辟穀登天了……旁邊由紀已經很適時地補充一句:“槙島老師說不餓,所以沒有和我們一起吃。”

“嗯。”小豆無所謂地一點頭,肯定地重複了一遍。“他不餓。”

這時剛好鞠川從外面進來,小豆就轉頭把咖喱塞到她手裏,“老師先吃。”說着朝客廳外頭走去,留下由紀和鞠川一臉茫然地站在那裏。

小豆走出客廳一路到了廚房,打開冰箱看了看,從裏面拿出幾隻雞蛋和零散的食材,又瞥向外格放着的幾隻色澤漂亮的新鮮番茄,撇了撇嘴,伸手拿了兩個出來。把番茄放到一邊,她開始快速處理食材打散蛋液,露出略微妙的表情……連飯菜都要準備兩人份以上,多人線攻略好艱難。

等到炒飯出鍋開始煎蛋時,永果然摸來了廚房,看到她也是一愣:“你怎麼在這裏?”

“覓食。”小豆簡短地回答。“也做了你的份。站在那裏等。”

永驚訝地看了看她,又看了看鍋里正在滋啦作響的蛋液。

小豆看到他表情,就說:“你的臉上寫着‘這個人和廚房的畫風嚴重不符’。”

永立刻收起驚訝表情,端端正正地站在那裏不動了。“十分抱歉。”

小豆輕笑一聲,低頭專心給煎蛋翻面。兩人都沒再說話,一時間廚房裏只剩下油鍋的響動。等到煎蛋兩面都變得金黃誘人,小豆將炒飯倒上蛋皮四面包好,擡眼就看到永正看着面前的空盤子出神,眼神裏滿墜着沉重陰鬱的不安。她伸手拉過他面前的盤子,後者立刻驚醒,下意識看住她。

“在擔心?”小豆盯着他問。

永張了張嘴剛要接話,她就又續道:“小室和宮本不會有事的。”

永苦澀地笑笑,“爲什麼這麼肯定?”

小豆用“難道有哪裏值得懷疑嗎”的眼神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他們今晚就會回來。”

永沒有立即回答,而是打量了她一下,“還是跟小時候一樣會給人打氣,總愛說自信滿滿的陳述句啊。”

小豆挑起眉。

看到她表情,永勾了勾嘴角,“你果然不記得我了。”

小豆沉默了三秒,就快速地消化了這個隱藏設定——她關上火轉過身正面面對他,換了一副挺有興趣的表情。

永從善如流地接過了裝盤找醬料的活,一邊忙一邊說:“會不記得我也很正常,我記得你一直都是這種設定。你剛剛轉進小學的第一天全班的大家就都記住了你的名字,不過直到你走的時候,你還是隻能叫出兩三個同學的名字而已。仔細想想我們一共就同學了一年,不過你可是個讓人印象深刻的大人物。”

低頭用刀把蛋包飯一分爲二裝進盤子,永輕輕搖了搖番茄醬的瓶子,露出溫和的快樂表情。“跟你第一次搭上話還是因爲我在公園裏被高年級的孩子欺負得哇哇大哭。你登場的方式屬於人間兵器的類型,當場揍跑了那幾個小孩。也是多虧給你當了一年的揍架助手,我總算是學會了打架的精髓,順利地用男孩子的方式成長到現在。那時候你說話的方式就很有意思,‘我們比他們強’、‘他們打不過我’、‘這次考試永是第一’——全都是這種類型的極端自信陳述句預言。”

“最後預言中了嗎?”

“全中。……希望這次也能中。”

小豆點點頭,“難爲你記得這麼清楚。”

永愣了下,笑了。“原來你沒忘記?”

