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明奚淺的招式,根本就不像表面的那樣,輕飄飄的一道劍光,竟然隱藏着三種法則之力,還融合了九天神雷和紅蓮業火!

這樣的攻擊,聞所未聞!

聞人銀夙的眼神有些變了,他認真的看着奚淺,「還是小看了你!」

奚淺嘴角微勾,「翻來覆去就是這一句!」

聞人銀夙的臉霎時間就黑了。

不過他還沒發火,面前的人就狂暴的甩了一劍過來。

他見識過!

這是鳳家的絕技——鳳破九霄!

明奚淺的鳳破九霄,是他看到過,最為恐怖的!

而且,她的速度好快,鳳破九霄才出手,下一劍已經劈了過來。

聞人銀夙心裏突然就明白了,為什麼另外的一個意識,會對她另眼相待了。

此時,也不是想這些的時候,他把心裏的想法收起來,揮手防禦。

看到他把自己的攻擊擋下,奚淺眼瞼半垂,心裏明白,自己和聞人銀夙還是有很大的差距。

一個大階,何況是渡劫期到大乘期,跨越不了的鴻溝。

「小天,放開神器的所有力量!」

「好!」

神罰之劍已經恢復了所有的神器力量,現在她是渡劫巔峰,也能控制了。

這一次不是奚淺先動手,而是聞人銀夙!

他使出來的力量,狂暴十足,帶着一擊必殺的決心!

奚淺深吸一口氣,抬手,神罰之劍在手裏劃了一個詭異的弧度!

然後突然劈了出去!

神月訣!

這是目前她最為強悍的招式,神月訣因為她神識的原因,可以對上大乘期的修士。

但是大乘巔峰,她沒把握!

不過因為有上古神器力量的補充,她想,應該能勉強持平!

轟隆!

兩道毀天滅地的攻擊在中間相遇,在遇上的那一瞬間,直接爆發了恐怖的爆炸!

毫不誇張,這一方天地直接暗了下來。

撕扯毀滅的力量層中間開始,突然湧向四周,無差別攻擊!

說實話,奚淺沒想到會有這麼大的破壞力!

她想躲,但是根本就來不及,速度太快,威力太大,哪怕是幽熒,在衝過來的時候,奚淺也已經被恐怖的力量給席捲!

臉色唰的一下慘白如紙,「哇」的一下吐了一大口血。

幽熒抱着她,趕緊離開這個漩渦,他們對面的聞人銀夙,也沒有全身而退。

他也被波及,受了傷。

這是聞人銀夙根本就沒想到的,他不防,明奚淺能發出來這麼強悍的力量。

不過因為他是大乘期,實力比奚淺厲害得多,所以傷勢也比奚淺的還要輕。

他看着那邊臉色蒼白,被幽熒護在懷裏的女子,識海里有發生了動搖。

傳來了刺痛,他眉頭蹙起來,眼神嚇人。

「幽熒,我沒……事!」奚淺自己吞了一顆丹藥,對着幽熒搖頭。

「現在是好機會,我去會一會這個聞人銀夙,你自己注意。」幽熒知道奚淺暫時不會有大事,說道。

「嗯,你小心!」奚淺看着幽熒說道。

幽熒點頭,然後把奚淺交給老雷,自己掠了出去。

。璇風瓑浼氬啀璇.. 任意笑道:「我知道,全冠清也與康敏有過苟且,今日杏子林一切戲碼都是他二人設計出來的。但你這老傢伙卻不是為了什麼主持公道,你不過是想重奪丐幫幫主之位,所以才站出來道出喬峰身世,自己好取而代之。」

徐沖霄渾身抖如篩糠,道:「不……不是,我……我不是……」

任意微笑道:「我說是就是,你敢說我錯了?」

說完,他手掌一揮,人頭飛起!

