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雲趕緊答着:“在外做生意破落了,本想來這裏投奔,卻沒想到姨父和姨娘已經被兩位接去了雲海島,實在叫人意外。在下對海宗可是仰慕已久,早有拜師之心,卻一直苦無門路,今日得見兩位,實乃上天眷顧啊,能不能請兩位行個方便,也帶我去一趟雲海島?”

辰雲的聲音謙卑,說話間神色緊張期待中還恰到好處地表達出久仰大名之情,聽的那兩個雲海島武者目瞪口呆。

這……居然還有人主動要去咱們島的!這小子是瘋了還是傻了?

兩人斜眼看着辰雲,神色古怪,也不答話。

辰雲越發顯得侷促不安了:“兩位,我這今天才到海城,手頭有些緊,不過兩位放心,若是能拜入海宗,日後定少不了兩位師兄的孝敬。”

這……是想要賄賂我們?兩個雲海島武者對視一眼,頓時覺得腦袋有些不夠用。

前前後後抓了那麼多人,什麼樣的人都見過,今天碰到的這個傻子的反應,簡直是絕了。

不過,原來是剛來的啊!

早說嘛,就喜歡欺負你們這種剛來海城的外地人了。

辰雲緊張地望着他們,心中也在泛着嘀咕,他雖然不知道雲海島抓這些普通人幹什麼,但自己現在也唯有用這個方法來助老人爺孫脫困了。

連老頭子和小女孩都抓,自己這個壯丁他們沒道理放過吧?

果然,那兩個武者瞪了半天眼後,突然哈哈大笑,親熱地拍着辰雲的肩膀道:“好好好,你既有拜入我海宗之心,我們如何忍心阻攔,不錯不錯,你這年輕人骨骼精奇,看上去夠機靈,定是個習武奇才。日後若是飛黃騰達,可別忘記我師兄弟二人的引薦之功。”

“忘不了,當然忘不了。”

三人對視,大笑不已。

海宗兩個武者暗罵楊開傻逼。

辰雲心想你們兩個白癡。

老人爺孫在牀上瑟瑟發抖。

好半晌,辰雲才收斂笑聲,道:“兩位,你們看,有我一人拜入海宗是不是夠了?這一老一少若是帶着,路上也麻煩。”

這個問題,纔是辰雲最緊張的問題,如果他們還不願放過老人爺孫的話,辰雲唯有在這裏大開殺戒,之前廢話那麼多人。也就是爲了問出這個問題而已。

不過辰雲顯然是多慮了,他們來這裏抓人,是因爲海宗有個普通人也能幹的活。不管男女,不管老少,只要是人就可以。

現在抓了辰雲這個壯丁,一老一少自然也不想再帶着。萬一在路上顛簸死了還沾染晦氣。

聞言點頭道:“恩,你說的也是,本想接他們過去團聚,卻沒想你家這老傢伙不識擡舉,浪費我們一番好意。”

“人老了。就這樣,兩位師兄見諒。”辰雲笑了笑。

“你既已決定拜入海宗,那事不宜遲,我們現在就走吧。”海宗的兩個武者完成任務,有些迫不及待地想離開這狹小悶悶的屋子了。

“兩位先請外面稍後片刻,我與爺爺和妹妹道個別。”

“快點啊。”兩人也不疑有他,叮囑一聲便在外面等候。

待他們離開,辰雲才慢慢地走到牀邊。看了一眼瑟瑟發抖的爺孫倆。

老人是個精明人。剛纔辰雲與海宗的武者滿口胡言的時候,他一直沒敢出聲,就是怕露出什麼馬腳,直到此刻才顫聲道:“小哥,你這是何苦!那海宗,不是人能去的地方啊。”

楊開微微一笑:“老丈不用擔心。我自有計較,你忘記。我也是個武者了?”

老人渾濁的眼中閃過一絲亮光,這才稍微安心。

楊開伸手入懷。將前些日子發的死人財全部拿了出來,又取出來一袋裝有數百枚武王幣的錢袋,塞到老人手上,鄭重叮囑:“明天一早就離開海城,帶着小雨,有多遠走多遠,不要再留在這裏了。”

言罷,辰雲摸了摸小雨的腦袋,轉身離去。

一直等到外面的腳步聲漸漸遠去,屋內的老人才顫抖着手,看了看辰雲塞給他的東西。

那是一袋的錢!足夠他們半輩子的生活!