小豆麪不改色地一點頭。“嗯。不過因爲看你好像認不出我了,就沒有再提起來,畢竟都是小時候的事了。”

“……所以是意外地爲了同樣的理由決定不相認嗎。”

“不完全一樣。”小豆掂了掂手裏的番茄,“還有一個原因是我不跟有女友的男人敘舊。”

這次永總算是真正笑出了聲。

……

永端着蛋包飯離開廚房後,小豆把自己的那一份放在一邊,轉過身將洗淨的番茄去梗切開、放在了另一隻盤子上,這才端着兩個盤子往客廳走。

衆人吃過飯後都已經散去休息,客廳裏只餘槙島一個人還靜坐在那裏看書。聽到她的腳步聲,他擡頭看過來,隨即視線停在了放着番茄的那隻盤子上。

小豆走到他面前坐下,把番茄推到他面前。

槙島合上書看住她,一副不食人間煙火的淡然臉,燈光下更顯得氣色有些蒼白。

小豆看到他這幅表情,腦袋裏的惡魔方立刻開始拍打肉翅鬧事,未及思考話就出了嘴邊:“你太挑食了。”

這一下明顯欺負得比較狠,槙島終於慢慢皺起了眉。

一刀下去爽了一半,小豆不由再補一刀:“在學校的時候把食物讓給人、剛纔又說不餓,根本不是什麼好心,而是挑食的託辭而已吧?要讓槙島先生把肉和膨化食品吃下肚,簡直是逆人間因果的暴行。就因爲食物不合口味,從一天前到現在都只喝了幾口水,嘴這麼刁,還是小學生麼槙島老師?”

她環着雙手拄在桌上,眯着眼如數家珍。

“討厭雞蛋,討厭肉製品,討厭豆製品,攝取蛋白質的唯一途徑只能是那麼一兩種昂貴的深海魚。酒要看年份,茶要看質量,喝口水溫度都要不高不低纔可以,烹飪得稍微出一點差錯就絕食。水果太甜的不行、賣相不好看的也不可以,唯一能吃下去的蔬菜做法也要不油膩好入口才肯吃。唯一能不需要廚藝支持的也只有這個了吧?”

伸手指了指雪白瓷盤中鮮紅欲滴的番茄,她撐住下巴眯起眼,勸說小朋友似的語氣。

“這裏沒有好廚藝的崔先生,很快也會找不到你能吃得下去的厲害食材了,趁早適應一下吧。”

槙島逆來順受地靜靜聽她說完,居然一句話都沒有頂回去;隔了一會兒,安然地拾起叉子叉起一塊番茄,“謝謝。”

小豆補刀補到位正開心,就被槙島這句道謝硬生生掐死了內心正在歡樂突突的小人。看到對面槙島漂亮的吃相,她突然又覺得哪裏不對……說什麼謝謝,就好像她真的特地做了一件值得他說謝謝的事一樣?

旋即意識到自己就連槙島喜歡吃什麼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都記得清楚,行爲模式又脫不開習慣性的投食,不由更加悻悻。

百無聊賴地往嘴裏舀了口炒飯,小豆轉眼看向窗外藹藹沉下的夜色,嘆了口氣。

等到兩人安安靜靜地吃完一頓飯,小豆甚至舒適到有些困頓了。槙島手邊的書靜靜躺在雪白的餐桌布上,陳舊的書頁在燈光下泛着墨綠色暗芒。小豆看着上面燙金的花體標題,念道:“mutinyonthebounty……邦蒂號暴動?在哪裏找到這個的?”

“書架。以職業而言,這座公寓的主人看書的品味很有趣。”

小豆正要接話,倏地門外傳來高城的聲音:“他們回來了!”

玄關處傳來響動,很快永也從樓上走了下來。小豆站起身迎出去,毒島、平野、小室和宮本麗陸續走了進來。看到永之後,宮本麗立刻快走幾步抱住了他:“永!”