此刻,所有人都被他的手段駭住了,幾乎每一個人都牙冠打顫,渾身發抖。

沒有怒色,沒有恨意,他們除了驚,就只剩下恐懼,最純粹的恐懼。

趙錢孫已有既『死』的感覺,他必須殺人,以別人的死,來抑止自己的死意。

兩人離的極近,只有七尺,他大喝一聲,突襲暗手,雙掌連環拍出,向著著任意打了過去。

在這剎那迅若星火間,任意好似好整以暇的還看了他一眼。

正是這一眼,讓他真見着了死亡。

掌風已至,所有人幾乎都認為他要得手了,所有人全都希望他能得手,然而在趙錢孫掌未擊中之時,刀卻先落下了。

那不是刀,是手;但那隻手比任何刀還可怕,那隻手比任何刀還鋒利,手落下后,人被一分為二,人變成了兩半,人變成了一朵花!

綻裂的血花,美如一場驚艷!

這種美誰都欣賞不了,譚婆見着被劈成兩片的趙錢孫,大喊道:「師哥!」

「我要殺你了。」

語落,人影一晃,譚婆飛身搶近。

譚公喝了一聲:「小心!」

接着他也飛掠而出,揉身而上……兩人一前一後,一閃身從側欺近,雙掌在霎那間已蓄好力,運出勁,二人已然昏頭,他們似乎準備一舉制服任意。

譚婆最先動手,亦是最先來到任意麵前,所以她也先死。

沒有什麼花俏的招式,沒有什麼虛虛實實的變化,更沒有沒有什麼后著,僅是最簡單的揚手,最直接的拍了過去。

一掌后,譚公就眼睜睜的看見譚婆四分五裂,被拍成了碎片。

緊接着,他招未出,一隻手就扼住了他的咽喉……意識徒止!

他們都看見了譚婆是怎麼死的,他們也瞧見了譚公就在他手中被捏碎咽喉,屍體隨手丟在地上。

他殺人簡直不像殺人,他殺人就如碾死螻蟻一般。

任意渡步來到智光面前,道:「和尚,到你了,把你知道的事都說出來吧,三十年前所發生的事。」

智光看了看地上的屍體,臉上毫無懼色,只帶着些許悲憫,雙手合十道:「阿彌陀佛,施主殺孽實在太重了一些。」

任意淡淡道:「我可沒心情聽你廢話。」

智光道:「任施主,此事非同小可,你既也說起三十年前,那你也應該知曉發生過什麼。一旦老衲說出來……」

他看了眼喬峰,轉頭接着道:「若喬幫主真不是害死馬副幫主的兇手,若一切都是馬夫人等人的陰謀,那老衲怎能再害了他。」

任意緩緩道:「你若不想我上天台山,屠盡止觀寺的和尚,就乖乖把所知道的一切講給他聽。」

他輕描淡寫的說出這句話,全然沒有一人懷疑……他能否做到,能否做的出來。

智光聳然動容的看着任意,神色終於變得驚懼駭然。

久久一嘆,智光看向喬峰,道:「三十年前,中原豪傑接到訊息,說契丹國有大批武士要來偷襲少林寺……」

隨着他緩緩說出,喬峰腳下險些不穩。

智光說的話幾乎與他之前所聽,如出一轍!雖還未聽到那嬰兒之事,但喬峰縱然再不想承認,心中卻已然愈發相信自己就是契丹人。

「他開始並未出手傷人,我們二十一人施以全力,竟是根本傷不着他分毫。那遼人武功實在詭異,他僅憑拇指就接下了我們所有殺招。」

智光微微一頓,臉上忽現驚懼之色,繼道:「這一手功夫,引的我們人人大駭,此人武功之高,世間罕見。久攻不下,我們便向其他人下了殺手。」

喬峰忽然抓起他的衣襟,厲聲道:「你們……你們殺了那婦人對不對?」

智光幽幽一嘆道:「不錯,我們以眾欺寡,十四名同道強攻那遼人,而剩下七人便殺向了那婦人。可誰也沒想到,那婦人竟全然不通武功,刀劍齊施,瞬間斃命當下。」

喬峰聽於此處,眼睛登時紅了,臉上神色可怖之極。

智光見着他的模樣,就彷彿看見三十年前那人大開殺戒時的神情!

