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舞飛揚默然,或許知道羅藝真相的,也只能是劍出如風

哪怕是從經驗上來看,180級傳奇np和普通小兵顯然也不會一樣可是,她真心不想去和劍出如風說話……

其它如天狼星等人此時還略略有些尷尬成分在內,不好意思去直接問劍出如風

這方面倒是小李飛刀,畢竟還是孩子,沒那麼多心情,此時便是連忙湊上去問劍出如風:“羅藝最後怎麼樣了,死了沒,暴出什麼沒?”

劍出如風微微一沒,他當然知道羅藝的下場

在血和沒的時刻,他已經注意到有個巨大經驗值,那高額的經驗直接讓他晉升到95級,伴隨着這高額經驗,似乎還有什麼裝備進入揹包

這件裝備,除非劍出如風是想要一直藏在揹包裏,否則今天就不可能隱藏住羅藝的行蹤

因爲這件裝備,很明顯只有羅藝纔會暴

不過劍出如風也沒有隱藏的必要,畢竟當時的情況是天狼星大家已經選擇放棄離開,天狼星也完全沒有將這東西佔爲己有的理由

劍出如風微微一笑,看到衆多人好奇的眼光,便是從揹包裏摸出一塊令牌

然後世界頻道展示

頓時間,世界頻道都難得的沉靜了三秒,全都去看這塊令牌的屬xing

令牌上,刻着一個古字“燕”

玄鐵令牌

羅藝隨身攜帶的令牌,使用後可以召喚出“燕雲十八騎”全文字小說!燕雲十八騎:等級值等全屬xing爲玩家的110%,存在時間三十分鐘使用後十二小時之內無法再次使用

世界靜默之後,便是陷入無盡的瘋狂

召喚技能,而且還是可成長型的,這成長不需要附出任何額外的花費,可比那些不靠譜的僱傭兵好用多了

更重點是……

“街弟,使用下看看唄,是一個還是十八個翱”早有無數玩家起鬨

劍出如風點頭使用,立即身周光影閃動,然後十個人身騎鐵馬的大漢出現,一個個眼神銳利盯着四周,顯然是稍稍現不對勁就會衝上去砍殺!

世界頻道譁然

“威武霸氣啊”

“老闆多少錢賣?”

“我出五十萬!”豪氣的小李飛刀直接開價

“五十萬?這神器就值五十萬,我出六十萬!”莫言無敵冷笑搶價

開玩笑,可以在瞬息間召出十八個強力幫手,一個個都比自己還要強上一點,那就是說萬一碰上pk什麼的,本來是一打一甚至可能被人圍攻以一敵十,可只要一使用這令牌,立馬變成十八打一,誰敢惹好看的小說!

眼下可供成爲玩家外在助力的,便是僱傭兵,可僱傭兵極難升級,很多帶着僱傭兵升級的人最後都還是頹然選擇放棄,這實在是太吃經驗了,玩家的等級本就難升了,再帶上這狂吃經驗,那升級的度能讓人想刪號而且僱傭兵的實力顯然跟玩家有一定的差距存在,而且還有不可復活的大缺點

如天狼星這些神豪雖然玩僱傭兵,但也從來不帶着升級,都是直接在市場僱傭相應等級的傭兵的,現在一個一百級永久僱傭兵的價格就是一萬金,相當於一萬塊錢

這令牌所招出來的十八鐵騎情況來看,價格至少是普通僱傭兵的三倍,這還只是以目前玩家普通一百級的角度,隨着玩家實力上升,這令牌的價值也肯定是水漲船高

一時間各路神豪已經是紛紛開價,就連輕舞飛揚也忍不住私密劍出如風:“賣給我行不行,我不佔你便宜,八十萬!”

“一百萬!”出價最高的,卻還得是神豪天狼星,直接世界頻道置頂消息,讓人眼冒金星

想當時天狼星爲殺羅藝,本就是出了一百萬高價,最後失敗放棄,眼下一百萬來收這玄鐵令牌,倒也沒有估價錯誤

聽着這足以讓人心動的天文數字,劍出如風也是深深的吸足幾口氣才能忍受住誘惑,搖頭道:“抱歉各位,我暫時還沒有賣掉的打算!”

