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瞬間,所有的圍觀者都不淡定了……

搞毛線?

拜師?

堂堂武道社社長洪天麟,居然要拜葉擎為師? 「牛,真是太牛了,葉擎居然打的洪天麟磕頭拜師!」

「這個葉擎,到底是從哪冒出來的傢伙,洪社長怎麼回事,哪怕就是打不過對方,也沒必要磕頭拜師吧!」

「不,洪社長怎麼會敗?這不可能啊……」

「……」

圍觀者一個個表現不一,有的感覺葉擎太厲害了,牛逼的不行不行的,有的無法理解洪天麟只是挑戰失敗,為什麼要拜師,還有的人,太過於崇拜洪天麟,甚至無法接受他的失敗……

「拜師?拜啥師啊?」葉擎也是一臉的懵逼。

說好的打架,怎麼成了拜師?

「拜師,學我洪家拳法!」洪天麟漲紅著臉道。

剛才他也是腦袋一熱,就直接給下跪了,這會兒才反應過來,周圍這麼多同學都看著呢。

而且,他以前,再怎麼說,在學校里的也是個名人,現在就這麼給一個比他還小几歲的人下跪拜師,著實是有點傷面子……

「洪家拳法……」葉擎聞言沉吟了一下,要說教給他東西,自己會的還真不多,《玄天決》是斷然不能傳出去的,還有一手醫術,估計這傢伙也不會學,至於其他的,貌似也只有他剛剛莫名其妙學會的洪家拳法了。

「對,洪家拳法,這是我洪家家傳的拳法,我練了十多年,自認為已經登堂入室,可是剛剛和您對戰一番,才知道,自己還差得遠,希望師傅您,能指點我洪家拳法的修鍊!」洪天麟道。

「算了吧,我不收徒……」葉擎聞言,最終還是輕輕搖了搖頭。

他自己也才二十歲,而且以後說不定還要對上葉家那個龐然大物。

自己一個人倒是不怕什麼,至於蘇家,自己現在和蘇家也並沒有產生實質的關係,而且他們還都是普通人,應該不至於連累到他們什麼,可若是今天自己真的收了洪天麟這個弟子,萬一某一天自己遭遇不測,怕是這傢伙也少不了被人清算!

「師父,您……」

洪天麟還想再勸,而葉擎已經轉身,身後的圍觀者非常自覺的給葉擎留出了一個通道……

「我一定要拜你為師!」

看著已經離去的葉擎,洪天麟心中暗自發誓!

這年頭,武學宗師可不多見,好不容易碰到一個,無論如何也不能放走了!