永滿臉喜悅地抱了抱麗,又和小室碰了一拳:“歡迎回來。”

“有驚無險。”小室看着兩人的情狀淡淡笑了笑,“肚子餓了,我先去找點東西吃。”回身看到小豆,強撐的笑容纔算有了幾分活氣,“你沒睡啊。”

“只要看過井豪擔心你們時的可怕表情就不可能睡得着。”

“什麼啊……搞了半天原來只是禮節性地沒睡啊。好歹也說些‘我本人很擔心你們’之類女孩子會說的可愛的話吧。”

“會被井豪可怕的表情嚇到睡不着也是普通的女子高中生的可愛。”

小室立刻露出無處吐槽的表情。

永在一邊聽得要笑不笑,“我先去外面檢查一下輪胎。”

宮本麗挽起袖子,“正好,我來做飯,孝也來幫忙。”

小豆打了個哈欠,“那我先去睡了。”

那邊平野已經隨便抓了袋薯片就迫不及待地衝去槍櫃那裏玩耍,毒島也去了浴室,其他人和宮本麗、小室寒暄了幾句便各自分散開來。小豆轉身回到客廳,就發現槙島已經不在了;她收拾了碗盤迴到臥室,慢吞吞地給傷腿噴藥。一直磨蹭了半個多小時,這纔拿起小室的傷藥,一步三晃地走了出去,朝廚房挪過去。

到了廚房門口就聽到裏面小室和宮本麗的爭執聲,孝的聲音有些不耐煩:“天天都是永這樣永那樣,連切個菜都要拿我和他比一下,反正我就是沒有永那麼聰明無所不能,這樣你滿意了吧?”

“你才莫名其妙!”宮本麗怒氣衝衝的聲音。

小豆後退了幾步走到走廊拐角後面,片刻後就聽到一聲門響,隨即就是急躁的腳步聲。小豆站住腳在拐角後,片刻後宮本麗果然一臉氣呼呼的表情從拐角出來,正和她迎面碰上,匆匆地點了點頭就走開了。小豆目送着她的背影消失在走廊盡頭,這纔不緊不慢地走到廚房門前推門進去。

小室正背對着門站在廚房裏面,聞聲沒好氣地回過頭:“你又回來幹什麼?”看到來的是小豆不由一愣。

小豆晃了晃手上的傷藥和繃帶,“我不是麗還真是對不起啊。”

“……”小室給她堵了個正着,艱難地憋出一句:“說什麼呢……”

“我來給傷員送藥。你的手該換藥了。”

小室伸手想接過傷藥,結果被她一回手躲開,“來客廳,我幫你換藥,有點事要問你。”也沒給他抗議的機會,就自顧自走了出去。

看到她幾步搶出廚房的背影,小室只得跟上去,一邊叮囑:“喂,走慢點,小心又扭到。”

兩人面對面坐在客廳沙發,小室擼起袖管把傷手遞給小豆。小豆開始幫他拆繃帶,一邊問:“昨天分開跑之後你們怎麼樣,遇到危險了嗎?”

“昨晚大部分人都被你和永引走了,我跟麗隨便找了輛車子就順利逃跑了。到御別橋的路上遇到了一些‘它們’,所以才耽誤了時間。”

“這樣啊……”小豆若有所思地應了,片刻後又問:“你小學時就和永是同學了吧。”

“是啊,怎麼了?”

“那你認識我嗎?”

小室給她問得一愣,“記得啊,你三年級的時候插班過來,和我們一起在牀主公立念過一段時間。不過都是小鬼時候的事情了,我也記不太清,後來在藤美在遇見你,看你好像不記得了就沒有再提。”

“忘記同學也太讓人傷心了。我那個時候和小室的關係不好嗎?”

“喂喂,你自己都不記得了還要說這種話嗎。”小室嘴角抽了抽,“再說我確實不記得了啊,因爲你那時候誰都不理,只願意和永說話,對你印象不深也很正常吧……”

小豆擡眼打量了一下他,“那是嫉妒的表情嗎?沒關係,以後我會好好跟小室同學說話的。”

小室的臉上掠過一絲紅暈,“又不是小鬼了,怎麼可能嫉妒啊!”