這件裝備現在還不到最高價值體現的時候,劍出如風十年遊戲資格,當然知道這一點,而且更妙的是這玄鐵令牌不是稀有裝備,而只是一件稀有物品,也就是說使用也不會綁定,他完全可以使用到等以後用不着了再賣!

a 終於滿足了這些愛湊熱鬧的圍觀羣衆,劍出如風輕舒口氣,前往飛馬牧場全文字小說。

最終這襄陽的一切還由楊思月來結局,雖然名義上這襄陽城本就是楊思月的地盤,但到底最大獲利者還是劍出如風,他當然要去感謝一下的。

“小姐!”劍出如風在楊思月房前,恭聲叫。

裏面未及反應,猛然是一道劍氣直轟居室,那劍芒強烈,劍出如風別說阻攔,根本就是連反應時間都沒有,整幢由竹子構建成的清雅小居轟然爆烈開來,劍出如風驚呆了。

劍出如風轉頭朝劍光動之地望過去,是一個青年,風流倜儻,看着就是正氣十足的正面人物!

劍出如風失聲驚呼道:“陳皓星!”

當然是陳皓星,也只有陳皓星這樣的彩虹五強者,纔敢是這樣正面的挑戰楊思月。

可是楊思月顯然不在這居室內,否則以她的性格是斷不可能讓陳皓星就這樣毀去她的居室。

可惡!

劍出如風握緊拳頭,只想要衝上去大罵,可還是忍住,不是對手啊,連人家衣角都沾不到半點。

哪怕是可以毀天滅地的毀滅技無雙也沒辦法傷到陳皓星,陳皓星別說不會給他施展的機會,哪怕是不去打斷他任他動,陳皓星也是可以在技能動之前飛出毀滅技影響範圍好看的小說。

“又是躲起來。”陳皓星冷笑一聲,眼光微微一掃劍出如風,到底劍出如風級別太低,他根本不屑於出手,隨手揮一揮衣袖,白衫飄飄已經消失在空氣之中。

劍出如風朝他飛走的方向豎箇中指,以此來鄙視他這種趁人病要人命的無恥行爲。

盟主府和軒轅谷果然是死對頭啊,只要一有機會,另一方都不會放過。

楊思月剛剛施展的那一招威力簡直比毀滅技更強力,施展後肯定會有虛弱期,一如上次同樣猜到陳皓星會趁機來找,所以就找個地方躲起來慢慢恢復了。

心中猜測之時,已經有人趕過來,劍出如風揮揮手,說道:“沒事,你們不用自責。”

陳皓星那種級別的人物,那是天地之間來去自如,遠非小兵小將們可以阻攔的。

來人卻顯然不知道是生什麼事情,此時看着被毀成渣的場主房間一會呆後,纔是報告:“主公,梅襄派素無雙姑娘來訪。”

劍出如風一愣,她來幹什麼?

“有請!”,

素無雙轉眼便來到這邊,看到這已經成爲廢墟的居室便是微微皺眉,嘆道:“陳公子已經來過麼。”

“無雙姑娘料事如神。”劍出如風微笑說,“今日還未來得及謝過無雙姑娘仗義相助。”

素無雙搖搖頭:“我根本就沒有能幫上什麼忙,最終到底還是讓月小姐……”

劍出如風笑道:“小姐她實力羣,哪怕再強的對手她都是轉眼便滅啊。”

素無雙搖頭:“這一切,都是已經落入別人的算計之中……”

劍出如風一驚,道:“什麼算計?”

忍不住回頭望一眼居室,一股深深的恐懼從心頭升起,難道是楊思月她……

素無雙嘆道:“今日這一切,本都是周芷惠在暗中算計……”

“攻城根本就不是周芷惠的最終目標,她的目標就是想要讓月小姐在傷勢未愈的情況下再次出手,加重月小姐的傷勢全文字小說!”