「葉擎!」

「葉擎!」

「葉擎!」

「……」

葉擎離去,操場上不知道是誰大喊一聲了葉擎的名字,然後引起了其他人的共鳴,一個個跟著吶喊起來。

「贏了,贏了也,欣兒,你老公可真厲害,好瀟洒的背影……」

田蕊看著葉擎離去的背影,雙眼放光,居然流露出花痴的樣子……

蘇欣兒看到田蕊的樣子,頓時緊張起來道:「你別瞎說啊,讓人聽見了可就麻煩了,還有啊,趕緊收斂一下你的樣子,實在是太花痴了!」

「花痴?有嗎?」田蕊聞言,急忙收斂表情。

「還有嗎?差點沒把哈喇子流出來……」蘇欣兒一臉嫌棄……

葉擎走出眾人的圍觀,帶著宿舍里的兄弟直接離開了操場。

「帥,真是太帥了,三哥,從今天起,你可就是我的偶像了,妹子們知道我是你的兄弟加粉絲,肯定願意跟我交朋友!」老四王俊道。

「老四,你除了知道妹子,還知道什麼?真是個沒出息的傢伙,老三,你這功夫是拜師學的,還是家傳的?」馬季帶著滿臉渴望的眼神看著葉擎。

如果是家傳的,那他就沒戲了,如果是拜師的話,那他是不是也有機會跟著拜師,或者乾脆學一下不要臉的洪天麟,拜葉擎為師也可以,只要能學到武功……

「應該算是家傳吧,不過,我也有師父教。」葉擎道。

《玄天決》肯定是家傳的,不過他也確實是有師父的。

「你有師父?那你師父還收徒嗎?我能不能去拜師啊?」馬季一臉希冀的看著葉擎道。

「呃,怕是不行的,因為我現在也不知道師父在哪,我已經兩年沒見過他們了……」葉擎搖頭道。

「那真是可惜……」馬季失望道。

不止是馬季失望,身邊其他幾個人也同樣是失望的神色,他們都打著和馬季一樣的注意……

這年頭,誰不想學武功啊,不說要用來幹什麼,能保護自己不受欺負也是好的。

「呵呵,你們想學武功嗎?」葉擎笑道。

「武功啊,誰不想學……」馬季回答道。

「是啊,每個男孩子的心裡,可都有一個武俠夢!」錢峰跟著道。

「學了武功,把妹的話,就更容易了!」三句話離不了妹子的王俊用十分肯定的語氣道。

「……」

「好吧,以後有機會的話,或許你們也可以學,不過現在還不行。」葉擎道。

《玄天決》是葉家的家傳功法,而且級別很高,只有嫡系弟子才有資格修鍊,葉擎肯定不能傳出去,不過等以後,他有機會,能搜集一些別的功夫,也不是不可以教給他們。

不過,教是教,想要練出點名堂來,可不是那麼容易。

畢竟,不管是自己,還是歐陽靖,洪天麟,一個個都是從小開始練功,也只是達到這種水準而已,他們這些半道出家的和尚,估計也只能起到要給強身健體的作用,或者學一些招式,能夠對付三五個小混混之類的。

葉擎打敗洪天麟,洪天麟當場拜師的消息隨即傳遍學校,而學校論壇之中,更是更新了置頂帖,第一條就是葉擎和洪天麟之間的大戰。

點開帖子,裡面還有詳細的視頻。

萌寶坑爹:首席,復婚無效 這次的視頻錄製的非常完整,從開場一直到洪天麟跪地拜師,葉擎拒絕離去,全都有。

而下方的帖子回復也是極快,才不過幾分鐘的功夫,就有數百條回復……

一樓:「坐沙發!」

二樓:「洪社長居然敗了,真是不可思議!」

三樓:「葉擎到底是什麼人?青葉市可沒聽說過哪個很出名的家族姓葉啊……」

四樓:「請問葉擎收徒嗎,本人誠懇拜師,想學武技,以及『日』入過萬之法,可繳學費!」

五樓:「出售葉擎最私,密的照片,十塊錢一組,要的加我……」

「……」

各種亂七八糟的評論都出來了,甚至連賣葉擎私,密照片的都有,讓葉擎看了有些抓狂……

想想平時在宿舍里,自己穿的應該也不是太暴露吧?

當然,也不排除某些變,態分子,或者是喜歡惡作劇的傢伙,真的拍了私,密照片…… 葉擎等人一路返回宿舍,大操場上的人也都散了,該上課的上課,該談戀愛的談戀愛,而武術社的眾人,一個個跟死了爹媽一樣……

本來,因為,孫友偉和歐陽靖連續受挫的原因,武術社的眾人,同仇敵愾,網路上各種攻擊葉擎,私下裡各種議論,只等著洪天麟打敗葉擎之後,好好的羞辱他一頓!

可是他們只想到了開頭,卻沒有想到結尾……

洪天麟居然要拜師?

這對於武術社的眾人來說是難以接受的,甚至,說不好聽一點,這簡直就是在背叛武術社!

不過,眾人都不敢明著說罷了,畢竟洪天麟才是武術社的社長,也是武術社裡最厲害的一個,連他都不是對手,那隻能說明,武術社敗了,再也不可能找回場子了!

然而,洪天麟失敗,而且當場拜師的消息傳到醫院之後,憤怒的歐陽靖,直接將整個病房都給砸了……

「混蛋,洪天麟,你這個懦夫,你居然投降了,該死的傢伙,懦夫!」

歐陽靖難以置信,洪天麟居然想要拜葉擎為師,那他這一頓打怎麼辦?

白挨了不成?

一旁的孫友偉也是面色難看。

洪天麟都服了,那意味著,他的腳是白斷了,再也沒人能替他報仇了,洪天麟不行,歐陽靖不行,其他的幾個人,估計更是不行!

「歐陽靖,洪天麟,怎麼會如此沒骨氣?」孫友偉問道。

他印象中的洪天麟,應該不是這樣的人啊……

「哼,說了你也不懂,不過,葉擎,這件事沒完!」歐陽靖橫了一眼孫友偉,神色冰冷道。

他也看了帖子,看了視頻。

雖然錄製的聲音比較噪雜,但是大致的信息,還是能夠得到的。

「武學宗師?哼,這個洪天麟,果然是只長肌肉,不長腦子,這天底下,哪有如此年輕的武學宗師?簡直可笑,哪怕他打娘胎里開始修鍊,今年也才不過二十歲而已!」

「能被稱之為武學宗師的,哪個不是五十歲以上的年齡?這傢伙肯定是被葉擎給忽悠了,真是個煞,筆!」

武學宗師是一種尊稱,能獲得這種稱號的人,不僅實力強大,而且武學根基深厚,還對武道有獨特的見解,這種人很少很少,實力強不一定是武學宗師,而武學宗師,一定是實力很強的人!

這種人很少,莫說青葉市,哪怕是在省會之中,恐怕也寥寥無幾!

葉擎不過是個二十來歲的毛頭小子,何德何能,能成為武學宗師?