老人眼淚縱橫,拉着小雨就在牀上跪拜起來。

“小雨,人要知恩圖報!記住這個哥哥的樣子,他日若有機會再見,就算爲奴爲婢,粉身碎骨也要報答,知道麼?”老人嚴肅地叮囑道。

小雨微微點頭,稚嫩的臉龐已沒了驚恐害怕,有的只是平靜。

屋外,辰雲隨着那兩個海宗的武者已經遠去。

辰雲本想找個機會將他們兩人給殺了,但還不等他動手,他就發現事情的發展超過了自己的預期。

海宗今夜出動的武者,竟不止他們兩個,而是有二十人之多,其中甚至有武君之境高手坐鎮。

辰雲沒有動手,有武君在此,他動手等於。這個武君之境的高手,可不象黃老頭那種野狐禪,而且前些日子大戰黃老頭,辰雲也是佔足了便宜才得以獲勝。

事情發展到這一步,辰雲也沒有驚慌,自己現在在那些海宗武者眼中只是個普通人,這是自己的優勢。

只要找到機會就能逃掉,而機會,總是需要耐心等待的。

那兩個海宗武者將辰雲帶到海邊一艘三桅大船上便沒再管他了,而且也一改之前和顏悅色的態度,動輒便冷笑不已,那笑容中有着明顯的嘲諷之意,彷彿是在說小子你上賊船啦!

對此,辰雲也不在意。


隨着時間的推移,不斷有人被帶到大船上,那些人或痛哭流涕,或怒罵不止,或哀求不斷,船上的海宗之人皆是置之不理,彷彿已經司空見慣。

這些人有男有女,大多數都是乞丐流浪之人,也有一些漁民打扮的,根本不曾見到穿着華麗之人。

換句話說,海宗的目標,都是窮苦的人。因爲窮苦人受了欺負,也沒辦法去反抗。

待到快天明之時,被海宗抓來的人,已多達三十幾人,那些武者們也都匆匆趕回,在船上高手的調度下,在日升之前,大船揚帆朝海上駛去。 海浪陣陣,波濤滾滾,大船破開海面,平穩地朝遠方駛去。

被抓來的三十多個人的哭喊叫罵也漸漸停歇,因爲就算他們喊破了喉嚨,雲海島的武者也沒人理會他們,反倒可能迎來一頓毆打。

那些武者下手極有分寸,只打的那些人哭爹喊娘,痛楚不堪,卻不會傷筋動骨。

辰雲坐在甲板的一個角落上,冷眼打量着這一切,他的自由並沒有人束縛,不喊不叫,也沒招惹到誰的注意。

開船已經有一個時辰了,距離海城差不多足有百里之遙。

辰雲一直在默默地觀察船上那個武君之境高手的動靜,思考着如果現在跳船逃跑的話,能有幾線生機。

以自己一星武宗之境的實力,倒不擔心會被淹死,體力也是夠的,辰雲就怕那個武君之境高手飛下船追自己。

正當他一臉愁容和猶豫的時候,一個被抓來的老漁民趁人不備,先辰雲。一步,縱身跳下了大船。

噗通一聲輕響傳出,被抓來的三十多個人個個都激動起來,齊齊朝船舷邊涌去,想隨着老漁民的步伐跳船逃生。

而那些雲海島的武者竟都不阻攔,只是冷笑地望着他們。

辰雲感覺有些不太對勁。他們費勁心思抓到這些普通人,沒理由會輕易放他們離去。

驀然間。一聲淒厲的慘叫從下方傳了過來。聽着讓人毛骨悚然,正是剛纔跳船的那個老漁民的。聽到這個聲音,那些衝到船舷邊人也都猛地頓住了步伐,瞪大眼睛朝海面上看去。

“怎麼了? 最壞最好的你 ?”


“下面有怪物!”

“船下有吃人的怪物!”

那些普通人驚恐地吆喝起來,都定在原地,根本跳下去的勇氣。

船上一個海宗的武者冷笑一聲,望着衆人道:“想知道下面有什麼?”

不待這些普通人回答,他便伸手從一旁拿過一個火把,往海面上丟去。

趁着短暫的光亮,不少人看到了驚悚至極的一幕。海面上一灘血紅,之前的那個老漁民此刻已經分成了好多塊,海水下隱有一些猙獰可怖的魚獸穿梭跳躍,跟隨着大船。大口大口地撕咬着老漁民的屍體。

“這就是跳船的下場!”那海宗的武者嘿嘿冷笑。

不少人當場嘔了出來,他們都是普通人,哪曾見過這麼血腥噁心的一幕?