劍出如風愣住,說道:“什麼?”

素無雙道:“千年糾纏,周芷惠對於我們的性格早已經是瞭如指掌,哪怕我們早猜到周芷惠就是衝着月小姐去的,此前我也勸說月小姐不要魯莽出手,區區一個襄陽也算不得什麼,可月小姐的性格剛烈,卻是無法改變……”

“更沒料到是月小姐居然直接使用了神咒……可哪怕是神咒之威,最終依舊沒能留下週芷惠……”

“神咒……”劍出如風癡迷,心想這居然帶了一個神字,難道是前世十年都從來沒有見識過的神話級別武學?

神話級武學,只存在於大家的猜測之中,因爲這遊戲的設定無論副本還是人物,都是在傳奇級之上還有個神話級,而武學上面,高級隱藏上面的毀滅技就屬於傳奇級別的武學,在傳奇級別以上是否還有更高級的武學,大家都是處於猜測階段,沒有人真正見識過。

素無雙嘆息道:“月小姐實力確實羣,可今日一役,她帶傷強行施展神咒,傷上加傷,至少三年內都無法復原,這還是在別人不打擾的情況下,眼下週芷惠、陳皓星等這些仇敵肯定是滿天下去找尋她的蹤跡,想要趁機……”

“三年!”劍出如風倒抽一口冷氣,早猜到此招一出,月神肯定又得消停一段時間,可真沒想到,這個期限居然直接到三年之久,三年,整個世界都已經變成什麼樣子?

素無雙嘆息一聲,道:“正是,三年,劍大哥,這三年之中,或許月小姐不能再來保護你,而是要換你來保護她了……”

劍出如風愣了愣,回想起這兩年來的點點滴滴好看的小說。

從初入楊府第一眼見到楊思月,他便受到了無盡的好處,多少次在危難之間都是楊思月挺身而出,力挽狂瀾於既倒。

心中一股柔情油然而生,用力點頭,說道:“當然,這三年便輪到我來保護小姐!”

素無雙微微一笑,似早知道劍出如風的答案,此時便是說道:“是,但以你現在的實力想要說保護月小姐還力不從心,眼下你的重點是快點晉升,踏入修仙之路,只有到那時,纔算是擁有一些實力!你要加油啊!”

“三個月,給我三個月的時間,必定升級到一百級!”劍出如風這一刻豪情壯志,下誓言。

遊戲進入九十級之後,主流人羣大致是保持着一個月一級的度。

而劍出如風現在顯然已經步入級玩家的行列,手上擁有着各種隱藏副本,劇情副本,再加上今天剛獲得的玄鐵召喚令牌用來刷副本簡直是神器,三個月的時間足夠升上這四級,到達一百級後便是可以迎接天劫,過後便步入修仙一途,也是在那個時候,玩家方纔開始真正同npc擁有一拼的實力。

這邊是劍出如風的豪情誓言,兩人卻都沒有注意到,在一個角落裏,一個身影正盯着他們瞧。

“百級天劫,呵呵……”

武當,周芷惠!

這裏拜個遲到的年了,之前老家,無網絡,其實這章早碼好了,其中曲折不多說好看的小說。

還要感謝大家,本書過萬推薦票了,撒花,慶祝!!

終於滿足了這些愛湊熱鬧的圍觀羣衆,劍出如風輕舒口氣,前往飛馬牧場。

最終這襄陽的一切還由楊思月來結局,雖然名義上這襄陽城本就是楊思月的地盤,但到底最大獲利者還是劍出如風,他當然要去感謝一下的。

“小姐!”劍出如風在楊思月房前,恭聲叫。

裏面未及反應,猛然是一道劍氣直轟居室,那劍芒強烈,劍出如風別說阻攔,根本就是連反應時間都沒有,整幢由竹子構建成的清雅小居轟然爆烈開來,劍出如風驚呆了。

劍出如風轉頭朝劍光動之地望過去,是一個青年,風流倜儻,看着就是正氣十足的正面人物!

