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到了離落瑤的旁邊,雙手舉得高高的:「我也要吃!很多草莓的那種!」

離落瑤摸了下兩人的頭:「好~,我這就去給你們做蛋糕,你們乖乖玩,好不好?」

兩人行為舉止都一模一樣,就連說話都是異口同聲:「好!我們會很乖噠!」

「嗯,好啦,我知道你們最乖了。」

離落瑤剛站了起來,離落芊的聲音就傳了過來。

「姐姐~」

「嗯?怎麼啦,落芊?」離落瑤又坐到了離落芊的旁邊去。

一寵成癮,腹黑boss輕點愛 離落芊一把抱住了離落瑤,臉在她懷裡蹭著:「姐姐~」

離落瑤抱著她:「姐姐在呢,怎麼啦,我的小公主?」

離落芊在她的懷裡抬起眸,淺紫色的一雙眸子大大的閃著:「我餓了。」

「嗯……小公主餓了呀?」離落瑤輕撫著她的長發:「那姐姐去給你做草莓蛋糕好不好呀?」

「好~」

離落瑤站了起來:「那小公主要在這裡乖乖的等著姐姐哦~」

離落芊坐在那,身上還蓋著離落瑤給她蓋的毛毯:「好~」

離落瑤摸了下她的頭:「好,那姐姐去做蛋糕啦~」

離落芊真是很乖了:「嗯。」

離落瑤抬眸對著站在一旁看著的幾個男人:「跟我進來。」

桀驁男總獵兔女 離落瑤嗓音淺淺:「你們還要在這兒待多久?」

何禹微笑了下:「再……待一會兒?」

離落瑤頓了一會兒,開口淺淺道:「待了一會兒了,快走。」

樂宇軒眸形微張了點,伸手指著外面正目不轉睛看著夏陌歆的莫紀羽:「為什麼你不說他?!」

離落瑤側眸:「他我認可。」

樂宇軒大概知道了理由,側眸對著離落瑤道:「那我也是啊!」

離落瑤眉梢半挑:「對誰?」

樂宇軒看了一眼葉雨晴,大著膽子說道:「葉,葉雨晴!」

離落瑤雙手環胸,頭顱微偏的看著他:「他叫他追求對象陌歆,你叫全名?還真是奇葩誒~」

樂宇軒臉紅了下,聲音越來越小:「雨,雨晴。」

離落瑤挑眉,嘴角微勾:「好吧,認可了。」

何禹微看著她又把眸光落在了自己身上,趕忙道:「我是追求落芊的。」

離落瑤眸光落在他身上,帶著毫不掩飾的寒意:「誰准你這麼叫了?」

何禹微一震:「對不起!」

樂宇軒:「……」哇,好慫!

離落瑤雙眸看著他,滿臉都寫著不愉快,一會兒后,像是深吸了一口氣:「算了,你們都留下。」

離落瑤湛藍色的雙眸里冷的能掉的出冰渣子:「但是,你要是敢對我家落芊做什麼的話,你今天絕對走不出這個門!知道嗎?!」

何禹微被嚇得瑟瑟發抖,整個人都是緊繃的:「知,知道了。」

離落瑤轉身:「行了,都給我出去。」

樂宇軒走在何禹微旁邊,嗓音壓的很低:「哇,你剛剛真的慫爆了!」

假妻真愛 何禹微還沒緩過神來:「我現在還覺得好冷……」

樂宇軒表示理解:「嗯,她剛剛真的好可怕!」

何禹微猛地點頭:「嗯!」

離落瑤用魔法換了件衣服,一轉身就看到還站在那兒的季洛辰,眉心微擰:「你怎麼還沒走?」

季洛辰似是在想著什麼,沉默了好一會兒,抬眸看了她一眼就自己走了出去。

離落瑤:「……」這人,幹嘛呢?…… 離落瑤正攪著蛋黃液,手上就突然多一隻手,下意識的就想要轉身,奈何身後那人似是早就料到她會有這樣的反應,一手握著她的手打著蛋黃液,一手按住了她的肩。

離落瑤的手腕已經沒在動了,任由那人握著自己的手腕攪拌著碗里的蛋黃液。

離落瑤雙眸淡淡:「季洛辰,你幹什麼?」

季洛辰手心下的手腕很滑,還帶著微涼,嗓音輕淺:「幫忙。」

離落瑤眉梢挑了下:「那麼請去做其他的事,這個蛋黃液我自己攪。」

季洛辰鼻尖嗅著那帶著藥草微澀的清香,心裡很是舒服,嗓音都是清透微磁的:「我只會攪拌蛋黃液。」

離落瑤忍著想要動手打人的慾望:「那你放開我,我讓你攪。」

季洛辰清雋這一張俊臉:「不要,我只有抱著人才會攪。」

「……」離落瑤側眸:「你當我傻?」

季洛辰側眸,看著她那張白凈的臉,低頭,輕吻就落在了離落瑤的側臉上。

「!」離落瑤指尖一抖,連帶著身形都是一震:「你幹嘛?!」

季洛辰又轉過臉去一本正經的攪拌著蛋黃液,說的自然:「你臉上髒了。」

離落瑤深吸了一口氣,強忍怒氣:「哦?是嗎?那我臉上沾到什麼了?」

離落瑤已經想好了,如果他要是說了什麼奶油,麵粉之類的,也不管會不會驚擾到外面的人,揍無赦!