「歐陽靖,你打算怎麼辦?」孫友偉問道。

「這個不用你管,廢物!」

心煩意亂的歐陽靖,冷冷的看了一眼孫友偉,隨後轉頭離開了病房……

「廢物?」

孫友偉聞言,望著歐陽靖離去的背影冷笑不已……

「我是廢物,難道你不是?你是比我強,可還不是被葉擎一招打飛了?」

當然,這些話,孫友偉是不敢直接說出來的,只能暗自在心中誹咐一下……

歐陽靖走後,孫友偉只能躺在病床上。

歐陽靖只是被踹了一腳,而他可是被打斷了腳踝,是走不了路的!

當然,孫友偉並不知道,歐陽靖受到的傷害其實比他狠多了,現在還看不出來,等過一段時間,他慢慢的不,舉之後,才會知道,自己當初挨的那一下,到底意味著什麼!

葉擎和一眾兄弟返回宿舍,時間過的很快,下午已經放學,晚飯的時間點也即將來臨。

「老大,這些錢你拿著,今天晚上請大夥吃飯的錢,就從這裡出!」

葉擎拿出了一萬塊錢,交給馬季。

「用不了這麼多吧,估計兩三千塊錢也就差不多了,這錢你給我幹嘛,今天你請客,你不去嗎?」馬季道。

畢竟只是學校附近的大排檔,檔次有限,價格自然不高。

「上午說了,我晚上有事,就不陪你們了,晚上你們幾個陪著大夥,吃好喝好就行了,這些錢你先拿著,晚上多點點菜,讓大家多喝點!」葉擎道。

「那行,不過,你不來的話,那些個傢伙可是要失望了,恐怕以後還會找借口宰你一頓的!」馬季苦笑道。

葉擎請客吃飯就能平息眾人的怒火?

哪有這麼簡單!

這些傢伙,都想著,等到晚上的時候,好好的灌一次葉擎呢,不把葉擎灌的不省人事,怎麼能對得起他們這兩年來,對校花的暗戀……

而葉擎不去的話,光是吃飯,那些傢伙,可不會輕易罷休的。

「呵呵,沒事,咱現在不差錢,天天吃都吃得起!」葉擎輕笑道。

一頓兩三千,一個月下來,十萬塊錢頂天了!

而葉擎一個月的生活費可是有上百萬的……

「靠,你真的變成狗大戶了,那我們可就不客氣了,哈哈……」馬季笑道。

「都是自己兄弟,客氣什麼,該吃吃,該喝喝,我還有事,就先走了!」葉擎道。

他已經收到了來自蘇欣兒的消息,馬上到他樓下。

經過近這麼一出,她們之前立下的協議,算是作廢了……

現在,整個學校,最熱門的事情,恐怕就是談論她們兩個之間的關係了!

「老葉,走吧,今天喝死你!」

「必須喝死他,讓這丫的裝,筆,害得我青春夢碎……」

「哈哈,弟兄們,今天要是不是他倒下,就是我們集體倒下,是不是這個道理?」

「是!」

足足二十多個男生,一個個開始瞎起鬨,染紅簇擁著葉擎一起來到樓下。

剛好,蘇欣兒的大紅色奧迪A7也停在了樓下,一眼就看到了正被同學們簇擁著的葉擎。

這會兒的葉擎,看上起,似乎還是有不少魅力的!

女人喜歡強者,這是天性,蘇欣兒也不例外!

她自然也希望自己的老公,能夠駕雲於九天之上,而不是在地上當一個誰都能一腳踩死的螞蟻。

而葉擎今天的表現,毫無疑問,在她的心中掀起了不少波瀾!

這會兒,她的腦海里又想到了昨天中午的事情,那個熟悉的人影,一腳踹開房門的霸氣……

真的不是他嗎?

「校花的車來了,什麼情況?」

「不會是來找葉擎的吧?」

「葉擎,找你的?」

「……」

眾人七嘴八舌的問了起來。

「嗯,是來接我的,兄弟們,不好意思啊,今天你們吃好喝好,全都算在我身上,不過,哥們今天就不能陪著你們了,嗯,你們懂的?」

葉擎說著,指了指一旁的奧迪A7……

「我靠,禽獸啊……」

「恨不能以身代之……」

「校花親自來接,今天你小子算是逃過一劫……」

「……」

眾人都是一副酸溜溜的口氣,羨慕嫉妒恨啊!

校花親自開車來接,這是要出去開房的節奏嗎? 在眾人羨慕妒忌恨的眼神中,葉擎施施然上了校花的車子,徒留下目瞪口呆的眾人。

「兄弟們,別看了,人都走了,咱們也去嗨皮吧,反正今晚老三請客,經費我們已經有了,先吃飯,吃完飯一起去唱歌,好不好?」馬季高聲道。

「好,吃完飯去KTV接著喝,老葉是逃過一劫,不過你們三個今天晚上要是不爬下,那就算我們這些兄弟們無能!」其中一個領頭的傢伙大笑道。

顯然,葉擎走了,眾人將矛頭對準了馬季,錢峰,王俊三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