劍出如風失聲驚呼道:“陳皓星!”

當然是陳皓星,也只有陳皓星這樣的彩虹五強者,纔敢是這樣正面的挑戰楊思月。

可是楊思月顯然不在這居室內,否則以她的性格是斷不可能讓陳皓星就這樣毀去她的居室。

可惡!

劍出如風握緊拳頭,只想要衝上去大罵,可還是忍住,不是對手啊,連人家衣角都沾不到半點。

哪怕是可以毀天滅地的毀滅技無雙也沒辦法傷到陳皓星,陳皓星別說不會給他施展的機會,哪怕是不去打斷他任他動,陳皓星也是可以在技能動之前飛出毀滅技影響範圍。

“又是躲起來好看的小說。”陳皓星冷笑一聲,眼光微微一掃劍出如風,到底劍出如風級別太低,他根本不屑於出手,隨手揮一揮衣袖,白衫飄飄已經消失在空氣之中。

劍出如風朝他飛走的方向豎箇中指,以此來鄙視他這種趁人病要人命的無恥行爲。

盟主府和軒轅谷果然是死對頭啊,只要一有機會,另一方都不會放過。

楊思月剛剛施展的那一招威力簡直比毀滅技更強力,施展後肯定會有虛弱期,一如上次同樣猜到陳皓星會趁機來找,所以就找個地方躲起來慢慢恢復了。

心中猜測之時,已經有人趕過來,劍出如風揮揮手,說道:“沒事,你們不用自責。”

陳皓星那種級別的人物,那是天地之間來去自如,遠非小兵小將們可以阻攔的。

來人卻顯然不知道是生什麼事情,此時看着被毀成渣的場主房間一會呆後,纔是報告:“主公,梅襄派素無雙姑娘來訪。”

劍出如風一愣,她來幹什麼?

“有請!”,

素無雙轉眼便來到這邊,看到這已經成爲廢墟的居室便是微微皺眉,嘆道:“陳公子已經來過麼。”

“無雙姑娘料事如神。”劍出如風微笑說,“今日還未來得及謝過無雙姑娘仗義相助。”

素無雙搖搖頭:“我根本就沒有能幫上什麼忙,最終到底還是讓月小姐……”

劍出如風笑道:“小姐她實力羣,哪怕再強的對手她都是轉眼便滅啊。”

素無雙搖頭:“這一切,都是已經落入別人的算計之中……”

劍出如風一驚,道:“什麼算計?”

忍不住回頭望一眼居室,一股深深的恐懼從心頭升起,難道是楊思月她……

素無雙嘆道:“今日這一切,本都是周芷惠在暗中算計……”

“攻城根本就不是周芷惠的最終目標,她的目標就是想要讓月小姐在傷勢未愈的情況下再次出手,加重月小姐的傷勢全文字小說!”

劍出如風愣住,說道:“什麼?”

素無雙道:“千年糾纏,周芷惠對於我們的性格早已經是瞭如指掌,哪怕我們早猜到周芷惠就是衝着月小姐去的,此前我也勸說月小姐不要魯莽出手,區區一個襄陽也算不得什麼,可月小姐的性格剛烈,卻是無法改變……”

“更沒料到是月小姐居然直接使用了神咒……可哪怕是神咒之威,最終依舊沒能留下週芷惠……”

“神咒……”劍出如風癡迷,心想這居然帶了一個神字,難道是前世十年都從來沒有見識過的神話級別武學?

神話級武學,只存在於大家的猜測之中,因爲這遊戲的設定無論副本還是人物,都是在傳奇級之上還有個神話級,而武學上面,高級隱藏上面的毀滅技就屬於傳奇級別的武學,在傳奇級別以上是否還有更高級的武學,大家都是處於猜測階段,沒有人真正見識過。

素無雙嘆息道:“月小姐實力確實羣,可今日一役,她帶傷強行施展神咒,傷上加傷,至少三年內都無法復原,這還是在別人不打擾的情況下,眼下週芷惠、陳皓星等這些仇敵肯定是滿天下去找尋她的蹤跡,想要趁機……”

“三年!”劍出如風倒抽一口冷氣,早猜到此招一出,月神肯定又得消停一段時間,可真沒想到,這個期限居然直接到三年之久,三年,整個世界都已經變成什麼樣子?