季洛辰攪拌著蛋黃液,嘴角微勾,心情不錯的樣子:「空氣中的細菌。」

離落瑤:「……」

離落瑤覺得還可以再嘗試一下和平解決:「蛋黃液攪好了。」

季洛辰嗓音很淺,手心裡的微涼嫩滑還在:「還沒,要攪拌到沒有乾粉,順滑才行。」

離落瑤:「……」為什麼一個大少爺會這麼了解蛋糕要怎麼做?

離落瑤真的在使勁的掙扎,不斷的掙扎,但奈何那人力氣太大,她的掙扎,半點用都沒有。

終於,蛋黃液攪好了。

離落瑤覺得這是她這輩子攪拌時間最長的蛋黃液。

蛋黃液平時需要攪這麼長時間嗎?

離落瑤側眸:「蛋黃液攪拌好了,你可以走了。」

季洛辰站在那,嗓音清淺的像是在說一件再正常不過的事:「我還要攪。」

離落瑤側眸,眉心微擰:「你不是只會攪蛋黃液嗎?」

季洛辰說的自然:「我要挑戰自己。」

「……」離落瑤沉默了一會,接著深吸了一口氣:「想死嗎?」

季洛辰低了下頭,垂頭喪氣,嗓音都是淺淡的:「不能嗎?」

離落瑤雙眸很淡:「這招對我不管用。」

季洛辰繼續,抬眸起來,眉心微擰,藍紫色雙眸里似是帶上了祈求的模樣。

「唔……」離落瑤眉心微擰,沉默了好久,才嘆了口氣道:「隨便你了。」

季洛辰雙眸都帶上了光。

離落瑤側眸回來:「不過,老實做事!」

季洛辰這次倒是真的乖了,也沒有做什麼事,只是很安靜的幫著忙。

直到蛋糕做好之後,離落瑤把最後一個草莓放了上去:「好了,可以拿出去吃了。」

季洛辰道:「我端吧。」

離落瑤聞言,給他讓開了點位置。

季洛辰雙手端著蛋糕,小心翼翼的走著。

離落瑤走在旁邊:「你以後別和莫紀羽學那些東西。」

季洛辰側眸,嘴角微勾:「你是在關心我?」

離落瑤側眸:「想太多,我只是提醒你,別對不喜歡你的人那麼做,會很煩。」

季洛辰眉梢半挑了下:「那你覺得煩嗎?」

離落瑤對上他那雙藍紫色的瞳眸,眸光移開:「答案我已經說過了。」

那是之前的答案,人的答案,可是很容易改變的。

季洛辰看著那向前走著的人,嘴角微勾了下。

你看現在,你不就讓我接近你了嗎?…… 蛋糕每個人都有吃,對待一些特殊的人,起了一點作用。

離落芊回過神來:「姐姐?早上了嗎?」

離落瑤側眸:「嗯。」

夏陌歆也回了神:「我們昨天玩到了多晚啊?」

她被偏執大佬寵在心尖 離落瑤喝著茶水:「我也不知道。」

葉雨晴四周看了眼:「咦?!為什麼他們會在我們家?!」

離落瑤繼續解釋著:「他們說是來串門,你給他們開的門。」

葉雨晴偏頭:「有這事兒?」

「不然?」離落瑤示意她看桌上的蛋糕。

樂宇軒眸光在幾人之間來迴流轉:「什麼情況?」

葉雨晴看著蛋糕沉默了一會,抬眸:「我們……又喝多了?」

離落瑤點頭,偏頭道:「不然你以為呢?」

夏陌歆還記得自己喝醉了之後發生的一切,偏偏莫紀羽還就坐在她旁邊,她現在簡直是無地自容。

莫紀羽倒是沒覺得有什麼。

夏陌歆只覺得要轉移一下自己的注意力:「你也醉了?」

離落瑤嗓音緩緩:「沒。」

季洛辰問道:「那你怎麼也睡著了。」

葉雨晴看見了垃圾桶里的狼藉和一旁的垃圾袋:「是啊,怎麼你沒有收拾殘局的嗎?」

「你以為我不想?」離落瑤側眸,雙眸淡淡的看著她:「我被打暈了。」

葉雨晴一頓:「呃……這個,我不是故意的。」

離落瑤嘆了口氣:「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但這習慣可不可以改一改?」

說完,她還揉了下自己的後腦勺:「現在還痛。」

葉雨晴趕忙跑了過去:「對不起啊落落,我給你揉揉。」

離落芊雙眸就看著她:「你幹嘛呢?姐姐是我的!」

葉雨晴無語:「我只是幫落落揉一下嘛。」

離落芊雙腮鼓著:「唔……那也不行,能這麼做的只有我和未來姐夫!」

「噗!」季洛辰剛喝進去的水直接噴了出來。

站在旁邊的葉雨晴眼都瞪直。

什麼?!!

夏陌歆也顧不上什麼尷尬了,這句話,厲害了,落芊!

其他人也是一怔,就連到剛剛為止一直都是很淡定自若的莫紀羽都眉梢挑了一下。

離落瑤一怔:「落芊!你說什麼呢?!」

離落芊也反應過來了:「啊,對不起姐姐,我忘記你還沒有男朋友了。」

季洛辰很自然走了過來:「我幫你揉。」

「你湊什麼熱鬧?!滾!」離落瑤是真的慌了:「落芊,這種話不能隨便亂說的!」

離落芊點頭:「嗯!嗯!知道了!」

季洛辰還在堅持要揉。