“沒有的事,就算現在上了高中,我也一樣會嫉妒啊。比方說在你和宮本說話的時候嫉妒一下宮本什麼的。”

小室一時沒能消化這話;五秒後終於意會了這話的意思,臉上的紅暈猛地明顯起來,瞪着雙眼盯住小豆看。

她回給他一個有幾分狡黠的笑。“怎麼總是這麼緊張啊,小室同學。”

小室整個人都不好了:“……你這傢伙的嘴裏到底有幾句真話啊!!”

“當然有了。想聽當下的真話嗎?接下來,”她把藥罐噴嘴對準他手臂按了下去,“會很痛哦。”

藥霧一噴出來,小室立刻哀嚎了一聲:“痛痛痛!!!!!”

小豆哈哈哈地把藥罐拿開開始幫他纏繃帶,後者露出吐魂表情苟延殘喘了兩下,“你真的夠了……”

話音剛落,她突然在纏好的繃帶上頭用力地打了個結;如果說剛纔是藥理痛,現在就是人爲痛了,小室立刻嗷了一聲抓住她手腕,“住手啊!”

小豆繼續樂。

小室喊了幾聲痛,聲音突然頓了頓,“你也太瘦了吧。” 嫡女貴妻 擡了擡握住她手腕的手,挑起眉打量了一下,“只有這麼細一點,開槍的時候不會擔心容易折斷嗎?”

小豆張開爪反手握住他手掌,一個掰手腕的架勢把少年的手臂反向拗了下去:“不要太嫉妒我的天賦啊。”

小室這回早有準備,立刻用力扳了回去。沙發上懸空沒有着力點,兩人就互相併着小臂開始使勁!男女力量畢竟有差異,兩人僵持了幾秒,小室就順利地把小豆的小臂摁倒在沙發,帶得她一個趔趄。小室得意地露出虎牙笑了,“.!”說完居高臨下地對她露出了嘲諷臉。

小豆喘勻一口氣,掙扎了一下無果,猛地挑眉擡頭臉對臉看他;距離有些近,一瞬對方的呼吸都噴灑過臉頰,小室不由愣了愣。視線撞得狠了,少年剛纔還明亮清澈的眼神微微動搖了一下。整個客廳安靜到只剩下呼吸聲,就連交握的雙手的熱度都格外曖昧起來。

察覺到小室握住自己手腕的手指慢慢卸了力,小豆抿了抿脣,想要抽出手,少年的手指倏地又緊了緊、再度握實了。

[4:6。

在她的寶座周圍,有四個活物,前後都滿了眼睛。]

[——若望默示錄。]

作者有話要說:我又來啦!

讀者又給我寄刀片了 艾瑪總算有點實質性肢體接觸啦。

這些天工作之餘又應酬有點累過頭了,拖得太久了抱歉。嗚嗚,躺平求愛撫。

在專欄裏發現了深水魚雷!超級開心!qaq謝謝云云小天使! 婚意盎然 謝謝你一直陪着我!麼麼噠!!!小姜姜刷雷也超級厲害!!!!!!臥槽不要這麼浪費!!!!

雲休與扔了一個深水魚雷 投擲時間:2014-12-1802:23:52

阿尋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1-2623:37:30

蘭茉紫雯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1-2621:23:09

小恩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1-2416:11:46

小艾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1-2414:52:41

小恩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1-2414:23:31

雲休與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1-2411:02:52

送冰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1-2406:22:19

送冰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1-2406:22:15

送冰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1-2406:20:49

歌聲猶在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1-2323:35:40

無謂秋冬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1-2323:29:24

送冰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1-2321:15:06

牙曉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1-2321:14:17

牙曉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1-2321:13:59

葉弈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1-2321:01:40

竹取薑糖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2-2214:06:38

竹取薑糖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2-2214:05:24

竹取薑糖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2-2214:04:07

竹取薑糖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2-2214:01:14

156菌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2-2020:59:59

豆粉醬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2-2017:04:57

歌聲猶在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2-1921:58:45

eve谷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2-1919:40:00

雲休與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2-1913:44:17

小解花兒爺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2-1912:34:18

呆?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2-1911:07:29

呆?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2-1911:05: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