辰雲心中凜然,知道自己不能再打跳船逃生的主意了,這船邊跟隨的肯定是海中的妖獸,大概是海宗自己飼養的。

在水中,這些妖獸纔是王者,自己一個武宗的武者,就算是展開了宗域,在它們面前根本沒有逃生的可能。

“都給我聽好了!”海宗的這個武者大喝一聲,雙目如電。在人羣中一掃,“不想死的話,就乖乖地待在船上,再過一兩個時辰,便到了雲海島,莫要以爲抓你們便是遭罪,這是我海宗給你們的機會!待到了島上,有你們享之不盡的美味佳餚,有穿不完的綾羅綢緞,只要你們通過了我海宗的考驗。便可收你們爲弟子,從今以後,也能當一個邀月摘星的武者。”

衆人噤若寒蟬,顯然不怎麼相信他說的話。

這海宗的武者也不囉嗦,只威懾一番便閉口不言。

不過經過剛纔的事情。現在這些被抓來的普通人也不敢再出聲,更不敢有逃跑的念頭。船下有怪獸吃人。他們哪還有勇氣?

大船繼續航行。

又過了一個多時辰左右,辰雲聽到一人說道:“到家了。”

“哎吆,累死我了,這個月沒過三天都要出來一次,你說這些人怎麼就這麼短命?”

“普通人嘛,就算調理的再好,也撐不了多久,噓,別再說了,叫他們聽去又得慌亂。”

辰雲睜開眼朝前方看去,只見不遠處一座島嶼的輪廓印入眼簾,這個島嶼不小,辰雲估計有四五個海城那麼大,只不過這個島嶼給他的感覺很奇怪,他如今目力非比尋常,這一眼望過去,島嶼的左半邊和右半邊好像有些不太一樣,那右邊的半島,彷彿被一層朦朧的霧氣遮蓋着,叫人看不真切,也不知道有什麼玄機。

大船的行進方向,是衝着左半島而去的。

過了許久,大船速度緩緩減慢,最終靠岸。

有海宗的弟子從甲板上放下繩梯,招呼那些瑟瑟發抖的普通人:“都下船了!”

三十多個人雖然驚恐,卻也有條不紊地跳下大船,登上陸地的剎那,許多人腿肚子一軟,倒在了地上,他們真的怕及了船下那些吃人的怪獸。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可打漁這麼多年,也從未碰到過那種怪獸。

“你們兩個,把這些人安頓一下。”船上那個唯一的武君之境高手對兩個弟子道。

“是,師叔!”那兩人恭敬的應了一聲,正是之前抓了辰雲的兩個人。

“走吧,帶你們去吃香喝辣的。”兩個海宗的武者也沒爲難這些普通人,趕羊似的,將他們往前趕着。

辰雲故意落在最後,陪着一副笑臉,開口道:“兩位師兄,咱們什麼時候拜入宗門啊?”

其中一人衝辰雲嘿嘿冷笑:“誰是你師兄?”

另外一個雖然也不耐煩,卻依然開口解釋道:“你別急,在船上的時候你也不聽說了麼?只要你們這些人能夠通過我海宗的考驗,皆都可以列爲門徒,拜入宗門修煉武道。”

“那這個考驗是什麼?”辰雲繼續問道。

“考驗啊。嘿嘿。很簡單的考驗,只是要你去採些東西而已。別問太多,到時候你就知道了。”那人見辰雲好糊弄,一邊說還一邊拍着他的肩膀道:“只要你夠機靈,咱們總有機會成爲師兄弟的。你們纔剛來雲海島,什麼都不需管,每日皆有美味佳餚奉上,等到考驗的時候,自然有人會通知你們的。”

“哦。”辰雲打探不出太多的消息,只能作罷。

不過雲海島確實是個修煉的好地方。這裏天地靈氣濃郁,比起林城那裏要強多了,怪不得海邊的宗門都喜歡在島上開宗立派,佔據島嶼修煉。本生就是優勢。

而且許多島上都生有特別的天才地寶,那是內地根本見不到的東西。

興許是被雲海島的山清水秀感染,這些被抓來的普通人,情緒也稍微安定不少,一邊走一邊對着周圍的風景指指點點。

那兩個雲海島弟子中的一人開口提醒道:“在島上可別亂跑,這裏也有吃人的怪獸,若是亂跑,就是屍骨無存的下場。”


跟普通人說妖獸還沒什麼威懾,但說起吃人的怪獸,那絕對夠唬人。

果然。一聽這話,許多人都緘默了,他們想起之前那個跳船的老漁民的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