素無雙嘆息一聲,道:“正是,三年,劍大哥,這三年之中,或許月小姐不能再來保護你,而是要換你來保護她了……”

劍出如風愣了愣,回想起這兩年來的點點滴滴好看的小說。

從初入楊府第一眼見到楊思月,他便受到了無盡的好處,多少次在危難之間都是楊思月挺身而出,力挽狂瀾於既倒。

心中一股柔情油然而生,用力點頭,說道:“當然,這三年便輪到我來保護小姐!”

素無雙微微一笑,似早知道劍出如風的答案,此時便是說道:“是,但以你現在的實力想要說保護月小姐還力不從心,眼下你的重點是快點晉升,踏入修仙之路,只有到那時,纔算是擁有一些實力!你要加油啊!”

“三個月,給我三個月的時間,必定升級到一百級!”劍出如風這一刻豪情壯志,下誓言。

遊戲進入九十級之後,主流人羣大致是保持着一個月一級的度。

而劍出如風現在顯然已經步入級玩家的行列,手上擁有着各種隱藏副本,劇情副本,再加上今天剛獲得的玄鐵召喚令牌用來刷副本簡直是神器,三個月的時間足夠升上這四級,到達一百級後便是可以迎接天劫,過後便步入修仙一途,也是在那個時候,玩家方纔開始真正同npc擁有一拼的實力。

這邊是劍出如風的豪情誓言,兩人卻都沒有注意到,在一個角落裏,一個身影正盯着他們瞧。

“百級天劫,呵呵……”

武當,周芷惠!

這裏拜個遲到的年了,之前老家,無網絡,其實這章早碼好了,其中曲折不多說全文字小說。

還要感謝大家,本書過萬推薦票了,撒花,慶祝!!

終於滿足了這些愛湊熱鬧的圍觀羣衆,劍出如風輕舒口氣,前往飛馬牧場。

最終這襄陽的一切還由楊思月來結局,雖然名義上這襄陽城本就是楊思月的地盤,但到底最大獲利者還是劍出如風,他當然要去感謝一下的。

“小姐!”劍出如風在楊思月房前,恭聲叫。

裏面未及反應,猛然是一道劍氣直轟居室,那劍芒強烈,劍出如風別說阻攔,根本就是連反應時間都沒有,整幢由竹子構建成的清雅小居轟然爆烈開來,劍出如風驚呆了。

劍出如風轉頭朝劍光動之地望過去,是一個青年,風流倜儻,看着就是正氣十足的正面人物!

劍出如風失聲驚呼道:“陳皓星!”

當然是陳皓星,也只有陳皓星這樣的彩虹五強者,纔敢是這樣正面的挑戰楊思月。

可是楊思月顯然不在這居室內,否則以她的性格是斷不可能讓陳皓星就這樣毀去她的居室。

可惡!

劍出如風握緊拳頭,只想要衝上去大罵,可還是忍住,不是對手啊,連人家衣角都沾不到半點。

哪怕是可以毀天滅地的毀滅技無雙也沒辦法傷到陳皓星,陳皓星別說不會給他施展的機會,哪怕是不去打斷他任他動,陳皓星也是可以在技能動之前飛出毀滅技影響範圍。

“又是躲起來。”陳皓星冷笑一聲,眼光微微一掃劍出如風,到底劍出如風級別太低,他根本不屑於出手,隨手揮一揮衣袖,白衫飄飄已經消失在空氣之中好看的小說。

劍出如風朝他飛走的方向豎箇中指,以此來鄙視他這種趁人病要人命的無恥行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