「看來,喬幫主已經知道自己身份了,你的確該殺了我。」

喬峰舉起了掌,可久久不曾落下,最後他重重的把這和尚摔在地上,大喝道:「說,你繼續說下去。」

智光被他一摔,口吐鮮血,接着緩緩爬了起來,看着喬峰道:「你此刻的神情,跟他那時實在太像了……那遼人見妻子慘死,兔起鶻落,身如鬼魅出現在妻子身旁,他抱着妻子屍體,忽然發出了一聲怒吼。此時的他不在固守,施出了殺招,致命的殺招!」

說道這時,這和尚竟忍不住顫抖起來。

「我們從未見過那樣的指法,他祭出了中指,揮指連點,七位兄弟登時橫飛倒掠,一身經骨全被他一指震碎。這一出手簡直難以想像,那遼人猶如神鬼般,頃刻間連殺十七位兄弟,而活下來的,只有……」

智光的話一字一字落入喬峰耳中,他的雙拳越攥越緊,他的身子卻是越來越顫。

等說到他們三人抱走了嬰兒時,他再也忍不住了。

「那少室山下的農人,他,他,他姓什麼?」

智光道:「阿彌陀佛,農家姓喬,名三槐。」

喬峰踉蹌的後退,段譽不知何時跑到了他身邊,扶助了喬峰……

智光對着喬峰,說道:「喬幫主若想報仇,老衲甘願一死,只是我等也是為了大宋,只願喬幫主不要再追究帶頭大哥的身份,老衲願意承擔這一切因果。」

任意忽然道:「一切因果,你豈能承擔的起!」

智光轉身道:「施主難道認為我們錯了?」

「好個和尚,好個找死的和尚。」任意看着他,冷冷地道:「你可知道那蕭遠山是何人?」

智光面色如常,緩緩搖了搖頭。

任意厲聲道:「蕭遠山乃昔年遼國蕭太后親軍總教頭,他致力於宋遼修好,每每勸阻遼道宗對宋用兵。」

智光聽完,臉色大變,眾人聽完,也是一陣驚愕。

任意冷笑道:「昔年宋遼有止戈盟約,可你們在雁門關外伏擊蕭遠山一家后,不久遼國便發兵攻打河北諸路軍州……你現在可還能說,你能承擔?」

三十年前宋遼忽然開戰,河北險些被破,難道……難道一切竟是因為蕭遠山而起? 大家都非常崇拜凌安,不但實力強悍,就連運氣都那麼好,竟然直接進入了前三名,這得是什麼樣的運氣啊。

沒有比賽,陸安安她們就坐在台下看比賽。

途中,楊經理又過來詢問陸安安肚子餓不餓,要不要吃點什麼東西。

其他隊友知道楊經理只是為了討好陸安安,所以她們一個個都不表態。

免得自作多情。

陸安安肚子還不是很餓,她轉頭看向幾個隊友,道:「你們有沒有什麼想吃的?」

喬喬和奈曼對視一眼,都不說話。

露娜朝着楊經理瞄了一眼,道:「隊長,你吃什麼我們就吃什麼。」

陸安安哪裏知道自己想吃什麼,她也不好選擇。

於是,又試探性的問了一句,「你推薦我幾樣吃的,好嗎?」

其實也是在暗示露娜說出自己想要吃的東西。

「榴槤不錯,吃點榴槤吧?」

露娜說了一句。

不等陸安安開口,楊經理便趕緊開口阻止道:「不可以,這大庭廣眾之下怎麼能吃榴槤?你們不覺得味道很怪嗎?」

「公共場合吃榴槤確實不好。」一旁的溫蒂也開口道。

她不太喜歡榴槤的味道。

人分兩種,要麼非常喜歡榴槤,覺得榴槤是香的,要麼非常討厭榴槤,覺得榴槤是臭的。

喜歡榴槤的人無法理解不喜歡榴槤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